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零三章 临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好了好了,男君,我们没别的意思,只是有些丧气。”一个老者说道:“再说……你怎么把流风纱献出去了?虽然少主把流风纱赠给了你,可万一他以后问起,你如何解释?”

  “我也是一时情急。”那年轻人苦笑道:“怕那家伙执意要出手,而且我手里的法宝法器,能拿得出手的只有流风纱啊。“

  “男君,我们以后……又该何去何从?”另一个老者说道:“这么混下去也不是回事啊。”

  “我想一想。”那年轻人说道,他拿出一块玉简,又取出一本书卷,一边用神念扫视着玉简,一边翻动了书卷,片刻,他突然露出惊恐之色。

  “怎么了?”那壮汉问道。

  “我突然感应到一种极不好的预断……”那年轻人喃喃说道:“可能我们还会遇到那家伙……”

  “男君,你这是乌鸦嘴么?”一个老者苦笑道:“那家伙肯定是十二星殿的修士,我们远远避开十二星殿的地盘,怎么可能还会遇到他?”

  “我的预断时灵时不灵,但不灵是指什么都感应不到,不是说我的预断会出错。”那年轻人说道。

  “那我们……还是散伙算了。”那壮汉说道,别看他刚才表现得很暴躁,可经过短暂的思考,他想明白了,男君清晰的看到他们几个被叶信轰得四分五裂的场面,所以立即献宝,试图化干戈为玉帛,换句话说,他已经死过一次了,谁都不想死第二次,所以他绝不愿再遇到叶信。

  “别急!”那年轻人突然顿了顿,眼中闪过精光:“我找到了一个好地方!”

  “哪里?”几个人急忙异口同声问道。

  “我们去赤阳道。”那年轻人说道。

  “赤阳道……”那壮汉挠着头:“感觉在哪里听说过呢。”

  “赤阳道是十二星殿中贪狼星殿的地盘。”那年轻人说道。

  “你疯了?不是要避开十二星殿么?”那壮汉大声叫起来。

  “男君,你怎么就盯住十二星殿了?!”另一个老者叹道。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且听我慢慢讲来。”那年轻人说道:“赤阳道原本是贪狼星殿的地盘,后来贪狼星殿被明界白佛灭门,而白佛又在赤阳道中建起了自己的佛院,如果我们去赤阳道,遇到那家伙也不用怕了,因为佛院是他的敌人,我们进袭佛院,就是在替他报仇啊!”

  “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那壮汉喃喃说道。

  “不是有一点道理,是非常有道理。”那年轻人得意洋洋的说道:“就算遇到了那家伙,也不会出事了,我敢断言,他纵使不在暗中帮我们,至少也会乐于旁观的。”

  “男君,你和我们说实话,你的预断动用过几次?”那壮汉很认真的问道。

  “预断要由心而生,不是我动用就能见效的。”那年轻人说道。

  “我是问有过几次?”那壮汉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这个……应该有三、四次了。”那年轻人干笑着说道。

  “没有出过偏差?”那壮汉又追问道。

  “没办法验证啊。”那年轻人说道:“我之前的几次预断都是不吉之事,所以早早避开了。”

  壮汉深深的看了年轻人一眼,随后向两个老者使了个眼色,向着一边走去,那两个老者心领神会跟在后面,而年轻人知道自己被排斥了,但没办法,无可奈何的站在那里,之前是他要求大家一起组队的,目标也是他选定的,结果第一次失败了,第二次又失败,威信全无。

  “华藏、开基,我和你们兄弟俩认识很久了,就说几句剖心窝的话吧。”那壮汉低声说道:“最后信他一次,去赤阳道,如果真的遇到了那家伙,应该不会出事,我们要干掉佛院,不是为他们十二星殿报仇么?那家伙不可能谋害我们。如果没遇到那家伙,男君就是个骗子,我们干掉他算了,反正只要你我不说,谁都不知道男君是怎么死的。”

  “花雕,为什么一定要干掉男君?”那叫华藏的老者皱眉说道。

  “因为我憋气。”那壮汉咬牙切齿的回道。

  华藏和开基相互对视了一眼,其实他们心情也不好,是男君主动找到他们,说自己通晓过去未来,大家一起合作,必将成就一番事业,结果屡屡吃瘪损失惨重,但提到杀掉同伴,他们就有些踌躇了,毕竟少主是很欣赏男君的。

  “男君的预断可能不准,但知行应该是有的。”开基低声说道:“否则他怎么敢和那家伙谈事情?因为他知道那家伙会在什么时候出手!”

