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七四章 计连环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殿中更加混乱了,轰然爆开的巨型牛屎炸弹,拥有着席卷全场的威势,上首那几个皇府修士也被笼罩在洪流之中,就连二十余米高的殿顶,亦沾满了成片的牛屎。

  这么多修士都释放出圣体,加上刚才那皇府修士发出了攻击,终于让元力乱流超过了临界点,随着皇府深处传来的轰鸣声,皇府的山门法阵已全力运转!

  轰轰轰……一道道光幕在皇府中各个方位出现,把偌大的皇府分割成一块块小区域,而大殿中变得愈发混乱,不少牛屎被甩到了墙壁上、殿顶上,而随着法阵的全力运转,那些牛屎都被弹了出来。

  上面在下着牛屎雨,四面八方都有无数黄褐色的光芒往来穿梭,场中那些修士释放出的元力波动越强,法阵的波动也会随着提升。

  “都不要动!!”上首一个皇府修士发出怒吼声。

  这里毕竟是皇府,虽然妖族修士大都是桀骜不羁之辈,但皇府修士开了口,还是有一些约束力的,场中的修士都停下了动作,转头看向上首。

  这时,刚才那引着丹牛奔跑的女子眼珠转了转,随后抽身闪在桌后,接着震荡圣体,把牛屎甩了出去。

  刚刚平定下来的场面,立即又变得崩乱了,那些妖族修士都来了脾气,既然有人不听你的,我又为什么要听?!

  反应链迅速卷向四周,反正有人甩我,我就要甩别人,牛屎炸弹又开始接连爆炸,山门法阵的震荡也在快速急剧。

  上首几个皇府修士脸色苍白,好好的府宴,转眼变成了屎宴,皇府威仪荡然无存,等银鸢回来听说这件事,他们哪里有好果子吃?!

  实际上如果换成外敌入侵,他们的态度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为了皇府的安危,顶着屎雨作战也不算什么,但现在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危险,如何保障皇府威仪才是头等大事,所以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束手无策,不要说请来的宾客,就算他们自己,也在悄悄把糊上的牛屎甩出去。

  就在这时,一个胖子跳起身大喊道:“都不要乱,交给我!”说完他举起了手中的一根长杖,而握住长杖的指节上,带着一个与叶信一样的指环。

  “原来是海大师!快!”一个皇府修士急忙叫道,他知道那胖子是什么人,也知道那胖子想做什么。

  轰……那胖子释放出的元力波动在急剧攀升,接着一股水花在他上空出现,不过,四周的墙壁还有殿顶突然迸射出一道道弧光,如万千道箭矢,射向了那个胖子。

  那胖子嗷地一声跳起老高,他的圣体虽然挡住了弧光的攻击,但此刻已变得扭曲不定了,随后他向着那几个皇府修士尖叫道:“先把法阵关了啊……”

  一个皇府修士如梦初醒,他急忙取出两只用水晶制成的钥匙,交给一个同伴,急匆匆说道:“快去关闭法阵,否则会出大事的!”

  府宴被牛屎搞成这样,已经是笑话了,万一全力运转的法阵发起攻击,伤到了谁,他们更加没办法向银鸢交代。

  事情发展到现在,到处都是细节,如果银鸢还在,或者这里是由叶信主持,焉或换成另外一个有足够能力的人,都会看出各种端倪,譬如说正常的丹牛怎么可能存下那么多牛屎?再譬如说海大师动用海族法门,把屎水冲出去就好,为什么要全力施为,以至于引发了法阵的攻击?

  只可惜,银鸢为了除掉任雪翎,把皇府中的精锐都带走了,留守的那些修士能力有限,只能被情势带着走,缺乏洞察力。

  而且这皇府自东皇到银鸢,一直安如山岳、太太平平,从没有谁敢打皇府的主意,所以不管是皇府修士,还是赴宴的宾客,都以为是一场意外,没有任何警觉。

  大殿之外,一个护卫在大殿刚开始乱起来的时候,已经闯了进去,只是看到片片飞溅的牛屎,没有敢过于靠近,而另一个护卫早已快步绕开大殿,向着皇府深处走去,被人遗忘了的叶信亦步亦趋跟在那护卫后方,他们没有说话,叶信的规定是每个人都只做自己分内的事情。

  大殿的乱象已经惊动了皇府,一队队修士向着大殿跑去,而那护卫选的路都是少有人走的,偶尔遇到了人,他做个手势,叶信就会悄悄躲起来。

  那护卫七拐八拐,前方出现一座半圆形的拱门,他转身看了叶信一眼,这是他首次与叶信做交流。

  叶信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前方就是皇府山门法阵的阵眼所在,守护阵眼的修士大部分都赶去前殿了,不过,纵使没有修士保护,这种山门法阵也是无法被破坏的,进入阵眼后连圣体都不能释放,如果引发阵眼反噬,连大圣级的修士也承受不住。

