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九二章 摧枯拉朽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血光笼罩了大半个天空,接着空中开始飘落血雨,那是真正的由鲜血凝成的雨滴,把偌大一片草原染得通红,叶信的身形就在血雨中飞掠着,他的视线一凝,落在了一根翻滚着的长棍上,随后伸出剑指,遥遥点向了那根长棍。

  那根长棍如遭雷击,发出一连串尖锐的金铁交鸣声,在空中翻滚的速度更快了,叶信又接连点出两指,那根长棍终于承受不住无道杀意的碾压,轰然粉碎。

  一团黑色烟气陡然从破裂的长棍声卷出来,凝成隐隐约约的人形,便要向高空逃窜,而叶信探手一抓,如长鲸吸水一般把那团黑色烟气拉到了掌心中。

  叶信心中的畅快感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拥有了这种力量,他似乎已可以为所欲为了,无道杀意与天下任何一种法门都不一样,其他宗门的法门需要法宝、法器,更需要心法运转,而他叶信只要动念,好像就能粉碎这片天地!

  随便划出一指,焉或挥出一拳,乃至踢腿,甚至是吐一口气,都拥有着异常强大的杀伤力。

  他知道自己距离天域诸神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但此刻的随心所欲,让他有一种诸神也不过如此的感受。

  叶信继续向前飞掠,前方万余米开外,还有一只巨象。

  不过,叶信在这里闹出的动静太大,已让那只巨象上的邪路修士们产生了警觉,一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正死死看着叶信这边,接着沉声喝道:“矛!”

  一个背后背着一捆短矛的邪路修士立即奔来,随后抽出一根短矛,毕恭毕敬的交给了那彪形大汉。

  在青花神殿之中,那相貌绝美的女修已化作了雕像,口中喃喃说道:“怎么可能……明明前一刻才得圣,这怎么可能……”

  有如此强大的修士来支援,她本应该欢欣雀跃才对,但叶信的表现太过恐怖了,那种从邪路中走出来的巨象拥有极强的战斗力,又披挂着重甲,可以轻松抵御大圣级修士的攻击,至少她借用山门法阵之力也没办法彻底杀掉一头,而叶信如摧枯拉朽一般,一次攻击便能彻底粉碎一头巨象,这种杀伤力让她无法想象。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承受能力,譬如一个女孩子在乡间行走,突然窜出一只恶狗,危难时刻出现了一个帅哥,拳打脚踢把恶狗赶走,那女孩子可能会跑到帅哥身边寻求保护,可如果那帅哥亮出一根大铁棍,把恶狗打得头破血流、皮开肉绽,那她就不敢靠近了,因为太凶狠、太暴力。

  叶信向着前方的巨象掠去,就在这时,他感应到空气中出现了一道凶猛无比的劲流,立即凝聚无道杀意,一拳向前砸出。

  轰……叶信前方数百米开外突然炸起一片黑色的云团,而他的身形随着猛烈的冲击波向后翻滚着飞了出去。

  下一刻,叶信长吸一口气,再次向前挥拳,又一片黑色的云团在前方炸开,随之而来的冲击波让他无法稳住自己的身形。

  叶信已经提前截住了对方的攻击,而冲击波对他是无法构成伤害的,他不由自主在空中翻滚,仅仅是因为无处借力。

  紧接着,叶信双眼变得精芒闪烁,他没有再出手,好像在默默等待着什么,随后猛然向旁侧头,他的圣体好像受到了某种劲流的冲击,剧烈扭曲起来,释放出了道道光芒,而他的右手向侧探出,一支短矛正被他扣在掌心中。

  短矛蕴藏着强大的力量,被叶信抓在掌心中之后,依然继续向前飞射,把叶信也给带了出去,足足飞出去千余米远,叶信才能勉强停稳。

  叶信缓缓举起手,他把自己的神念强行压入到短矛之中,短矛上绽放出无数道弧光,好像正承受着闪电的轰击,前后有几息的时间,短矛上的弧光都凝聚到了短矛尖上,而短矛其他部分则变得灰暗了。

  叶信向后仰身,接着全力把手中的短矛投了出去,他的神念已牢牢锁定了四、五千米开外的那个彪形大汉。

  轰……短矛刚刚离手,便绽放出刺耳的尖啸声,刹那间掠过数千米的距离,逼近目标,那巨象上的彪形大汉陡然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他立即抽身向着巨象的另一侧飞退,试图利用巨象庞大无比的身躯,替他挡住这一击。

