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一五章 勾心斗角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纵使明界没办法找出四皇,拿到极上秘龙道要除掉景公子的证据,亦等于大获全胜了。”叶信说道:“他们可以把事情传扬出去,然后让三十三天中极上秘龙道的修士们恍然大悟,原来什么四海之内皆兄弟,什么真我、什么情义都是胡扯,兄弟是用来害的,情义是用来骗的,而真我也不过是一己之私的面具而已。“

  “人心这种东西,就象沙塔,凝聚起来很困难,想毁掉则简单得多,一拳即可。”

  “等到极上秘龙道成了笑柄,受到天路中诸多修士的唾弃,纵使四皇都安然无恙,又能怎么样?极上秘龙道以‘义’成势,没有了道义,根子都被铲断了啊!“

  在叶信说话的时间里,那人影时而剑意暴涨,时而又归于平静,代表着他内心的波动,等到叶信说完,他死死的盯着叶信,好像要用眼神硬生生扒掉叶信的皮。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人影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现在是国主的朋友,如果国主不做违背道义的事,我会一直是国主的朋友。”叶信说道。

  那人影又沉默了良久:“你和我说这些,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了?”

  叶信笑了笑:“晚辈可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那人影也笑了笑,他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其实叶信几天前就做出过判断,明界的修士舍不得让景公子速死,因为要利用景公子引出大批极上秘龙道的修士,而极上秘龙道的核心才会想着立即斩杀景公子,当他感应到对方的剑意锁定在景公子身上,便已判断出对方的身份有些可疑了。

  而且,他刚才那些信息中隐藏着很多足以引发触动的点,让对方的心境不停发生变化,用他的方式来说,在他脑海中有两个李逝川,一白一黑,一个是明佛的铁杆心腹,一个是打入内部的奸细,随着李逝川的每一次微表情的变化,他都会给两个李逝川打分,一直到此刻,始终是做奸细的李逝川在加分。

  身份不同,引发的反应自然也不一样,如果李逝川忠于明佛,听到叶信剥茧抽丝,一点点猜出明界的计划,他会感到惊愕、激赏,或者是把叶信看成极难得的人才,如果李逝川是极上秘龙道的核心,那么他就会变得茫然、慌张、不知所措。

  刚才李逝川很凝重的问叶信到底是什么人,那已经是茫然到极致了,所以才会问出这种毫无意义的话。

  “晚辈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叶信说道:“不过,如果国主感到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晚辈倒是能为国主出谋划策。”

  “哦?你说!”那人影立即说道。

  “很简单,一个字,战。”叶信说道:“既然极上秘龙道以‘义’成势,那就要把‘义’坚持到底,否则终将落得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结局。”

  “说得轻松。”那人影说道:“你知道会留多少血么?”

  “流血固然不幸,但如果流得有价值,对极上秘龙道或许是一件好事。”叶信说道:“晚辈有一些兄弟,算是真正做到了福可同享、难可同当,呵呵……其实我们原本只是在同一座军营效力而已,彼此最多混个脸熟,不止没什么感情,甚至还看对方不顺眼,但一路走来,我们一起厮杀、一起流血、拼命,才铸就了现在的兄弟情义。”

  “晚辈刚才说过,人心就如沙塔,可以被轻易搅乱、摧毁,但如果在沙塔中灌入鲜血,慢慢淬炼,或许会让沙塔变得坚不可摧。在晚辈眼里,极上秘龙道也和沙塔差不多,太过松散了,而此次乱局……如果能做到有效引导,可以让极上秘龙道的兄弟们心往一处去、力往一处使,重新整合,甚至是迎来新生。”

  “你……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啊……”那人影眼神闪烁不定,发出悠长的叹息声:“脑有反骨、心存忤逆……”

  “晚辈只知道顺势而为。”叶信淡淡说道,好似没听懂那李逝川的意思:“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国主可要想想清楚,现在劫宫破绽重重,内有黄老之劫,外有邪路之祸,此时不动,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那人影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这一番长谈,他的内心被触动了多次,本以为只要斩杀景公子,便可以一了百了,让明界再无隙可乘,可亲耳听到叶信的判断,他陡然发现自己想得太浅了。

  以前没在意,现在有了警觉,再回想明界的事情,他马上发现了端倪,叶信的判断至少有一部分是正确的!

