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八章 魔鬼与道义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渔道愕然,神情有些发愣。

  “他说得对,真的对……这是为臣之道!我们是大召国的臣子,不是姜家的狗,他们不能用得着我们的时候,扔给我们几根骨头,用不着我们了,就把我们宰掉吃肉!古往今来,这般屈死的大将还少么?既然他们不给我们保障,那我们就自己来保障自己!他说得对……”庄不朽的脸已扭曲成一团:“可是,主上对我恩重如山啊……我确实动了自己的小心思,觉得如果为庄家长远考虑,没有必要对大卫国赶尽杀绝,不过,我又日日在歉疚中煎熬,因为我知道自己德行有亏……”话没说完,庄不朽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庄帅,您……”渔道急忙伸手扶住了庄不朽。

  “我没事。”庄不朽摆摆手,长长吁出一口气:“那天罪杀神的可怕是你当下无法想象的,一席话不但彻底改变了萧魔指,还在我心中种下心结,让我这几年来不得不按照他的话去做、去想!你说……世上还有比这样的人更可怕的么?!”

  庄不朽确实痛苦到了极点,因为叶信在他心中种下了一个魔鬼,让他的理智与道德不停的发生冲突,如果换成萧魔指那种人,倒是没什么,按照理智所指引的方向走就是了,可他做不到。

  “庄帅,莫非……当时您也在场?”渔道问道。

  “我怎么能在?”庄不朽摇头道:“萧魔指身边有我的人,当时我知道萧魔指极有可能故意放天罪营过关,不得不快速调集虎头军,阻击天罪营,后来萧魔指有所察觉,在魔军中展开了几次清洗,我的人、主上的人、还有各个世家的人,都被清洗掉了。也所以,主上和萧魔指之间的猜忌越来越深,直到去年初,萧魔指迫于压力,不得不应允让各个世家的优秀弟子入军历练,如果他能早一些松口,司马清虹又怎么会……”

  提起司马清虹,庄不朽只感觉心中一阵剧痛,喘气也变得吃力了。

  那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天才啊?!就因为萧魔指的一己之私,让司马清虹在魔军中白白虚度了近两年。结果刚刚得到领兵的资格,第一战就被斩杀了。

  “听说司马清虹遇害了?她虽然还没有领悟杀招,但毕竟有柱国巅峰境的战力,怎么可能……”渔道喃喃的说道。

  “就是天罪杀神做下的!”庄不朽的神色变得狰狞了:“我大召国国运昌盛,出了你,出了司马清虹,我那孙子虽然不才,但也勉强能列入俊杰之位,而大卫国只出了一个天罪杀神。就能抵得上你们所有啊!渔道,你要相信我,魏卷等人已经老了,就算宗别离真的去了大卫国。也难以改变什么,唯有那天罪杀神,必定会成为你平生的一大劲敌!”

  “可我不懂……庄帅,您让我撤兵与那天罪杀神有什么关系?”渔道问道。

  “因为天罪杀神率队奔袭老龙口。现在已潜入我大召国境内。”庄不朽缓缓说道:“两年前你还在外游历,但总该听说过那时候发生过什么吧?天罪杀神只带着三千弱旅,就把大召国搅得一片昏天黑地。这一次他卷土重来,肯定有大阴谋,如果再让他四方为祸,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主上?”

  “这可是不妙啊……”渔道显得非常吃惊。

  “何止是不妙?天罪杀神率领的竟然是狼骑!”庄不朽的语气非常沉重:“此人极擅长奔袭游击,当年我数十万大军,都被他耍得团团转,现在拥有了狼骑,更是如虎添翼!”

  “老龙口?庄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善渊老弟就在老龙口吧?他没能挡住狼骑?”渔道说道。

  “他已被天罪杀神掳走了。”庄不朽眼中闪过一缕痛楚之色。

  “这……有些不对啊。”渔道皱起眉:“庄帅,据说那天罪杀神心狠手辣,从来不留活口,这一次把善渊老弟掳走,与他以前的风格不符,莫非是……”

  “你多虑了。”庄不朽说道:“我派人探查过狼骑留下的痕迹,他们绕过万岖山,接近老龙口时,只在原地停留了片刻,立即展开强攻,然后通过营寨,进入大召国,又停留了片刻,从太岁原守军的眼皮底下潜过,奔驰百余里,攻占了香庄,以其人往日的风格看,他的目标在大召国境内,否则他的攻击节奏不会如此一气呵成。呵呵……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怀疑他就是想抓住善渊,然后引我出兵,但我猜,他根本不知道善渊是谁,攻击老龙口,也仅仅是顺路而为罢了。”

  “他的目标在大召国境内?到底是什么?”渔道问道。

  “不要忘了,他曾经攻占过金山。”庄不朽说道:“只那一战,他至少已掠走了六万颗元石!后来我军布下十面埋伏,太岁原那一战,更是彻底把天罪营打残,但我们始终没有发现元石,你以为那些元石会在什么地方?”

