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四七章 将计就计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华清天君确实应该教训一下了,否则他只会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景公子缓缓说道。

  “你愿意帮我?太好了!”小胡子眉开眼笑的说道:“有你主持,他们都会心服口服的。”

  “小胡子,你下次找我的时候,能不能事先和我打个招呼?”景公子叹道:“刚才我真想把你一巴掌拍死!”

  “我来找你还用打招呼?”小胡子叫道,随后他瞥向叶信,突然明白了什么:“你说叶兄?放心吧,现在叶兄算是半个自己人了。”

  “好像除了劫宫修士之外,天下修士大都是你的自己人吧?”景公子无奈的说道。

  叶信没有插话,看起来小胡子对那景公子是百分之百信任的,而景公子有没有把小胡子当成真朋友,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别这么说,现在我们不是在合作么?”小胡子急忙说道:“叶兄要救他的朋友,我们要给华清天君一个教训,让他改邪归正,他能帮我们,我们也正好帮他啊。”

  “能合作最多算是同谋。”景公子说道。

  小胡子见那景公子说话很生硬,摆明了是排斥叶信,他为了缓解气氛,开始转移话题:“再过个十几天,华清天君就会赶回来了,我们怎么动手?”

  “此事我还要仔细谋划。”景公子说道:“华清天君与青丝城的城主还有青丝佛院走得很近,如果我们强行去拿人,恐怕会大闹一场,必须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好,那就全靠你了。”小胡子说道。

  这时,叶信拿出了一块玉牌,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那景公子还是神色不动,全当没看到,但在叶信眼里,这种做派就有些假了,人总有好奇心,看到莫名的玉牌,大都会观察一下,或者问叶信那是什么,而那景公子的视线根本没有转过来,一点都不好奇反而证明他知道玉牌代表着什么。

  小胡子看到玉牌,当时反应过来:“对了,小景,老魏一向与你很亲近,你知道老魏的宗门渊源吧?叶兄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老魏么?”那景公子沉吟片刻:“他对他的宗门一向讳莫如深,从没与我提起过。”

  “这样啊……”小胡子顿了顿,随后看向叶信:“叶兄,让你失望了。”

  “无妨。”叶信露出微笑,接着他的指尖在玉牌上轻轻点了一下,用很随意的口气对那景公子说道:“那就物归原主吧。”

  那景公子笑着对小胡子说道:“小胡子,你带着叶兄去我的偏院歇息几天,等华清天君回来了,我马上告诉你们。”

  “好,跑了这些天,我也累了。”小胡子点头道:“叶兄,我们去放松放松。”

  叶信起身向那景公子告辞,在小胡子的引领下向外走去。

  当小院重新变得安静时,那景公子的笑容逐渐消失,默默的盯着桌上的玉牌,良久良久,露出一抹冷笑:“物归原主……”

  小胡子心很大,原本没听出叶信的画外音,而景公子很清楚这句‘物归原主’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日子就成了真正的游玩,小胡子每天带着叶信和千代无双东游西逛,只是这镇子实在没什么好玩的,两、三天就逛遍了、看腻了,而且除了景公子的这座院子,其他地方走动的都是普通人。

  小胡子看出叶信和千代无双兴致寥寥,也就不提议出去游玩了,但每天还是会过来陪叶信聊几个小时,小胡子确实属于闲聊,而叶信的话题都有自己的目的,只是几天,他已经对明界有了很多了解。

  这一天,小胡子又来找叶信,他的眉眼间好像有些疑惑,神态也不像以前那样活跃了。

  叶信看出小胡子有心事,随便聊了几句之后,轻声问道:“小胡子,景公子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感觉华清天君好像藏有很多秘密。”小胡子说道。

  “从何说起?”叶信追问道。

  “小景找了一些人,有的我认得,有的我虽然没见过,但听过他们的事。”小胡子说道:“算下来都有两个大圣了,对付区区华清天君,值得这么郑重其事么?”

  “你没问过景公子?”叶信说道。

  “问过啊,他说是为了必保万无一失。”小胡子挠了挠头:“但……不至于的吧?除非是那华清天君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叶信的眼神变得闪烁不定,片刻,他又开口问道:“景公子带来的人都聚在什么地方?我怎么一个都没看到?”