  “是啊,那我们是没办法伤到他的。”华藏说道:“算了吧,免得白白惹怒了他,告到少主那里,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我就不信他能时时运转法门,总有松懈的时候。”那壮汉狞笑道。

  “还是去赤阳道之后再说吧。”开基说道:“现在提这些,为时尚早。”

  随后几个修士转头又向着那男君走去,那男君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太妙,看着天际不语。

  “男君,我们想好了,听你的,去赤阳道试一试。”开基说道。

  “嗯。”那男君点了点:“我们先回去准备一下,而且方式也要改一改,得先礼后兵了。”

  “什么礼?你还要给人送礼?”那花雕瞪大了眼睛。

  “我是说,尽量先客气一些,软的不行再来硬的。”那男君说道:“这样也好给我们预留一条后路。”

  ****

  青花神殿,叶信再三嘱咐俪青花不要轻易去灭法世,随后从星轮返回浮城,进入小天界闭关修炼,差不多一个月之后,他离开小天界,进入灭法世,来到了地下宫殿。

  叶信不清楚自己的预感究竟从何而来,就在看到景公子苍凉背影的那一瞬间,突然感觉景公子即将大难临头,而他赶过去支援,必定要面临一场艰苦的大战,所以他一直在尽可能积蓄自己的元力。

  不过,这仅仅是预感,而且还是第一次,叶信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对还是错,也决定了他的布置应对如此低调,就像随波逐流一样,如果是从各种线索分析推理出的结果,他肯定会展开积极的抗争。

  在地下宫殿中逗留了几天,元力恢复,叶信又动用虚空行走,直接进入了吉祥天,来到了他和景公子第一次相遇的地点。

  提前赶到,是因为动用虚空行走会消耗大量的元力,这一战绝不轻松,他必须以全盛状态来面对。

  叶信飞离温泉,掠入树林深处,随便找了个安静的山坳,一边修炼一边等待。

  差不多有五十多天,叶信始终没动过,烦了,张开双眼看看周围的花开蝶舞,乏了,闭上眼睛重新归于定境,他收敛了自己的气息,阻绝神念外放,整个人就象毫无生命力的石块一样。

  叶信现在动用的是当初钟馗教给他的心法,从真圣到大圣,再到半神,对外在世界的感知会走过一个轮回,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后到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而只有把自己的生命气息压制到最低,内心最宁静,对外在世界的感受才会最深刻。

  当时的钟馗尚没发现叶信元府中的贪狼星魂,他知道自己必死,确实教给了叶信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其中就有几篇心法,而这些心法只有到了大圣境才能开始修炼,低级的东西钟馗就懒得教了,他认为如果连证道境、圣境都没办法闯过去,叶信根本不配掌控自己的传承,早死早干净,叶信能靠着自己勘破大圣这重难关,才真的有希望为他钟馗报仇雪恨。

  这一天,静坐中的叶信忽有所觉,张开双眼,手腕翻动,一块红色的玉珏出现在他手中,玉珏上出现了一条裂痕,接着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差不多三、四息的时间,整个玉珏已化作无数朱红色的砂砾。

  叶信发出叹息声,当时无问真人说过,如果整块玉珏都碎掉了,那他叶信也不用来了。

  叶信翻转手腕,掌心中的朱红色砂砾纷纷扬扬飘落到草丛中,随后他抬头看向沧源山的方向,双眉挑起,就在他双眉展动的瞬间,周围的树木灌丛同时向外伏倒,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如巨剑般直卷入苍穹。

  开战吧……这是他叶信的宿命,终究有一天,他会向明界开战,向天域开战,虽然这一天来得有些早了,但他不会逃避。

  叶信的神念在向广阔的天际蔓延着,把自己的生命气息压制了许久,此刻的全力绽放,让他突然发现世界变得格外鲜艳。

  到处都是元气流,有的如雾一般缓缓升腾,有的融入风中四处飘荡,有的萦绕在树丛中,他每一次吸气,都能清晰的看到一缕缕元气流向着自己的身体聚来。

  极远处有很多元力波动,开始时感应到那些元力波动有些杂乱无章,感应片刻,发现所有的元气波动好像都在向着沧源山的方向聚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