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零章 不朽之朽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罪杀神,你不要太过分!”庄不朽眼中露出厉色,这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强硬的反应了,除此之外,他又能做什么?

  “庄帅,别吓唬我,我这人胆小,万一手指头抖了抖,把这小子宰了,生意也就做不成了。”叶信笑嘻嘻的说道。

  “你开出条件吧。”庄不朽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不敢过于刺 激叶信,天罪杀神的心狠手辣,在大召国境内已经到了可止小儿夜啼的程度,现在最关键的是救人,救出庄善渊之后,主动权就回到了他手里,不过他也明白,想让天罪杀神松口,是异常艰难的。

  “条件就不用我来开了吧?”叶信摇头说道:“人在我手,要低头的是你啊,庄帅!”

  庄不朽心中有数,天罪杀神是想把握最大的控制权,但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庄不朽沉吟片刻:“你把人留下,我让你们走,当你们返回来的时候,只要是从太岁原走,我甚至可以给你们让出一条路!”

  “这明显没人诚意么。”叶信眯起眼睛:“我可要生气了!就算不敢当场杀了这小子,但我可以把他的手脚砍下来,庄帅信也不信?”

  “那你说该怎么办?”庄不朽沉声说道。

  “我至少还要大召国逗留两个月的时间,庄帅先不要着急,等我们返回太岁原的时候,你让路,我交人,岂不是两全其美了?”叶信说道。

  “你做梦!”庄不朽摇头道:“我怎么知道两个月之后他还能活着?”

  庄不朽的眼角瞥向大石块旁边摆列整齐的小匣子,再联想到叶信刚才所说的两个月时间,他更确信了自己的判断,天罪杀神这一次卷土重来,根本目的是为了起出所有藏宝,那么他也可以放下心了。只要双方能达成协议就好。

  “那庄帅的意思呢?”叶信又把球踢了回去。

  艰苦的谈判开始了,叶信提出的方式,庄不朽是无法接受的,而庄不朽提出的方式,叶信又屡屡反对,虽然他们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都在一点点让步,但距离达成协议还差得很远很远。

  转眼过了两个多小时,叶玲、温容等人的心态在一点点变化着。

  第一眼看到庄不朽时,她们把庄不朽视作一头将要择人而噬的庞大凶兽,但目睹了整个谈判过程,她们的心态已经转变了。

  庄不朽哪里还是一位叱咤风云的沙场宿将?!根本就是一个年过花甲、只为了保护自己的子孙而苦苦哀求苦苦挣扎的无力老者,可悲而又可怜。

  叶信根本就是在戏弄庄不朽,而庄不朽却已用出了全力,他绞尽脑汁。评测着叶信的想法,估算着协议的进程,脸色白了再白,头上布满细小的汗珠,竭尽所能的与叶信周旋。

  对一个老者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承受着地狱般的折磨,叶信是想压榨出庄不朽所有的精力,为自己的致命一击做铺垫。

  这就是叶信所说的布局么?让猛兽蜕化成一只苦叹苦求的老狗?!

  当谈判快要接近第三个小时的尾声时。叶信终于不耐烦了:“庄帅,我看你根本就在寻开心么。这买卖不谈也罢!”

  “天罪杀神,我已经够让步了。”庄不朽勉强露出微笑,他以为叶信是故技重施,想恐吓他:“要不然……”

  话没说完,庄不朽突然看到了令他魂飞魄散的一幕,叶信手中的杀神刀已向前掠起。很轻柔的掠过庄善渊的脖颈,接着庄善渊的头颅便向下跌落,无头的尸身则向后仰倒。

  什么意思?庄不朽的精神已被压榨到极致,毕竟他是一个老者,精力本就跟不上年轻人。以至于他看到庄善渊被杀的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但下一刻,庄不朽已变得清醒了,他只感觉眼前阵阵发黑,一口气血从胸膛中上涌,身形也是踉跄了一下。

  叶信的毒手下得太突然,庄不朽本以为谈判已接近尾声,很快就能达成协议,便眼见自己最看重的孙子被斩杀,心理落差太大,让他根本无法承受。

  在这一瞬间,庄不朽已看不到东西,也听不到声音,耳朵嗡嗡乱想,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大喊:“庄帅!”那声音里充满了绝望和愤怒。

  你们这些蠢货!既然对方已彻底撕破脸,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吧!喊什么?到了这种事情还需要本帅亲自下令?!

  庄不朽想抬起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得厉害,胸口处好像压着一块大石头,把他所有的力气都压住了,而且那块大石头还在动。

  庄不朽勉强睁开双眼,却发现胸前透出一柄雪亮的戟尖!这是……这是渔道的画天龙戟!

