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零六章 大围剿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平复着自己紊乱的气息,眼神闪烁不定,此次进入吉祥天,不止是为了救景公子,更为了验证自己的实力,这一战让他收获良多。

  能达到神兵级数的法宝,实在是可怕!单单以前方的雷公子来说,如果雷公子手中不是神兵,早就被寂灭之力吞噬得烟消云散了。

  神兵就像是一种可以随身携带的法阵,集攻防于一体,既能让自己的攻击力达到上限,又能让自己的防御保持固若金汤。

  他的第一击只是试探,而第二击是全力以赴的,他没想到最后居然也被化解了。

  叶信在为神兵的强大而惊讶,却忽略了,那雷公子所受的冲击远远大于他,叶信是惊讶,而雷公子则是惊恐,甚至是惊骇,还有深深的沮丧。

  眼前的对手所驾驭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神兵?无形无质,又分明能感应得到,而且拥有一种极其恐怖不可言传的力量。

  雷公子闭关这么多年,一心一意,就是为了在天梯之战中登顶,结果一出山就遇到了叶信这个硬钉子,连自己的信念都被动摇了,是他变弱了,还是这三十三天莫名出现了很多惊才绝艳、名声不显的修士?此次天梯之战会有他雷公子的位置么?

  一次全面的撞击之后,双方又陷入了安静,叶信在思索自己是不是应该乘胜追击,他已经知道应该如何击败这个对手了,问题是,远方还有十几个修士在观战,看他们的气息,与眼前的雷公子应该是比肩的,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而雷公子也有心事,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逆流而上,重新竖立自己的信念,不过,已经领教了叶信的恐怖,再想重新鼓起勇气,谈何容易?!

  “看样子他们是不想打了?”那女修轻声说道:“我去会一会他,你们也别留下来看热闹了,直接去找景公子,如何?”

  那些修士相互对视着,神色各异,不过其中有两个修士明显有讥讽之意,其中一个修士慢吞吞的说道:“如果我想去追,早就去了,但我不想做第二个雷公子啊,要不然……我去和他纠缠一会,你带头追,怎么样?”

  事实如此,在叶信与雷公子争斗的时间里,他们大可以避开主战场,寻找机会闯入山洞,不过,他们都没有动就是因为人心不齐,谁都不想第一个与景公子对上,他劳心费力,盯着景公子不放,而其他人只需要跟住他就行,之前他们就是盯着雷公子才汇集到此处的。

  何况景公子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手中还有神兵,万一遭受反噬,或者双方拼得两败俱伤,只会白白让别人捡了便宜。

  更重要的地方在于,说不定还会遭受落井下石,被人暗算偷袭,能走到这种高度的修士都明白,不是所有的恶行都会受到惩罚,虽然有劫宫存在,但只要没被抓到现行,劫宫也拿他们没办法。

  其中一个老者笑了笑,随后突然飘离了众人,向着叶信的方位掠去。

  只是几息的时间,他距离叶信已不足百米了,随后向着叶信略微施了一礼,缓缓说道:“老朽三元隐圣,宫无法,特来请阁下指教。”

  叶信转头看向那老者,而另一侧的雷公子明显松了口气,至少他不用做选择了,既然有人接战,他可以暂且让一让,等分出胜负之后再说。

  “阁下应该是极上秘龙道的朋友吧?”那叫宫无法的老者说道。

  如果那宫无法知道叶信的能力,也知道叶信以后会带来什么样的麻烦,绝不会有如此轻率的一问,只可惜,现在他什么都不懂。

  “我?”叶信顿了顿,脑中灵光闪动,他已经隐隐明白了,随后摇头道:“我不是。”

  “当真?”那宫无法愣怔了一下。

  “我只是欠了老景一个人情,所以过来帮一帮他。”叶信说道。

  在战斗力方面,叶信还远达不到碾压的境界,但在分析推理上,他的能力无人可及。

  只是刹那,叶信便想到了许多,之前他已经怀疑了,仅仅是因为景公子激怒了自己的师尊,或者是寻宝貂的事情,会引来这么多高手追杀么?

  那个叫宫无法的修士误认他叶信是极上秘龙道的人,让叶信一下子醒悟过来,此事与寻宝貂无关,甚至与景公子本人都无关,而是整个明界召集的,针对极上秘龙道的一场大围剿。

  或许,连景公子都是故意被人放走的,景公子在极上秘龙道属于高层,如此景公子落了难,极上秘龙道必定全力来援,然后明界可以抓住景公子留下的痕迹不放,一波波击杀聚来的极上秘龙道的修士。

  “不是么?”那宫无法顿了顿:“敢问阁下尊姓高名?!”