  “他们没进镇子。”小胡子说道:“这几天景公子也没回来,一直在那边忙着呢。”

  “在忙什么?”叶信说道。

  “他们在沧源山设法阵。”小胡子说道:“我真搞不明白了,景公子在吉祥天各地有很多别院,通常他都是不在乎的,入住之前简单收拾收拾,让自己住得稍微舒服些就好,等离开的时候,那地方也就荒置了,连他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玩,耗费那么大力气设法阵……他到底想什么呢?”

  “沧源山在哪里?”叶信说道。

  “在镇子东边,差不多有一百二、三十里路吧。”小胡子说道。

  叶信不说话了,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眼神闪烁变得非常剧烈,接着他突然转移了话题:“镇子东边那口温泉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问这个?”小胡子看向叶信。

  “那里的元气很浓郁,好像泉眼下藏有灵脉。”叶信说道:“我好几次想去温泉边修炼,可是镇里不少年轻女子喜欢到那里戏水玩耍,上次我无意间闯进去,好险引起误会,你能不能和镇子里的人商议一下,让他们把温泉让给我几天?对了,我会给他们一些补偿的。“

  “叶兄,你还真是谦谦君子。”小胡子笑了:“我们是什么人?是修士啊!在他们眼里,我们与神仙无异,这就是一句话的事。”

  “有劳了。”叶信说道。

  镇子里的人对修士是极其敬畏的,第二天小胡子去找了镇子的几位老者,那几位老者当然是满口答应,而叶信天天带着千代无双去温泉边修炼,日子过得也算优哉游哉。

  前后过了二十多天,景公子终于回来了,但景公子召集的人手却没有到场,这一天傍晚,他和小胡子来到叶信居住的偏院。

  “华清天君回来了。”景公子开门见山的说道:“他要在青丝城召开一场春宴,据说青丝城的城主还有佛院的院主都会到场,我得到这个消息有些晚了,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过去。”

  “他们呢?”小胡子问道。

  “他们来是为了帮我设法阵,我们不能只想着怎么教训华清天君,还要想着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吧?”景公子说道:“万一事情闹大了呢?青丝佛院的院主明哲可是大圣境,所以我们谋划必须要周全一些。”

  “原来如此。”小胡子明白了。

  而叶信却完全不信那景公子说的话,因为他注意到对方的言辞中逻辑相互矛盾的地方。

  如果只是要教训教训华清天君,应该悄悄的过去,逼着华清天君放人之后,再悄悄离开,而景公子的意思好像要对上那青丝佛院的院主明哲,这是准备大干一场么?前后不符啊!

  而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景公子口口声声不能过分,只是给华清天君一个教训,流露出他的怜悯与包庇之情,却压根没考虑华清天君的未来。

  华清天君抓了无碍,之前又有前科,一旦无碍脱困,华清天君哪里还有活路?

  景公子是个极有城府的人,如果他真的为华清天君考虑,应该在这个时候与叶信达成协议,至少要确保华清天君的安危,才能考虑救人。

  换成小胡子,可能想不到这点,而景公子不应该如此马虎大意。

  如此,景公子应该是表面上要帮着救人,实际上却另有图谋,要不然这件事整个就是一个骗局。

  叶信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骗局一定是针对他叶信的,没必要真的到青丝城走一趟,反正他也做好了一些准备,就看看这景公子到底是在玩什么花样。

  “青丝城距离这里有多远?”叶信说道。

  “这个不是问题。”景公子笑了起来:“我们不止可以从法阵中退下来,也可以从法阵中过去啊。”

  “那还等什么?”小胡子叫道:“我们马上走!”

  “叶兄的意思呢?”景公子看向叶信。

  “救人是宜早不宜迟的。”叶信说道。

  “好,我们这就去沧源山。”景公子说道,随后他看向千代无双:“千代姑娘也要过去么?”

  他没办法看清叶信的实力,叶信已淬炼了无道杀意,元力达到收放自如之境,而千代无双的实力应该在真圣境中段,即将爆发的冲突是大圣级的,他不认为千代无双有资格参与。

  “她也去。”叶信淡淡说道:“有我护着她。”

  景公子不再有异议了,反正千代无双是叶信的朋友,出现伤亡,也是叶信的事,与他无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