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七五章 打头阵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皇府修士贴在了水晶壁上,双瞳已变得黯然无光,呼吸也停滞了,在银皇天的历史中,他应该是死得最屈的一位大圣了,进入阵眼,不敢运转元力,又没有任何防备,以至于瞬间被秒杀,而且别的大圣级修士在危机关头,还可以释放解术,保护自己的元神逃离生天,至少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而他的元府直接被轰灭,元神亦被摧毁,可算死得一了百了。

  叶信手中的剑柄轻轻下压,故意引得鲜血顺着水晶剑的剑锋留下,同时微微运转神能,一边偷偷汲取那皇府修士的元力,一边观察着水晶壁的反应,一旦水晶壁稍微出现元力波动,他就会停下。

  汲取元力会在水晶剑上留下痕迹,旁边两个修士能看到这种现象,有了鲜血的遮盖,那就没问题了。

  而那两个修士并没有注意叶信手中的水晶剑,也没有注意叶信为什么保持这种古怪的姿势,他们都在看着叶信,眼神很复杂,因为他们没想到真的会如此轻松。

  七、八息的时间后,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接着拔出水晶剑,在那两柄水晶钥匙上轻轻敲了一下,水晶钥匙被敲断了,一截掉落在水晶石板上,一截堵在了机关内,纵使现在皇府修士便发现异常,想重新开启法阵,怎么也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叶信的计划重心就在每一个行动点上尽可能进行合力绞杀,此次只是第一个环节!

  接着叶信点了点头,那修士从纳戒中取出一套白色的衣服,递给了叶信,叶信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换上了白袍,而那修士又取出一套白色的衣服,指了指甬道,叶信再次点头,那修士便走进甬道,把那套白色的衣服藏在了墙角。

  接着,那修士和护卫快步离开了阵眼,叶信在自己的白袍上撕出几个口子,又把那皇府修士的鲜血抹在自己身上,随后又走进甬道,把两个尸体都拎了出来,一个扔在了光幕前端,一个扔在了光幕后,他又回到了阵眼核心处,找了个最合适的地方躺下去,把水晶剑藏在身下,左手则放在胸口,以便自己随时可以看到指环。

  在这时,那护卫已经走进了一座大院,院中有一群孩子在欢快的喊叫着,不过那些孩子的模样都有些古怪,象半兽人一样,有的兽头人身,有的是人头兽身,还有的虽然具备了人形,但后面拖着尾巴,或者保持着四爪,各个都不一样。

  生命总会寻求进化的途径,苦难愈沉重,寻求的愿望便越强烈,妖族修士也一样,因为淬炼骨骼太过痛苦,大部分妖族都无法熬过这一关,年纪小小便夭折了,当年的东皇便缔造出一种法门,把淬炼骨骼分为九步完成,让妖族修士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不求一挥而就,只愿水滴石穿。

  东皇的崛起与这种法门是密不可分的,因为族中的修士几乎都能跃过那道天堑,生存率得到大幅增加,族中的实力自然暴涨。

  “小家伙,你们在做什么呢?”那护卫笑呵呵的说道。

  “白叔叔,我们在玩抓迷藏呀!”几个孩子叫道。

  “我陪你们玩个游戏好不好?”那护卫笑道:“谁赢了我给他金丹!”

  “真的吗?白叔叔你可不要耍赖!”孩子们立即向着那护卫围了过去。

  这时,那修士已来到了一个拐角,悄悄探出头,向着远方看去,前方一座大殿前,有四个皇府修士在往来走动,他长吸一口气,随后换上了笑脸,走出拐角,缓步向着那座大殿走去。

  皇府的山门法阵被彻底关闭了,皇府后街的酒楼上,那年轻人露出微笑:“山门法阵还真就这样没有了……太蠢了啊!怪不得叶先生反反复复询问那几位大圣过去有没有做出过什么惊人的大事,应该是在评估他们的本事。”

  其实任何一个宗门的机动力量都是有限的,防御能力的强弱,主要还靠无数年积累运转的山门法阵,没有了山门法阵的保护,偌大的皇府就成了一个动不了的**,将任由这帮强贼糟践。

  “说实话,我们这几个大圣还听从一个真圣的号令,当时我心里是不太服气的,可公子在那里,我也不敢说什么。“那壮汉叹道。

  “现在服气了?”那年轻人站起身:“该我们了。”

