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三九章 大事件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在银皇天为所欲为,那是你们银皇天自己的事,与我无关。”那女子缓缓站了起来,随后伸出手,用很轻柔的动作摘下了长弓:“可这里是灭法世,一张狗嘴还没有把门的,那就是你自己找死了。”

  那中年修士更加恼怒,已彻底忘记了叶信,转身就要向那女子掠去,这时,青袍老者陡然发出怒喝声:“回来!”

  那中年修士见自己的同伴是真的生气了,表情僵硬了一下,而青袍老者身形一闪,已挡在了前面,盯着不远处的女子一字一句的说道:“任姑娘,你到底想做什么?只因一句口角,便要动手?你找的理由是不是太牵强了一些?!”

  “我是女人呀,女人做事情任性一点……不可以么?”那女子露出微笑,她的指尖已搭在了弓弦,接着弓弦被缓缓拉开,但弓弦上并没有箭矢。

  “走!”青袍老者眼角跳动了一下,再次喝道:“快走!”

  那中年修士呆了呆,才明白过来是让自己快走,随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双瞳露出骇然之色,不由自主倒吸一口气,立即转身,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天际窜去。

  那女子已经把弓弦拉满,而在长弓前方的空间突然产生了一阵阵扭曲,随后那青袍老者的元力波动轰然绽放,显然已进入了战斗状态。

  拉着千代无双退到远处的叶信暗中吃惊,别人看不出来,他却能感应得到,那女子是把神念凝练得犹如实质,然后以神念为箭矢,这种法门竟然与他的无道杀意有些相似,只不过他现在尚无法把神念凝练到如此程度。

  下一刻,那女子很随意的抬弓射出一箭,而那青袍老者发出了怒吼声。

  一片青光轰然绽放,化作无数层层叠叠的光幕,在光幕中能隐约看到一袭放大了无数倍的青色长袍,原来那老者穿着的是一种强大的法器,接着,光幕出现了万千道裂痕,有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光幕内滚动,整片光幕被崩起数百米高。

  不停扭曲的光幕开始向中央坍缩,青袍老者的身形重新显现出来,他的双瞳喷吐着怒火:“任雪翎!明主惜你之才,才对你一次次迁就、容忍,你莫要得寸进尺!!”

  “我欠明主人情,所以才想让你知难而退,既然你这样执泥,就怪不得我了……”那女子轻叹了一口气:“我的箭,你挡不住!”

  话音刚落,那女子的指尖中已经多出了一支雪白色的箭矢,再一次拉开长弓,一阵阵好似骨头炸裂的声音从那女子身体中传出,而她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条裂痕,随着弓弦一点点拉开,又出现了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裂痕,裂痕越来越多,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很快便凝成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叶信已是说不出话来,他居然没有感应到任何元力波动,代表着那女子的元力内敛已经达到了极致,而且凝聚的必定是惊天动地的一击。

  青袍老者突然在空中盘坐,手中亮出了一根盘龙杖,眼帘微垂,他看起来似乎放弃了抵抗,但如此寸步不让,应该是有自己的底气。

  叶信眨了眨眼,计星爵说过丁剑白的本命法宝是一柄剑,处在这般危险的环境内,还是不动用自己的本命法宝?太托大了吧?不对……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怒吼声:“谁敢在庇护所作乱?!”

  三个天族修士突然从法阵中心处一块巨大的岩石中掠了出来,这庇护所阵中藏阵,那块岩石便是法阵的阵眼,而阵眼中还有法阵,三个天族修士是庇护所的看守,平时不会出来走动,一直在法阵中静修,那女子全力驭动法宝,引得地面出现了无数道裂痕,让法阵也受了损伤,他们当然要出来一看究竟。

  巨大的光翼一片片卷动,瞬间便遮蔽了天空,三个天族修士刚刚现身便展露了强横的威能,气势逼人。

  对峙的双方都没有理会突然出现的三个天族修士,他们始终凝视着对方,青袍老者忌惮女子的箭,不敢先动手,他要用全力防守,而那女子却显得有些犹豫,她不是害怕青袍老者,而是因为这一箭出手,有可能引发一连串的风云变幻。

  急速掠来的天族修士看到了对峙的双方,他们的身形骤然僵硬了,怒吼声也同时消失,接着同时转身向着阵眼掠去,眨眼间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好像他们压根没出现过一样。

  远方的天空微微亮了一下,那中年修士幻化的流光本已要掠出视野之外了,却突然间炸开,而另一道流光向着庇护所急掠而来。

  那女子愣怔了片刻,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长弓,青袍老者的神色变得格外古怪,似乎想嘶吼,却吼不出来,接着一缕疲惫之意浮上他的双瞳,他的身形一点点从空中落下,场中剑拔弩张的压力也在迅速消退。

