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七一章 惨不忍睹的计划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什么机会?”叶信说道。

  “前些日子,任雪翎不知道犯了什么邪,居然斩杀了银皇天的狗道。”景公子说道:“那狗道生性顽劣,挺不是个东西,到处惹是生非,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想杀他,因为他够混账,所以很多人在背地里叫他狗道,他不知道羞耻,反而把‘狗道’二字当成了自己的道号,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但问题在于,人家命好,背后有个谁都惹不起的姐姐!”

  “狗道的姐姐叫银鸢,银鸢在上一次天梯之战中,得了妖族第一名,实力高深莫测,就连劫宫中的诸位虚空行走,也要给她几分面子,而银皇天的东皇闭关差不多有八百余年了,银鸢早已成了银皇天实际上的掌控者,任雪翎敢斩杀狗道,银鸢绝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得到消息,银鸢已带着座下高手倾巢而出,进入灭法世追杀任雪翎。”

  “银鸢这一走,银皇天的皇城就空虚了,而我们的目标是皇城的参宝,如果银鸢还在,我们去多少人都是送死,既然她走了,我们的机会自然大大增加,我不是吹牛,至少有八成把握。”

  “参宝是什么东西?”叶信问道。

  “是万年生的参精,已经拥有了化形之力,平常时会变作一个比较可爱的孩童,但千万不要被她骗了,那东西狡猾着呢!”景公子说道。

  “看来公子在银皇天也有不少朋友啊,否则怎么会对参精了解得这么清楚?”叶信笑了笑。

  景公子突然不说话了,而一边的无问真人露出揶揄的笑容。

  “哎……提起此事我就火大!”景公子叹了口气:“当初参精本来就是我遇到、也是我抓住的,可那银鸢仗着自己本事大,过来向我讨要,我敢不从么?嘿嘿……别说参精了,就算她想玩我,我也得乖乖把裤子脱掉,把姿势摆好。“

  “小景你能不能有点正经?!”无问真人用无奈的口吻说道。

  “我说的就是那个意思,只要叶星主能明白就好。”景公子说道。

  “这个……恐怕有些不妥当吧?”叶信皱起眉头:“既然银鸢是从你手上抢走了参精,回头发现参精不见了,岂不是第一个就要怀疑到你?”

  “叶星主啊叶星主,你这不是把我景某当成傻子了么?”景公子叹道:“首先,我不会参与这次行动,正相反,我会在吉祥天闹出一些事情来,彻底洗脱我的嫌疑,其次,我们真正的目标是参精,但打入皇城之后,是有什么就拿什么的,尤其是东皇钟,东皇钟可是东皇以前的本命法宝,现在虽然成了摆设,但那是东皇的颜面所在,我们把东皇钟带走,那银鸢肯定要发疯,还怎么可能想到参精?”

  叶信靠在椅背上,陷入沉思之中,景公子和无问真人倒是没有催促,安静等着叶信做决定。

  良久,叶信突然说道:“我需要完全了解从头到尾所有的计划。”

  景公子和无问真人对视了一眼,随后景公子点头道:“可以。”

  说完,景公子亮出一块玉珏,递给了叶信。

  叶信接过玉珏,凝聚神念渗入到玉珏之内,随后他一边用神念查看景公子的计划,一边说道:“你说的参宝价值几何?”

  “是无价之宝。”景公子说道。

  “你就告诉我,我那份能换多少金髓吧。”叶信说道。

  “叶星主……我年纪应该比你大,就叫你一声老弟吧,总叫你星主有些生分。”景公子说道:“叶老弟啊,你的眼界能不能不那么浅?金髓算什么啊?”

  “我是乡巴佬,你告诉我到底能换多少金髓,我才能有最直观的认识。”叶信说道,他懒得藏拙,因为以后迟早会露馅,反正只要自己的拳头够硬,他也不担心别人会轻视他。

  “这该怎么换啊……”景公子满脸都是无可奈何:“金髓呢,就像寻常人家的米面一样,这东西不能少,少了会饿肚子,甚至会饿死,而参宝是一匹价值连城的千里马,你有了千里马便可以闯荡更广阔的天地,踏上更雄伟的高峰!有些时候,你拿多少米面都换不来千里马,而有些时候,你拿千里马去换米面,人家还不跟你换呢。“

  “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叶信说道:“我倒是不缺金髓,不过……你想用参宝炼制神蕴?神蕴可以分开?我那份什么时候能得到?”

