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九五章 买卖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转眼叶信已在天道碑闭关修炼了两个多月,这一天,他突然张开双眼,景公子快到了!

  这种感觉玄妙到了极点,没有任何音讯联系,他也没有在景公子身上留下什么印记,就是在冥冥之间知道了景公子的动向,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他可以确定。

  叶信长长吁出一口气,离开了天道碑,回到浮城自己的寝殿之内,随便换了一身衣服,以前长时间闭关之后,出来肯定要沐浴更衣,现在却不需要了,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肉身有多么纯净。

  进入主殿,让人去找来邵雪,接过这段时间董事局所有的备案,他开始仔细翻阅起来,一方面是想知道近期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消磨时间。

  差不多过了两个小时,谢恩出现在了殿外,他纵身掠入大殿,轻声说道:“主上,外面有个修士想见你,叫什么海大师。”

  “海大师?”叶信愣了愣,随后说道:“有请。”

  谢恩离开了,片刻之后,海大师大步从外走了进来,抢先向叶信躬身施礼:“叶先生,好久不见。”

  “海大师你怎么来了?老景呢?”叶信站起身。

  “他在后面,被拖延了。”海大师左右扫视了一圈:“叶先生,按照你们神殿的规矩,来了最尊贵的客人,是坐左首呢还是坐右首?”

  “一直是随便坐的。”叶信被搞得莫名其妙:“如果你要问规矩么……那应该是让在左首。”

  “明白了。”海大师笑道:“先生你忙你的,我要在这里施展一点道法,打扰之处,还望先生海涵,这是老景嘱咐我做的,如果先生真的生气了,不要怪我,去找老景算账就好。”

  “无妨。”叶信摆了摆手,他对景公子还是比较信任的,既然景公子让海大师跑到这里做事情,必定有他的道理。

  “时间有限,先生勿怪。”海大师又陪笑道,接着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左首的首座前,缓缓坐了下去。

  因为信任,叶信不想过问,继续拿起手中的备案,只是,海大师那边不时传出吭哧吭哧的声音,抬头看去,发现海大师脸孔扭曲,似乎有些痛苦,这是……便秘了么?!

  从海大师的额头、脸颊上流出了一道道汗水,汗水呈现微红色,最后向下流淌的汗水都渗到了椅子上,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随后汗水的凝聚,元力波动逐渐变得越来越强了,殿中响起了阵阵如海啸般的咆哮声。

  主殿发生的事情惊动了浮城的修士,谢恩、师东游等人先后出现在殿外,见叶信坐在主座上,什么都没发生,这才转身离去。

  叶信也没心情审阅备案了,干脆把备案放在一边,观察着海大师,他搞不懂海大师究竟在做什么。

  良久,海大师张开嘴,他的神情变得愈发痛苦了,一颗差不多小指的指甲般大小的圆珠被他吐了出来,随后海大师跳起身,很小心的把圆珠放在了椅子下方,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就在圆珠隐入空气的瞬间,在大殿中回荡的元力波动在快速消退,只不过还弥漫着一种独有海水才具备的腥气。

  接着海大师又取出一只小瓷瓶,把里面的液体道出来一滴,浓郁的香气立即在殿中弥散来,遮蔽了刚才的腥气。

  “这是什么香?”叶信忍不住问道。

  “是海菊香,清心凝神,没有害处。”海大师急忙解释道。

  “我说……海大师,你和老景到底想干什么?”叶信说道。

  “叶先生,实在对不住,时间不够了,我得马上去把老景找过来。”海大师说道:“等一会叶先生自然就懂了。”

  海大师一边说一边连连向叶信作揖,其实他也明白,这是人家的主殿,你跑到人家的主殿施展道法,换别人恐怕早就不满了,叶信一直没阻拦,这是多大的信任?

  其实他只猜对了一半,叶信不阻拦,一方面是对景公子有足够的信任,另一方面他已是今非昔比了,他的无道杀意要比几个月前恐怖得多,所以并不担心出现问题。

  叶信说道:“海大师,你这是要把自己的本命海珠送给我了?”

