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一七章 烙印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小天界内,真真坐在天道碑下,正凝神修炼,突然心有所觉,缓缓张开双眼,正看到叶信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真真的视线落在叶兄胸前,随后摇了摇头:“受了伤还笑得这样开心,你怕是已经被打傻了……”

  “只是吃了些小亏而已,值得。”叶信说道:“以前走进天路时,心中始终惴惴不安,天路中那么多能人异士,动辄就是修炼了千年万年的老精怪,与他们抗衡,真的能行么?嘿嘿嘿……可现在发现,原来我也是很牛的!”

  “废话,也不看看他们修炼的是什么?你修炼的是什么?“真真撇嘴道:“怎么可能被他们比下去?!”

  “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叶信恼了:“我在外面拼生拼死的,回来想听你夸我几句就那么难?“

  “我不是怕你骄傲么?”真真淡淡说道:“好吧,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舍生忘死的?”

  叶信呆了呆:“算了,一点兴致都没了。”说完转身要走。

  “等一下,让我看看你的伤。”真真说道。

  叶信走到真真身边,一屁股坐了下去,他的恢复能力惊人,外面的肌肉已经愈合,里面被击碎的胸骨也在恢复之中,其实他回到小天界的主要目的是淬炼那几个劫者元神,真真帮他治好伤,他可以全心全意淬炼,如果赌气不治了,也没太大影响。

  真真凑近,用指尖轻轻抚摸着创口,她的神情变得安静了,双眼一眨不眨,而叶信心中一软,他太了解真真了,每次真真进入这种彻底安静的状态,就代表着她在生气。

  “谁干的?”真真轻声说道。

  “问这个做什么?”叶信愣了愣。

  “我呆着无聊,也想去天路中走一走呢,或许能碰上那个伤到了你的家伙。”真真说道。

  “我的姑奶奶,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吧。”叶信有些急了:“你是浮城的根,万一你有个好歹,我们就乱了!你看,每次我在外面遇上危险,想起家里有个能让我满血复活的神级奶妈,心里就安稳得很,什么都不怕,你跑了,让我们怎么活啊?以前在证道境,大家都被打散了,找不到你的那段日子,知道我有多迷茫么?!”

  “你说我是什么?神级奶妈?乳娘么?”真真瞪起了眼睛。

  “不是不是,我们那地方的方言,神级奶妈就是旷古绝今、举世无双、超级超级大丹师的意思。”叶信解释道。

  真真迟疑着,叶信口中的方言,对她来说一直是个迷,但这样也好,与乳娘没关系就行,否则她一定要叶信好看。

  “你下次再遇到他,有把握么?”真真说道。

  “我们暂时会合作的。”叶信说道,随后他顿了顿:“至于以后是敌是友……还不好说。”

  “不是吧?你连敌友都分不清了?”真真说道。

  “该怎么说呢……他那种唯我独尊的习惯性思维让我没办法忍受,如果我愿意忍的话,倒是有可能成为朋友,但我绝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托到他人手中。”叶信叹了口气:“到处都有阶级固化啊……”

  “什么意思?我听不太懂。”真真说道。

  “举个例子说吧,一个国主,突然发现了一个各方面能力都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才,他会不会马上搬来一张椅子,放在自己身边,然后对那个人才说,来来来,坐这里,以后我们两个一起治理这个国家?”叶信说道。

  “当然不会。”真真说道。

  “对啊。”叶信说道:“这属于一种把自己当成世界核心的思维方式,遇到人才,通常只会想几个问题,这个人我能不能控制,能不能用,有多大用,其次才是评估品格性情,而第一个问题永远最重要,如果第一个问题得不到肯定的答案,后面的问题都毫无意义。”

  “很正常的嘛,在那个位置上坐久了,都一样,否则为什么叫孤家寡人?换成你也差不多。”真真说道。

  “我的心胸可是非常开阔的!”叶信叫道。

  “哟……还真没看出来……”真真说道。

  “我成立董事局的时候,实力并不比千代无双强多少,最后我是不是把她拉进来了?还有计大哥,难道你以为我想过要去控制计大哥?我疯了?”叶信叹道:“真真姐,以你的小肚鸡肠,真的没办法理解我的心胸和格局!”

