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四章 虎军悍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老龙口是真正的天险,士兵们想越过老龙山,只能一个挨着一个从羊肠小道上走,一旦失足,就会掉入山涧,有数百将士据守老龙口,就算是上柱国级的强者冲关,也未必能拿得下来。

  只是,营寨中的大召国士兵们根本没想到狼骑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狼骑的速度太快了,现在又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当他们看到狼骑的身影时,秋戒察已一骑当先,跃入了寨墙。

  展现在温容等人面前的,又是一面倒的屠杀,寻常的杂兵,根本挡不住狼骑的冲击,不过遇到了穿着虎头军战衣的武士,狼骑会手下留情,只是把他们击伤。

  “他们为什么要蒙着脸?”沈妙不解的问道,所以的狼骑,都用黑布蒙住了自己的脸,很像一群打家劫舍的盗匪。

  “因为要掩护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叶信笑了笑。

  杂兵在东奔西突,试图一条生路,有的嚎叫着向叶信这边冲来,温容几个人担心叶信受到伤害,抢先迎了上去。

  最开始的战斗,温容几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其中温容经常去天缘城,倒是有了一些与人搏杀的经验,而沈妙和邵雪完全是个雏,只不过,她们的战斗风格在飞快的进化着。

  沈妙手中持着一柄雪花刀,她是第一个出手的,迎面扑来的杂兵被她一刀劈在脖颈间,人头脱颈飞起,血光迸射,沈妙蓦然有些发慌,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刀如此锋利,也没想到扑来的壮汉象稻草般脆弱,她的身形本能的向后缩,结果她坐下的无界天狼误以为主人发现了恐怖的攻击,立即顿步向旁侧无人的地方飞扑,旋动的速度过快。差一点把沈妙甩下去。

  在接连放倒了三个杂兵之后,沈妙的胆子变大了,甚至经常发动小距离的冲刺,手中的雪花刀更是上下翻飞,那柄刀很奇特,挥洒出的刀光竟然会凝结在空中片刻,才慢慢消散。

  离远看去,沈妙四周到处都是刀光,配上她娇媚而又格外认真的表情,还有曼妙的身姿。很是耐看。

  与之相比,邵雪就显得狠辣多了,她的武器也更为独特,双手持着一条长达十数米的细银链,链子顶端有一张银丝网,网上悬挂着十几柄半尺长、带着倒刺的尖刀,当邵雪甩动银链时,尖刀破空发出阵阵雷鸣声,但凡靠近她周围七、八米内的杂兵。会成片的仆倒,威势惊人。不过更恐怖的是展开的银丝网,一旦把一个杂兵罩出,她只轻轻一拽。那杂兵就会变得支离破碎。

  当然,开始的时候邵雪和沈妙一样不堪,尤其在她拽动银丝网,无数血肉伴随着银光向她倒卷回来时。居然发出愤怒的吼声,也不知道她是在吓唬那具破碎的尸体,还是在为自己壮胆。

  温容则显得成熟得多。她的剑势和谢恩有些相似,但没有谢恩那么快,击杀敌兵通常只会用一剑,不像沈妙那样,敌兵明明已受了致命伤,她还要砍上第二刀、第三刀,一直到对方跌倒不再动弹为止。

  “血滴子啊……”叶信咂舌道,他的视线在盯着邵雪。

  “哥,血滴子是什么?”叶玲好奇的问道。

  “大内侍卫的奇门兵器。”叶信笑道:“你怎么不去玩玩?”

  “我知道你现在是看着她们呢,生怕她们遇到麻烦,我再跑出去,怕你照看不过来。”叶玲说道。

  就在这时,营寨后发出吼声,一股剧烈的元力波动传了过来。

  营寨的面积并不是很大,所有人的视线立即向元力波动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个手持长柄战枪的年轻人冲了出来,他的腿好像有伤,速度不快,一瘸一拐的,不过手中的战枪却舞得虎虎生风,一个狼骑从后方试图靠近,他看都没看,反手把战枪向后抽去,那狼骑立即挺起战枪,两柄战枪重重撞击在一起,狼骑手中的战枪已被砸得扭曲着,而那年轻人的战枪却去势不减。

