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零七章 天梯的规矩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女修与宫无法的关系并没有多亲近,她感觉不满,是因为叶信的手段很过分,三十三天中能达到他们这种大境界的修士并不多,彼此之间都知道对方的存在,所以讲究的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会轻易分出生死。

  “习惯了,手滑。”叶信干笑着说道,他也意识到自己显得有些小人了,神兵自成天地,属于一种可以随身携带的集攻防于一体的法阵,虽然他可以在激烈的对抗中占据优势,但想彻底毁掉神兵,难度太大,最后补那几下很没必要。

  “此次天梯之战,应该很热闹……”班远航发出了叹息声,随后向着周围的修士们略施一礼:“在下先行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其他修士回应,班远航已展动身法,向着天际掠去,看样子他似乎是放弃追赶景公子了。

  剩下的修士们面面相觑,叶信挡在哪里,想继续追赶景公子,势必要过叶信这一关,而叶信的实力有多么强横,他们都看到了,就算最后能拼力击败叶信,自己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在此天梯之战即将来临、三十三天风起云涌之际,天知道有什么样的际遇正等待着自己,和叶信拼个两败俱伤,然后回去闭关几年,错过良机,太不值得。

  片刻,一个又一个修士抽身退走,他们不是放弃,而且准备绕开叶信。

  最后,场中只剩下那女修和雷公子,那女修看向叶信的眼光很不善,但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下她独木难支,自然不愿与叶信起争端。

  接着那女修也纵身掠向远方,雷公子看着那女修的背影出神,片刻,视线又转到了叶信身上,微微一笑:“如果以后在天梯中遇到来也兄,还望来也兄手下留情,不要让我输得太难看。”

  雷公子毕竟是真武四公子之一,见多识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把自己的心态恢复过来了。

  不是叶信的对手,他认了,知道自己与寇北尘等人有什么样的差距,也不算白来一趟,但如果从此对天梯之战产生了惧意,逃避这场考验,那他就是输了,彻底的输了。

  雷公子可以认,但不能输,知道自己不行,更要锐意精进,哪怕在天梯中他会成为一个小丑,那也要去!

  “嗯?天梯……”叶信一开始没意识到对方是在称呼自己,他刚刚自称我来也,转眼便忘,证明说谎容易,圆谎就难了,随后也笑了笑:“雷公子说的是天梯之战?呵呵呵……我这里才为老景出头,必让明界不满,天梯之战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我一定要去,岂不是成了送死?”

  “看样子来也兄是从下界走上来的,所以不知道天梯的规矩。”雷公子忍俊不禁的说道,他感觉自己扳回了一城,虽然自己不是叶信的对手,但在见识眼界上,他盖过了叶信。

  “天梯有什么规矩?”叶信问道。

  “天梯不分善恶、不分正邪,唯能者居之。”雷公子说道:“不管你以前做过多少坏事,只要参加天梯之战,劫宫就是既往不咎的。”

  “说得好听。”叶信摇了摇头。

  “不止是说的好听,做的也要好看,至少劫宫做到了。”雷公子说道:“就说那五圣天的惊天吧,对了,现在五圣天已经改名为五界天了,当初那惊天暗地里屡屡与劫宫为敌,甚至戕害过劫宫的劫者,可当他出现在天梯之列时,劫宫并没有阻扰他,也没有影响天梯之战,否则那惊天怎么可能夺得第一名?”

  “你是说……妖皇惊天?惊门五圣中的惊天?”叶信顿了顿:“可据我所知,惊门五圣最后的结果大都不太好。”

  “来也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雷某说一句公道话吧。”雷公子笑道:“劫宫怎么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惊天登顶之后,把原来的万圣天改为五圣天,寓指惊门五圣已成天路之主,劫宫一直没有干涉,但惊天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屡屡触动劫宫的底线,所以才有了那场纷争。”

  “劫宫的底线是什么?”叶信眨了下眼睛。

  “此是大忌,不过来也兄以后应该会知道的。”雷公子说道。

  叶信心中有所触动,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参加天梯之战?劫宫肯定既往不咎?如果真是如此,他倒是很想与天路中各方实力强横的修士斗上一斗,当然,他不会完全相信雷公子的话,去找别人打听之后再做决定。

  而且,天路中的修士好像看不出他的无道杀意,譬如说眼前这雷公子就在尝试着与他结交,要是认得出来,肯定要离他远远的,免得受到牵连,这样分析下来,除非是直接撞上天域神邸,他才有暴露的危险,天路中的修士根本不了解无道者乃至钟馗的传承。

