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五六章 又见灵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在这里和你胡说八道,等以后你管我要金髓,我怎么办?”叶信说道:“当然是真的了。”

  “我知道你不可能乱说……”真真发出长长的叹息声:“但实在是没办法相信。“

  “很吃惊吧?这就对了。”叶信笑眯眯的说道:“其实有的时候我都感觉我不应该叫叶信的,应该叫叶奇迹,啧啧……这么多年来,我做过的大事还少么?”

  “你啊……”真真一边笑一边摇头,如果换成平常时,她肯定要讽刺叶信几句,但此情此景,她认为叶信有资格自吹自擂。

  没有金髓,她遇到了瓶颈,代表着整片小天界、整座浮城也遇到了瓶颈,现在叶信把金髓带了回来,而且以后还会有更多,等于雪中送炭,使得她与小天界拥有了起飞的动力之源。

  “你找到了这么多金髓,董事长的位置算是坐死了,谁都比不过你。”真真说道。

  “董事会就是个噱头,你还不知道?至少到现在为止,还得靠我养着他们。”叶信说道:“而且真正遇到大事,总归要我们两个说话才算,我搞董事会,真正的目的是要把大家的私心都引出来。”

  “你的想法和别人太不一样了。”真真说道:“萧帅和成化门长给座下的修士们训话,都是希望他们能做到不分彼此、团结一致,你却想让人生出私心。“

  “私心人人都有,不过是因为以往我太强势了,所以逼得他们暂时把私心压制住了而已。”叶信说道:“但这样下去不行,私欲如洪水,宜疏不宜堵,换个角度说,还有可能把他们养懒了,如果干与不干、拼与不拼,都拿得一样多,那以后还谁愿意去做事情呢?”

  “你这么说也有一些道理。”真真说道:“对了,你能不能把我带到灭法世去?”

  “你去做什么?”叶信一愣。

  “我想亲眼看一看那些金髓。”真真说道。

  “用不着,我给你带回来就行,而且这小天界离不开你的。”叶信说道:“到现在我已经在灭法世找到四个点了,啧啧……那里确实适合真圣修炼,只要有足够的丹药,其他什么都不缺,只可惜啊,我们的真圣太少,真真姐,你以为他们中谁能最先勘破真圣境?”

  “原来我以为是老十三,不过自从他和邵雪走到一起之后,明显变懒了,整天就知道围着邵雪转,哪里还有心情修炼?现在进境最稳的是萧魔指。”真真说道,随后她看向手中的小瓷瓶:“不过……有了这些金髓,能第一个勘破真圣境的应该是温容。”

  “温容?”叶信吃了一惊。

  “是啊。”真真说道:“我每一次淬炼丹药,她的母鼎都可以汲取海量的丹气,使得她的修为暴涨,这段时间我的丹术没办法提升,也懒得去炼制七转丹,把她急得不行,但她也真能沉得住气,从来没催过我。”

  “你在这小天界就是太上,谁敢催你做事情?”叶信笑道:“连我都不敢啊。”

  “她不一样,没有她的母鼎,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真真说道:“别人说话,我可以当成是个屁,不去搭理,如果温容有事情求我,我一定会帮的。”

  “哦……”叶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你的小心思真多,是不是又想到了别的什么?”真真微笑着说道。

  “没啊。”叶信否认道。

  “没想到千代无双?”真真说道。

  叶信呆住了,直勾勾的看着真真:“她……一共才进过几次小天界?你都能看出来?”

  “就算我看不出来,我总有耳朵啊。”真真说道。

  “奶奶的……老十三什么时候变成长舌妇了?!”叶信咬牙说道。

  “你也别怪他,我猜是邵雪让他给我吹风的,他现在眼里全是邵雪,能不听么?”真真说道。

  叶信说不出话来了,默默想着自己的心事。

  “她过来了,你自己想办法宽慰宽慰她吧,别看她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心里一直很紧张。”真真说道:“你是树,她是你身上的藤,到今天她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你给的依靠,人人都知道她是你的未婚妻,是你唯一的道侣,如果有一天她不再是了,她还有什么办法继续在浮城立足?不止是花草会凋零、枯萎,人也会。”

  说完,真真向着叶信一笑,身形化作虚无,转眼消失不见。

  这时,身后传来的了温容的声音:“你回来了呀?真真姐呢?怎么走了?”

