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一四章 故乡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的无道杀意运转到了极限,他缓缓回收的拳锋绽放出耀眼的光华,犹如手中抓着一颗小太阳,光华越来越盛,直至把他的身形都吞噬在当中。

  如彗星般的剑光,在天际划过一道长长的轨迹,向着叶信落下,剑光未到,大片大片的树丛已被剑意摧毁,那座小庙上突然多出了一道道裂痕,裂痕在不停的加密、加深,最后使得小庙轰然倒塌。

  这是叶信开始修炼以来,直面过的最恐怖的剑光,就算那几个劫者的联手合击,也远不能与眼前的剑光相比。

  不过,处在生死攸关之际的叶信,内心却是一片空明,没有恐惧、没有退缩,他的全部意志都在运转元脉,以让自己的力量达到巅峰。

  下一刻,叶信已挥出一拳,笔直的迎向剑光。

  轰轰轰……叶信凝聚的无道杀意与剑光全面撞击,但只在瞬间,他的无道杀意便已湮灭,紧接着足以承受劫雷合击的领域也被剑光绞碎,他的圣体上出现了无数道细小的断纹,就像被铁锤击中的汽车玻璃。

  叶信的身形像一颗炮弹般向后倒飞出去,他的胸膛上飙射出一蓬血雨,不过,进入战斗状态的叶信是没有情绪波动的,纵使知道自己身负重创,他的双瞳依然保持着宁静。

  他做出的判断也是一种类似机械般的理智,打不了!这一剑摧枯拉朽,粉碎了他的反击,粉碎了他的领域,粉碎了他的圣体,最后震碎了他的胸骨,如果对方的剑势再强上那么一分,他的肉身都要被粉碎,在绝对碾压的力量面前,所有的技巧都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不能谈,那只能动用虚空之力脱身,虽然会提前暴露自己的底牌,但这是唯一的出路。

  剑光中的人影也受到了无道杀意的反震,身形向后倒飞,不过,他并没有与反震的力量抗衡,好像这本就是他想要的。

  叶信倒飞出数百米远,跌落在林中,他看着自己胸前的创口,幸亏这具肉身在两种神能的滋润下变得格外强悍,否则透体的剑意会让他的内腑全部撕裂。

  接着,叶信再次展动身形,升入半空,而那人影已重新凝聚剑意,向着他掠来。

  那人影的身法有些怪,起步的时候很寻常,但在飞掠中速度以一种几何倍数增加,剑势也在疯狂的暴涨,这种法门……有些眼熟!

  那人影的眼神有些惊讶、有些激赏、还有几分惋惜,这种眼神昭示着他并不是一个彻底心狠手辣的人,可能是他叶信给对方构成了严重威胁,所以剑意才会牢牢锁定着自己。

  叶信座下有一个人,与那人影有两、三分貌似,都是狭长的丹凤眼,而剑招剑势则至少有八、九分神似,不过威力差距极大,这种想法连他自己都感到很荒诞,可是……应该试一下吧?天下间法门虽然数不胜数,但招与势几乎一模一样的,至少应该有些渊源。

  那个人就是李归元,而李归元的法门便是天势剑。

  叶信轻咳一声,嘴角渗出了血丝,不过他的声音一点不受影响,清晰而又稳定,在树林上空回荡着。

  “承法帝国末学后进,见过国主!”叶信缓缓说道,随着略微施了一礼,在施礼的同时,他的元脉已勉强开始运转,如果对方接近自己百余米之内,剑势依旧不停,那他就要用虚空脱身了。

  那人影的脸颊陡然抽搐了一下,随后奔涌的剑光向着侧方斩落,他是要泻去自己的剑势。

  轰轰……地面被剑光斩中,掀起了一片片烟尘,四下冲撞,似乎地下藏着一只只怪兽在胡乱奔走。

  “你……说什么?”那人影悬停在半空,一字一句的说道。

  “国主应该听得很清楚了。”叶信笑了笑。

  那人影陷入了沉默,良久良久,才重新开口:“你怎么知道我?”

  “国主千里驰驱,一剑斩断神之帝国皇城外的皇极峰,这在承法帝国是妇幼皆知的传奇,晚辈当然知道。”叶信说道:“何况晚辈与承法帝国帝主李归元、神之帝国帝主恒封圣都是好友,数次并肩抵御外敌,认得国主的天势剑。”

  说完叶信顿了顿:“现在李归元与恒封圣两位帝主都已经跟着晚辈进了长生世,等晚辈回去,定会带着李归元来拜见国主。”

  叶信的用意很明白,你的后人可是跟着我混的,做决定之前可要多思量思量。

  叶信的神色很平淡,因为他是有底牌的,如果面对虚空行走,结果如何尚不好说,但这李逝川绝对没有穿梭虚空的本事,他想走随时都可以。

  那人影的脸色变幻莫测,不过他的剑意在逐渐淡化,应该是真的不想在对叶信出手了。

  “李归元……以后再说。”那人影轻声说道:“你与景公子是朋友?”

