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七二章 捡到宝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不停的流逝着,叶信、景公子与无问真人从黄昏聊到了入夜,又从入夜聊到了深夜,其间苍炎和真云来找过叶信,但在距离小院数百米开外,就被一群修士拦住了,那些修士很客气的告诉苍炎和真云,他们公子正在与叶信聊事情,暂且不要去打扰。

  双方不是敌对姿态,虽然那些修士并没有运转元力,但散发出的气息很惊人,苍炎和真云知道对方都是很厉害的修士,可这样的修士不过是担任家仆、家丁的角色,他们自知惹不得,便没有继续纠缠。

  一直聊到黎明时分,叶信总算是把自己要讲的话都讲完了,景公子和无问真人面前都多出了几块玉珏,叶信对计划的改动太大,他们必须全部记下来,免得生出遗漏。

  “暂时就这么多吧。”叶信显得有些放松了:“剩下的再慢慢寻找遗漏。”

  景公子和无问真人也松了口气,而看向叶信的目光多少显得有些复杂,俗话说语不惊人誓不休,叶信并没有想让谁震惊,只是想把这件事做成,但在这一晚,让景公子和无问真人感受到过太多次的惊讶、惊愕。

  “老景,不是我说你。”叶信轻叹了口气:“你了解皇城的法阵,也知道他们的巡查机制,几乎算是对皇城了如指掌了,可你制定的计划也太粗糙了吧?”

  经过这次交谈,叶信知道极上秘龙道已成气候,掌控着大量的资源,而叶信所指资源并不只是修行资源,还包括人脉、布局、消息渠道等等各方各面,这代表在以后还会和景公子多有合作,所以他要想办法把景公子的傲气打压下去。

  现在小小的、用开玩笑的口气贬低景公子一下,就属于心里催眠的范畴,他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反复这么做,如此下去,有一天景公子会自然觉得确实不如他叶信,再次合作的时候会主动把决策权交出来。

  “你的计划好?!不觉得太急了么?!”景公子叫道:“随便一个人出现一点疏漏,都会影响全盘大局!”

  “为什么会出疏漏呢?”叶信反问道:“你把所有人分拆开来,他们每个人只是单独做那么五、六件事就好,但组成在一起便成了精妙精准的行动,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无缝衔接。”

  “你们不要争,我来做个中间人吧。”无问真人慢条斯理的说道:“小景,叶老弟确实比你强。”

  景公子罕见的没有反驳,只是瞄了无问真人一眼。

  “我需要的那些什么时候能给我准备齐全?”叶信说道。

  “你要的太杂了,最少也得一个月。”无问真人说道。

  “在这一个月之内,我只担心……那银鸢返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叶信说道。

  “不会的。”景公子摇头道:“以银鸢的脾气,绝无可能半途而废。”

  “也就是说,你可以确定,现在那边皇城的大圣级修士,绝对不超过十个?”叶信说道。

  “可以确定。”景公子皱了皱眉:“只不过……唯一的变数就是东皇了,谁都不知道他在哪里闭关,根据很多消息判断,东皇应该是离开了皇城,但如果他就在皇城的话……事情将变得很糟糕,当初我制定计划的时候,就是考虑到东皇,才只敢说我有七成把握。”

  “你可算了吧,如果把东皇这个威胁加进去,你那计划简直是……”叶信连连摇头。

  “东皇并不可怕。”无问真人说道:“闭关时间的长短,会影响恢复的速度,到现在东皇已闭关八百年,纵使他被惊醒,在二、三十息的时间内是无法自如行动的,按照叶老弟的计划,我们有足够的时间退出去。”

  “如果这样的话,事情就更简单了。”叶信说道:“我有些累了,要回房休息一会,再想想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过一阵再聊吧。”

  “也好。”无问真人站起身:“我也要去派人收集你要的那些东西,回头再聊。”

  叶信突然站定了脚步:“真人,我有一句话不知该问不该问……”

  “呵呵……现在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叶老弟尽管说。”无问真人笑道。

  “以真人的本事,应该不缺这点金髓吧?有必要跑这么远来见苍炎和真云么?”叶信说道。

  还不等无问真人说话,景公子已笑出了声:“叶老弟,你这就不懂了,老杂毛消息灵通的名声正是这样到处奔波,一点点滚雪球滚出来的。”

