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四二章 歪理邪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立即改变方向,向着波动传来的地方掠去,差不多有几百息的时间,前方出现了一座庇护所,这座庇护所与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而化界的地势又随时在变化,叶信也看不出这庇护所他有没有来过,反正波动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无论如何也要进去看看。

  庇护所内也有修士在休憩,但人数不多,有十几个修士分成三三两俩的小队,位置很零散,还有十几个修士聚在一起,正在大呼小叫着。

  叶信和千代无双缓步向着那群修士走去,接着他听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喊叫声。

  “来来……错爱不究、买定离手,输赢都是自己找的,谁也别怪谁。”喊话的修士外貌在三十左右岁,嘴边留着两撇古怪的小胡子,他的视线落在了走来的叶信身上,眼睛一亮:“又来了新朋友,押一手吧?!”

  叶信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这里是红尘市井之间,还是灭法化界?怎么还有人开赌局?!而且那帮家伙各个闹得脸红脖子粗的,哪里象是得道真圣?

  “快开快开,啰嗦什么?小胡子,你是不是想搞鬼?”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看起来很儒雅的中年修士抓耳挠腮的叫道。

  其他修士也闹了起来,催促那留着小胡子的修士把按住的金钵掀开。

  “天君,话可不能乱说!我小胡子可是出了名的童叟无欺!这就是十几颗九转丹的事,你们也没押多少,我犯得上么?因为这点金丹坏了我的名声?”那小胡子瞪着眼睛叫道。

  “那你倒是开啊!”另一个修士叫道。

  “稍等稍等,诸位,给我一个面子,你们也知道我最喜欢与人论道了,还有,如果能多个朋友一起玩,岂不是更尽兴?”那小胡子说道,随后他再次看向叶信:“看这位朋友气度不凡、英明俊朗,应该是出自名门大派的吧?”

  “算是吧。”叶信一笑,如果十二星殿的实力能凝聚在一起,完全可以担得起名门大派这个称呼。

  “朋友自从开始修行以来,是不是总要战战兢兢,终日殚精竭虑、打磨自己的心性意志,务求算在人前、胜于机先,唯恐一着不慎,便落得万劫不复之境?“那小胡子说道。

  叶信愣住了,虽然对方说得是一种套话,但确实符合他的经历,片刻,他点点头:“不错。”

  “苦么?”那小胡子说道。

  “苦。”叶信说道。

  “累么?”那小胡子接连追问。

  “累……”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他真的累,因为对手太强大,因为敌人是整个天域。

  “朋友忍受了这么多苦与累,为的又是什么?”那小胡子说道。

  叶信又沉默了片刻,吐出两个字:“向前。“

  “向前?说得好!”那小胡子猛地一拍大腿:“朋友以为我们不想向前么?老实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丑态百出,望之不似真修?”

  叶信忍不住笑了,随后说道:“刚才确实感觉有些古怪。”

  “好!朋友能实话实话,是个性情中人,我最喜欢和你这样的人论道了。”那小胡子也笑了:“那朋友是想向前走到哪里呢?封神立邸?”

  “这个……”叶信顿了顿,以他现在的进境,谈什么封神立邸,有闪了舌头的可能,差距太大。

  “我听说天域诸神都是睡不醒的,每千年里恐怕要睡上七、八百年,而且对沧桑衍幻已经没什么兴趣了。”那小胡子叫道:“这么讲下来,诸位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在封神立邸之后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上几百年吗?那老子现在就可以回窝里去睡啊!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何必四处奔走呢?“

  叶信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这家伙有点意思。

  “可老子不想睡,老子修行也不是为了睡觉。”那小胡子奋力叫道:“老子要的是快活!老子要的是随心所欲、直情径行!老子就是要玩,到处疯玩,如此才不辜负大好时光!诸位,我说的对不对?”

  那小胡子的吼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庇护所,他在向庇护所的修士们发问。

  小胡子周围的修士自然不用说了,他们都很喜欢小胡子这套说辞,附近有些年轻的修士在给小胡子叫好,但有一个距离不远的老者皱起眉,用轻蔑的语气说道:“不过是极上秘龙那套歪理邪说罢了。”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点出我错在哪里,要不然就用道理告诉我们,现在还是应该拼命修行,为了最后进入天域去睡大觉,别随便泼脏水、扣帽子,这事谁都会干,我还说你是邪魔奸道呢。”那小胡子立即展开反击。

  那老者或许是不敢和小胡子对着干,或许是不屑于辩论,把头歪了过去。

  “朋友,不妨暂时放开的你的城府和机心,大家一起乐呵乐呵。“那小胡子的视线又落在了叶信身上:“可别向那老家伙学,把他们那种人聚集在一起,你会发现每个人的性情都一模一样,修行修行,修行到最后把自己给忘了,那还修行个什么?”