  幸亏那狼骑反应极快,立即向下缩身,而他坐下的无界天狼也猛然向一侧滑倒。

  无界天狼的智力极高,它知道主人仅靠缩身是避不开这一枪的。

  不过,无界天狼的冲势太强了,尽管已经侧倒,但惯性依然拖着一人一狼向那年轻人滑去。

  “好胆!”符伤发出怒喝声,他的身形从那年轻人侧方冲至,遇险的是他的兄弟,无论如何也要救,发出怒吼也是为了吸引敌将的注意。

  对面的年轻人露出冷笑,手中的战枪向前方一搭,巧妙的搭在了符伤的长棍上,随后又用力向下压力,符伤的力量明显比不上对方,长棍正被压入泥土中。

  符伤正在冲刺,手中的长棍被压入泥土,结果他的身形已拔空飞起,手舞足蹈的飞向那年轻人,长棍也脱了手。

  谢恩身形一闪,突然脱离了无界天狼,出现在那年轻人身侧,剑光如闪电,刺向那年轻人的脖颈。

  那年轻人反应极快,向旁侧身,战枪如龙,刺向谢恩的胸膛。

  谢恩再一闪,出现在那年轻人背后,剑光没有丝毫停顿,刺向那年轻人的后心。

  在天罪营里,谢恩的闪剑是出了名的诡异难防、出了名的快,那年轻人知道自己腿上很眼中,身法受到桎梏,已避之不及,眼中突然露出厉色,身形只是向旁侧了侧。

  噗……谢恩的长剑从那年轻人肩后刺入,从前方透出。

  那年轻人陡然发出吼声,猛力转身,竟然硬生生靠自己的血肉锁住了谢恩的长剑,与此同此,战枪的枪柄向后倒撞,撞向谢恩的胸膛。

  谢恩万没想到对方的战斗风格如此的凶暴,在他眼中,庄善渊不过是个家世好的官二代而已,没有经历过沙场的磨练,眼见枪柄已经撞至,他只得放弃自己的长剑,身形向后飘退,落在自己的坐骑上。

  那年轻人看出谢恩有着不俗的身法,没有继续追击谢恩,战枪指向刚刚从地上跳起来的符伤,战枪全力向前刺出,他所散发出的光影蓦然凝成一只扑击的剑齿猛虎,卷向符伤。

  “怪不得……”叶信的眉头挑了挑。

  这时,郝飞已及时拦住了枪式,他的剑光看起来很黯淡,但那咆哮而来的虎形光影被他一剑击散了,郝飞的身形只是歪了歪,坐下的无界天狼向一侧冲去,准备再一次冲锋,而那年轻人跌跌撞撞退出了十几步,险些栽倒在地。

  郝飞的战力并没有优势,只不过他的坐骑占了大便宜,而那年轻人腿部有伤,难以承受如此剧烈的撞击。

  “好枪……连郝飞的斩铁也没办法斩断么?”叶信笑了,他慢慢托起了手中的杀神刀。

  “哥,谢教习有危险!”叶玲叫道。

  谢恩再次向那年轻人掠了过来,他的脸色已变得铁青,刚才明明是他抢先击中对手,应该算他赢了,但手中的长剑竟然被对手夺走,可算是丢了大人。

  叶信反手拖刀,坐下的无界天狼猛然起速,笔直向那年轻人射去。

  见叶信已经出手,谢恩立即向后缩退,郝飞也远离了战团,符伤也面无人色的跳回到坐骑的背上,向侧面避开。

  在赵云驹评价庄善渊的时候,他心中是很不服气的,等到交过手之后,他才真正了解了庄善渊的实力,怪不得小鱼儿反复强调,这几个人不尽早除掉,以后必将成为大卫国的心腹之患。

  那年轻人见谢恩、郝飞都在向后退,若有所觉,侧身看向疾驰而来的叶信,接着爆发出阵阵剧烈的元力波动。

  “叶信!”温容发出惊呼声,她担心叶信遇险,时刻都在关注叶信这边的动静,方才发现敌军中出现一员虎将,她的精神受到干扰,暂时忽略了叶信,现在突然发现叶信冲向那恐怖的敌将,惊得浑身发冷,立即驱动无界天狼,试图去阻拦叶信。

  只是,她冲刺的速度远不如叶信,而沈妙和邵雪虽然也看到了叶信的自杀举动,但她们距离更远,根本来不及做什么。

  叶信坐下的无界天狼已化作一支利箭,几乎就是在贴着草皮在飞,他已把‘冲刺’这两个字演绎到了极致,所以的狼骑包括手足无措的沈妙和邵雪,还有正拼命冲过来拦截的温容,都有一种心志被夺的感觉,但骑术再好也没办法弥补实力的差距!

  对面的年轻人目光闪烁了一下,竟然出现了一缕惧色。

  经历过一次次战斗的武士,会滋生出一些平常人终生无法触摸到的感应,在这一刻,对面的年轻人本能的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接着他看到了那柄散发着青色光泽的长刀。

  杀神刀?天罪杀神?!

  对面的年轻人在这瞬间突然明白了许多,接着他发出吼声,挺枪迎向叶信,只不过,刚才的怒吼中蕴含着愤怒,现在却充满了悲怆。

  “叶……”温容再次发出惊呼声,随后便愣住了,她突然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为什么所有的狼骑都不动,难道他们想看着叶信去死?(未完待续。)

  ps: 多谢大家的月票支持、订阅支持,多谢家养喵小喵,姓好姓郝,hgx,激ewaini2,紫色旋舞,西厢有礼,金牌菜鸟,但愿一辈子,托碗李天王,上来不光是逛逛,感伤怀旧,粉丝还是面条,燕霜浓,无双,lontankee这些朋友的打赏。

  名次越来越低了,但我不会放弃,尽人力吧,我会把我自己压榨到极限。

  最后,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