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七三章 恶命洪流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远远的已看到了皇府,皇府的朱门前有十几个修士,他们都穿着白色的长袍,虽然周围没发生声事情,但他们的气势显得很凌厉,双眼精芒闪烁,这皇府连看门的都是真圣级的修士,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真圣。

  叶信看着手指的指环,指环分内中外三层,内层有八个隔断,中层分为十六个隔断,外层分为三十二个隔断,现在内层的隔断只亮起了两个,他还不急。

  这里没有记录时间的钟表,只能用这种法器替代,所以没办法把行动时间精确到秒,这是最大的不足。

  当内层第三个隔断亮起时,叶信缓步向着皇府走去,走到门前,那十几个修士注意到了叶信,其中一个修士扬声问道:“朋友,有事么?”

  叶信拿出一张请柬,微笑着递了过去:“在下公羊信,是来参加府宴的。”

  那修士走上前,接过请柬看了看,用不悦的声音说道:“府宴早就开始了,公羊家主这个时间才来,是没把皇府放在眼里么?!”

  “在下是云游在外刚刚回来,看到请柬马上就过来了,失礼之处,还望多多担待。”叶信笑道,随后拿出一只匣子,半遮半掩的放在衣袖下,轻轻递了过去。

  那修士把手探入叶信的衣袖,接过匣子,脸上露出笑意,随后回身叫道:“公羊家主到,准备车马!”

  说完他又转身向一边让了让,很恭敬的说道:“公羊家主里面请。”

  叶信略微施了一礼,向里面走去,府门内已经准备了车马,叶信钻入车厢,随后马车起步,向着远方的大殿驰去。

  这里是皇府,别说是外来的客人,就算是皇府中的修士,也不能随意展动身法,所以专门准备了马车,来往接送客人。

  叶信一直在盯着自己的指环,差不多三次心跳的时间,内层的隔断会多亮起一个,八个隔断全满,亮光会全部消失,然后中层隔断亮起一个,等到马车接近大殿时,叶信微微摇了摇头,还是早到了十几秒。

  接着,叶信慢条斯理的跳出车厢,开始整理自己的长袍,他只能这样拖延时间,在他的侧方,几个小牛倌赶着七、八头丹牛向这边走来,这就是皇府的底蕴,他们连做饭做菜用的都不是凡火,而且丹牛的丹火,这样饭菜中会蕴含着丹香。

  叶信的视线落在那几只丹牛身上,和小天界的五灵丹牛相比,这些丹牛的体型要魁梧雄壮得多,但眼神却显得呆滞愚拙,没有那种灵气。

  前面几头丹牛都还好,最后一头丹牛好像很烦躁,脑袋不停的晃动着,它的肚子圆滚滚的犹如气球一般,还不时发出沉闷的叫声。

  叶信还在整理长袍,一个端着菜盘的侍女从一边走来,她走得很小心翼翼,可眼睛一直在看着指上的指环。

  随后那侍女快走了几步,追上落在最后面的那个小牛馆,笑嘻嘻的说道:“小铁,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其实那侍女早就可以追上去了,但叶信对时间的要求很严格,谁都不能因为自己的便利而随意更改自己的时间区域,只有到了那个时间才可以行动。

  “我啊,一直在棚里啊。”那小牛馆显得很是受宠若惊。

  “瞎说,那我昨晚怎么没找到你?”侍女笑得更甜美了。

  “你找我了?有事吗?”那小牛馆很吃力的咽了一口唾液。

  “今晚上我再找你,你也不要乱跑喽。”侍女说道,随着她踮起脚尖,在丹牛的牛尾巴上抓了一把:“这丹牛好壮好高哦……”

  “小莩,不要摸,很脏的。”那小牛馆急忙说道。

  “咦?丹牛的肚子怎么这样大?是不是有孕了?”侍女说道。

  “不知道呢。”小牛馆挠着头:“还没有去找药师看,我感觉可能是病了。”

  侍女和小牛馆在这里说话,前方的牛队已经走出数百米开外了,这时,殿门前一个护卫扬声说道:“该做事去做事,现在不是你们聊天的时候!”

  “好的,我知道了。”侍女冲着护卫甜甜一笑,随后伸手在小牛馆的后腰摸了一把,小声说道:“今晚上等我哦。”

  小牛倌忙不迭的点着头,他压根没有注意,那侍女已把一个非常精巧的小银钩刺入到他后腰的皮带中。

  当侍女端着菜盘走进大殿时,一个女子从殿中走了出来,与那侍女擦肩而过,随后她伸了个懒腰,又甩了甩手,掌心中闪过一点淡淡的绿芒。

  “什么味道?这么香?”一个护卫抽了抽鼻子。

  “里面又上菜了。”另一个护卫笑道。

  而那只雄壮的丹牛突然甩了甩头,向着殿门走去,小牛馆还在看着殿门出神,等到丹牛走出好几步,自己被拖了个趔趄,才缓过神来,急忙喝道:“回来!干什么?!”