  那老者干脆闭上了双眼,摆出入定的架势。

  “假如朋友你天赋异禀,三、五百年就能勘破圣与神最后的壁垒,这三、五百年对你意味着什么?”那小胡子柔声说道:“是最后的盛宴、是最后的狂欢……然后你可以安安心心的去睡大觉了,因为该玩的你都玩过,尝遍了喜怒哀乐,再无遗憾。”

  叶信哭笑不得,眼前这小胡子已经可以去开传销课了。

  “其实啊,诸位以前的日子也是一样的,谁开始修炼的时候不是战战兢兢唯唯诺诺?我们拼了命的修炼,经历过种种趋吉避凶,忍受了无尽的煎熬,我曾经以为,这些都是修行。”那小胡子说道:“等我踏入真圣的门槛,眼界大开,才发现不对,有些高人活出了自己的真性情,看任雪翎、寇北尘、银鸢、超高、罗纹他们的恩恩怨怨、情情仇仇,才那叫活出了精彩,我们算什么?蝼蚁啊!我们连自己都快忘了,不是蝼蚁又是什么?“

  “不是每一个修士都可以封神立邸的,否则天域早就满了,嘿嘿嘿……你们现在拼尽全力忍耐、克制,真的以为自己能走进天路么?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有一天大难临头,在濒死前回想过去,发现自己的一生什么都没有,除了忍耐还是忍耐,然后你们会懂,原来自己这一辈子全他吗的白活了!”

  场中的修士或多或少受到了感染,有些人依然带着轻蔑之色,而有些人却在若有所思,他们被触碰到了心底柔软的地方。

  别的不用说,这万年以来,有谁修炼到最后,封神立邸的?好像没有啊……据传黄老是最接近神邸的修士,修为已超越了大天劫,可黄老也殒落了!

  似乎还有神邸不停的转世重生,但这种因果与天下寻常修士无关,属于天域自己的事,等到转世的神邸觉醒了神识,自然就回去了,天域也会接纳。

  “朋友,言尽于此。”那小胡子用手点了点叶信:“这三五百年你想怎么活,是活出自我,还是继续忍耐,都由你自己选择!”

  “服了……”叶信叹道:“你说了这么多,我如果不捧场,那真是不可饶恕啊……”

  “懂事懂事!”那小胡子向着叶信伸出大拇指:“你这个朋友我认了!”

  “可是我身无长物,该怎么办?”叶信说道。

  “无妨,不过是找个乐子而已,这点九转丹我还没放在眼里。”那小胡子伸出认出一颗金灿灿的东西:“这个送你了,输了算我的,赢了,我们对半分。”

  叶信探手接住金光,原来是一颗近乎透明的金丹,金丹外裹着一层极为光滑的晶体,隔绝了丹光和丹香。

  “多谢。”叶信掂了掂手中的金丹:“怎么玩?”

  “简单啊,买大小就好,朋友,你可别说你以前从来没玩过?”那小胡子笑眯眯的说道。

  “我玩得肯定比你多。”叶信笑道,随后他把手中的金丹扔到场中的绢布上:“我买大。”

  “好嘞,错爱不究、买定离手,准备开了哈!”那小胡子大叫道。

  此刻,叶信的视线突然落在身侧五、六米远的一个中年修士身上,那中年修士一直在看着他,而他也感应到了对方腰间玉牌的波动,随后叶信微微一笑。

  “你是谁?”那中年修士冷冷的说道。

  “你的朋友逝去前让我把这个东西交回去。”叶信拿出了玉牌。

  那中年修士也把玉牌拿出来,神色依然很冰冷:“如此,我应该谢谢你了?”

  “谢倒是不用,你……”

  还没等叶信把话说完,那中年修士突然用力捏碎了玉牌,而他的皮肤、头发同时一片片脱落着,寂灭的气息从他身上蔓延开来。

  轰……周围热闹中的修士一下子炸窝了,纷纷向着四下避开,叶信目瞪口呆,他见过死士,但如此决绝的死士还是第一次见到,根本不会判断自己的处境是安全还是危险,只要身份暴露,立即自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