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五二章 没想逃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叶信返回到青丝城时,千代无双正坐在桌前,一手拄着腮帮,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虽然叶信为了不惊动他人,尽可能压制住了自己的气息,但千代无双拥有七杀星,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贪狼星的出现。

  “你去做什么坏事了?”千代无双压低声音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去做坏事?”叶信反问道。

  “切,我还不知道你了?!”千代无双说道:“就你那眼神,我一看……咦?你的眼睛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前一刻,叶信还是原来的样子,可刚才眨了眨眼,双眼就变成了金瞳。

  “没事,缓缓就好了。”叶信一边用力揉着眼睛一边说道:“有人来找过我么?”

  “小胡子来过。”千代无双说道。

  “他说什么了?”叶信急忙问道。

  “什么也没说啊。”千代无双说道:“我就是按照你写的说了两句,他就跑走了,象看到了鬼一样,感觉好怪的……”

  “嗯嗯,把他吓走了就好。”叶信胡乱应着。

  “哎,你别乱动。”千代无双抓住叶信的两个胳膊,面对面盯着叶信:“我看看你的眼睛!”

  “恢复了吧?”叶信没动,他努力压制着元力波动,不过,他的双瞳中还有金色的光点在闪烁不定。

  “象有星星在闪烁一样,好好看。”千代无双喃喃的说道。

  “哏……”叶信突然打了个嗝,一口光焰从口中吐出,全喷在千代无双的脸上。

  “哎呀你这家伙……好讨厌!”千代无双急忙向后退了一步,用手挡脸,随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取出叶信交给她的那张纸,在纸上正找到了刚才她无意间说出口的几个字:好讨厌。

  千代无双看了眼睛一眼,又看向手中的纸,接着再次看向叶信,她心中的感觉越来越古怪了,什么情境下会对叶信说这几个字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实在太撑了。”叶信干笑道,接着一把抢过那张纸:“好了,我得去见小胡子,免得让他起疑。”

  “哦。”千代无双应了一声,准备向外走。

  “你不能去。”叶信急忙说道:“我自己去就行,你在这里休息一会。”

  “我有什么好休息的?“千代无双被搞得莫名其妙。

  “咳咳……”叶信咳了两声,视线一转,看到了桌上的茶壶,他抓起来晃了晃,里面有水,接着他向千代无双说道:“过来,站这里不要动,听话。”

  千代无双很听话的走过来,不过她的眼睛里全是问号。

  叶信把茶壶中的水倒在掌心中,接着便往千代无双的头上、身上乱甩,口中还振振有词:“虽然那个小胡子性格很直率,但总不能把人当成傻子,对吧?做事情总要做得象一些,你说是不是?”

  “象什么?”千代无双说道。

  “你不要多管,听我的就行。”叶信说道,时间不长,千代无双的头发、衣裙已经被打湿了,就像出了一场大汗一样。

  “我怎么……”千代无双嗫嚅着:“突然之间很想揍你一顿呢……”

  “如果是以前,你或许还有机会,可现在你已经熔炼了七杀星,永远也逃不出哥的手掌心了……”叶信笑眯眯的说道,随后表情一僵,转手把茶壶放在桌上:“好了,你就在这里等我。”

  说完叶信匆匆走出了书房,千代无双瞥了瞥叶信的背影,用很低的声音说道:“我没想逃……”

  叶信听到了,他不由咧了下嘴,这事情好像越来越棘手了,而且貌似不能怪千代无双,总是他去撩拨人,就像刚才,他怎么就莫名其妙说出那种话的呢?!

  片刻,叶信已到了他给无碍找的那个院子,小胡子就站在院中,看到叶信的身影,小胡子的表情变得格外精彩,随后长长叹了一口气:“叶兄,我谁都不服,就服你了……到这种时候,你还有闲情逸致呢?”

  “你不懂的,我以前向佛院弟子请教过大欢喜禅的法门,也修炼过一段时间,刚才看到无碍他们,突有所悟,所以急着去验证一二。”叶信硬着头皮说道。

  “不管你悟到了什么也不能挑这种时候吧?”小胡子连连摇头:“晚几天去验证不行吗?”

  “不说这个。”叶信只得转移话题:“你找我什么事?”