  良久,他的视线重新落在叶信身上,眼神复杂无比,他真的想不到,一个人,仅仅是凭借才智,就能让他感受到如此的惊骇。

  这种人是没办法掌控的,勉强为之,终有一天会蓦然知道,原来自己早就被无声无息卖掉了。

  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或许他会选择立即除掉叶信,这样的人才太恐怖,应该先下手为强,等到有一天叶信羽翼丰满了,实力也变得更强了,不知道要把三十三天祸害成什么样子!

  不过,他此刻已清晰的认识到,自己与明界几位佛主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差距,换句话说,想和明界争斗,必须要有叶信这样的人相助。

  “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而你……知道得太多了。”那人影缓缓说道:“你就不怕我翻脸么?”

  “晚辈听过很多有关国主的故事传说,知道国主向来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叶信微笑着说道。

  “有情有义?我么?”那人影笑了。

  叶信保持着微笑,虽然这李逝川的实力远超过他,但并不是全无破绽的,真的闹崩了,等他回去休养一段时间,再次见面,那就是李逝川的死期。

  天势剑不是无敌的法门,李归元和恒封圣跟着他有二十多年了,用恒封圣的话说,李归元就是第一剑厉害,只要能挡住第一剑,然后立即贴身缠斗,让天势剑的剑势无法凝聚,最后李归元必败,当然,做为李归元的老对手,恒封圣的目的是为了埋汰李归元,但这确实是天势剑的不足之处。

  现在他的法门都动用过,墨衍那边短时间无法恢复,而且自己身负重创,没办法反击,等到与李逝川第二次交手,他借用温容、龙小仙超强的防御法门,足以挡住李逝川的第一剑,之后李逝川再想凝聚剑势,那就是痴人说梦了,他会不惜一切手段,哪怕是动用虚空行走,也要缠住李逝川不放。

  叶信能保持泰然自然,是因为有底气,所谓家有余粮心不慌,他随时可以脱身,狮王再厉害也没办法威胁到在空中翱翔的雄鹰。

  “你为何要强自出头,与劫宫对抗?”那人影缓缓说道。

  “没办法,景公子是我的朋友,我欠他人情。”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心中暗道,老国主啊,我可是把你的智商评估得很高的,把柄都递到你眼皮底下了,你不会看不到吧?

  那人影皱了皱眉,这个理由他可以相信,因为他也有生死与共的朋友,而极上秘龙道正是这样起来的,但他又不敢全信,叶信给他一种无从捉摸的感觉,这样的人成为对手,固然会让他感到坐立不安,但做他的朋友,同样是一种煎熬,在那种位置上坐得久了,他早习惯掌控周围的一切,同时也会憎恶失控的感觉。

  片刻,那人影眼神一凝,双瞳中闪过一抹精光,他看不透叶信,但能看透景公子,如此……掌控住景公子,是不是便代表着可以掌控住此人?!

  能为了景公子不惜与劫宫对抗,绝对不是一般的交情!那人影迟疑片刻,脸色明显变得缓和了,何况,他还有李归元可以利用,慢慢查出此人的来历,不是说还有一帮兄弟么?既然不是孤身行走,那就好办了,必然有此人所牵挂的、羁绊的、在意的、珍视的,等摸清此人身边的所有,自然等于把此人握在掌心之中。

  “如果是你,该如何开战?”那人影说道。

  “和他们一样,将计就计。”叶信说道。

  那人影微微叹了口气,他不止明白了自己与明界几位佛主的差距,也知道了自己与叶信之间的差距,叶信虽然已经做出了回答,但和什么都没说一样,他完全听不懂。

  被比下去,肯定是不舒服的,让他心中隐隐感到不满,但想到这样一个旷古绝今的奇才有可能为他奔走效力,他又感到很是欣喜。

  “怎么将计就计?”那人影只得厚着脸皮问道。

  两个人谈了很久很久,差不多有半个小时,随后那人影转身向着天际掠去,叶信目送着李逝川远走,发出低低的叹息声:“何必这样勾心斗角呢……如果每一个人都能象小胡子那么赤诚,世间该有多美好……”

  如果这里有熟悉的叶信的人,恐怕会忍不住嘲讽的,就你最奸猾,你还有脸说?!

  而叶信在这方面向来缺乏自知之明,他满怀着对和平的向往、对人性的感叹,向着另一个方向掠起。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