  片刻,那道流光已接近了庇护所,凝成一个年轻男子,他的身材有些矮小,表情很严肃,手中拖着一柄长长的铁锏,慢条斯理向这边走来。

  走近那青袍老者时,年轻男子略微躬身施了一礼,以示尊重,接着走过青袍老者,向着那女子走去。

  “给个说法吧……”青袍老者长长叹了口气。

  “他瞎。”年轻男子淡淡说道。

  “这就完了?什么意思?!”青袍老者的脸孔沉了下去。

  “您老别生气。”那女子笑吟吟的说道,她想杀的人已经死了,心情大为愉悦,口气也变得柔和得多,还用上了尊称:“危危向来不太喜欢说话,但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多少知道一些他的意思,我来给您老解释吧。”

  “你说。”青袍老者冷冷的说道,其实他要个说法,就是给自己找下台阶,事实已经酿成,再无法挽回,而且这两个刺头聚在一起,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的,就算明主在此,也要感到头疼。

  “我和危危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他全力以赴赶过来找我,谁知道狗道莫名其妙挡住了他的路,危危又不认识狗道,还以为有人要偷袭他,肯定要出手么,这不能怪危危,狗道避开也就没事了,偏偏没头没脑往上撞,好像没长眼睛一样,都是他自己找的,所以……“那女子顿了顿:“他瞎!”

  “好……好好好……”青袍老者再次叹了口气。

  这时,青袍老者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隙,共有三条,虽然空间裂隙扭曲的形状各有不同,但保持着一种相对的平行,接着一个个身影从空间裂隙中走了出来。

  三条身影,分属不同的种族,从他们的气质、装束可以一眼认得出来。

  妖族修士很年轻,眼神格外的冷厉,他的视线在青袍老者还有那对男女身上扫过,竟然让三者的圣体出现了微微的涟漪,随后转头向着另一方走去,紧接着从空间裂隙中掠出十几条人影,跃过那妖族修士,散成一片。

  魔族修士也很年轻,他的肉翼不知道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反正和叶信以前见过的魔族都不一样,就像一道道黑色的弧光在不停的飞舞、卷动,和天族的光翼倒是有些相似。

  魔族修士没有急着走,只是随手向着前方点了点,从裂隙中飞出的十几个魔族向前方掠去,而他却走向了那对男女,脸上挂满了一种讨好的笑容。

  最后出现的海族修士,相貌要显得老一些,他刚走出来便皱起眉,似乎对周围的环境很不喜欢,因为这里被天火肆虐过,水火相克,残留的气息让他感到压抑。

  接着那海族修士甩手投出十几颗珍珠状的东西,珍珠落在地上便轰然炸开,化作一片急流,而那海族修士掠入到急流中,驾驭着浪花卷向远方,随后从裂隙中走出来的海族们也冲进急流,跟在那海族修士后方。

  叶信心中又是惊愕又是不解,灭法世究竟出了什么大事?足足来了四位虚空行走,还有几十个劫者!而且,大家都是同行,总该打声招呼的,但那三位分属魔、妖、海的虚空行走始终没理会青袍老者,好像看不到一样。

  唯一没有离开的魔族修士,视线也一直在那女子身上,把青袍老者当成了空气,接着他嬉皮笑脸的说道:“小翎翎,我们又见面了,有没有想我?”

  “滚!”那女子斩钉截铁的吐出了一个字,她在对峙的时候,在放松的时候,都给人一种从容自若的感觉,但看到那魔族修士,她的脸色已变了,抓着长弓的手指头也有些发白。

  “不要这样无情嘛!我一直……”魔族修士突然停下了,他注意到了地面上缓缓愈合的裂痕,好像这时候才发现青袍老者,视线一点点转了过来,接着用不阴不阳的口气说道:“欺负小姑娘不太好吧?”

  “一场误会而已。”青袍老者淡淡说道。

  “误会?”魔族修士冷笑一声:“小翎翎,你先走,我陪他聊聊。”

  “我的事不要你管。”那女子沉声说道:“你滚!”

  魔族修士呆了呆,试探性的追问道:“真的不要我管?”

  “废话!”那女子喝道。

  “行吧……”魔族修士满脸无奈:“你让我滚那我就滚好了。”

  说完魔族修士纵起在空中,无数黑色的弧光向内坍缩,凝成了一个球体,他的滚走了,一路滚向了天际。

  那女子的神色有些哭笑不得,接着向青袍老者躬了躬身:“多谢您老了。”

  “谢我什么?”青袍老者摇头道:“我什么都没做。”

  “如果东宫猎知晓狗道死在这里,必定会过问,我虽然不怕他,但终归会有些麻烦的。”那女子说道。

  “你无需担心东宫猎。”青袍老者缓缓说道:“东宫猎确实是从银皇天走出来的,可他已是虚空行走,断然不会干涉银皇天的私事,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应对银鸢吧,或许……你去找寇北尘,只有他能压制得住银鸢的气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