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七七章 崩溃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大殿前,小侍女向后踉跄着退了几步,随后抹去嘴角的血丝,勉强笑道:“东皇的禁制果然霸道,我只是试一试,竟然差一点遭受反噬。”

  “我提醒过你要小心了。”那女子看着前方笼罩在无数电光中的大殿:“这样就够了,我们的任务是把那群狗再拽回来,否则海大师那边恐怕是支撑不住的。”

  这时,叶信盘坐在林中,默默调息着,忽然感应到另外有气息接近,卷动神念,看到那年轻人和壮汉飞快掠入了树林。

  “叶先生果然是神算!”那年轻人笑道:“我们前脚刚刚离开天牢,皇府修士便卷土重来了,稍慢一步,可能就要被堵在天牢里了。”

  “天字号牢房都打开了?”叶信问道。

  “全都打开了。”那年轻人急忙说道:“其中有两个魔族修士实力很厉害,有大圣的修为,虽然一直被关押着,元脉有些萎缩,但他们情急拼命,应该能给皇府修士带去不小的麻烦,短时间内那些皇府修士肯定是无暇他顾了。”

  “这样就好。”叶信点了点头:“你们休息一会,真正的战斗很快就要开始了。”

  壮汉愣了愣,随后用很小心的口吻说道:“叶先生,皇府修士被我们搞得来回奔波,顾头不顾尾,士气崩散,这样还不算开打么?”

  “只是扰敌而已,让他们的实力逐次被分散、分割,然后我们可以凝成一只拳头,一个个摧毁他们。”叶信说道。

  那年轻人看着皇府宝库上空奔涌的雷光,皱了皱眉:“叶先生,东皇狮族的势力可是很强的,皇府中这些家伙只占全族的十之一二而已,现在东皇禁制已被引动,那些卫城中的修士闻讯必定会赶过来支援,如果我们一定要打开宝库,时间上可能来不及,万一被他们团团包围,那就危险了。”

  “你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但你知道别人在做什么吗?”叶信笑了笑。

  “还请叶先生明示。”那年轻人说道。

  “不要多问了,你们各自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对大家都有好处,免得其中一个出了事,被人顺藤摸爪全都揪出来。”叶信说道:“我只能告诉你,皇府法阵这时候已经被破坏了,卫城中的修士想过来支援,速度最快亦需要一个小时左右,而皇府中那几位大圣级的修士,应该也已经倒下了三、四个,优势完全在我们这一边。”

  “明白了。”那年轻人向着叶信略微施了一礼,他是大圣,明明比叶信高一个大境界,但对叶信的态度显得很恭敬。

  “等那些皇府修士赶回到宝库,我们就可以发动了。”叶信的视线透过枝叶的缝隙,落在远方的一座府院之上。

  “嘿嘿……没有法阵守护,那座院子撑不住我一击!”壮汉嘿嘿笑道。

  “不要大意,那是银鸢的府邸,其中必有她亲手留下的禁制。”叶信说道。

  远方,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已拼劲全力向着皇府的方向掠去,大群皇府修士咆哮着跟在后方,如果说东皇钟丢了,银鸢会暴跳如雷,那么皇府宝库被劫,银鸢将变得彻底疯狂,宝库是东皇一族的基业所在!甚至可以说是这里所有修士的命根子!

  而已经跳入银河的皇府修士,都竭尽所能在河水中游动着,他们一定要找到被投入河内的东皇钟。

  隐藏在黑暗中的海大师,露出了充满阴险的笑容,海族修士出外历练,总会受到环境的约束,与其他族修士发生冲突,经常处在下风,不过,如果战斗爆发在河水中、大海内,海族修士的杀伤力会出现几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提升!

  就象此刻,他没有动用丝毫神念,便可以清晰的了解到所有敌人的位置,甚至能判断出敌人的实力,能对他稍微构成威胁的,只有两个大圣级的修士。

  只要河水不干涸,他海大师就是无敌的存在!

  海大师默默的看着指环,片刻,他狞笑着举起手中的长杖,元力波动陡然全面爆发,湍急的河水就像刹那间被烧开了一样沸腾起来,浪花扶摇直上卷入高空。

  正在向皇府急掠的修士们隐隐感到了远方银河突然爆发的咆哮,只是他们已无暇回顾了,东皇钟都可以放弃,宝库绝不容有失!

