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六七章 生来不凡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二天,叶信便带着温容与苍炎、真云一起赶往灭法世,他一天都呆不住了,苍炎和真云完全不懂,而叶信靠着自己敏锐的嗅觉,已判断出明佛处在危如累卵的局势之内,明界的基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开始崩塌,所以,他必须要尽快展露头角,迎来乱局,然后争取大大的分一杯羹。

  在很多人看来,明佛升为大劫者,掌控大劫幡,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地位如日中天,无可撼动,理智的选择肯定是攀龙附凤,加入明佛的阵营,可叶信不这么认为,其实他的阅历并不比那些大存在们差多少,天路和天域中的大存在只是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总结经验教训,最多再听一听别人发生的故事,而叶信来自一个知识大爆炸、并且形成了超级大系统的时代,他深刻的了解什么叫月满则亏,古人所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恐怕也有潜意,已经站在旗杆最顶端了,还要向上迈一步,那岂不是代表着要掉下来?

  进了灭法世之后,叶信便向苍炎和真云告别,约定好在五界天见面,搞得苍炎和真云有些摸不清头脑,大家一起进的灭法世,每次灭法之暗来临,总会被卷入同一个世界,叶信要自己走,又能走到哪里去?不过他们也不好询问,只得点头应允。

  等到苍炎和真云离开,叶信释放出虚空行走,带着温容进入了那座湖底的宫殿,而温容亮出自己的母鼎,随着一阵阵光华闪烁,千代无双、三光还有苏静智的身影从母鼎中掠了出来。

  千代无双等人第一次进入这座湖底宫殿,眼中满是好奇,而苏静智除了好奇之外,还有些惴惴不安,他距离真圣境还远,就冒然进入灭法世,无异于脑袋顶上始终悬着一柄利刃。

  叶信带着众人向前走,走不多远,迎面正好碰上了云娘,云娘见叶信带了这么多人,被吓了一跳,随后镇定情绪,抢先上前给叶信施礼。

  “云娘,这段时间有没有人进来过?”叶信问道。

  “没有,这大殿藏在湖底,只有在灭法之力最旺盛的时候,才会展露端倪,别的修士根本找不到的。”云娘轻声回道。

  “没有就好。”叶信点点头,随后带着众人走进甬道,来到天台上,大家都看到了下方那巨大的龙头。

  “就是这里了,你们留下来安心修炼。”叶信说道:“真真给了你们不少丹药,加上有苏先生在,以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我还会经常回来的。”

  “你要去五界天么?他们两个真的值得拉拢?”温容说道。

  “也不是拉拢不拉拢的事。”叶信说道:“这一次他们也算帮了我的大忙,我自然要帮一帮他们,而且对天路、对劫宫我都要想办法熟悉熟悉。”

  “师尊也不敢相信他们的,否则会把他们也带到这里来。”三光笑道。

  “就是这个道理。”叶信点头道:“我们掌控着虚空之力,这种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少,如果让他们发现,我就进退两难了,除掉他们,我于心不忍,留下他们,那就是把所有人的性命交托在他们手里。”

  听到这话,一边的云娘被吓了一跳,她可是知情者,万一叶信也想除掉她,该如何是好……但转念再想,如果叶信有杀她的心,上一次她就活不成了。

  “云娘。”叶信似乎感觉到了云娘心中的惊恐,视线落在了云娘身上。

  “在。”云娘急忙应道。

  “他们都是刚刚勘破真圣境的,而你已经在灭法世修行很久了,经验远比他们丰富。”叶信说道:“以后多教教他们,如果有谁想出去走动走动,你一定要跟着,免得他们做蠢事。”

  “好的,你放心。”云娘心中大安,她知道一个没有价值的人往往会死得很快,现在叶信把这些真圣交给她带,肯定是信任她的。

  “苏先生。”叶信转头看向了苏静智。

  “在,主上有何吩咐?”苏静智说道,其实叶信此行原本并没准备带上他,是他自己强烈要求跟过来的。

  原因很简单,从浮尘世开始,苏静智就一直被真真压得无法出头,这种事情可以理解,那时候资源不足,假如好不容易搞到一批药材,让真真炼丹能够淬炼出一百颗丹药,让他苏静智淬炼顶多出来一、二十颗,哪里还有资格伸手?就算叶信把机会交给他,他也不敢,无数人眼巴巴等着丹药呢,万一他炼出废丹,那些人的唾沫星子足以把他淹死了。

