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六九章 人情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叶信的意识尚没有读懂这句话之前,他的本能已经在开始控制自己的表情了,眼中露出恰到好处的惊愕之色,还有几分不解:“什么佛光?哦……是青丝城丢失的佛光么?”

  在自我控制方面,叶信算得上是高手了,他可以读懂别人的情绪变化,又能把自己的情绪变化深深的隐藏起来。

  其实在日常中很多时候都需要这种能力,举个简单的例子,玩扑克梭哈,一群刚开始玩的牌友,往往比的是谁的运气好,等达到一定境界,便会发现赢家总是那个能做到不动声色并且观察力很强的人,他可以深藏自己又可以读懂别人,当然,境界再次提升,最后比的就是谁更能演了,明明全是好牌,时而喜不自禁、时而故作镇定、时而垂头丧气、时而犹豫不决,让其他人完全没办法解读自己。

  “是啊,就是青丝城丢失的佛光。”那无问真人淡淡说道。

  “那我就不清楚了。”叶信双眼又显露出一丝狐疑:“真人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明白了,叶星主果然名不虚传,厉害厉害……”那无问真人长叹一口气,随后转身向外走去。

  “真人这是什么意思?”叶信说道。

  那无问真人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摆了摆,继续向外走。

  叶信心中有些挣扎,那无问真人是不是有一种可以窥测心境的法门?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如此……是不是应该把他干掉?!

  “叶星主,大忌永远是大忌,有些事是不能打破的。”那无问真人一边往外走一边扬声说道:“如同大天劫要除掉黄老一样,做了就再没有斡旋的余地。”

  叶信有些惊骇,那无问真人居然能感应到他心中的杀机么?!

  动手还是不动手?叶信长吸一口气,他的杀机慢慢平复下来,在这刹那间他已经动了无数个念头,最后的判断是弊大于利。

  他能不能留下那个无问真人,尚未可知,就算能留下,还要把苍炎和真云也一起干掉,纵使做到这种地步,也不大可能抹去自己所有的痕迹。

  苍炎和真云去赤阳道找他叶信,有没有和别人说起过?在这里等他叶信,还有没有别人知道?那无问真人有没有传递音讯的法门?这里面有太多问题了,只有一个环节出了错,他就无所遁形,平白做了恶人,又树敌无数,这样太愚蠢了。

  就在叶信迟疑的时间里,那无问真人已越走越远,消失在天际。

  “叶星主,你以前和极上秘龙道的朋友打过交道么?”苍炎试探着问道。

  “嗯,我认识几个。”叶信点了点头。

  “想不到,连极上秘龙的朋友对叶星主都是如此推崇啊。”真云笑道。

  叶信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那无问真人临走前说他叶信果然名不虚传,厉害厉害,苍炎和真云把这句话理解成推崇,但对他却是扎心的。

  “两位前辈,我们到底去不去不动天了?”叶信转移了话题。

  苍炎沉吟良久:“叶星主,再等我们几天,这就回去销毁旨令,我们实在是不甘心,我想……先派几个弟子去不动天那边看看动静,如何?”

  “两位前辈也知道我的赤阳道有些不太平。”叶信说道:“我等不了太久的,三天!”

  “好,三天就三天。”苍炎点头道。

  叶信定下三天之约,是要避开极上秘龙那个邪教,三天之后,要么去了不动天,要么他返回灭法世,就是不能在这里逗留。

  只是,叶信低估了极上秘龙道的反应速度,第二天黄昏时分,他从入定中醒转,缓步走到院子里,蓦然看到有一条身影就坐在院中的石椅上,凝视着西下的夕阳,静静出神。

  叶信心中暗自叹息,随后走到石桌的另一边,缓缓坐下,

  “我一直有一个感觉……”那人影悠悠说道:“三十三天虽然相距极为遥远,但好像沐浴在同一片阳光下。”

  “哦?”叶信显得有些诧异,这修行界还有人研究太阳么?

