天路杀神 第一零三零章 逃之夭夭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愧是天梯之选!”明佛发出叹息声:“壮士扼腕亦不过如此。”

  虚空法印虽然不是计星爵和丁剑白的本命法宝,但凝聚了他们千年的心血与修为,换成别人,十有八九会拼力尝试把虚空法印带走,而计星爵和丁剑白却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放弃了虚空法印,这种决绝属实让人吃惊。

  明佛举起手中的大劫幡,随后卷而向下,轻轻在石板上碰了碰,口中发出低喝声:“住!”

  轰……一道巨大的长幡状光影从天空中落下,正把计星爵幻化出的流光斩成两截。

  一边的寇北尘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他知道计星爵完了,没有了虚空法印,本命法宝又被大劫幡重创,几乎是修为尽废,只是,以计星爵的本事,不应该输得这么容易、这么快,莫非……天梯之战后的计星爵一直在退步么?

  下一刻,从流光中迸射出的万千道黑色烟气,告诉了他答案。

  巨大的殿堂中蓦然多出了无计其数的修士,而且还是邪路修士!

  那些邪路修士有的已是气息奄奄,跌落在石板上,拼命挣扎着,却怎么都爬不起来,但更多的邪路修士还是有力气的,他们看到了明佛,也看到明佛手中的大劫幡,立即四散奔逃,在巨大的殿堂中狼奔豕突,到处寻找生路。

  以明佛的定力与城府,也被计星爵这一手搞得措手不及,他的脸孔在极短时间内不受控制的扭曲了一下。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劫宫!是天域诸神威仪所在!

  从劫宫诞生至今,从没有一个邪路修士能靠近劫宫,反过来说,如果邪路修士出现在这里,便意味着天域诸神快完蛋了,已经斗不过邪路。

  就像外国元首来访问,本来是应该在广场上阅兵的,可到了广场,发现到处都是乞丐、混混、垃圾成堆,颜面何存?!

  何况大劫者不止他明佛一个,黄老执掌人族大劫幡时,劫宫安然无恙,风平浪静,他明佛刚刚接过大劫幡,就搞出这种事情,等于是在他脸上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此刻明佛已明白了,计星爵是故意毁掉了本命法宝,制造出这场混乱,此人……对自己都如此残忍么?留下了虚空法印,又毁掉了山河宝卷,那还剩下什么?

  “混账!”明佛终于动了真怒,右手一擎,手中多出了一根金光闪闪的法杖,那是明佛威震诸路的本命法宝十方杖。

  明佛原本是惜才,虽然知道黄老与计星爵、丁剑白之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但还是准备给计星爵和丁剑白一个机会,谁知计星爵用了这种手段,他已决意把计星爵和丁剑白斩灭在劫宫内了!

  此刻,丁剑白已亮出了自己的长剑,而他和计星爵又掠入到剑光中,向着前方激射,打是肯定打不过,只能拼尽全力逃走。

  就在这时,千万道金光从天空洒落,象一个巨大的罩子,把丁剑白的剑光困在当中。

  剑光飞掠的速度开始减缓,好像周围的空间已灌满了粘稠的胶水。

  轰轰轰……一面巨大的长幡极其突兀的从天际卷来,切入进万道金光之中,正好把从天空中洒落的金光遮住,另一面的巨大的长幡从高空中飘落,拦在了明佛身前千余米的地方。

  明佛又一次吃了一惊,随后变得安静了,目光炯炯盯着前方的幡影。

  丁剑白的剑光侥幸脱困了,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激射而去,在明佛身后,传来了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嘶叫声,红佛、寇北尘等人根本没有时间来支援明佛,必须要先把那些四处奔逃的邪路修士斩杀干净,如果让邪路修士逃出去,惊动劫宫其他地方,面子可就丢大了!

  “这里可是人府。”明佛缓缓说道:“两位执掌大劫多年,行事不应该如此孟浪吧?”

  “我是来帮你的。”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极远的天际边卷来:“只是年纪大了,眼睛有些花,一下子打偏了而已。”

  “打偏了?”明佛不怒反笑:“不必遮遮掩掩,我真想不通,两位为何要助劫宫的叛逆逃走呢?”

  “我也打偏了。”又一个斯斯文文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的声音很柔软,但话里却充满了火药味:“你爱信不信,不服的话,可以去大天劫那里告我们。”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主刚刚执掌大劫幡,正是意气风发之际,你我还应该礼让几分的。”那苍老的声音叹道。

  “你耳朵聋了?没听到刚才他在指控我们帮着叛逆逃走?”那斯斯文文的声音立即顶了回来:“如此我为什么还要礼让?不过么……都说明主是劫宫之下第一人,一身担起人族大运,果然不假,刚刚入主劫宫,便搞出莫大的气象!哈哈哈……劫宫好久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似乎是为了与那斯斯文文的声音相呼应,远方立即传来几个邪路修士声嘶力竭的嚎叫。