  轰轰轰轰……银河的河水已涨到了百余米高,疯狂的卷动着,明显远高于两岸,但河水并没有溃散,好像河水中蕴藏着强大的凝聚力。

  时而有怒吼着的皇府修士从河水中飞出来,但巨大的浪花随后便卷到,就象一只巨手,重新把他们拍入河水之内,银河已经成了海大师的领域,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没进来,或许还有逃命的机会,但早被领域包围,再想逃出去,那就是做梦了。

  那个与小孩子做游戏的‘白叔叔’又折返回来了,他没有靠近疯狂咆哮的河水,远远坐在那里,一边吃了肉干一边看热闹。

  差不多过了几十息的时间,海大师的身形从河水中升出来,伸手一卷,东皇钟便向着那位白叔叔激射而去。

  那位‘白叔叔’急忙抛下肉干,纵身跃起,接住了东皇钟。

  “你先带着东皇钟撤走。”海大师笑眯眯的说道:“小子,你是不是认得先生?要不然先生不会这么照顾你吧?”

  “大师这是什么意思?”那位‘白叔叔’愣了一下。

  “你小子好像没做什么事情,然后早早就走了。”海大师说道:“老子不但要顶着牛屎跑过来,费了好大一方力气,现在还要再跑回去!先生是想把我活活累死啊!”

  “所谓能者多劳,就因为大师厉害,所以连先生都要依仗大师啊。”那位‘白叔叔’笑道,随后指了指手上的手环,他在提醒对方,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来得及,我跑这一趟已经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了。”海大师说道:“而且我也要喘口气啊,这一仗打得并不轻松,回头还要去破解东皇禁制,啧啧……公子要是不多分我一份,我肯定要和他说说道理!”

  “先生真正的目标是东皇宝库?”那位‘白叔叔’脸色陡变。

  “公子原本只想拿到参宝,可换了先生么……”海大师的眼神非常复杂,他性情激越,向来不怕事大,当初景公子找他,计划劫掠银皇天的皇府,拿到参宝,他感觉非常兴奋,等换了由叶信主持之后,居然试图染指东皇宝库,让他的刺激感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一边,那为首的皇府修士终于赶回到宝库之前,但这里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地上只有几具尸体,宝库大殿犹在迸射着无穷的电光。

  那为首的皇府修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此时此刻,他的心智已完全崩溃了,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再也不动了,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宝库前!

  片刻,成群的皇府修士先后赶至,发现宝库无恙,有不少修士露出一种近乎虚脱的表情,累……真累啊……虽然元力没有损耗多少,但就是感到异常疲倦。

  轰轰轰……二十余里开外的地方突然传来轰鸣声,还有剧烈的元力波动,皇府修士们再次受到惊吓,视线全部集中到了那位大管家身上。

  只是,那为首的皇府修士全当什么都没感应到,低垂着头,口中喃喃自语着:“不要中圈套……不要中圈套……不要中圈套……”

  眼见府中的大管家好像出了问题,其他皇府修士面面相觑。

  “那边……是小姐的府邸啊。”一个皇府修士低声说道。

  “宝库也不容有失。”另一个皇府修士沉声说道:“文豹,我们两个过去看看,你们都留守宝库!”

  “好!”其他几个能主事的皇府修士连连点头,大管家靠不住了,只能由他们自己拿主意。

  轰轰……一座山岳在银鸢的府邸中滚动着,所过之处墙倒屋塌、一片狼藉,虽然银鸢的府邸也有禁制,但这种禁制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一旦山门法阵被突破,些许禁制起不到什么防御效果,何况那壮汉的实力深不可测,就像景公子当初说得那样,他们都属于第二梯队的修士,和寇北尘、罗纹等顶尖强者相比,他们差得很远,但要是对付寻常修士,他们有着虎入羊群般的战斗力。

  远方有成群的皇府修士掠来,足有三、四百个,他们眼睁睁看着银鸢的府邸已接近化为废墟,都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

  突然,从下方一片灌丛中荡起了一根根飘带,随着飘带的抽离,灌丛也化作了虚影,下方出现了几个身形。

  一柄黑伞拔地而起,射向一个皇府修士,荡起的飘带则卷向了另外一个皇府修士,敌人从空中急掠而来,元力波动的强弱已昭显无疑,那年轻人和女子分别选中了两位大圣级的修士,至于剩下的那些,计划中已定好都交给叶信了。

  景公子决定抢回参宝,是觉得自己召集的力量与皇府留守的力量差不多,而叶信用种种手段,让皇府的留守力量一次次被削弱。

  先后有两位皇府大圣去了阵眼,天牢走了一波,银河又留了一波,现在皇府再一次分兵来支援银鸢的府邸,碰上叶信凝聚的拳头,此战结果早已注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