  海大师正迈步向外走,闻言打了个趔趄,回头苦笑道:“叶先生,莫要开玩笑,好吓人的……”

  叶信一笑,随后摆摆手:“你去吧。”

  在一个小时之后,景公子、小胡子、海大师和无问真人等人的身影在大殿门口,因为叶信事先已经交代过了,他们并没有受到师东游的阻拦,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还有一个穿着褐色长袍的老者,须发张扬、气势威武,而且走在首位。

  叶信站起身迎了两步,视线扫动,最后落在那穿着褐色长袍的老者身上,随后说道:“老景,这位是……”

  “这位是晟睿上人,我师尊的客卿。”景公子神色显得很萎靡:“你们聊你们的,别管我,我累了,先休息一会。”

  叶信微微躬身施礼:“叶信见过上人。”

  那晟睿上人只是摆摆手,神态非常倨傲,一个字都没说,海大师急忙跨前一步,引着那晟睿上人向着左首的首座走,那晟睿上人不疑有他,缓缓走到首座前,大摇大摆的坐了下去。

  叶信神色不动,他施礼,人家没还礼,这种事情无所谓,不过,景公子来此,谈的是大事,如无问真人、小胡子自然可以加入,大家彼此合作搞过不少勾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怎么叫个外人过来了?再回想刚才海大师的法阵,叶信知道事有蹊跷,决定静观其变。

  小胡子、海大师和无问真人也各自落座,而景公子竟然盘起双膝,开始入定修炼了,看样子是真的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管了。

  “老朽就开门见山了。”那晟睿上人看向叶信:“听闻叶星主这里有寻宝貂?”

  “有。”叶信笑了笑。

  “想把寻宝貂养出灵性,并不容易,在星主这里,最后寻宝貂恐怕要落得明珠蒙尘的结局。“那晟睿上人说道:“如此星主也会不忍心吧?”

  “上人的意思是……”叶信淡淡说道。

  “星主不如把寻宝貂赠与老朽。”那晟睿上人说道:“当然,老朽也不会让星主白白损失异宝,正巧老朽手里有一些九转灵丹,星主想勘破大圣壁垒,肯定需要灵丹滋补,如何?”

  “九转灵丹么?多少?”叶信问道。

  那晟睿上人想了想,伸出三根手指,一脸微笑的看向叶信。

  上来就直接开门见山,是因为实在瞧不起这赤阳道的修士,他一直在天路走动,交往的都是各方高人,换一句话形容,那叫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叶信是什么?就是他眼中的白丁!如果不是叶信这里有寻宝貂,他根本不会来赤阳道,平时偶尔遇到了叶信这类的修士,他也不可能做任何交谈,太丢人。

  “三百万颗灵丹?”叶信认真的想了想:“少了点。”

  “什么?”那晟睿上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三百万颗?你买豆子呢?!

  “我说少了点。”叶信说道:“怎么也得七、八百万颗灵丹吧。”

  叶信绝无可能把寻宝貂卖掉,如果寻宝貂真的象景公子说得那样,能洞察到万里之类的元力波动,对他叶信的帮助太大了。

  叶信的大策是在灭法世中缓缓的悄无声息的扩张,但因为灭法之暗的存在,最好的办法是先占领一个个遗迹,把遗迹当场自己的基地,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的走。

  不过,想在灭法世中寻找遗迹,难度太大,看运气,看因缘巧合,景公子说那任雪翎就是靠着寻宝貂进入过多处遗迹,那么总有一天,他叶信也可以做到。

  “哈哈……”那晟睿上人不由笑出了声,随后缩回手,看向景公子。

  景公子在安心修炼,完全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又看向无问真人,无问真人不知道何时拿出了一本书,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好像并没留意到他和叶信之间的对话,他再看向海大师,海大师居然斜着躺在椅子上睡着了,还发出隐隐的鼾声,从海大师的鼻孔里不断的冒着水泡。

  那晟睿上人的脸色不太好看了,所谓主辱臣死,老夫在这里吃了瘪,你们这些做小辈不应该勃然大怒,吼叫着冲上去么?然后把叶信制服,再把寻宝貂找到,现在一个个全当什么都没发生,算是什么意思?!

  那晟睿上人最后看向与自己坐在同列的小胡子,小胡子正端详着自己的手掌,口中啧啧连声,好像他手掌中闪现出了无数精美的图画。

  晟睿上人算是看明白了,别看路上说得好好的,现在竟没有人愿意为他出头出力,那也无妨,自己来!

  如果为了其他东西,晟睿上人还可能自持身份,不愿落个以大欺小的名声,但寻宝貂不属寻常,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寻宝貂拿到手!

  “看来叶星主是不知道老朽的来历啊。”晟睿上人微笑着说道。

  “我也不想知道。”叶信淡淡说道:“想要寻宝貂,拿八百万颗灵丹,少一颗都不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