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一零章 劫雷现世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老槐树下有几条人影,居中坐着两个留着长发的老者,前方悬浮着一只火炉状的东西,刚才那点火光就是从里面散发出来,老者身后是两个中年人,看到无问真人落下,他们微笑着向无问真人颌首示意。

  “乐图、乐颜,此番不得不扣扰两位,抱歉抱歉。”无问真人施了一礼,随后又对着其中一个居中的老者说道:“老豹子,本以为把你喊过来不容易,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你下次再这么叫我,别怪我和你急!”那老者斜眼看着无问真人。

  “嘿嘿……”无问真人发出奸笑声,随后看向另外一个老者:“无问见过花补真君,听闻真君一直在闭关,可这里情势危急,不得不让真君走一趟,还请见谅。”

  “些许小事,真人无须挂齿。”那老者微笑着摇头道。

  后面小胡子有些不理解了,低声向叶信说道:“老杂毛在极上秘龙道的身份可不低,那家伙是谁啊?脾气这么大?敢和老杂毛较真……”

  “你都不认识,我更不认得了。”叶信顿了顿:“应该是真人的恶趣味让他受不了吧……”

  “什么恶趣味?”小胡子不解的问道。

  “你小时候去过青楼么?”叶信说道。

  “去过啊。”小胡子说道。

  “青楼里管事的叫什么?”叶信说道。

  “老鸨……”小胡子瞬间明白了。

  坐在前方的老豹子嘴角抽搐了几下,他的六识应该非常敏锐,远远超过了叶信和小胡子的预料,隔着几十米远,竟然真的听到了叶信和小胡子的窃窃私语。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无问真人回身招了招手:“这几位都是自己人,这位呢……是我和小景的一个老朋友,幸亏有他出力,否则我们很难活着逃出吉祥天。”

  叶信笑着看了无问真人一眼,此人果然是阅历丰富、面面俱到,做事不需要别人操心,没有直接点出叶信的姓名、来历,这点很关键,因为叶信说过里面可能共有内奸,所以无问真人故意回避,是在保护叶信。

  “在下五界天我来也,见过几位前辈。”叶信略微施了一礼。

  小胡子略微愣了愣,只当什么都没发生,随后也上前施礼。

  “别啰嗦了。”那老豹子叫道:“把景公子带过来,然后我们要速速离开此地。”

  “出了什么事?”无问真人变得紧张了。

  “我前几天接到的消息。”一个中年人缓缓说道:“吉祥天有不少大能从法阵到了大罗天,风声很紧,而且事情恐怕和你有关,因为那些大能都在往大罗天东南方聚集,所以我早早驱散了庄户,等真君看过了小景的伤势,我们马上就得走。”

  “怪不得这里看不到灯火……”无问真人的脸色变得很复杂:“那德图山庄……”

  “只能废弃了。”那中年人淡淡说道。

  “都是我的错。”无问真人显得更加愧疚了:“没想到给你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真人你这就见外了,没有真人相助,我们弟兄焉能活到今天?!”那中年人笑了笑。

  “我说你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叙旧情?老子可是把脑袋掖在腰带上等你们的!”那老豹子叫道:“再啰嗦老子就自己走了!”

  无问真人回头说道:“方英,把小景带过来。”

  那个叫方英的修士急忙背着景公子跃到近前,随后把景公子放在了地上,花补真君咬破了自己的指尖,把一滴血滴在了景公子的眉心,血滴很快渗进景公子的额头,消失不见。

  差不多几息的时间,那花补真君露出了凝重之色,无问真人急忙问道:“小景怎么样?”

  “好险,再拖个一天两天,神仙都救不了他。”那花补真君说道,随后取出一颗丹药,撬开景公子的嘴,把景公子的舌头掀起来,把丹药塞到景公子舌下,最后合上了景公子的嘴:“在这里没办法给他疗伤,我的丹只能暂时缓解他的伤势,得要找一个安全些的地方。”

  “前辈是在几天前得到的消息?”叶信突然向那中年人问道。

  “有五天了。”那中年人说道。

  无问真人的眼神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之前他对叶信的猜测只是信了六、七成,但是,五天前他们犹在向着龙窟逃窜,而吉祥天的诸位大能早知道他们的目标是大罗天,证明这几个人之中真的有内奸。

