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四零章 痕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寇北尘么?”那女子笑了,笑容充满了唏嘘。

  “我知道你想帮他们,但是……有意义么?”青袍老者缓缓说道:“大天劫已经发了话,他们两个必须要死,所以东宫猎来了,罗纹来了,黑滔也来了,或许连大天劫都有可能亲自出手,你能给我捣乱,难道还能拦得住所有的虚空行走么?别看罗纹和你的关系不错,但在这件事情上,罗纹是不会顺着你的。”

  “本来不想说,但刚才您老留了些情面,我也实话实说吧。”那女子轻声说道:“您老……还真是活在梦里啊!一心想让他们死的,只有明主吧?您老以为妖、魔、海三族会动用全力?他们可没有犯任何过错,只因为你们要走上来,他们就必须去死么?道理何在?东宫猎几个又会怎么想?“

  “既然如此,任姑娘当初又为何赴约?”青袍老者说道。

  “因为我不知道黄老被你们害了。”那女子笑了笑:“我以为事情已得到了黄老的首肯,既然黄老想要拿住他们,必定有自己的道理,却没想到……你们疯了吧?!有些规矩是不能动的,当天下修士都开始效仿你们的时候,世间必将堕入无尽的动荡。“

  “谁敢?”青袍老者淡淡说道,他有着足够的底气,现在明界已经接掌了劫宫人府,而且明界有着极深的底蕴,强者如云,完全可以控制住局面。

  “一定会有人站出来的,而且不是一个两个。”那女子说道:“您老看不出来,是因您老一直在闭着眼睛修行,又身处局中,而我……已经隐隐嗅到了到处弥漫的血气,这个头是你们开的,希望你们能撑到最后吧。“

  “任姑娘抱着这么深的成见……多说无益啊!”青袍老者露出苦笑,随后向着那女子略微躬了躬身:“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话音未落,青袍老者的身影已退入到身后的空间裂隙中,消失不见。

  “这家伙,不错。”那个叫危危的男子说道。

  “你哪只眼睛看出他不错的?你也瞎了是吧?”那女子恼火的瞪着危危:“唉……你说你这样笨,以后没有了我,你还能活下去么?”

  “我怎么?”危危不解的问道。

  “这一次除掉了狗道,他已经对我们两个生出了杀心,感觉不出来么?”那女子叫道。

  “哪里有?”危危满脸都是惊愕。

  “杀了狗道,就是彻底得罪了银皇天,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去找寇北尘来助拳,我又不像你那么傻,如此简单的事情会看不出来?用得着他提醒?”那女子叹道:“他是用激将法,断了我的后路。”

  “不懂。”危危摇着头。

  “他没有惊动东宫猎,是因为东宫猎奈何不了我们,何况罗纹还在,就算他和东宫猎联手了,大家不过是闹一场罢了。”那女子说道:“银鸢才算心腹大患,妖族天梯第一,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如果谁都不知道,我可以厚着脸皮,悄悄去赖上寇北尘,但他故意说破了,象姑奶奶我这样骄傲的人,怎么可能表现出害怕银鸢呢?只能硬着头皮撑到底了,一个人去面对银皇天,他是在诛心啊,诛我的心!”

  那危危不停的眨着眼睛,好像听懂了,又好像完全不懂。

  “你这个小傻瓜……”那女子用手抚摸着危危的头顶:“修行到了我们这个境界,谁想干掉谁都不是件容易事,比的是谁的头脑更灵活,比的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就说你,金瞳太岁和你有杀师灭宗之仇,可你到了今天也没办法宰了他,为什么?因为你太蠢了啊!还有黄老,如果不是大天劫在算计他,他怎么可能有这场劫难?”

  “你知道……还谢他?”危危说道。

  “这是骄兵之计,我感觉以后还会和他打交道,让他从心底里轻视我,我就占据优势了。”那女子说道。

  “我们去找北尘。”危危突然抓住了那女子的手。

  “不去。”那女子摇头道。

  “为什么?”危危瞪大眼睛。

  “刚才不是说了么,象我这样骄傲的人,怎么会可怜的向别人求助呢?”那女子说道。

  “我自己去。”危危说道。

  “没用的。”那女子笑道:“他可是虚空行走,你还没有离开灭法世,他已经到寇北尘身边了,随便找一些事情拜托寇北尘去做,你怎么可能找得到人?”

  “他为什么……这样……”危危又瞪大了眼睛。

  “银皇天可能透露出风声,如果寇北尘听到了,会主动来找我,为了断绝寇北尘的视听,就要让寇北尘忙起来。”那女子说道:“和这些老家伙打交道,你要保持十二万分的小心,如果他们想毁了你,必定会做得滴水不漏,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的破绽呢?”

