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七章 胸藏百万兵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带着狼骑继续深入大召国的领地,只不过他没有走太岁原那条路,或许是因为两年前的那一场血战太过惨烈了,让他对太岁原种下了心结,除非迫不得已,他真不愿重返太岁原,计划成功之后,还要原路返回,万一萧魔指退兵的速度超出他的预料,他会又一次被萧魔指堵住。

  大召国的三路大军都出现了异动,虎头军似乎在向后退缩,渔道本已占领晚唐城,与魏卷对峙,结果一夜之间,他莫名其妙让出晚唐城,后撤出百余里开外。

  魏卷原本是锐利进取的,但这一次跟头栽得有点狠,让他心怀忌惮,听到渔道退兵的消息后,他没有第一时间派兵追击,而是遣出无数探马,在方圆几十里之内往来穿梭,看那大张旗鼓的架势,简直是想把每一只蚂蚁的动向都查清楚。

  等到魏卷决定出击时,时间已过去了五天,渔道早收拢大军进入二龙滩。

  三路大军中,萧魔指退得最慢,似乎他并不想退,铁心圣本应该立即作出应对的,但从后方传来的战报,让他一雪前耻的壮志化作了泡影。

  潘远山的血山军团奔袭九鼎城,太阁沈忘机、太令王芳组编新军,出城迎战,却不防潘远山派出一支偏师,绕开防线,攻击了九鼎城。

  这一战应该是大卫国胜了,因为潘远山受重创,不得不带领血山军团回退南方,只是太阁沈忘机的新军损失也不小,各部将官多有伤亡,就连内监二总管小福子也是被人抬下去的,带领的宫禁军损失超过一半,而布衣卫近乎全军覆没。

  这一战也应该是大卫国输了,因为八座子鼎全部遭受血山军团的洗劫,听到这个消息的铁心圣。当着各部主将的面吐出了一口鲜血。真是现世报,当初他听到天罪营占领了金山,把所有的军资全部抢走,大召国国主姜能气得口吐鲜血,他铁心圣当时是放声大笑,谁知仅仅四年,就轮到他铁心圣吐血了!

  从某种角度说,青云宗才是大卫国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而他铁心圣顶多算是个牧场主,经营权在他。而支配权却属于青元宗。八座子鼎中的元石全部被抢走,造成的亏空只能由他铁心圣来弥补,想让青元宗大发善心,让他一年的收成,那是绝无可能的!青元宗生了气,必然会选择换一个牧场主,铁家将万劫不复!

  只是,大卫国连年征战,国库所存无几。几万颗元石的亏空,他根本没办法弥补。

  简单讲,这个国家,已面临破产了。

  就算能打赢大召国。就算能一雪前耻,又怎么样?待到冬末春初,按照约定该上交元石了,他铁心圣又将面临什么?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魏卷兵败如山倒,一直退入大卫国腹地,才算勉强站稳脚跟。所携带的大批军资,只救回一部分,其他的都落入萧魔指、庄不朽和渔道之手,现在九鼎城又被洗劫,这是双重的灾难。

  第二天,铁心圣就病倒了,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保存完好的母鼎今年能多凝结一些上品元石,这样他把国库里的存储都拿出来,再从各个世家压榨一些,或许能渡过这次难关,但渡过难关之后呢?在明年天地九鼎重新凝结出元石之前,大卫国的战略储备是空无一物的,连一次小规模的战斗也无法承受!

  再譬如说,万一今天母鼎的收成还不如往年,又该如何?铁心圣根本不敢去想。

  铁心圣无疑是异常痛苦的,另一端,庄不朽更为痛苦,他跳下战马,仔细观察着地上的痕迹,这时,一个经验老道的探马凑过来低声说道:“庄帅,他们离开此地已经三天了,按照狼骑的速度,恐怕距离我们已有千里之外。”

  庄不朽闭上酸楚的眼睛,点了点头,示意他明白了。

  就在这时,一个虎头军的武士跑过来,低声说道:“庄帅,渔帅到了!”

  “哦?”庄不朽勉强振作精神:“快请!”

  很快,一个身材高大、剑眉朗目的年轻人快步走来,看到庄不朽之后,他略微弯了弯腰:“见过庄帅!”

