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九八章 预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二天,叶信让人去把无问真人请了过来,无问真人走进大殿,见只有叶信一人,显得有些惊讶:“叶老弟,找我来什么事?”

  “真人,你昨天偷偷在眼睛上抹的是什么东西?”叶信说道。

  “哈哈……”无问真人发出干笑声:“老弟这双眼睛是够毒的,什么都瞒不过你。”

  叶信面带微笑,只是静静的看着无问真人。

  “恭喜叶老弟了,这一步可不是轻易能跨出去的。”无问真人说道:“而且叶老弟藏得真好,寻常修士,我只是随便一瞥,便能看出大概的境界,从不出错,只有你是把我骗过去了,后来我怎么感觉老弟的气息都有些不对,只得动用了一点小东西,勿怪勿怪。”

  “真人,坐吧。”叶信向着一边的椅子让了让。

  “老弟把我叫过来……不是因为这件事要兴师问罪吧?”无问真人说道。

  “我把你们当成朋友,藏着掖着做什么?让你看出来了就看出来了,无妨。”叶信说道:“把真人找过来……是想问一下,老景现在怎么样了?”

  “压力很大吧。”无问真人一边坐一边叹气:“上一次在吉祥天,老弟干掉了他师尊的几个随从,那事情无所谓,他可以装不知道,但这一次……他可是自己亲自动手啊,呵呵呵……担上了欺师灭祖之罪,他心情怎么能好得起来?”

  “真人和老景的关系怎么样?”叶信又说道。

  “众生茫茫,能在其中找到几个知心的朋友,属实不容易。”无问真人说道:“我与他相衬相托,倒是做下了不少事情,他出了事,我也难逃一死,你说关系怎么样?”

  “老景此次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叶信说道。

  “你是说……这一次……”无问真人顿了顿,思索了良久,摇头道:“我不太清楚,他没让我插手。”

  “有些事情我不好和他说,只能交给你了。”叶信说道。

  “老弟,到底什么事?”无问真人说道。

  “给老景留一条后路。”叶信说道:“此番我顿悟得圣,好像……突然之间能看透这天地间一闪而逝的灵机,在老景身上,我发现了不详的预感。”

  “你是说……事情泄露了?!”无问真人的脸色当即变得凝重其起来了。

  “我不知道,反正你要想想办法。”叶信说道:“就按照事泄来布置,如果是我的错觉,不过是白费了一些力气而已,但如果我真猜对了,老景的生死可就在你手里了。”

  其实叶信也不敢保证,反正他在闭关时,突然知道景公子快到了,事情发展验证了他的感觉,此次又隐隐感觉当景公子离开之后,便可能是天人永别,昨天景公子要去休息,那背影有一种特殊的苍凉感。

  所以叶信要提醒无问真人,错了不过是白担心了一段时间,白费了一些力气,万一对了,可是能救人的!

  “明白了……”无问真人喃喃说道,他的脸色开始发黑了。

  “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说。”叶信说道。

  “如果真出了事……老弟你可要尽量赶过来接应我们。”无问真人说道。

  “去哪里接应?”叶信说道。

  无问真人沉吟片刻,探手拿出一只竹鸟,还有一块朱红色的玉珏,放在了桌上。

  “老弟先用神念淬炼这块玉珏,之后玉珏自然会与老弟生出感应,一旦玉珏出现裂纹,就代表老弟预料的事情果真发生了。”无问真人说道:“这竹鸟只能在化界动用,否则就废了,只要老弟进入化界,竹鸟便会带着老弟找到龙窟。”

  “龙窟?”叶信想起了小胡子的藏身之处。

  “极上秘龙道诸位兄弟歇脚的地方就叫龙窟。”无问真人说道。

  “小胡子带我去过,极上秘龙道有多少龙窟?”叶信说道。

  “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情,对老弟肯定是有问必答的,但这是公事啊……”无问真人苦笑道:“老弟不要再问了,我只能告诉你有七、八处。”

  “我是怕跑错了地方。”叶信说道。

  “不会,每一个龙窟的法器都不一样。”无问真人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叶信点了点头。

  “不过……”无问真人犹疑了一下:“如果这块玉珏干脆碎掉了,老弟千万别莽撞,不要来找我们,就当与我们完全不认识吧。”

  叶信看了看无问真人,物以群分、人以类聚,象无问真人这样的修士,看事情是很通透的,他能与景公子成为至交,为人自然要差不多,他知道无问真人的意思,如果还有一线生机,肯定希望叶信能帮一把,谁都不想死,如果事情很严重,叶信来也没有用,那就没必要拖累别人了。