  “还是不太明白。”叶信说道。

  “你真是够蠢了!”景公子露出很夸张的惊讶表情,叶信屡次贬低他,他当然要还以颜色:“就说这一次你那两个朋友来找老杂毛问不动天的事情,让我极上秘龙道知道了他们想去不动天搞些事情,有可能闹出争端,而且老杂毛在第二问的时候故意讲了很多,本以为他们还会有第三问,可他们只问了两次,然后就舍不得了。“

  “所以老杂毛说他们的处境好像很不妙,怎么说也是一阁之主,连那点金髓都拿不出来么?再加上他们很想进入劫宫修炼,恐怕他们都已接近了寂灭,并且被本宗的修士看出来了,不但阁主之位可能保不住,连他们现在应得的那份也被人盘剥。”

  “现在懂了吧?不管谁来问老杂毛消息,或者是让老杂毛算其中的吉凶祸福,他都会成为老杂毛消息链中的一环!”

  “其实那时候要不是你叶老弟开口相问,就算苍炎和真云能拿出金髓,老杂毛也不愿意浪费时间了,即将步入寂灭的修士,谁想搭理啊?我可不是讲老杂毛心性刻薄,原本就是点头之交,告诉他们,以他们现在的处境进入不动天是死路一条,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我说呢……”叶信全明白了:“他们走过灭法世,跑到赤阳道来找我帮忙,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怎么没看出他们已将步入寂灭了呢?”

  苍炎和真云来找他叶信,可能是找不到可以信任的朋友了。

  “你凭什么能看得出来?”景公子反问道。

  叶信猛然警醒,怪不得人说言多必失,以他的谨慎,也差点露了馅。

  “也对,如果他们一心要瞒着,除了他们身边的随从,别人是看不出来的。”叶信笑道。

  那苍炎和真云应该尚没有生出寂灭之气,否则绝对逃不过他的感应,只是苍炎和真云已经知道自己有些不妙了,可能是一时失言,和某个朋友提起过,希望能得到帮助,结果那朋友或许是觊觎他们的阁主之位,或许是贪图别的什么,转头就把他们卖了,总之,苍炎和真云的处境非常窘迫,逼得他们不得不准备铤而走险,一切只为能进入劫宫修炼。

  叶信进入房间休息,景公子和无问真人收拾起石桌上的玉珏,无问真人解除了屏障,随后两人肩并肩向外走去。

  “怎么样?”无问真人低声说道。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简直是……”景公子喃喃的说道:“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是捡到宝了。”

  无问真人突然若有所思,探手取出一只刻满符文的罗盘,罗盘中的内圈阴阳鱼在元力的催动下急速旋转起来,良久,无问真人收起罗盘,叹了一口气:“终究……是谁捡到谁,还不好说啊。”

  “什么意思?”景公子愕然问道。

  无问真人没有说话,叶信虽然还没有勘破大圣境,但人皇之气浩瀚如海,这样的修士是不太可能屈居在谁之下的,而景公子这个人很聪明,多有急智,为人重情义,现在景公子看起来很想把叶信收入极上秘龙道,当下说破,景公子便可能生出嫉妒了,等到此事大功告成,双方有了些感情基础,重情的景公子就不会走极端了,他们有很大希望成为朋友。

  无问真人深知‘命数’二字变化莫测,只是一念之间便有可能生出天壤之别。

  “问你呢,什么意思啊?”景公子叫道。

  “我想别的事情呢,与你无关,啰嗦个什么?!“无问真人不耐烦的回道。

  接下来的日子,叶信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做成,而且是很漂亮的完成,与景公子搞好关系,才有可能说动景公子把那参宝交给真真来淬炼,还有,他想找到圣印宗门的下落,更有未来董事局进入天路发展等等,都需要景公子的配合。

  叶信甚至想用花言巧语把景公子发展成董事局的董事,但问题还是那句话,交浅言深了。

  俗话中人生几大铁,不外是一起杠过枪、一起同过窗等等,指的就是要共度危险、共享成功,才能结下交情,现在说太早了。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这一天,叶信已进入了银皇天的皇城,做为一方天路的主宰之地,皇城昭显出的气势远超天路中其他城市,不过叶信没心情观赏风景,缓步向着核心处的皇府走去,他早就让景公子把人手召集到五界天,进行反复演习,开始的时候不太好,后来的成功率已达到百分之百,不过,在真实场景中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与变化,能不能得手,还要看各人的协同反应能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