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四五章 执念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片刻,那小胡子的身影出现在门外,笑眯眯的向着叶信施了一礼:“叶兄,冒昧之处还请见谅,这年头风声越来越紧,所以做事情要小心一些。”

  “无妨。”叶信说道,他心里明白了,应该是主界无事发生,使得那小胡子可以确认他叶信与劫宫没有瓜葛。

  “叶兄是想在周围转一转呢,还是马上去吉祥天?”小胡子说道。

  “还是走吧,家里有些事,我得抓紧时间赶回去。”叶信说道。

  “好,叶兄、千代姑娘,请跟我来。”小胡子说道。

  在小胡子的引领下,三个人先后走进一座偏厅,这座偏厅看起来分外矮小、狭窄,高只有三米多,宽有七、八米,给叶信一种大型集装箱的感觉,三人刚刚在偏厅中落座,身体莫名的摇晃了一下,这偏厅好像开始移动了。

  叶信没有做声,因为那小胡子不应该是怀有恶意的,流程太繁琐了,大可不必。

  三个人先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随后那小胡子就当着叶信和千代无双的面,开始入定调息,千代无双感觉无趣,想出去走一走,却发现大门已经被那小胡子落了锁,这种锁头当然挡不住她千代无双,随手一拳,连锁带门都可以轰碎,但做出这种行为就等于是挑衅了,他们毕竟是客人,只能忍耐一下了。

  随后叶信和千代无双也开始打坐调息,反正也无事可做,差不多过了一天的时间,突然,偏厅的门被人敲响了。

  小胡子张开双眼,随后向着厅门走去,打开厅门,一股明媚的气息立即涌了进来。

  叶信和千代无双也站起身,向着厅门外看去,外面是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还能看到蓝天白云,好像已经走出了灭法世。

  “叶兄,我们换个车吧。”小胡子说道。

  叶信和千代无双走出了厅门,入眼之处是一片原野,轻柔的风儿缓缓吹过,和灭法世的天地相比,这里让人感受到莫名的放松。

  叶信回身看去,发现自己呆了一天多的偏厅,原来是一件长匣状的法器,而在另一方,停着一辆马车,马车是敞篷的,很寻常,不过车夫是个相貌极美的女子,穿着一袭轻纱,身体的曲线若隐若现。

  叶信笑了笑,从灭法世到这里,应该有一条秘密通道,那小胡子应该是担心他和千代无双泄露秘密,故意把法器停在了野外。

  “这里是什么地方?”叶信问道。

  “这里是明界。”那小胡子说道。

  “明界?”叶信一愣。

  “吉祥天归明界管辖,叶兄不知道么?”那小胡子说道。

  “原来如此……”叶信四下观察着,虽然是野外,但流淌在天地间的元气远比赤阳道浓厚,而且没有赤阳道那种强大的压力。

  “走,上车。”那小胡子说道。

  三个人上了敞篷马车,随后坐在车夫位置上的女子轻轻吆喝一声,马车慢悠悠的向前跑了起来,空无一人的法器却留在了原处,好像被小胡子遗忘了。

  叶信心中有数,看起来那小胡子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属于一个势力,肯定会有人出来接掌法器的。

  小胡子变得很慵懒了,斜躺在车座上,接着从车座底下抓起一个酒坛,叶信摆手婉拒,他不想喝酒,一边的千代无双也摇了摇头,小胡子便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马车的速度并不快,至少和叶信驾驭杀意而行的速度差得太多太多,跑了有一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个小村落。

  千代无双侧头看过去,大吃一惊,眼睛也有些发直,随后喃喃的说道:“这里居然……有人……”

  有村落当然会有生灵居住,让千代无双感到惊讶的,是村落中的都属于凡人,其中一个扛着锄头的农夫看到马车驶过来,想要避让,结果撞在了一块石碑上,撞得口鼻出血。

  叶信对天路有很多了解,他刚想解释,那小胡子已笑了起来:“当然有人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们是怎么走过灭法世的?”千代无双瞪大眼睛。

  “他们不需要去灭法世啊。”那小胡子说道:“天路中的生灵都是天仆的后裔。”

  “天仆是什么?”千代无双又问道。

  “是你是我也是他。”那小胡子笑着指了指叶信:“人、魔、妖、海四族,都是天族的奴仆啊。”