  “是。”叶信点头道。

  “你见识尚浅,此事不是你能参与的。”那人影微微皱起眉:“你走吧,能走多远就多远,你做下的事情,我会尽可能为你遮掩。”

  “晚辈知道国主的良苦用心。”叶信说道:“不过……国主一定要除掉景公子,或许会招来麻烦的。”

  “此言何意?”那人影问道。

  “明佛能掌控明界多年,他有什么样的雄才伟略,已不用多说了,红佛青佛亦是深不可测,国主可万万不要把他们看轻了。“叶信说道:“晚辈以为,他们不止是一箭双雕之策,而是三雕、四雕,图谋之广、之深,让人心惊,稍有不慎,便要落入了他们的陷阱。”

  那人影已意识到了叶信的语病,身为明界一川仙君,他可是明佛的亲信,怎么可能看轻几位佛主?但他不想纠结这个问题,沉吟片刻,皱眉说道:“陷阱?”

  “他们知道景公子是极上秘龙道的修士,故意放走景公子,再利用景公子让极上秘龙道的修士来援,趁机剪除威胁,这是第一个层面,也是最粗浅的层面。”叶信说道,他心中暗自吃惊,刚才话里藏着圈套,如果眼前这李逝川真的把明佛当成自己的主上,肯定会把忠诚放在第一位,结果自然要显得很恼火,除非怀有异心、又对他的话题感到好奇,才会决心先听下去。

  心理逻辑上的自然反应,很多时候会走在思考的前面,譬如说遇到被辱及家人、或者被质疑品格等等情况,当事者都会立即色变,而思考对方为什么这般攻击自己,往往是色变之后的事情。

  这李逝川好像对明界的所谓陷阱更感兴趣!

  叶信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着,旋即做出了决定,那就摊开来说吧,他会抛出一个又一个判断,同时仔细观察对方的情绪波动,如果李逝川就是明佛的人,他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把话风扭转回来,如果他的猜测没错,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其次,他们也知道极上秘龙道的核心应该能猜到他们的想法,而极上秘龙道想破解此局,最好的办法是杀掉景公子,让明界无处借力,所以他们选择了将计就计,等待着极上秘龙道出手,这是第二个层面。”

  “等等……什么将计就计?”那人影说道。

  “极上秘龙道肯定有明界的奸细,而且不少修士实力和地位都不差,这才刚刚过了十几天,他们不能迅速做出反应,否则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但再过几天,他们就会从各个地方聚集到景公子身边,竭尽所能保护景公子,这是第三个层面。”叶信说道:“还有,景公子的身份恐怕不简单,表面上只是贺羽仙的弟子,其实还有别的背景,就是这个背景才可以撬动全局。”

  叶信这番话如果是对小胡子他们说,十有八九是对牛弹琴,他们会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竭尽所能保护景公子的,是明界的人?拼力要杀掉景公子的,却是极上秘龙道的核心层?太滑稽了吧?世间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情么?!

  不过,那人影听懂了,因为他的眼神闪烁得很剧烈,良久,他缓缓说道:“还有第四层么?”

  “据说极上秘龙道有人皇、妖皇、魔皇与海皇,各掌一脉,如果时势太平,他们可以安然蛰伏各处,情势变得如此混乱,他们很可能要出山引导局面,只要他们动了,便会留下痕迹。”叶信说道:“只是除掉极上秘龙道内一些无关紧要的修士,怎么能让明界满足?他们的目标是斩灭四皇,让极上秘龙道变得群龙无首。”

  “还有吗?”那人影喃喃说道。

  “还有第五层。”叶信说道。

  “你……你说!”那人影吃了一惊,斩灭四皇还不是明界的最高目标么?

  “只要极上秘龙道想要除掉景公子,就等于输了,再无法挽回。”叶信说道:“极上秘龙道内部很松散,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没有什么高下尊贵之分,这种松散的方式会让极上秘龙道的势力发展得很快,因为加入极上秘龙道并没有压力,反而能快速获得收益,但也正因为太过松散,成了谣言传播的肥美土壤。”

  “什么谣言?”那人影追问道。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