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三八章 有圈套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只是,下一刻那女子居然向着叶信这个方向走来,搞得叶信很紧张,难道是找自己麻烦的?他思来想去,好像在灭法世没得罪过谁,杀的都是邪路真圣,还有两伙占据了遗迹的修士,不应该啊?!

  接着那女子又突然停下了脚步,凝视着地面,而那只寻宝貂在那女子脚前不停的转着。

  叶信偷眼看了过去,他首先注意的还是寻宝貂,和他的寻宝貂相比,两只貂的外形差不多,但毛发的光泽、还有双瞳的颜色,都有着很大不同。

  随后叶信发现,原来寻宝貂是在围着一块发黑的泥土打转,而那东西好像是因时间长而变得发黑的血液。

  那女子的脸色很凝重,观察片刻,看向了寻宝貂,而寻宝貂见主人看向自己,唧唧的乱叫着。

  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随后那只寻宝貂居然蹲在那块发黑的泥土上,撒了一泡尿。

  那女子露出笑意,手腕轻翻,掌心中突然多出了一颗金丹。

  叶信从没见过那种品质的金丹,通体象水晶一样清澈,散发出的丹光犹如针尖,让人感觉到刺眼。

  那女子微微一用力,砰地一声,金丹居然被她硬生生捏碎了,一道道霞光从她的指缝中迸射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卷去。

  叶信心中在无奈的叹气,那就是九转金丹么?人比人真是能气死人……他连九转金丹都没见过,而那女子居然莫名其妙把难得的九转金丹毁掉,不过,那是要做什么呢?

  随后那女子又掏出一只小瓷瓶,把小瓷瓶内透明的液体倒在了泥土上,接着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丹粉撒下去,立即有一种奇异的丹香在空气中弥漫开。

  那女子又点了点头,寻宝貂用前爪挠动泥土,把丹粉还有它的尿迹都埋在下面。

  好像是做完了,那女子露出轻松之色,接着转身又向着叶信这边走来。

  叶信感到阵阵心惊肉跳,他的战力在真圣这一级应该是没有对手了,就算来个三、五十个,他都可以从容应对,但那女子的灵蕴比计星爵还要强大,必定是大圣巅峰的修士,接近半神,如此恐怖的修士距离他越来越近,他没办法不紧张。

  这时,那女子已经施施然的从他身边数米开外的地方走过,走到一块巨石旁,很随意的躺了下去,接着甩出一袭银袍,把银袍当被褥盖在自己身上,而那只寻宝貂立即钻入到银袍内,和那女子玩耍起来,开始的时候那女子还发出笑声,很快就变得平静下来,好像已经睡着了。

  此刻,庇护所周围的天火已经消失,但这片大地已经被彻底改变了,到处残留着火红色的熔岩,一块块地面在不停的上下蠕动着,好像已经变成了沼泽一样,无数道黑色的烟气从泥土中滋生出来,遮蔽了天空。

  这就是化界的由来,在化界游历,每时每刻都可能遇到灾劫,天地不停的变化,没有强横的实力,寸步难行。

  叶信懂得了,当初天凤星殿的修士虽然态度很嚣张,但用意倒是好的,做不到御空而行,进入化界无异于找死,别的不说,单单是这场天火留下的痕迹,就有可能困住他。

  一个个修士起身向着庇护所之外掠去,平常时用不着这么急,但那女子进入了庇护所,让所有修士都感到不安。

  叶信向着千代无双使了个眼色,也准备向外走,可他刚刚迈步,一道黑色的裂隙几乎就在他鼻尖前出现,叶信大惊,身形立即启动,向着后方掠去。

  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老者缓步从裂隙中走了出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修士,那中年修士的长相有些古怪,嘴和鼻子向前突起,耳朵上端极长,几乎快超过头顶了。

  叶信心中暗吃一惊,这就是计星爵说起过的丁剑白么?!

  那青袍老者拥有虚空行走之力,又是人族修士,而人族只有两位虚空行走,所以叶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丁剑白,不过……此人和鬼十三他们说的不一样,因为丁剑白之前去浮城找过计星爵,是鬼十三他们看错了,还是丁剑白习惯易容?叶信搞不明白。

  千代无双也感到紧张,不由自主贴在了叶信身侧,她并不傻,早知道以后必定会和劫宫为敌,劫宫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拥有十位虚空行走、五位大劫者,他们可以穿梭往来诸界诸路,现在她和叶信也拥有了相同的能力,劫宫绝不会坐视,或者是把他们的星魂夺走,或者是把他们除掉,更可能两者都要做。

  虚空行走居然出现在他们身前,恐怕就是冲着他们来的,千代无双清楚她的力量还很薄弱,能不能脱险全要看叶信的。

  “有人在这里见过他,而且他吐血了。”那青袍老者轻声说道。

  “吐血了?”那长相怪异的中年修士露出一种充满邪气的笑容:“有他的血就好,不管他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得到他!”