  如果把时间放得极慢,会发现叶信投出的短矛运行轨迹在向下沉,因为叶信的神念已经锁定,不管那彪悍大汉如果躲闪,都休想避开,除非是拥有移形换位之类的身法。

  短矛正刺入巨象右侧的脊背中,和巨象庞大的身躯相比,短矛连绣花针都不如,勉强算是一根狼毫,但这根‘狼毫’蕴藏的威能,竟是让巨象整个飞了起来,虽然飞的距离不远,只有一百余米,但能让身躯顶天立地的巨象横移出去,强横如斯的力量已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了。

  这并没有结束,接着‘狼毫’在巨象的身体内炸开,血光如火山爆发一般冲天而起,那躲在巨象另一侧的彪形大汉发出哀嚎声,‘狼毫’留在巨象的身体里了,但有残余的无道杀意透了出来,正击中了他,他的圣体直接溃灭,肉身也化作片片飞烟。

  事实上那彪形大汉的实力要比之前的邪路修士强了不少,可惜,之前的邪路修士至少释放出了解术,试图利用自己的本命法宝逃出生天,而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便被无道杀意轰穿了元府。

  青花神殿内那相貌绝美的女修更是目瞪口呆,因为她看到了巨象被轰得横移出去的场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现在的叶信,只不过属于大圣下位,而大圣境的每一次跃升,动辄是以千年甚至是几千年来计算的,叶信的攻击太可怕了,就算是大圣中那些上位存在,力量也不过如此!

  远方,几个刚才还在谈笑风生的邪路真圣,此刻是再也笑不出来了,虽然距离过远,他们没办法观察战场,但他们能感应同伴是死了还是活着。

  “康成战死还有情可原,烨然可是已接近中位了,纵使斗不过,也应该能支撑片刻的,怎么只是一两息的时间就……”那黑衣老者的脸色已彻底发黑了,几乎和自己的衣服差不多。

  “我们的运气不太好啊……”那光头老者的脸色也不好看:“没想到区区一个花容道,竟然能走出这样的厉害家伙来……”

  “运气么?”那黑衣老者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我们神庭有天选之子,听说这里也有什么天梯之战,我们遇到的……不会是那样的怪物吧?!”

  “你们两个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后面那大汉用不屑的语气说道:“这种破地方,什么修士能与我神庭的天选神子相比?你们两个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他!”

  只是那大汉刚刚开始摩拳擦掌,神色突然变得愣怔了:“吉通……也倒了……”

  “男君已开始逃了。”那黑衣老者说道,他有些犹豫,但还是咬着牙说道:“这个怪物来势汹汹,两位,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这花容道……我们可以来一次,也可以来第二次么,不急这一时。”那光头老者明显赞同伙伴的建议。

  能走到大圣境的,傻子并不多,欺软怕硬这词肯定是贬义的,令人不齿,但问题在于,对方越硬越是要顶着上的人早都死光了,在修行路走了上千年,肯定都做过欺软怕硬、脚底抹油的事情。

  如果是为了保护什么,坚守什么,或者是得到什么,行险一搏也不是不可以,可为了一个青花神殿,好像没有太大必要。

  两个老者都是顿悟得圣,头脑清醒得很,就算是那靠着苦熬苦练一步步升入大圣境的壮汉,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他开始要打,仅仅因为面子问题,自己毕竟是老牌大圣,而对方只是一个刚刚突破大圣境的修士,没什么好怕的,何况他也不认为那接近大圣中位的烨然比自己厉害,可吉通就不一样了,他和吉通属于老交情,认识多年,彼此也经常切磋,实力差不多,在那刚刚突破大圣境的修士手里,吉通连一息的时间都没能撑过去,那还打什么?跑吧!

  而且,男君是他们的小头领,现在连男君都跑了,他们留下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走!”那壮汉说走就走,一点不墨迹,身形已立即跃入到空中,向着天际掠去。

  两个老者相互对视了一样,其中那光头老者喝道:“撤!”

  他们分头行事,与那壮汉分别掠往三个方向,说起来逃跑的事情已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都属于老行家,逃跑最忌讳的就是扎堆跑,目标大,相互容易拖慢速度,还可能被敌人死死咬住不放,分头走才明智,看自己的运气和手段。

  叶信裹挟着死亡风暴向着这边掠来,刚才他又斩杀了一个邪路大圣,而另一个邪路大圣掉头就逃,他追了有十几秒钟,结果那邪路大圣放出了一片片黑烟,他的神念受到干扰,视野完全被遮蔽,最后一头撞到了一座大山的山腹中,等他挣脱出来,那邪路大圣早跑得不见影了,又隐隐听到这边有巨象的嘶叫声,便赶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