  “来也兄,此次是你胜了,但还是快些走吧。”雷公子说道:“至少也要在佛眼睁开之前离开吉祥天,不然你就危险了。”

  叶信猛然想起来,以前景公子说过,吉祥天、无恨天、净垢天皆在佛眼普照之下,那应该是一种极其强大的监控类的法门。

  “多谢雷公子。”叶信略微施了一礼。

  “些许小事而已。”雷公子笑着摆了摆手。

  叶信向着雷公子点点头,随后转头向着坍塌的山洞出观察片刻,接着纵身向着远方掠去,而那雷公子看着叶信走远,向着另一侧掠走。

  片刻,叶信已掠出数百里开外,随后落在山林中,安静的感应了片刻,没有察觉到异常的气息,他运转元脉,释放出虚空之力,身形闪入空间裂隙。

  下一刻,叶信已在无问真人说过的龙窟内出现了,他没有动用无问真人留下的竹鸟,这座龙窟有他留下的标识,直接进来更为方便。

  叶信没有出外走动,始终在殿中静坐修炼,景公子的事情,他需要时间思考,自己的无道杀意,同样需要时间参悟,先后与那雷公子还有宫无法对决过,他突然发现,对方的神兵都有相应的心法还有招式,而他的无道杀意还是一片混沌,换句话说,他是用无道杀意本能的力量去战斗,就像狮虎用牙齿和利爪去捕猎一样,这属于最低级的战斗方式。

  从现在开始,他要努力参悟无道杀意,缔造出独属于自己的法门。

  足足过了七天,经历过两次灭法之暗,殿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叶信从定境中醒转,睁开了双眼。

  殿门被推开了,无问真人当先走了进来,之后是小胡子,再后面是那三个修士,一眼看到叶信,无问真人惊呆了:”你……老弟你怎么在这里?“

  “那些追赶老景的家伙都回头了,我无事可做,就先来了一步。”叶信缓缓站起身。

  “你是怎么进来的?”小胡子叫道。

  龙窟的防御很严密,外围布置着多重法阵,只有极上秘龙道的核心成员,才能自由穿行,如果叶信能进来,便代表着还有其他修士可以无视龙窟的防御。

  “老景教过我一些法门。”叶信说道,反正景公子现在还是晕厥不醒,就把原因赖到景公子身上,此事以后再说。

  小胡子马上就信了,一方面他与叶信很投缘,另一方面景公子在极上秘龙道的品阶远比他高,品阶可以理解成权限,只有到了那个品阶,才能接触到极上秘龙更多的秘密。

  而无问真人还是满脸狐疑,他在极上秘龙道与景公子一样,都是八阶,地位极高,他不以为景公子有什么法门可以无视龙窟的法阵,就算是有,也不可能教给叶信,景公子此人公私分明,不是不相信叶信,如果事情只关乎到自己,那无所谓,关系到极上秘龙其他修士的生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小叶,你有没有受伤?”小胡子关切的问道。

  “还好吧。”叶信笑了笑。

  “那些都有什么人?”小胡子恶狠狠的说道:“我想知道谁那么卖力气,等以后再一个个算账!”

  “别的我也不认识。”叶信说道:“有一个雷公子,我和他对了两招,还有一个宫无法,被我打跑了。”

  “雷公子?宫无法?”小胡子变得目瞪口呆:“你吹牛吧……”

  “这又不是什么好事,要被人嫉恨的,我吹牛做什么?”叶信说道:“在一两年之内,那宫无法应该是不会出来走动了,你过些天自然知道真伪。“

  “怎么会是他们……”无问真人喃喃的说道。

  “真人,你连是什么人在追杀你们都不知道?”叶信不解的问道。

  “我哪里有心情管那么多?一旦贺羽仙缓过劲来,我们都得死!”无问真人苦笑道:“我知道有人在追赶我们,但没想到还有雷公子……小景以前可从没得罪过他,而且他们又都在真武四公子之列,怎么如此翻脸无情?还有宫无法,羽仙阁的事情和他有个毛关系?凭什么也来和我们为难?”

  “贺羽仙是哪一个?”叶信问道。

  “贺羽仙就是小景的师尊。”无问真人轻轻叹了口气:“小景……已经被贺羽仙逐出门墙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