  “有劳道长了。”那青袍老者点了点头。

  那中年修士四下看了看,接着猛地抽了抽鼻子,喃喃的说道:“好像……血腥气是在这一边……”

  那中年修士走了一步,正看到远处一个黑袍修士抱着一个只剩残身的女子呆坐,那女子已经死了,圣体消失不见,而黑袍修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嚎哭,如同雕像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神涣散。

  “我说血腥气这么新鲜呢……”那中年修士明白了,随后喝道:“还不快滚?!”

  黑袍修士与死去的女子应该是双修的,要不然就有别的非常亲密的关系,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在乎的人死在怀中,那黑袍修士已是心如死灰,甚至可能暂时失去了神智,完全没听到中年修士的呵斥。

  那中年修士见对方没理会自己,勃然大怒:“你耳朵聋么?!”

  接着那中年修士迈步就要冲过去,而青袍老者突然伸手拦住了他:“千年道侣、蓦然诀别,算得上是人间惨痛,就不要难为他了。”

  那中年修士看起来不敢不听老者的,可心中还是很恼怒,虽然转过身,但嘴里一直在骂骂咧咧的,接着再次抽了抽鼻子,眼睛一亮,看向了叶信这边。

  叶信见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心中恍若有无数草泥马飞奔而过,以后出门应该找本黄历看了,今天怎么每一个人都象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时,那中年修士已经快步走了过来,随后突然停在十余米开外的地方,慢慢俯下身,同时不停的抽动着鼻子。

  青袍老者缓步接近:“找到了么?”

  “就是在这里,瞒不过我的。”那中年修士笑眯眯的说道,接着他用双手扒开泥土,把鼻子贴近地面,大大抽了一口气,随后便发出嚎叫声,突然蹦起老高。

  青袍老者吃了一惊,眼神立即锁定了叶信和千代无双,随后看出叶信和千代无双都没有运转元脉,又把眼神转向了别处,好像在寻找隐藏在暗处的敌人。

  那中年修士显得异常痛苦,拼命抓着自己的咽喉,同时不停的打着喷嚏,每一声喷嚏都有大片的黑血从他的鼻孔中喷射出来。

  “怎么回事?”青袍老者喝道。

  “圈套……有毒……”那中年修士嘶吼着,随后他盯向了叶信:“混账东西!是你干的?!”

  还不等叶信做出反应,那中年修士已抬手卷出一掌,遥遥拍向了叶信。

  叶信只来得及把千代无双挡在身后,同时撑开圣体,对方强横无比的掌劲已经攻至。

  轰……叶信和千代无双全都飞了出去,足足退了百余米远,才勉强稳住身形。

  那中年修士居然有大圣级的修为,不过他先遭受重创,又是激怒出手,而且小瞧了叶信,以为随便一掌就能把叶信拍死,没有特意动用自己的本命法宝,所以叶信才能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仅靠着圣体撑过这一击。

  站稳的叶信动了真火,他的元脉开始急剧运转,眼神也变得锐利如刀,修行是为了什么?一个是为了长生,另一个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让自己的生命不会再任由他人践踏。

  那中年修士明摆着就是发泄怒火,随口找个理由,要杀他叶信!

  叶信的眼神越来越凶狠,大圣又如何?!既然人家已经踩到了头上,那就来个你死我活,他有无道杀意,不惧这一战!而青袍老者是丁剑白,有计星爵这份交情在,又是那中年修士率先伤人,到时候他提起计星爵的名字,应该有转圜的机会。

  “你搞什么?!”那青袍老者喝道:“正经事要紧!”

  “你想让我帮你,就别管我!”那中年修士已接近发狂,毫不客气的吼了回去,随后又看向叶信,露出了狞笑:“行啊小子,敢谋害你家道爷?!”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了过来:“狗道,这里是庇护所,庇护所不容许私斗,你要是技痒呢,可以冲着我来。”

  “你算是什么东西?!”那中年修士立即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吼叫声喷吐出一片片黑色的血丝:“再敢多嘴,信不信道爷把你干得三天爬不起来床?!”

  青袍老者看到从银袍下坐起身的女子,脸色陡变,可他来不及阻拦,接近疯狂的中年修士已经惹上了对方,他的神情明显变得呆滞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