  下一刻,画天龙戟突然消失,庄不朽的身体被拉得向后仰倒,不过他的骑术非常精湛,本能的用双腿夹住马背,才没有掉下去。

  庄不朽勉强转过头,看向渔道,却发现渔道露出了春风般的笑意,一双闪亮的瞳孔中充满了坚定无比的狂热,只是渔道的目光并没有落在他身上,而是越过了他。

  庄不朽立即明白了渔道是什么人,那种充满狂热的目光,他以前见过。

  两年前,太岁原,他不是没有机会毁掉身负重创的天罪杀神,但是,一群群带着同样狂热的战士,组成一座血肉长城,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是一场什么样的战斗啊……天罪营的战士们就像是傻子,排着队整齐的一个个走向深渊,他们在笑,放声大笑,他们在唱,唱着战歌。

  他是叱咤风云的庄不朽!拥有决定战局的杀招,最后却被血肉长城硬生生困住,灵力耗尽,如果不是虎头军支援及时,他必然要付出代价。

  庄不朽突然想起了几句话,那是天罪营的规矩,是天罪杀神立下的规矩。

  连我都无法承受的苦难,我不会要求你们忍受煎熬。

  连我都不敢直面的战斗,我不会要求你们迎接牺牲。

  连我都无法拒绝的诱惑,我不会要求你们坚守底线。

  我是你们中的一员,是你们的伙伴,你们也是我,是我的眼睛、我的耳朵、我的刀剑、我的意志,不管面临什么样的绝境与危险,只要我在,在你们前方,你们也要做到勇往直前。

  庄不朽第一次听到这些时,感到很可笑,为将者首要竖立自己的威信,和士卒们打成一片,又哪里来的威?

  不过在太岁原大胜天罪营之后,他却没有胜利的欣喜,只有沮丧,天罪杀神到底是逃走了,而且他更知道,自己永生无法带出那样一支军队。

  原来如此……只是现在明白得太晚,庄不朽的视线已开始变得模糊了。

  庄家的家将们怒吼着冲向渔道,他们豁出自己的性命,也要为家主报仇。

  渔道侧转目光,他的目光已变得冰冷,手中的画天龙戟向四下荡开,恐怖的元力波动同时绽放。

  龙门戟……庄不朽感应到了元力波动,他明白渔道想做什么,但此刻已无力阻止了。

  渔道的画天龙戟荡起一片片金光,卷向四面八方,闪烁的金光化作一条条鲤鱼,在光海中跳跃着,旋即,金鲤的影像发生震荡,陡然间膨胀开,形成咆哮飞腾的龙影,方圆十余米之内,元力在疯狂的爆裂着。

  冲向渔道的家将们一个个被龙影绞得粉碎,连坐下的胭脂宝驹也同样化作模糊的血肉,渔道并没有把庄不朽当做目标,只是元力爆炸开的余威,便把庄不朽冲得向前飞跌出去,落在十余米开外,他坐下的胭脂宝驹只剩下了一半身体,在血泊中挣扎嘶叫着。

  只剩下一个意志不太坚定、没有及时动手的家将幸免于外,他已被吓得面无人色,扭身拼命向山坳外逃去。

  谢恩、郝飞的身形出现了,他们坐下的无界天狼全速冲刺,经过渔道时,还笑嘻嘻的打了个招呼。

  庄不朽本已受了重创,又受到金鲤跃龙门的冲击,他的生命可以用秒来计算了,只是他的生命力很坚韧,竟然努力抬起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一双战靴出现在庄不朽脸前,庄不朽的视线立即集中,随后努力向上看去。

  “庄帅,两年前你害了我九百兄弟的命,今天你象条狗一样躺在这里……缘分啊……”叶信悠悠说道,随后他的杀神刀贴在庄不朽的脖颈间:“路上别急,你们庄家的人随后就到,多等一等,这样免得孤单了。”

  叶信手腕一动,庄不朽的头颅便被杀神刀抹了下来,接着叶信的刀向上一挑,庄不朽的头颅飞起来,正落向迎上前的薛白骑。

  “收好,以后我的富贵要靠这颗首级了。”叶信缓缓说道。

  叶玲、温容等人冲上前,看着庄不朽死不瞑目的双眼,思绪翻腾如海潮。

  “是不是很简单?”叶信侧头向温容说道。

  “他……”温容不知道该说什么,纵横沙场五十载的老将庄不朽,就这样死了?真的象叶信所说的那样,她有些不敢相信

  叶信把杀神刀也交给薛白骑,转头看向渔道:“来,让哥抱一抱……”(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