  “对了……你的箭!”危危猛然想到了什么。

  “你想让我说几遍?”那女子不悦的说道:“我才不找他,等我真的活不下去的时候,告诉他让他替我报仇倒是可以。”

  危危愣怔了良久,一点点放开那女子的手,他的双瞳眯成一条缝,接着一股强横的气息以他为中心向着周围弥散开。

  “你这个十万个不知道终于没有问题想问了?”那女子叹道。

  危危摇了摇头,随后轻声说道:“那就干吧。”

  “这才对么。”那女子笑嘻嘻的说道:“天梯第一又如何?寇北尘不也一样拿姑奶奶没办法?!”

  说完那女子和危危已纵身向着天际掠去,只是极短的时间,便消失在视野中,偌大的庇护所只剩下了三个人,还有一具尸体。

  叶信和千代无双面面相觑,除了那个叫狗道的正眼看过他们之外,他们从头到尾被无视了,不过,出现的修士大都是虚空行走那一级数的,属于天路巅峰的存在,被无视也在情理之中,其实反过来说,被重视才是大大的不妙。

  远处那黑衣修士还在呆呆的坐着,双手抱着女伴的尸体,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啰里啰嗦的,好没意思,我还以为能大打一场呢。”千代无双撇嘴道。

  叶信眼神闪烁不定,没有回应千代无双,千代无双看向叶信:“喂,你在想什么?”

  “劫宫应该出了大事……”叶信喃喃的说道:“那个青袍修士肯定不是丁剑白,虚空行走换人了?计大哥不知道怎么样了……”

  那计星爵是叶信到今天为止抱到的最粗的大腿,自然要为计星爵担忧,他以后想走入天路,还需要计星爵的大力帮助。

  “计大哥那么厉害,还用得着你担心?”千代无双说道。

  “我感觉有些不太好。”叶信说道:“劫宫好像在全力追杀谁,他们……这个他们应该代表着一群人,计大哥向来喜欢独来独往,那就是和计大哥无关了。”

  “计大哥是虚空行走啊,劫宫追杀自己的虚空行走?你脑袋是不是……”千代无双收住了后面的话。

  “我遇事习惯往最坏的方向想。”叶信笑了笑,随后长吸一口气,振奋精神:“走吧,看到这些人……才发现我们还是任重而道远的,总有一天,我会挺直腰板站在他们面前。”

  “我们有星魂啊……”千代无双把声音放得极低:“迟早会和劫宫来个你死我活的……”

  千代无双对自己的未来已经有了觉悟,那就是逆天行事,虚空是劫宫最根本的力量,决不能容许其他修士也拥有同样的能力。

  这时,一缕缕飞灰向着叶信这边卷来,叶信视线一扫,露出惊讶之色:“咦?”

  那个抱着女伴尸体的黑衣修士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去了,灵蕴已彻底消逝,他可能是原本就已堕入寂灭,又身受重创,压制不住寂灭之力,肉身迅速化为飞灰,这正是寂灭之力爆发的特征,而且叶信也感受到了寂灭的气息。

  半块绢布随着飞灰向着这边飘来,绢布同样受到了寂灭之力的侵袭,恍若有看不到的火焰在上面燃烧,一边飘飞一边不停的化为灰尘。

  那半块绢布在叶信身侧数米开外的地方飘过,叶信原本不想理会,但眼角突然看到了绢布上的几个字,愣了愣,立即探手抓住那半块绢布,元脉运转,挥散绢布上的寂灭气息。

  “怎么了?”千代无双好奇的探头看着那半块绢布。

  叶信的视线落在半块绢布的最下端,上面有三个字:邢旭泰。

  “这个人……我知道。”叶信喃喃的说道。

  “很有名么?”千代无双问道。

  叶信没说话,仔细审阅着绢布上的每一个字,不过这块绢布已经被毁了一半,他只能看到后面短短几句,好像是约了某人在某个地方相见,而那个邢旭泰已经在等着了。

  “你说话呀。”千代无双叫道。

  叶信几步抢到那黑衣修士身前,这时那黑衣修士的身体也消失了大半,所携带的东西也大都被寂灭之力蚀毁,只剩下了一枚纳戒,还有一块埋在在浮灰中的玉牌。

  或许别的修士会恐惧寂灭之力的侵袭,叶信却是不在乎的,他立即伸手抓起纳戒和那块玉牌,扫去卷动的寂灭气息,这个信息对他来说很重要,邢旭泰就是成化门长告诉过他的那位太虚星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