  丹牛不管不顾,继续往殿门走,小牛馆竭尽全力拉着缰绳,只是丹牛足有三米余高,他根本就拉不住。

  殿门前的女子又甩了甩手,随后向门内走去,丹牛显得愈发狂躁了,加快了速度。

  “怎么回事?!”一个护卫急忙迈步挡住了丹牛的去路。

  “小心,不要伤了丹牛!”另一个护卫急忙叫道:“先让开!”

  挡路的护卫犹豫了一下,随后向一边让开,这种丹牛虽然谈不上有多珍贵,但数量很有限,整个皇府也就那么十几头,万一伤了丹牛,上头追责下来,他是担待不起的,心中没有主意,自然就按照同伴的话去做了。

  丹牛终于闯进了大殿,殿内足有数百个修士,分成七、八十桌,正在推杯换盏喝得热闹,今天是皇府一年一度的府宴,为了昭显皇府与民同乐的气象,有资格来赴宴的都是皇城中的各个家主、族长,因为银皇天是妖族的地盘,这里大部分都是妖族修士,妖族修士少有宗门,都是按家与族相互区分的。

  大殿中的修士看到一头似乎失控的丹牛闯了进来,都有些吃惊,呆呆的看着奔跑的丹牛,那小牛馆气得五内俱焚,探手抓起腰间的鞭子,鞭子带起一蓬电光,重重的抽打在丹牛身上,他虽然不是修士,但那种鞭子是专门用来约束丹牛的法器,没有修炼过也可以运用。

  坐在大殿上首的是几个皇府中的修士,银鸢不在,他们就成了皇府的主事者,突然看到失控的丹牛闯进大殿,他们都露出不悦之色,府宴是昭显皇族威仪的地方,这是搞什么?!

  挨了鞭子的丹牛愈发狂躁了,就在这时,刚才那与小牛馆说话的侍女出现了,她显得很害怕,一时慌不择路,竟然和小牛倌撞在了一起,还踩了小牛倌一脚,让小牛倌身不由己向前栽倒。

  那侍女也栽倒了,在栽倒的瞬间,她把盘子举到前方,好似要挡住什么,如果这还是演习,如果叶信在这里,必定会勃然大怒,因为那侍女的行为是让人生疑的,不过在这种时候,大家都在盯着奔跑的丹牛,没有谁注意到那侍女。

  那小牛馆后腰的皮带发出撕裂声,银钩后的一根银线也被绷得笔直,接着一只如水囊状的东西从跑远的丹牛尾巴下面飞了出来,正拍在了小牛馆的脸上。

  下一刻,丹牛发出沉闷的叫声,它的尾巴被强劲的气流冲得笔直,接着一道黄褐色的扇面在它尾后成型,急速溅射着,把五、六个桌子全部笼罩在其中。

  牛屎!是真正的牛屎!

  前方的女子很是惊慌,左闪右躲的奔跑着,而丹牛的吼叫显得越来越欢快了,它已被折磨了足足有大半个月,终于得以通畅,那种快感可以用一泻千里来形容。

  一蓬蓬黄褐色洪流不停从丹牛尾后喷溅起来,前方的女子每一次转向,都会引得丹牛跟着转向,而黄褐色的洪流会在这一刹那达到新的高潮,陡然甩开的巨型扇面,有着笼罩全场的气势。

  场中的修士都是皇城中各个家主、族长,他们的实力毋庸置疑,尽管惊变发生得非常突然,但他们都及时释放出圣体,阻断了黄褐色洪流的攻击。

  不过,圣体只是能阻断攻击,并无法让黄褐色的洪流消失不见,不少修士的圣体外,都糊上了厚厚一层牛屎。

  好歹也算是家主、族长,圣体外糊满了牛屎算怎么回事?!片刻的呆滞之后,有一个修士急速震荡圣体,把牛屎全部甩了出去。

  他把牛屎甩了出去,等于让别人遭受第二轮攻击,至少同桌的人都露出了怒容,接着又有一个修士震荡圣体,把牛屎甩向了别人。

  殿中爆起一道道冲击波,就像有一颗颗牛屎炸弹在此起彼伏的炸开,整个大殿已乱成了一团。

  你甩?我也甩!你还甩?我再甩!!

  妖族修士的脾气,通常要比其他族的修士火爆一些,谁都不愿意受委屈,那就来吧!

  “混账!”上首一个皇府修士再忍受不住了,探手甩出一道白色的弧光,正击中了奔跑着的丹牛。

  那只丹牛圆滚滚的肚子和之前相比,只是缩小了不到五分之一,代表着还有很多存货没有来得及泻出去,白色的弧光正把丹牛斩成了两段,轰地一声,一颗巨大的牛屎炸弹陡然爆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