  “可他们……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千代无双说道。

  “这该怎么说呢……”那小胡子咧了咧嘴:“天族进入了天域,把奴仆们留在了天路,有的人家一代比一代强,甚至还得到了天族的垂青,学会了更厉害的法门,得到了更多的资源,然后势力越来越大,形成了现在林立的宗门,有的人家却是一代不如一代,最后已经没办法修行了,你说他们是沦落……倒有些道理,但我不太喜欢,因为我就是从这种小村子里走出来的。”

  “我感觉你心里好像藏着很深的怨气。”叶信笑道。

  “怨气?哪里有?我不过是及时行乐而已。”那小胡子说道:“不满叶兄,虽然极上秘龙道在天路中广受诋毁,但我却是此道的忠实拥护者,事情明摆着,多少年了,又有几人封神、几人立邸?既然我走不了那么远,那么我的选择只有两种,是快快乐乐的闹腾个一、两千年,还是咬牙忍耐熬个三、四千年?“

  “又在传你的大道了?”前面那女子娇笑道:“上一次你不是还说自己好像错了么?”

  “行乐是没错的,我当时是说有些人应该是走错了。”小胡子叫道。

  “怎么说?”叶信好奇的问道。

  小胡子显得有些迟疑:“不知道能不能解释明白,我辈修士刚刚开始修行时,会战战兢兢、趋利避害,压抑自己,免得乱惹麻烦,却也把一些天性中有害的、见不得光的东西也压抑住了,极上秘龙道讲的是率性而行,可我见过个别修士在放飞真我的同时,把那些不好的东西也放出来了。“

  “你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千代无双听得一头雾水。

  “反正我的理解是……天下绝对没有十全十美的大道,只分适合自己还是不适合自己。”小胡子笑道:“那个华清天君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华清天君又是哪一个?”千代无双说道。

  “就是差点和叶兄动手的那一个。”小胡子说道:“华清天君原本是个老好人,虽然名声不大,近乎于无,但活得也算自得其乐,后来听了我的大道,幡然领悟,可他的脾气、性情也慢慢变了!”

  “变成什么样了?”叶信说道。

  “说起来都有些不好启齿,他最大的愿望是有自己的亲生骨肉。”小胡子苦笑道:“修士只要到了圆满境,便会炼化肉身谷精,到了圣境谷精已绝,哪来的子嗣?可他就是要一条道走到黑,占了众多美姬,不分日夜大被同眠,如果他天性便是贪恋美色,修行时为了长生不敢恣意妄为,现在放飞真我,要得偿夙愿,还算好说,让他自己折腾去呗,可他后来见那些美姬都无法怀孕,又听说明界白佛的法门是大欢喜禅,便想拜入白佛门下。”

  叶信一边笑一边摇头。

  “但白佛收弟子只收孩童,因为大欢喜禅的法门极为特殊,就是要男欢女爱,到了圣境依然有谷精,甚至可以怀孕生产,所以要从孩童时修炼,让谷精绵绵不绝,更重要的是,白佛把弟子们从小带大,会有极深的师徒之恩,如此他的佛院便是铁板一块,谁都不可能插手。”小胡子说道:“可他华清天君都多大年纪了?不要说没办法修炼大欢喜禅,就看他那张老脸,谁知道他是哪来的奸细?”

  小胡子抓起酒坛,连喝了几口,又说道:“华清天君被赶走后还是不死心,居然偷偷潜入佛院,想窃取大欢喜禅的法门,结果被发现,历经九死一生,最后勉强捡了条性命。”

  “他这不是执念么?”叶信说道。

  “你以为这就完了?早着呢!”小胡子又喝了口酒:“十多年前,他设下圈套,抓了一对佛院弟子,天天逼着那对佛院弟子在他面前修炼大欢喜禅,妄图参悟大欢喜禅的元脉运转,后来更是着魔,逼问出大欢喜禅的法门之后,他亲身上阵,与那佛院女弟子修炼,那佛院女弟子不堪其辱,找个机会自尽了。“

  “这件事他本可以压下,反正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但他身边有一个美姬是强抢来的,一直对他怀恨在心,后来得空出去走动,告发了华清天君,白佛勃然大怒,四处寻找华清天君的下落,他在外面躲了十几年,一年多前才悄悄返回来。”

  “他还敢回来?胆子不小啊。”叶信说道。

  “因为他还没死心啊。”小胡子叹了口气:“现在他又抓了一对佛院弟子,不管我怎么劝他,他就是不听,气得我都想宰了他,但毕竟是同道中人,传出去我的名声也毁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叶信突然想起失踪了的无碍大师。

  “快一年了。”小胡子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