  那护卫走进拱门,叶信也快步跟了过去,随后他突然皱了皱眉,俯下身用指尖抹去石板上尚没有干涸的血滴,连着抹了十几次,石板上还是有隐约的痕迹。

  也只能如此了,叶信继续向里走,他又发现地上残留的血滴,没办法,只得再次蹲下去,把血滴尽可能擦干净。

  叶信被耽搁了,那护卫又面带紧张了走了回来,他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修士,发现叶信在擦拭地上的血滴,那修士脸上露出愧色,他知道自己行事有些马虎了,急忙四下寻找着,发现了其他血迹,急忙俯身去擦拭。

  拱门下是水晶世界,能清晰的看到无数符文在水景墙内闪烁不定,三个人都不说话,只在忙着抹去痕迹。

  到了里面,那修士向一侧的甬道点了点,叶信快步走入到甬道中,墙角有两具尸体,都瞪着眼睛,应该是做梦也想不到同伴会突然对自己下毒手,所以死不瞑目。

  叶信刚刚站定,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接着那修士说道:“头,你怎么来了?”

  叶信微微吁出一口气,差一点就出事了,怪只怪那修士留下了痕迹,可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且计划也仅仅刚开始,等大功告成之后再说吧。

  “吗的,好好的府宴,被牛屎搅得乱七八糟!”一个声音恨恨的说道。

  “牛屎?怎么回事?”那个护卫惊愕的问道。

  其实那个护卫和修士的职守不同,他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不过来者心乱如麻,完全没注意到这点,随后那来者气呼呼的说道:“别啰嗦了,一会再说,我现在要马上关闭法阵。”

  那来者走到甬道的尽头,双手贴在水晶墙上,片刻,水晶墙缓缓向下沉去,前方出现了一道光幕,那来者运转法门,一掌轻轻拍击在光幕上,光幕消失了。

  接着那来者向内走去,那修士跟在身后,而那护卫故意在光幕原来的位置停顿了片刻,反手拿出两颗黑丸,抹在上下两根水晶上。

  当那护卫走进去时,光幕重新出现了,但只出现了半块,空洞足够一个人穿行。

  那护卫向前走了几步,前方的两人走过拐角时,他从腰间拔出一柄尺许长的短剑,轻轻的放在地上,那柄短剑通体透明,正是由水晶所制。

  接着,叶信出现了,他从空洞中走了过去,探手抓住了水晶短剑,一点点跟在后面。

  与此同时,在皇府后方的街道对面,一座酒楼的二楼,一个年轻人与一个壮汉正在对饮,壮汉显得有些心神不宁,不停的看着指环,而年轻人表现很悠然,笑眯眯把玩着手中的黑伞。

  “时间已经到了,为什么法阵还没有关闭?”壮汉低声说道。

  “时间是到了,但还没过,放心,来得及。”年轻人说道,随后他侧头看向皇府中的一座钟楼,轻叹道:“我算是知道疲于奔命是什么意思了,那帮家伙会被叶先生活活玩到崩溃的……”

  “你说只让我们两人干这么大的事,是不是过于危险了?”壮汉说道。

  “怕什么?和我们两个相比,东皇钟更重要。”年轻人说道:“而且叶先生不是说了么,在东皇钟被敲响之后,内圈闪动二十四次我们就撤走,肯定不会出问题。”

  皇府阵眼内,那皇府修士已来到了一座巨大的水晶壁下方,水晶壁中有无数道耀眼的流光在不停穿梭着,每一道流光都蕴藏着恐怖至极的力量,到了这里,那皇府修士变得有些紧张了,他双手握着两把钥匙,小心翼翼的插入到机关之中。

  皇府的山门法阵太过强大,只有东皇和银鸢才可以操控,其他人想操控法阵,必须要借助水晶钥匙,这种事情非常危险,稍有不慎,一条命就要交代在这里。

  水晶钥匙在机关内缓缓转动着,那皇府修士双手动作要保持同步,差不多过了十几息的时间,水晶壁内的流光突然变得凝滞了,好似时光不再运转了一样,那皇府修士刚松口气,他的左右太阳穴还有脑后猛地传来剧痛,三柄水晶剑从三个方向同时刺入了那皇府修士的元府,尤其是叶信那一剑最为凶猛,从皇府修士的后脑一直劈到后腰,差点把那皇府修士劈成了两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