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三七章 天火之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驾驭着无道杀意,笔直向着天族的庇护所掠去,等距离越来越近,千代无双这才发现原来那种巨大的雕像不止一个,而是四个,它们的身体都朝向外面,背后的光翼丝丝缕缕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圆形的帷幕,笼罩着它们身后几十里方圆的空间。

  见叶信继续向前飞掠,千代无双有些紧张了:“那是法阵啊!会不会攻击我们?!”

  “不会。”叶信说道:“天族做过的好事不多,在化界设下庇护所就是其中一件,也算上活人无数了。”

  “你好像对天族抱有成见啊?”千代无双轻声说道。

  “不是我对天族抱有成见,是天族可能来找我的麻烦。”叶信叹了口气,事实上如果天族能给出可以信赖的承诺,愿意保持和平,叶信绝不会把天族当成目标,无道者与天帝钟馗的仇恨距离他太过遥远,而且他是传承者,并不是仿制者,有自己的想法。

  但叶信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假如他为一代君王,知道世间藏着一件法宝,一旦出现,便会动摇他的地位,给他带来重创,那他也会想方设法去搜寻那件法宝,并且铲除所有挡路的人。

  无所谓正义不正义,叶信能理解天族的想法,换成他,他也一样,天族当然要把无道者的力量掌握在手中,现在天族是不知道钟馗的传承已流散到外,一旦得知无道者与钟馗的力量已经融而为一,恐怕诸神都会变得疯狂起来。

  就在谈话间,叶信已经透过巨大的光翼,向着法阵中落下。

  这座庇护所中已经来了不少修士,他们的位置很分散,都是三三两两的,因为化界是灭法世最凶险的地方,到这里游历,总要找几个靠得住的伙伴。

  那些修士或在闭目养神,或在与伙伴谈笑风生,看得出来,他们显得很放松。

  叶信和千代无双缓步行走着,能进入这里的修士,大都是真圣中的佼佼者,每一个小团队之间大概保持着百余米的距离,虽然庇护所中不允许发生冲突,但还是要防患于未然,保持距离能让自己相对安全一些,万一发生变故,有时间做出反应。

  片刻,千代无双突然露出紧张之色,伸手拽了拽叶信的胳膊,叶信转头顺着千代无双的视线看去,发现在天际卷来了一片熊熊的火光。

  那片火光如惊涛骇浪般向这边推进着,差不过有数千米高,不止是大地,连天空也一片片被火光吞噬,火浪推进产生的震荡,居然让这里的地面也开始轻微颤抖起来。

  “没事,这里是庇护所。”叶信轻声说道。

  不少修士察觉到了千代无双的紧张,有的眼中露出微笑,有的却带出了几分嘲讽,千代无双确实是个雏,但人性不同,对待雏儿的态度也不一样,微笑着的可能是想起了从前的自己,嘲讽着的似乎认为千代无双这样的修士敢冒然进入真正的化界,无异于找死。

  千代无双发现附近的修士都安之若素,根本没把那种恐怖的天灾放在眼里,她明白了什么,向着叶信伸了伸舌头。

  突然,一道黑色的幕布从天空中垂落,正落在距离叶信和千代无双二百余米远的地方,接着一道人影从幕布中走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人影怀中抱着一个女子,但女子只剩下了上半身,气息奄奄,虽然圣体还在,可光芒显得格外暗淡,好像马上就会熄灭,那人影悲呼一声,接着便大哭起来。

  女子被惊醒了,她努力挣扎了一下,随后艰难的伸出手,去抚摸那人影的脸。

  这是一幅充满了生离死别的画面,而附近的修士们全当什么都没看到,真圣在化界殒落,太过平常,他们已是见怪不怪,就算有好心的,也清楚帮不上什么忙,那女子受伤如此之重,绝对熬不过下一次灭法之暗。

  那人影的哭声愈发惨烈,只是附近的修士依然谈笑如故,换句话说,如果能被别人的哭声干扰心境,那他们也算白修炼了,可以走进这里,各个都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更不要说有人哭了。