  “朝生夕死的凡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我已经在这天路中探寻很久了。”那人影说道:“我在夜半时从法阵去往别的天路,别的天路亦会是黑夜,就像这一次,夕阳距离地平线只剩三指高的时候,我进了法阵,等出来了,发现夕阳距离地平线还是只有三指高,并无变化。”

  “这个……有什么意义么?”叶信说道。

  “活着总要找到什么意义,该有多累啊?”那人影笑道:“我一向是这样的,有事没事都喜欢乱想。”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叶信决定开门见山了。

  “是啊。”那人影点头道,来者正是在吉祥天见过的景公子。

  “有事?”叶信说道。

  “嗯,我想和你辨一辩道理。”景公子说道。

  “什么道理?”叶信说道。

  “叶星主,我对你可是没有恶意的。”景公子轻声说道:“我承认,当时确实利用了你,没有对你坦白,但我有自己的苦衷啊,万一你心生惧意,不愿意惹上明界弟子,不愿意配合我,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再往深里说……如果你心怀歹意,想借我这颗人头向明界弟子示好,事先与青丝城暗通款曲,那我肯定要完蛋了。”

  叶信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

  “所以从我这个角度说,我不可能相信你,把你换成我,你也一样,对吧?”景公子说道。

  “没错。”叶信说道,景公子说的是事实,当下就有最好的例子,如同他对苍炎和真云一样,绝无可能倾囊相诉。

  “那么,叶星主察觉到我另有目的,将计就计,最后阴了我一次……我也无话可说,因为我们两个再调换过来,我发现你用意不纯想利用我,我也会象你那样做。”景公子说道。

  叶信笑了笑。

  “佛光是你截走的?”景公子突然说道。

  “是我。”叶信说道。

  “佛光现在在哪里?”景公子说道。

  “没了。”叶信轻叹道。

  “没了?怎么可能没了?”景公子露出错愕之色。

  “怎么说呢……”叶信显得颇为无奈:“你可能不信,佛光……被我吃掉了。”

  “吃掉了?开什么玩笑?”景公子死死盯着叶信。

  “到了这种时候,我还有心情开玩笑么?”叶信反问道。

  景公子盯着叶信看了片刻,突然笑出了声:“哈……你的肚量可不小啊!”

  “还算好吧,我也没想到那种东西居然能吃。”叶信说道。

  “你吃了,青佛可就要饿肚子了。”景公子摇了摇头:“而且当时我拍着胸脯应诺,一定会把佛光找回来,这脸面……可是丢大了。”

  “吉祥天那么大,青佛不会差这一顿吧?”叶信说道,他刻意回避了景公子后面那两句话。

  “青丝城可是攒了三十年,才积聚出那么多佛光,你以为青佛有多少领地?”景公子说道:“还有,你能不能给我个解释,当时你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佛光截走的?小胡子告诉我,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青丝城啊……”

  “这就是我自己的秘密了。”叶信说道。

  景公子沉默了片刻:“好吧,算我倒霉,但这件事不能抹平了,叶星主,你欠我一次人情,认么?”

  叶信微微皱起眉,当时景公子的手下是想除掉他的,然后要把千代无双带走,而景公子确实留有回护之心,不想出意外,特意嘱咐小胡子不要返回自己的山庄,直接把叶信送入灭法世。

  如果景公子想害他,那就无所谓了,撕破脸大打一场,你手里有神兵,我也有,谁怕谁?!而景公子并无歹念,他截走佛光,彻底破坏了景公子的计划,这样算他欠了一次人情,也在情理之中。

  “好,我认。”叶信说道。

  “认了就好。”景公子展颜而笑:“这样我心情舒服多了。”

  “没有了佛光,你回去怎么向青丝城交代?”叶信问道。

  “交代什么?”景公子一愣:“我吹个牛不行啊?吹牛犯法么?吉祥天还有这规矩?那要做交代可就不止我一个了,好像绝大多数修士都有罪。”

  叶信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们青丝城防御不周密,被人趁虚而入抢走了佛光,那是他们自己无能,和你我有什么关系?”景公子说道:“叶星主,是这个道理吧?!”

  “确实……”叶信只得点了点。

  “你欠我一个人情……”景公子用指尖轻轻敲打着石桌:“我得想想该怎么用,上次赔得裤子都没了,这次至少也要把本捞回来。”

  “这么急?”叶信说道:“这份人情你留得越久对你越有好处。”

  “叶星主倒是够自信的。”景公子笑道,他听出了叶信的潜意,叶信的修行会飞速提升,那么这份人情带来的好处自然越来越大:“不是我要急,是时不我待。”

  “此话怎讲?”叶信说道。

  “我也不瞒叶星主了。”景公子说道:“叶星主可知道高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