  明佛象没听到一样,静静的想着自己的心事,诸路修士确实是这样评价他,劫宫之下第一人,可他只是人族修士中的第一,就算此刻已掌控了大劫幡,也没有资格对其他族修士指手画脚。

  “看来……这里有误会,是我的不对。”明佛的口气突然变得和缓了:“此间事了,我自会登门向两位赔罪。”

  “赔罪可不敢当,明主还是快些把这大殿清理干净吧,此事如果传出去,我劫宫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那斯斯文文的声音说道:“走了。”

  一面巨大的长幡突然拔起而起,消失在云层中,而另一面巨大的长幡晃了晃,也向着殿外掠去。

  “既然明主的心情不太好,我也不就不再烦扰了。”那苍老的声音说道:“什么时候明主有空,可以到我那里走一走。”

  “一言为定。”明佛点头道。

  随后明佛又站在原地想了很久,这才转身向回走去,对那些邪路修士的围剿已经接近了尾声,虽然这大殿占地极广,恍若自成天地,邪路修士有足够的逃跑空间,但双方的差距过于悬殊了,寇北尘、危危等人都是大圣巅峰,真正的战力可以与半神级的大能相比,那些邪路修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只不过因为数量多,又是到处乱跑乱窜,得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罢了。

  一块块石板上到处都是血污,有的石板已出现了破损,寇北尘他们可以斩瓜切菜的屠戮邪路真圣,可没办法让邪路真圣的肉身彻底消失,人府之殿被弄脏是不可避免的。

  明佛的眼神有些闪烁不定,随后轻声说道:“我答应你们的,自己去取吧。”

  寇北尘摆弄着手中的纸扇,双眼若有所思的盯着悬在半空中的虚空法印,静默不语。

  危危也在想事情,但他想事情的方式有些怪,手中的铁锏垂在石板上,不停的划动着,或许他是习惯了这种噪音,在噪音中才能认真思考,但这种噪音对其他人就不太友好了。

  明佛与红佛还有任雪翎倒是无所谓,任雪翎嘴角还露出一抹笑意,其实他们都能感应得到,噪音是针对寇北尘而发的。

  寇北尘思索了片刻,抬头瞥了危危一眼,眼神显得有些恼火。

  “我本以为靠着虚空法印之力,计星爵的修为已远远超过了我,今日一见,才知不过如此。”寇北尘露出微笑:“天域奇宝虽然神妙,但也容易让人生出骄逸恶劳之心,失去锐意精进的斗志,计星爵就是个教训,所以……我还是靠我自己吧。”

  “此言大善。”危危立即接道。

  “不过,我们还想在劫宫转一转,明主不会赶我们走吧?”寇北尘说道。

  “几位小友随意。”明佛说道。

  当寇北尘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明佛悠悠说道:“他们都是聪明人。”

  “也昭显出他们的不臣之心。”红佛的脸色很沉重。

  “我们是志同道合,何必分出君臣?何况……他们眼睁睁看到虚空法印被大劫幡压制,又怎么可能接过虚空法印,把自己的命门送到我手里?”明佛笑了笑:“不必太过苛责了。”

  两人都不说话了,默默的看着悬空的虚空法印,如果换成下界修士,给他们一个可以得到虚空法印的机会,恐怕会立即杀得血流成河、六亲不认,而寇北尘和危危竟然拒绝了……

  良久,明佛轻轻吁出一口气:“他们很强……对自己充满自信,不相信靠着得到什么便可以一步登天,宁愿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厉害啊……我年轻的时候是远不如他们的。”

  “居然让计星爵和丁剑白逃掉了……”红佛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都怪我思虑不周,误了明主大事!”

  “嗯?此话怎讲?”明佛侧头问道,刚才他看向前方时,双瞳中有锐芒闪烁,等看向红佛时,眼神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好似红佛的话让他深感触动,因为他明白红佛的意思。

  “我只担心黄老把大劫幡交给他人,却忽略了此举会让其他大劫者生出唇亡齿寒之意……”红佛脸色阴晴不定:“都怪我、怪我……”

  红佛虽然没有把话说透,但明佛早已了然于心,他们是害了现任大劫者,夺了大劫幡,那么妖族、魔族、海族的修士是不是也可以这么干?其他各族的大劫者又怎么可能愉快的接纳他们?

  “无妨,我只知道计星爵的本命法宝是山河宝卷,却不知道山河宝卷藏有这种法门,不能全怪你,而且……畏首畏尾,终难成大业,大劫幡我是势在必得的,别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明佛伸手在红佛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随后又看向悬空的虚空法印,他的眼中再一次出现了锐芒:“现在让我为难的,是这两颗虚空法印该交给谁……”

  “我拿一颗吧。”红佛说道。

  “呵呵……”明佛笑了,他的眼神重新变得柔和起来,这一次是真正的柔和,使得他散发出的气息象春风一般温暖:“也好,你拿了虚空法印,快点去淬炼,灭法世或许有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