  可是,身为一名药师,如果不能炼制丹药,那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在证道世,众人被打散了,相互无法联系,那段时光给苏静智留下了最幸福的回忆,他在温容身边,借用温容的母鼎炼制丹药,名声显赫,别人见到他总要恭恭敬敬叫他一声先生,连星殿的狄战和聂乾元都久仰他的大名,想把他调到星殿去,可他知道一旦离开温容,自己就会被打回原形,至少与‘天才’二字无关,所以坚决不走。

  可惜时间不长,众人又汇合了,真真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又压在了他的头上,让他无法呼吸,那种痛苦与煎熬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番温容勘破真圣境,拥有了进入灭法世的资格,苏静智得知消息,一颗心立即活动起来,他下决心跟着温容一起走,继续留在小天界,整天无所事事,他恐怕就要废了。

  “切记,千万不要离开母鼎,灭法之暗是很凶险的,你的圣体根本承受不住。”叶信说道。随后他又看向温容:“你注意照顾一下他,如果被灭法之暗吞噬,那就成笑话了。”

  “我知道的。”温容笑道。

  “三光,你跟我来,有些事和你说。”叶信说道,随后向天台外走去。

  三光也不做声,只是静悄悄的跟着叶信走,片刻,叶信轻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淬炼度厄星么?”

  “不知,还请师尊指点。”三光毕恭毕敬的说道。

  “一个是因为度厄星很重要,度厄为六戊之首,六戊破圣终究能有什么样的威力,还要看你。”叶信说道:“还有一个是因为正符合你的身世,你年少不幸,被天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出动了虚空行走追杀你,但现在已是否极泰来、度过了自己的厄运,该振翅高飞了。”

  三光低着头,眼中隐隐有泪光,想起自己年少时的遭遇,自然会想起娘亲,可是,娘亲离去时他太小了,以至于现在对娘亲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不孝,怎么可以忘记娘亲的相貌?但这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他越是努力回忆,娘亲的身影便越模糊。

  “我虽然总是忙着在外奔波,没有精力指点你,但在你几个师兄妹之中,我对你的期望值一直是最高的。”叶信说道。

  “师尊为三光做得已经足够多了。”三光轻声说道:“如果三光出于名门世家,可能会觉得没什么,但正如师尊所言,三光命途多舛,所以才能明白,在师尊庇护下的这份安宁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叶信笑道,随后想到了什么:“对了,你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是娘亲。”三光说道:“天族与人族不同,天域中有族类、有名字,但没有姓氏,娘亲给我起这个名字,应该是想让我变得自信起来。”

  “自信?”叶信说道。

  “是啊。”三光点头道:“娘亲在告诉我,我有三道主宰之光,生来便是不凡。”

  三光并不是自吹自擂,他只是悟到了娘亲的用意,耳边也似乎又听到了娘亲在很久很久之前的细语:孩子,你有三光,你是最强的,如果有一天娘亲不在了,你永远不要放弃……

  叶信沉默了片刻:“三光,将来你变得名声大噪了,天族修士会不会从你的名字里猜出你的来历?或者是猜出你的法门?”

  “这个……我没想过。”三光呆了呆:“应该是有可能吧……”

  “我给你改个名字,好不好?”叶信说道。

  “师尊想给我改什么名字?”三光吃力的说道,他内心有些委屈,因为这个名字是娘亲起的,如果叶信让他去做别的事情,他会毫不迟疑的执行,可让他改名字,他就有些不情愿了。

  “你的名字太明显了,我们要未雨绸缪,当初在浮尘世的时候,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都猜到你可能拥有三种法门,那些天域的大存在可不是傻子。”叶信说道:“你以后……就叫叶光吧,我叫叶信,谐音是野心、野性,我确实很有野心和野性,哈哈哈……你叫叶光,谐音是夜光,万古长夜中突然出现的一线光明,我们两个的名字都很有涵义,如何?要不然叫叶三?不太好听啊……”

  如果叶信改成别的名字,三光还是会不情愿,纵使不敢明着反对,也会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但‘叶’这个字一下子打动了他,是叶信给了他第二条生命、第二次机会,让他姓叶,从此不止有师徒之情,更有父子之义。

  “多谢师尊赐予姓氏。”三光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同意了?不过你喜欢哪个名字啊?叶三是吧?”叶信说道。

  “光……叶光……”三光露出了苦笑,他当然知道师尊是在故意捉弄自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