  叶信也没有受到干扰,他还要观察火浪。

  火浪距离越近,便越能感应到那种滔天之势,叶信的清晰的看到,远方几座山丘竟然在火浪的灼烧中土崩瓦解,化作岩浆一样的东西,融入到火浪之中。

  就在这时,一个接一个的小黑点从火浪中掠了出来,犹如彗星一般冲向了庇护所,他们的身形燃烧着熊熊的火光,身后留下一条条黑色的烟柱。

  片刻,那几个修士已冲入庇护所,最前方的一个年轻修士驾驭着剑光,也是巧,他也落在了距离叶信不远的地方,剑光轰击在大地上,迸射起无数砂石,卷向了叶信和千代无双。

  叶信和千代无双都有圣体,无视卷来的砂石,下一刻,砂石便成片轰击在了叶信和千代无双的圣体上。

  那年轻修士收起剑光,连连向叶信和千代无双作揖,陪笑道:“对不住两位,一时收不回势头,得罪得罪……”

  “无妨。”叶信笑着摆了摆手,他看得出对方并不是故意挑事。

  其余几个修士也先后落在了地面上,紧接着,滔天的火浪已从庇护所周围卷过,笼罩在上空的光翼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法阵也受到了波及,空气莫名的变得沉重而炙热了,当然,和法阵外相比,这里的受到的影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还好还好,遇到了庇护所。”那年轻修士转身对着同伴们说道:“否则,就算我们能熬过这场天火,恐怕也是精疲力竭,只能灰溜溜回去了。”

  “天火也不过如此。”另一个女修笑着说道:“没有你说得那么吓人呀?”

  “你懂个什么?”那年轻修士叫道:“天火最开始是橘黄色的,我们能撑得住,很快会变成橘红色,那时就难受得多了,等到陷入紫色天火之内,连半神都有性命之危,更何况你我?!”

  似乎是为了验证那年轻修士的话,在法阵周围卷过的火浪真的逐渐变成了橘红色,连那一片片巨大的光翼也被染得通红。

  “你就喜欢吓唬我!”那女修有些不信。

  “是真的。”另一个中年修士沉声说道:“不过,也没有小天说得那么厉害,天火就像风暴一样,外围是橘黄色,内层是橘红色,只有核心才是紫色,大家又不傻,干嘛要往里面钻?而且天火的速度并不快,等察觉到我们接近内核,可以轻松避开的。”

  就在这时,天地间荡起一阵阵轰鸣声,周围的火浪已变成了紫色,上空的光翼抖动得更加剧烈了,好像已不堪重负。

  不过,场中的修士对天族的能力是毫无质疑的,他们依然显得很平静,根本不怕法阵被摧毁。

  轰……远方的紫色火浪似乎被一种力量分开,接着出现了一条人影,缓缓向着庇护所走来,刚才那几个修士要逃离天火,都把自己的速度放到了极致,而那人影却走得不紧不慢,恍若在游山玩水一样。

  那女修转头看向自己的同伴,嘴唇动了动,虽然她没有说话,但那意思很明显,你不是说连半神都撑不住么?那是什么?!

  几个修士眼神都发直了,呆呆的看着那条人影,躲在庇护所中的修士们也差不多,纷纷转过视线,看向了来人。

  如果只是那人影不怕天火内核,还可以理解,来者必定是半神级的大能,半神虽然非常罕见,但毕竟存在着,问题在于,在那人影脚下的一只小狗,也走得优哉游哉。

  “那是什么狗?”有修士发出了惊呼声。

  “那不是狗,是貂……寻宝貂!”另外一个修士叫道。

  叶信的视线也落在了那只寻宝貂身上,这种寻宝貂是极其罕见的,他从浮尘世走到证道世,再走到长生世,直到进入了灭法世,也只见过一只寻宝貂,现在是第二只。

  那人影是一个女子,相貌娇美但又清冷,气质恍若冰山,她穿着一袭白裙,身后挂着一张长弓,走进庇护所之后,双眼扫视了一圈,她看到哪里,哪里的修士便成片的转身低头,敢无视天火内核,必定是一位极其恐怖的存在,这种修士绝对不能招惹。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千代无双,连叶信都把头低下去了,千代无双却一直在盯着那女子,其实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感觉到那女子好漂亮,所以眼中颇有几分赞赏之色。

  那女子的视线转了过来,她似乎没想到还有人敢盯着她看,略一错愕,随后看清了千代无双眼中纯净的赞赏,便对着千代无双微微一笑。

  “低头,不要看。”叶信低声说道,自从他学会了观察修士的灵蕴之后,从没见过如此恐怖而又强盛的灵蕴,连计星爵都好像差了一筹。

  万一那女子来句你瞅啥,该如何是好……就在不久之前,他用这种套路理直气壮的干掉了一个修士,他可不想被套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