  “我先来!”那壮汉说道,接着一步便撞开了窗户,落在了街道中。

  在那壮汉前方,是足有二十余米高的皇府围墙,皇府围墙散发着金属的光泽,显然材质绝不普通。

  那壮汉突然张开嘴,从口中吐出一颗石子,石子散发着熊熊火光,而且闻风便涨,转眼便化作一座燃烧着的山岳。

  下一刻,燃烧着的山岳直向着皇府围墙撞去。

  轰轰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接连响起,皇府围墙被撞得粉碎,围墙后的一座大殿也在山岳的轰击中崩塌了,无数烟尘冲天而起,烟尘中还隐隐传出了惨叫声。

  那壮汉迈开大步向前走去,这时年轻人也落在街道上,他扬声说道:“小心些,虽然山门法阵消失了,但至少有四个地方还有自己的禁制,这里就是其中之一。”

  “老子生来便是钢筋铁骨,还怕什么禁制?!”那壮汉发出狂笑声:“所以叶先生才会让我打头阵啊!”

  在皇府前殿,那胖子再次举起手中的长杖,长杖起处,无数水花突然从空中出现,如山洪般卷了下来,瞬间便卷过整座大殿,殿中的修士们各个运转圣体,稳稳的屹立在洪水中,不过桌椅、菜肴、还有沾满各处肮脏的牛屎,全部顺着洪水卷到了殿外。

  大殿转眼间就变得干净了,不过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浓浓的臭味,上首几个皇府修士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府宴虽然没办法继续,但牛屎之战终于结束了。

  现在应该想办法找些颜面回来,为首的皇府修士扬声说道:“诸位……”

  他刚刚说出两个字,从极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了隐约的元力波动,他当即愣住了,全神贯注感应着那股元力波动:“那是什么地方……”

  “好像是天牢。”一个皇府修士说道。

  “是有人越狱还是有人劫牢?”另一个皇府修士接道。

  “不可能吧?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又一个皇府修士说道:“可能是皇府之外有人在闹事。”

  这时,那为首的皇府修士突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不对头!事情发生得太巧了!当他决定关闭法阵时,是没有任何警觉的,只想快些摆脱困境,可关闭法阵之后,天牢方向便传来这股元力波动,真的仅仅是巧合?!

  “振业呢?怎么还没回来?!”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叫道。

  几个皇府修士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修士说道:“应该快回来了吧。”

  “开城,你马上去找振业,让他立即开启法阵!”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喝道:“剩下的都随我来!”

  说完,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已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天牢的方向掠去,剩下几个皇府修士也急忙展动身形,跟在了后方。

  殿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皇府修士,因为这里的法阵发起过攻击,十有八九出了事情,他们当然要赶过来支援,而刚才突然出现的大洪水,让他们措手不及,虽然到场的都是真圣级的修士,实力强横,立即释放出圣体保护自己,但洪水过后,满地都是牛屎和垃圾,臭气冲天,让他们面面相觑。

  接着几道流光从他们头上掠过,还留下一声大喝:“都随我来!”

  那些皇府修士知道肯定出了大事,立即振作精神,向着流光追了过去。

  刚刚立下功劳的胖子已悄悄的出现在一道栏杆前,栏杆后是一条河,这条河属于人工河,原本是为了景观而挖出来的,因为刚才那股洪水的注入,河面已开始暴涨,快要漫出来了。

  那胖子一边看着指环一边喃喃的说道:“叶先生对别人都很宽厚,唯独对我有些苛刻呢,这水里现在到处都是屎啊……也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过去……”

  皇府中心,那护卫已经带着孩子们来到了钟楼上。

  “白叔叔,白叔叔,什么时候开始游戏啊?!”孩子们忙不迭的叫嚷着。

  “不急不急,我先算算我有多少颗金丹。”那护卫一边看着从远方掠过的流光,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于此同时,一个皇府修士已经闯入了阵眼,发现光幕外的尸体,他的身形蓦然收紧,不由自主释放出圣体,可是圣体刚刚成型,周围的水景墙便爆发出滋滋的电光,那皇府修士蓦然警醒,立即散去了圣体,随后侧耳倾听了片刻,里面一点生息都没有,他这才缓缓向内走去。

  走过光幕,又发现了一具尸体,那皇府修士脸上露出焦急之色,他知道必定是有敌袭,眼下最紧要的事情是重新开启法阵,没有法阵的保护,皇府等于失去了防御能力,陷入彻底的被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