  “姓我,道号来也。”叶信微笑着回道。

  “我来也?”那宫无法也露出笑意:“有意思……不过这一次你来错了地方!”

  话音刚落,那宫无法身上的元力波动全力绽放,腰间长剑出鞘,随之卷起一片片闪亮的剑光,如惊涛骇浪接连轰向了叶信。

  叶信长吸一口气,他再次把元脉运转提升到极致,指尖向着前方划出。

  由无道杀意凝成的无形无质的刀幕,摧枯拉朽般破入卷来的剑光之中。

  叶信在完全炼化无道杀意之后,他的攻击已达到无迹可寻的境界,不过方圆数百米之内到处都是卷动的剑光,所以周围的修士们虽然看不到叶信的刀幕,但能看到一道圆弧状的波纹就在剑光中急速扫动,所过之处,剑光在成片成片的熄灭。

  轰……无道杀意斩开了那宫无法的领域,击中了宫无法的圣体,那宫无法如遭雷击,身形不由自主像一颗炮弹向后射了出去。

  叶信身形向前掠去,无视卷来的剑光,靠着由无道杀意凝成的领域,强行冲开一波波惊涛骇浪,而他的双手已划出一片幻影,刹那之间已动用无道杀意发出了几十次攻击。

  之前与雷公子接战,叶信的目的是试探,所以你发一刀,我还一招,战斗节奏很慢,现在他已决意立威,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进入战斗状态的叶信,举手投足皆是杀招,瞬间便让自己的气势提升到巅峰,让周围观战的修士们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轰轰轰……那宫无法释放出的剑光不停的被轰灭,努力维持的领域也在不断的坍缩,他的圣体在剧烈的扭曲着、抖动着,战斗爆发才几秒钟,他便已落入全面挨打的境地,犹如一只在暴风中簌簌发抖的羔羊。

  远方的雷公子脸色已变得苍白,他本以为自己与叶信只是差了半筹而已,等他恢复状态,重新再战,胜负难料,现在看到叶信这种威凌天下的气势,他才知道自己差得远,虽然身体上并没有受伤,但心理已遭受重创,眼神都变得迷茫了。

  每一次天梯之战,都会有一番番龙争虎斗,每一次千年流转,平静的天路中都会出现一批惊才绝艳、一飞冲天的强者,雷公子曾经以为,自己就是其中之一,此刻见到叶信,他突然明白,自己的梦想破灭了。

  三十三天中,有一种谁也说不清的规律,就是极少出现独领风骚的现象,惊才绝艳的修士要么一个都没有,出现了一个,就会出现一群,然后叱咤风云。

  就以上一次天梯之战为例,先是有计星爵横空出世,各宗修士都认为计星爵必将力压群雄,成为天梯之战中无可争议的王者,结果任雪翎、丁剑白、危危等人接连出现,让天梯之战变得无从猜测,最后又出现了籍籍无名的寇北尘,前后三次击败计星爵,夺得天梯第一的位置。

  天路中各种修士对这种现象有一个词,叫做应运而生。

  此刻的雷公子,已经把叶信当成了千年前的计星爵,纵使最后叶信没办法横扫天梯,但能击败叶信的,必定是同样强大的修士,而他差得很远。

  被碾压中的宫无法突然发出咆哮声,他的圣体已无法承受无道杀意的攒击,在圣体即将被粉碎的前一刻,他终于放弃了挣扎,召回自己的长剑,身形陡然隐入到剑光中,接着长剑向着远方飞射出去。

  叶信却不想放弃,他指尖接连划动,向着掠向远方的长剑释放出无道杀意,长剑化成的流光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能隐约看到剑体出现了细小的裂痕,不过,那毕竟是神兵级的本命法宝,想瞬间把神兵摧毁并不容易,叶信停下身形,眼睁睁看着流光消失在天际。

  叶信有些不甘心,他是从沙场走出来的,久经杀伐,那么他的秉性自然和其他修士不太一样,叶信的核心思想是与其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要么不动手,动手就要以斩杀为最终目标,他通常不会做什么略施薄惩的事情,因为毫无意义。

  不过,叶信对着已经败走的宫无法接连发起攻击,触怒了周围观战的修士,那些修士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你我皆属天地之旅者,阁下立意有必要如此残毒么?”那女修缓缓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