  “渔道,你现在也是一军统帅了,以后没必要讲这虚礼。”庄不朽摆了摆手。

  “如果没有庄帅指点,渔道岂敢妄想有今天?!”渔道笑了笑:“如果在那萧魔指面前,我倒是能端端架子,到了庄帅身边,我就要乖一点了。”

  “你啊……”庄不朽叹了口气,随后又变得愁眉不展了。

  “庄帅,我军尚未和魏卷展开决战,胜负未料,为何让我撤兵?”渔道轻声问道。

  “魏卷是无足轻重的,用不了多久,他会和老夫一样,变成昨日之黄花,大卫国的未来不在魏卷,同样,大召国的未来也不在我。”庄不朽缓缓说道:“我们的心腹之患终于又出现了,所以我才会建议你撤兵,呵呵……不止是你,萧魔指如果得到他的消息,会退得比你更快。”

  “庄帅说的是……”渔道认真的问道。

  “天…罪…杀…神!”庄不朽每一个字节都很用力,好似生怕自己会念错。

  “天罪杀神?”渔道大吃一惊:“他不是已经销声匿迹了么?”

  “销声匿迹并不代表着已经死亡,所以,他又出现了。”庄不朽叹道。

  “我记得您以前说过,天罪杀神被您击成重伤,就算能活下来,元脉的伤势也无法逆转,已成废物。”渔道说道:“这样的废物……您没必要如此重视吧?”

  “说到这件事……全是我的错啊!”庄不朽再次发出长叹声:“我太相信自己,也低估了天罪杀神的实力,而且当时我担心萧魔指给我捣乱,所以没机会继续追击。”

  “萧魔指?能成功剿灭天罪营,是一大功,萧魔指为什么要捣乱?”渔道露出奇怪之色。

  “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庄不朽摇头道,随后眯眼思考着什么,良久,他的眼睛一点点亮了起来,紧紧盯着渔道:“我知道你还在为我让你退兵的事情不满,认为只为区区一个天罪杀神,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太不值得,但你要记住我的话,刚才我说了,大召国的希望不在我,而在你,大卫国的希望也不在魏卷,在天罪杀神!”

  “庄帅,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和萧魔指相比,我还差了不少。”渔道笑了笑。

  “萧魔指,靠不住!”庄不朽沉声说道:“这里面有很多渊源,以前我没机会和你说,罢了……今天就让你听一个明明白白吧,几年的萧魔指,对主上还是忠心耿耿的,虽然主上不是很信任他,拨给他军资时经常会有所刁难,但萧魔指一直表现得任劳任怨,可自从天罪杀神单骑闯魔营,与萧魔指长谈一番之后,一切都变了……”

  “单骑闯魔营?好大的胆子!”渔道很吃惊。

  “当时萧魔指率领魔军守住太岁原,就是为了挡住天罪营的退路,听说天罪杀神单骑来见他,他有些好奇,就应允了,唉……他真不该……不该啊!”庄不朽的老脸已皱成一团:“当时萧魔指和天罪杀神谈了很多,其中有三句话,我到今天也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哪三句话?”渔道一愣。

  “萧帅是不是想做第二个叶观海?这第一句话点中了萧魔指最大的担忧,迫使他不得不坐下来,认真的看待天路杀神。”庄不朽说道:“还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后面还有,养寇自重!”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渔道喃喃的说道,这种成语叶信自然是信手拈来的,但在这个世界,叶信说出的成语蕴含着深刻的道理。

  “你也被触动了?呵呵……不要说你,连老夫也一日不敢善忘!”庄不朽深深吸了口气:“旁人只以为天罪杀神最大的依仗是马快刀利,但对我来说,天罪杀神最恐怖的地方是他心怀韬略、胸藏百万兵!实力再强也没什么,到了宗门还能强得起来么?而天罪杀神不一样,单单是凭着那一张嘴,他就可以在宗门左右逢源,闯出自己的天地!”

  渔道静静的听着。

  “他的话锋会直指你天性中的最弱处,让你不得不跟着他走!什么叫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真的把大卫国逼入绝境,让主上再无忧患,那么下一个倒霉就会是他萧魔指!什么叫养寇自重?最好的办法是让大卫国保有一战之力,让主上永远不得舒心,只要他萧魔指还有可用之处,就不会把目标转向他。可是,按照他们的想法……战争难道就这样变成儿戏吗?把两国的主上架在火上烤,究竟要烤到什么时候?无数将士的伤亡,累累的白骨,都成了他们两个保存自身的筹码?”庄不朽突然挥拳,重重击打在树干上:“渔道,你知道我最痛苦的是什么吗?这些话也点到了我的最弱处,天罪杀神他……说得对!”(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