  “我们走,有什么事情路上说。”无问真人说道。

  “去哪?”叶信问道。

  “我们绕一个大圈去玲珑宫,虽然路上要多耗费一段时间,但那里肯定安全。”无问真人对着叶信露出一种心领神会的表情。

  “苏玲珑也是我们极上秘龙道的人?”那中年人露出错愕之色,而且他眼神不善,显然与那苏玲珑绝对不是朋友。

  “当然了。”无问真人点头道。

  就在这时,山庄的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个方向突然绽放出耀眼的亮光,天空不但被照射得一片银白,还发出了滚滚的雷声。

  “劫雷?有劫者?!”那老豹子猛地跳起身,露出目眦欲裂的神色。

  无尽的恐慌立即从场中每一个修士心头浮起,其实如果碰上了别的大能,纵使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也不会变的如此慌张,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走,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劫者不一样,劫者代表着劫宫的权力,行使着劫宫的意志,三十三天无数修士,都处在劫宫的威压之下。

  “走!”无问真人怒喝一声,但他没有向外飞掠,而是落在叶信身边,用极快的速度把一个东西塞到叶信的掌心内,然后才转身向外走。

  “杀出去!”小胡子吼道,他的双眼变得格外凶狞,接着抢到了第一位,向着庄外飞掠而去。

  那老豹子和其他修士先后掠起,在这种时候,大家必须要紧紧抱团,全力死战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唯独叶信没有急着展动身形,他把无问真人给他的东西收起来,随后发出轻叹,喃喃的说道:“尽人力而安天命,剩下的就要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在劫者出现的同时,那些隐隐约约在周围游走的气息突然开始加速,向着这边掠来,距离越近他的感应就越清晰,不过,现在他能做的只是尽可能把劫者拖住,敌人太多,他分身乏术,不可能靠着一己之力护送无问真人他们闯出去。

  小胡子等人身法极快,不到两息的时间,便已飞掠出山庄外,发现原野中有一个穿着金袍的身影,静静的看着他们飞掠而来。

  虽然只有一个劫者,但对方神态安详,好似占据人数优势的是他,下一刻,他伸出两指轻轻一晃,指间已多出了一张隐约的符箓,接着他反手一甩,符箓便向着当先的小胡子激射而来。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陡然炸响,那符箓已化作一道奔涌的电浆,小胡子正想还击,后方那叫乐颜的中年修士已抢先一步,挺着手中的长剑,身形化作一道箭矢,笔直迎向着电光。

  因为场中属小胡子的境界最低,只是区区真圣,那叫乐颜的修士不可能看着实力最差的伙伴去迎战劫者,虽然他对劫者也充满了恐惧,但情势不由人,他必须要站出来。

  轰……在剑光与电浆相撞击的瞬间,那乐颜的圣体直接被灼烧成烟气,肉身也化作迸射的飞灰。

  劫宫的威压不是谁都可以冒犯的,挺身而出要付出代价,他的代价就是身死道消。

  “小颜!!”那乐图发出了吼声,侧方的老豹子探手扣住了乐图的肩膀,他担心乐图失去控制。

  天路中的修士通常都不愿意和劫者打交道,劫者出现的地方,他们必定要退避三舍,所以极少有修士了解劫者的手段,只知道劫者惹不起,而刚才那道劫雷,在无问真人他们心中留下了永难磨灭的印象。

  下方那穿着金袍的身影再次伸出两指,指间又多出了一张隐隐约约的符箓,只是在他发起第二道劫雷时,眼神突然变得凝重了,随后默默的看向从前方走来的叶信。

  劫宫的虚空行走就那么几个,想完全掌控三十三天,很多地方都需要劫者出力,虽然有些劫者的境界并不是很高,但他们的眼力、感应都是经过劫宫专门锻炼的,对无问真人他们来说,叶信散发出的气息好像没什么厉害的地方,但对劫者而言,会立即感应到危险。

  叶信抬头看着小胡子等人飞掠向远方,同时也在感应着其他方向的劫者向这边逼近,随后笑了笑,视线转到前方那个劫者身上:“几年前,我差一点成为劫者。”

  “哦?”那劫者眉头挑了挑,不知道为什么,叶信散发出的气息并不强,但他就是能感应到一种即将爆炸的恐怖压力。

  “如果我当时点了头,你现在就应该恭恭敬敬叫我一声前辈了。”叶信笑道。

  “原来是那老家伙的余孽……”那劫者的脸色沉了下来。

  “你这么说话就招人烦了。”叶信摇了摇头:“明佛的弟子么?啧啧……你掌控劫雷的时间恐怕还不满一年,懂得未必比我多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