  “你朋友醒了,我陪他聊了一会,他想见你。”小胡子说道:“还有,景公子让我们去佛院。”

  “好,我和无碍说几句话,然后我们就走。”叶信说道。

  叶信走进了房间,无碍呆呆的躺在床上,他的道侣也在,不过把整个人都蒙在被里,蜷缩在无碍身边,听到叶信的脚步声,依然一动不动。

  无碍勉强露出笑容:“叶星主,此次多亏你了,否则我们两个的修行就要终结在这青丝城……”

  “别说这个。”叶信摆了摆手:“我和佛院是什么交情?可能你会觉得我言过其实,只因你不知道,这一年来赤阳道发生了很多事情,佛院与我贪狼殿相互依靠,才能屡次度过难关!”

  “自在师兄怎么样?”无碍一惊。

  “他一切安好。”叶信说道,随后顿了顿:“你怎么想?是和我一起回赤阳道,还是留在这里休养一段时间?”

  无碍两人被华清天君抓住,必定遭受了很多,叶信以前给被害人做过心理辅导,清楚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

  被害人逃出生天之后,必定要面对严重的心理创伤,无碍的道侣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露面,一声不发,这就是沉浸在心理创伤中的证明。

  他帮不上什么,最多是疏导一下,这道坎要自己慢慢熬过去。

  所以叶信才会这样问,其实在他问的时候已经知道无碍会怎么选择了,通常情况下,被害人会选择回家,或者一个人独处,大不可能立即回去上班工作,或者是上学。

  “我想在这里休养。”无碍犹豫了一下:“然后再到各处去走走,这几年不想回赤阳道了。”

  “也好。”叶信点头道:“我回去见到自在,就告诉他已经找到你了,别的事情,等你回去了,自己和他说吧。”

  “好。”无碍又露出很勉强的笑容。

  叶信取出两只匣子,放在床边:“这些七转丹和银髓你收着,在这里休养肯定会有用度,然后我要去佛院走一趟,或许就离开吉祥天了,赤阳道现在充满了危机,我不放心。”

  “好。”无碍长吸一口气:“叶星主,大局要紧,我这里已经没事了,无需挂念我。”

  叶信轻轻在无碍肩膀上拍了一下,随后起身向外走去,和险死还生的受害人交流,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好,如果无碍够坚强,自然能挺过去,如果他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好像无碍已经不行了,急需要安慰,只会让无碍更煎熬。

  到了外面,小胡子斜眼看着叶信,随后努了努嘴:“是不是又有所悟了?还要验证?去吧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叶信笑了:“小胡子,我有几句话……或许会让你感觉交浅言深了,但我确实是为了你好。”

  “什么话?”小胡子愣了愣。

  “在我的家乡,有人说过,贪官奸,清官要更奸,否则怎么和贪官斗?”叶信说道:“做事情不能浮于表面,要擅于观察细节,你想随心所欲、直情径行,首先要学会看透、看破,抓住真相,要不然你以为是在做自己,实际上只会成为别人戏耍的傻瓜。”

  “叶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呢?”小胡子狐疑的说道。

  “走,我带你去找真相。”叶信笑呵呵的说道。

  两个人并肩走出小院,一直走到前厅,叶信看到了自己的目标,随后对着小胡子说道:“看到大门左边那个正在骂人的家伙了么?”

  “看到了啊。”小胡子说道:“就是他把无碍救出来的。”

  “他是景公子的人。”叶信说道。

  “废话,这还用你说?!”小胡子说道。

  “他在华清天君这里潜伏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叶信说道。

  “你怎么知道?”小胡子惊讶的说道。

  “府里的家丁和仆人总会偷眼看他,那种眼神好像在为他的变化而吃惊,还有,你看他的鞋子,虽然他换了衣服,但鞋子可没换,和那几个家丁的鞋子一模一样。”叶信说道:“我说这些是为了告诉你,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景公子的计划,他压根没想过我们要偷偷摸摸的救人,从一开始,就抱定了大闹一场的目的。”

  “那他……为什么没告诉我们?”小胡子呆呆的说道。

  “这你就要去问他了。”叶信笑道:“但我建议你不要问,还是自己想吧。”

  “你这话说的……他脑袋里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想得出来?”小胡子说道。

  “天地间的变化,总会留下种种痕迹,如果他只是想,你当然猜不到,可只要他做了,就必定会留下些什么,你足够认真的话,应该能发现。”叶信说道:“其实……刚才我已经把答案告诉你了,剩下的还要看你自己的悟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