  “等找到大丹师,淬炼之后就可以分给你。”景公子说道。

  “但我想知道究竟要等多久?”叶信说道。

  “这个事情不好说的。”景公子说道:“叶老弟,与我合作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从没有失信过,要不然你可以去问问小胡子!三十三天中可以淬炼神蕴的大丹师并不多,而且必须能让我信得过,这样的参宝只有一个,万一那大丹师把消息透露出去,我们就惨了,所以现在我没办法定下来。”

  叶信很想推荐由真真来淬炼参宝,但现在提就有些交浅言深了,还是等行动之后,双方的信任更进一步了,然后再用柔和的方式做些暗示,慢慢来。

  而且,景公子的计划有些粗糙,让他来打分的话,顶多给六十分,差一点就是不及格,很多地方都要做完善,只是他也需要时间来思考,随后叶信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对了,景公子,我想问一些事情。”

  “老杂毛叫我小景,你就叫我老景好了,这样亲热些。”景公子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尽管问。”

  “你知道圣印宗门藏在什么地方么?”叶信说道,他想靠着自己找到圣印宗门的隐藏地,难度太大,而极上秘龙道看起来极有势力,现在双方已经合作了,那么让景公子帮帮自己的小忙,是合情合理的。

  “圣印?我听说过,你打听他们做什么?”景公子说道。

  “因为结仇了。”叶信说道:“他们接连派人攻打我的赤阳道,最近这一次居然出动了三个大圣,数万修士,而且还与邪路修士狼狈为奸,我实在是烦不胜烦,如果不把他们连根拔起,以后我恐怕是寝食难安了。”

  “看样子老弟的本事不小啊,三个大圣都没把你怎么样。”景公子笑道:“好,我让人帮你查一查,不过要给我一段时间,得到消息我马上告诉你。”

  “老景,你有把握么?”叶信说道:“劫宫一直把圣印当成眼中钉,可到现在也没能除掉他们啊。”

  “你问我有没有把握?是在骂我么?!”景公子摇头道:“如果老弟你在浮尘世历练过,自然就明白了,官兵想去剿灭一股土匪,总要耗费大量的财力和人力,而土匪想找到另外一股土匪,会容易得多,因为臭味相投么。”

  “是这个道理,老景,那就拜托你了。”叶信说道,随后他把玉珏慢慢推了回去:“我还有几句话要说,但两位先不要发火,等我说完!”

  “莫非……老弟你想退出?”景公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样的好事,我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又怎么可能退出?”叶信笑道,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就算他想退也不能退了,否则双方必定爆发一场死战,景公子让无问真人出面,应该是想判断他叶信的真实心意,免得他口头答应,转眼就把景公子他们卖掉了。

  “既然老弟决定合作,那什么事情都好说。”景公子松了口气。

  “你计划中动用的那些人……我完全没办法了解他们的本事和身份。”叶信说道。

  “这对你们有好处啊。”景公子说道:“未算胜先算败,万一失手了,你们相互间都不认得对方,顶多是把我供出来,而我这里你们就不要担心了,纵使落到那银鸢手里,我也会守口如瓶!”

  “但我需要知道这些。”叶信说道。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景公子沉声说道。

  “因为……”叶信犹豫了一下:“你的计划太烂了,烂得惨不忍睹,你刚才说有七成把握?我看连四成都不到。”

  “小子,你想想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景公子愤怒的跳起身,他一向以智计卓绝而自诩,叶信这般评价他,他当然无法忍受。

  “你看……所以刚才我说了,你先别发火,等我说完!”叶信叹道:“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在前面,老景,你为什么找我呢?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我会与你合作的?”

  “你截走了佛光,又没有把佛光送回去,肯定是自己独吞了,这证明你和我一样,脑后都生着反骨啊!”景公子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那我又为什么不找你呢?”

  “厉害……”叶信点了点头,独吞佛光,代表着他叶信无意与明界攀交情,是目无王法、胆大包天之徒,景公子能看到这点,确实有些小聪明:“老景,如果你真心想与我合作,那我要提个条件,此次行动从头到尾都要由我操控,你的计划要改,而且是大改,我需要所有人的资料,他们的能力、法门等等,你在银皇天肯定有内应,他们的资料也要给我,嗯,我还需要一些法器,可以精确计算时间的,还有地图,银皇天皇城的地图……”

  叶信口若悬河足足说了七、八分钟,景公子和无问真人早就听呆了,象雕像一样傻傻的看着叶信。

  叶信还有些意犹未尽,他顿了顿:“你们懂得什么叫无缝衔接么?你们知道一支合格的小队相互配合会精确到什么样的完美程度么?你们……算了,把这些交给我吧,和你们相比,我是真正的行家。”

  景公子依然说不出话来,一边的无问真人突然露出微笑:“给他,不管他需要什么,都给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