  “我把金髓给她带回来了,她可能要去准备炼制丹药。”叶信说道。

  “真真姐要炼丹?”温容的神色立即变得急迫了,一方面想去找真真,另一方面又想留下和叶信说话,显得犹疑不定。

  “不着急,陪我走走,等真真姐需要母鼎的时候,自然会来找你的。”叶信说道。

  “好呀。”温容稳住了情绪,随后笑着说道:“你这次回来比我预料中要快一些,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我算是明白了……什么人才是最贴心的。”叶信发出长叹声。

  “怎么了?”温容不解的看向叶信。

  “真真姐第一眼看到我,就向我要金髓,根本不问我此行怎么样,在她眼里,金髓比我重要得多。”叶信说道。

  “那是真真姐相信你的能力。”温容笑道:“我也只是随口一问,你一向有急智,就算遇到什么事情,也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叶信和温容一边走一边聊天,说的大都是家长里短的闲话,譬如说鬼十三和邵雪前几天吵架了,再譬如说叶随风想招婿,去天狼讲武学院找了几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结果都被叶玲三下两下打跑了等等。

  虽然都成了修士,但也有观念上的矛盾,叶玲完全不考虑男女之事,她只想拼命修炼,不要被哥哥拉得太远,就算她考虑了,能让她心动的也必定是叶信这样顶天立地的强者,寻常年轻修士,她实在没办法看上眼,这也算是偶像情节的影响。

  而叶随风和邓巧莹都认为找不到伴侣,叶玲的一生就是不完全的,非常执拗,谁劝都没有用。

  温容很会讲故事,把叶随风的暴跳如雷,还有邓巧莹和叶玲的争辩等等,描述得颇为生动。

  当然,温容说这个,是想从侧面引导叶信,让叶信去劝劝叶随风夫妻,不要太过难为叶玲,但这种事叶信是不能管的,叶随风那脾气,他也没办法。

  片刻,两个人走到了天道碑下,叶信说道:“来,你在这里坐着,我有些累了,想躺一会。”

  温容坐在草地上,而叶信躺在了温容的腿上,眯起眼睛,温容用指尖轻轻抚摸着叶信的头发。

  “还记得那一次么……”叶信慢吞吞的说道:“在证道世,我受了伤元力耗尽,正巧遇到了你,你把我带入母鼎中,帮我疗养伤势……”

  “记得啊,你怎么想起那一次了?”温容好奇的问道。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会如此怀念那种感觉了。”叶信喃喃说道。

  “为什么?”温容说道。

  “应该是来自胎儿时的记忆。”叶信说道:“就像回到了母体一样……所以我会感到无法形容的安心。”

  “什么胎儿、母体?”温容完全没听懂。

  “母鼎隔绝了内外,萦绕的丹气舒适而温暖,我的元力耗尽,虚弱得象个孩子,你看,所有的情境都对上了啊……”叶信说道。

  “你说什么呢?!”温容听懂了,脸色变得有些发红。

  “在九鼎城的时候,应该让你生个孩子的,能有个寄托。”叶信又喃喃说道:“可惜啊,那时候想的都是生死存亡的大事,实在是没有精力和时间……”

  温容有些手足无措了,叶信从没说过这般露骨的话,到现在为止,他们更趋近于精神上的道侣,并无肌肤之亲,她早已习惯了,突然叶信说起应该让她生个孩子,心情莫名的激荡起来。

  “别动,让我安安静静躺一会……”叶信的声音越来越小:“真真姐来找你,你悄悄的走,不要惊动我……我们也该及时行乐了……你可能感觉太突兀,有机会我带你去听听极上秘龙的课,你会接受的……”

  温容静静的看着叶信一点点睡去,良久,她俯身轻轻在叶信的额头亲了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天界内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轰响声,沉睡中的叶信蓦然惊醒,他坐起身向四下看去,温容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而在距离天道碑不远的地方,一道璀璨的光柱冲天而起,持续不断的轰击着天穹,光柱与天穹的撞击又衍生出了一片巨大的华盖,把这方天地笼罩在其中。

  一颗颗小流星从华盖透出,在空气中四下飞掠,其中一颗小流星距离叶信越来越近,不过在接近至百余米时,那颗流星好像感应到了叶信的气息,突然改变方向,向着另一侧掠走,恍若要逃跑一样。

  “灵丹?!”叶信瞪起眼睛,他以前见识过这种似乎拥有了生命一样的金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