  “为了证明我的小肚鸡肠,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揍你?”真真斜着眼看向叶信。

  “我该去闭关了。“叶信转移了话题,随后露出狐疑之色:“对了,真真姐,我这伤你也看过了,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

  “你只是骨肉伤,外面看起来很严重,其实没多大事,自己养一养就好了。”真真说道。

  “自己养一养……我可以理解成打击报复么?”叶信叹道。

  “你怎么想是你自己的事。”真真说道:“反正我是个小肚鸡肠的人。”

  “好吧……”叶信无奈了,其实他也明白了自己的伤势并不影响什么,否则真真就算再生气,也一定会帮他疗伤,而且也算是自作自受,谁让他嘴欠呢……

  进入天道碑,叶信坐在了巨树前,收敛心念,凝神平气,准备闭关,他不知道还有多少场战斗等待着自己,眼下先要炼化那几个元神,让自己重新恢复巅峰状态。

  叶信取出一颗九转金丹,含在口中,随后把自己的神念凝聚在元府中,几个劫者残留的元神被他的意识海团团包裹着,犹如摆放整齐的美味佳肴。

  前后用了三天,叶信把几个元神全部淬炼成最纯粹的元力,融入到自己的元府内,但他并没有急着出关,上一次钟馗的事情,已经让他生出了心病,随后他用神念反复在意识海中扫动,寻找一切可疑的信息。

  果然,在他的意识海最深的地方,发现了几道隐隐约约的光带,叶信有些吃惊,立即用神念锁定光带,并且把光带卷出了元府,悬停在他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叶信皱起眉,接着他全力运转神念,试图探查光带中蕴藏的秘密,但过了十几息的时间,什么都没发现。

  叶信让自己再次进入定境,随后缓缓凝聚神识,就在神识探入一缕光带的瞬间,他突然看到了摇晃不定的地面,好像是一个人在奔跑,而他看到的是那个人的视野。

  叶信心念一动,视野中的时间开始飞快的流逝,那个人应该生活在四季明显的地方,忽而春暖花开,忽而白雪皑皑,片刻,一个穿着白袍的老者从空中降下,落在身前,叶信这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个人是个孩子,因为他只能够到那白袍老者的腰。

  接着那个人被白袍老者带到了一座大院子,在院子里奔走打闹的都是七、八岁的小女孩,那个人的视野转来转去,最后落在了一个靠在墙角,怯生生的小女孩身上,随后那个人的视野走向那小女孩,停下片刻,应该在交谈,片刻,那小女孩把手伸了过来。

  接下来的画面就是开始修炼了,其中还有少儿不宜的镜头,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长大了的女孩突然躺在了床上,口鼻流血,显得气息奄奄,那白袍老者又出现了,时间不长,视野中缓缓出现了一只颤抖的手,扣在了那女孩的颅顶,在叶信隐隐看到那只手的指尖刺入女孩颅顶的瞬间,视野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当视野重新恢复时,那女孩已变得干瘪了,身形缩小了几圈。

  叶信看到了劫雷,看到了视野在天地间奔走,焉或在城镇中游玩,到了最后的最后,叶信突然在视野中看到了自己。

  良久,叶信收回神识,他明白了,这种光带是最原始的生命烙印,不过,以前他怎么从没发现呢?是当时自己尚未淬炼出神识,还是神念不够强?或者是以前的对手都太弱了,元魂湮灭,生命烙印也会跟着消散?

  叶信突然想起自己汲取元魂时,也曾经发现过记忆碎片,但和这种生命烙印不一样,那些记忆碎片太杂乱,而生命烙印就像在看电影一样,从小到大,一览无余。

  如此,应该是最后一种了,元魂湮灭,那种过于弱小的生命烙印也会被绞散。

  叶信沉吟起来,那干瘪的女孩昭示着什么?那个白袍劫者吸收了自己双修道侣的生命力?心性够残忍的……但反过来再想,女孩应该受了重伤,不能活了,那白袍劫者也会跟着死去,汲取双修道侣的生命力,可能是白佛为了弥补欢喜禅的破绽而缔造出的一种法门。

  思索片刻,叶信再次凝聚神识,卷向另一道光带,随后他呆了呆,光带中什么东西都没有,一片空白。

  这怎么可能?!叶信立即把神识卷向第三道光带,结果还是一样,他挠了挠头,重新把神识探向那白袍劫者的生命烙印,接着再次呆住了,什么都没有,难道他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

  叶信极有悟性,错愕片刻,一下子明白了,记忆得以保存的时间应该很短,在他思索的时候,所有的记忆都消散了。

  “我真是……”叶信发出叹息声:“心好痛,象丢了十几亿一样……”

  那些劫者的记忆不知道隐藏着什么秘密,就以那白袍劫者为例,他知道了对方为什么显得与佛院其他修士不一样了,那属于心死之后的绝对冷漠,而且吸收了双修道侣的生命,实力应该远超过同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