  “这是怎么说?”叶信轻声问道。

  “我只能赌一次。”无问真人说道:“希望那位不会亲自出面吧,他不来,我们就有机会。”

  “好。”叶信把竹鸟和朱红色的玉珏都收到了袖中,随后说道:“再呆一天,然后你带着老景回去,早点回去或许能早点看出风声对不对,回去得太晚,那边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你们再想往外跑就没那么容易了。”

  “是这个道理。”无问真人点头道。

  “如果出了事,你们能逃到灭法世当然好,如果不行,那就想办法去老景的地方。”叶信说道。

  “他的地方多了,你说的是哪里?”无问真人说道。

  “就是我和他第一次相遇的那个地方。”叶信说道。

  “知道了。”无问真人说道:“我记得他说起过,在吉祥天吧?”

  “对。”叶信说道。

  “吉祥天是明界防备最严密之处,去了那边就是一条死路啊……”无问真人说道。

  “有我。”叶信说道:“真人,记住,不要和老景提起。”

  “好吧……”无问真人喃喃说道。

  叶信之所以让无问真人带着景公子往那边逃,是因为他留下了一个点,可以用最快速度支援过去。

  景公子并不知道,现在叶信的实力已经暴增!

  在把无问真人找过来之前,叶信盘算了很久,与口口相传的任雪翎、危危等人对抗,他还有相当一段差距,不过,银鸢与任雪翎是齐名的,想来战斗力差不多,而景公子昨天说,师尊宁愿把他赶出门墙,也不会去招惹银鸢,代表着景公子的师尊与银鸢的差距也不小。

  那么,他是能与景公子的师尊斗一斗的,就算打不过,靠着无道杀意,也应该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而且他刚刚步入大圣,需要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打一场就知道了。

  ****

  第二天清晨,无问真人找到了景公子和小胡子,只说自己在吉祥天还有事情,必须赶回去,还要两个人也跟着他一起走,因为需要他们帮忙,景公子和小胡子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自然答应了。

  他们是多年的好朋友,相互寻求帮助都是理直气壮式的,而景公子这次来得太匆忙,他原本是要去银皇天的东皇书院走一趟的,那里或许能找到喂养灵貂的完整法门,但因为晟睿上人,他只能匆忙赶过来,务求先解决晟睿上人这个心腹大患,现在回去,正好可以到银皇天转一转。

  叶信亲自送别了景公子等人,转过身尚没有走进大殿,便看到月虎向着这边掠来。

  “主上,苏先生出关了。”月虎说道。

  “等了他几个月了,让他收拾一下,然后来这里见我。”叶信说道。

  “明白。”月虎点头道。

  时间不长,苏静智快步走进大殿,向着主座上的叶信深施一礼:“主上,找我有事吗?”

  “不止是有事,而且还是急事。”叶信有些抱怨:“你怎么突然之间就闭关了?让我等了你几个月。”

  “上次主母返回浮城,我也只能跟着返回来,让我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苏静智苦笑道:“灭法世的元力要比这浮城浓郁得多,那里才是我安身立命的天地,所以我想尽快突破真圣壁垒,能自由进出灭法世。”

  叶信知道苏静智在说谎,论元气的浓郁,真真的小天界是超过灭法世的,事实上苏静智是要避开真真,在真真身边,他的能力都被真真的光环所遮盖,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只有离开真真,他的价值才可以被凸显出来。

  不过,这种事他不好说什么,观念这种东西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人就甘为牛尾,有的人却一定要做鸡首。

  “我这里有一些炼制丹药的配方和法门,都交给你,你自己参悟。”叶信把景公子交给他的玉简扔了出去。

  苏静智接过玉简,用神念扫视了片刻,随后露出诧异之色:“这是……炼制喂养凶兽的灵丹?”

  “没错。”叶信点点头,随后用手指抚摸着一边寻宝貂的小脑袋:“我的目的是想让它快点成长起来。”

  叶信为了联络感情,这几天总会把寻宝貂带上身边,只是地位、身份的不同,想法自然存在着巨大差别,寻宝貂一直在看着殿门,如果有谁真的能感应到它的思绪,便会了解它现在是多么的生无可恋,因为它喜欢自由,喜欢和小伙伴打闹,喜欢在原野森林中跑来跑去,被逼留在大殿中,不敢叫不敢闹,和被关起来实在没什么区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