  “天罪杀神把元石藏在我大召国境内了?”渔道变了脸色,六万颗元石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萧魔指的魔军,持续作战一年的消耗,也只在五千元石到九千元石之间。

  “难道那些元石会不翼而飞么?”庄不朽冷笑道:“而且那只是第一战!天罪杀神七破金山、三焚灵顶,据我估测,他的收获恐怕已超过十万了,仅仅是元石!这一次他卷土重来,目的就是想趁着我大召国主力已不再国内,把所有埋藏起来的宝物全部挖出来,然后带回大卫国,要不然去别的国家,另谋发展。”

  “天罪杀神是大卫国的人吧?去别的国家,那他岂非……”

  “呵呵呵……不要忘了天罪营都是由什么样的人组成的,尤其是那天罪杀神,脑后必生反骨,他根本不会有忠君之念。”庄不朽冷笑道:“天罪杀神带领残部退回到国内后,铁心圣曾派魏卷亲自去前线迎接,谁知道天罪杀神竟然解散了天罪营,随后躲藏起来,其实铁心圣也盯上了那批宝物,只可惜,他小瞧了天罪杀神。”

  “提起天罪营,我倒是可以理解。”渔道点了点头:“他们不过是一群罪徒而已,铁家成立天罪营,只是想把那些罪徒所有的生命力都压榨出来,既然无恩,那么天罪营的士卒也就不会有忠君之念了。”

  “渔道,我也不瞒着你了,善渊陷入敌手,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救出来。”庄不朽说道:“这是虎头军的兵符,我交给你,你带领本部还有我的虎头军,锁住太岁原天险!”说完庄不朽拿出虎头军的兵符,递给渔道。

  “这……这可不行!”渔道急忙说道:“末将何德何能?敢接掌虎头军?万一出了差错,末将担待不起啊!”

  “铁心圣只想挽回自己的颜面,他绝无胆量再行用险的,能夺回万岖山、二龙滩、老龙口,他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只要你稳住阵脚,边线必然无忧。”庄不朽说道:“渔道,主上赏了你三匹胭脂宝驹,你先借我一用,狼骑来去如风,等闲的马儿是追不上的,胭脂宝驹在短途倒是能和狼骑一较高下,而且天罪杀神绝对想不到我会追着他不放,他为了避人耳目,会选择昼伏夜出,我却要日夜兼程,最多五天,我就可以追上他了!”

  “可是……”渔道还是有些担忧。

  “我派人打探过铁心圣的动静,韩三昧早已经老了,明知虎头军已经后撤,依然按兵不动,那边的魏卷也一样,你放心,本帅可以用人头担保,半月之内,太岁原绝无战事。”庄不朽说道:“就算铁心圣想再次行险,等他的军队赶到太岁原,我已经回来了。”

  “既然庄帅您这么说,那好吧。”渔道点头说道:“我马上派人回营中取胭脂宝驹,庄帅,您这里有多少匹胭脂宝驹?”

  “有五匹。”庄不朽笑道:“本帅沙场征伐五十载,才不过得了五匹,你只是在灵顶打赢了一战,就得了三匹,可见主上对你是格外器重的。”

  “只有八骑?是不是太薄弱了一些?”渔道皱眉道:“庄帅,末将也陪您走一趟吧。”

  “你……”庄不朽一愣,旋即露出惊喜交加之色:“渔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是为了救回善渊,才甘冒弃军之罪,你刚刚赢得主上赏识,没必要……”

  “庄帅说哪里话?”渔道正色道:“您对我有提携之恩,而且末将与善渊老弟是一见如故的,此战渔道义不容辞!至于国主那边……嘿嘿嘿,不是末将夸口,大召国之内的将领,除了庄帅和萧魔指以外,就轮到末将了,些许的小错,主上是不会在意的。”

  “好!怪不得善渊总说你是个仗义的奇男儿,他没有看错你!”庄不朽颇为感叹,只带领八骑去追赶天罪杀神,他心中并没有多大把握,但多了一个渔道,情势就不一样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