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二章 有进无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怎么回事?”叶信沉声问道。

  “因为厄运之花。”渔道说道:“厄运之花的数量极其稀少,想无声无息、瞒过所有人的耳目得到厄运之花,更是难上加难,稍有风吹草动,宗门的修士就会找上来。当时宗别离为了勉励我,增加我的信心,提起过狼帅在四年前已经收集到了整整八朵厄运之花,已经可以找丹师炼化证道丹了,至少能炼化出两颗证道丹,结果消息走漏,惨遭不幸。宗别离提起这些的时候,看似很惋惜,我看到了他深藏眼底的贪婪,后来仔细考量,更怀疑他了。”

  “哦?”

  “我看得出来,宗别离是个非常骄傲的人,狼帅缔造了名将,按照他的禀性,不会甘心只做一个追随者,只要毁掉了狼帅,名将就成了他的囊中物,而且他深信自己会比狼帅做得更好,既然已知道了秘密,又怎么会留下一个让他感到碍手碍脚、并且压在他头上的人呢?”渔道说道。

  “再说厄运之花,他是不会出卖名将的,那样宗门肯定会想法设法找到狼帅藏起来的厄运之花,白白便宜了宗门,我的推想是……他应该是找到了一个不知内情的同谋,把别的罪名栽赃到狼帅身上,让宗门憎恶狼帅,等到狼帅被宗门所害,他再找到那八朵厄运之花,岂不是一箭双雕?既扫清了自己前方的障碍,又得了狼帅的奇宝。不过,他最后是很失望的,厄运之花不知道被狼帅藏在哪里,他很关注被关在天牢中的叶将门,应该是认为叶将门知道秘密吧。”渔道犹豫了一下:“至于宗别离的同谋,我就猜不出来了,当时我允诺加入名将,签下血誓。并且对他非常恭敬,宗别离很高兴,和我痛饮了几个小时,他的很多隐秘都是在那段时间里吐露出来的,之后我只和他见过一次,不敢深问,怕他起疑心。”

  “是铁心圣。”叶信眯起眼睛:“他的同谋是铁心圣,我一直感到奇怪,宗家为什么全面放弃大陈国的权柄,进入大卫国。如果说是因为大陈国的国主对他产生了忌惮之心,才逼得宗家另投明主,有些讲不通,既然有忌惮之心,肯定会做些布置,岂能容宗家那么轻易退出去?宗家对外说,是大陈国迫害宗家,他们一番苦战之后才逃离了大陈国,但问题是。他们居然连一些侍女和家丁都带过来了,可见他们有多么从容。”

  “如此……再加上你得到的信息,我可以断定,宗别离早就和铁心圣接触过了。父帅之死,是他们联手推动的。”叶信眼中闪过一缕厉色:“还有很多疑问都找到了答案,好一个宗别离!”

  “狼帅向来不畏强权,剑指宗门。是为了给无数被困在高级先天境的武士们找到一条出路啊!”渔道叹道:“只可惜功败垂成,宗别离根本就是一个无 耻的小人!”

  “小鱼儿,你做得很好。”叶信说道:“你暂时不要妄动。先控制住虎头军再说,还有,要小心萧魔指,他在两年前已经加入了名将,知道么?”

  “萧魔指也加入了名将?想必萧魔指也一样不知道我吧?”渔道一愣,随后发出冷笑:“宗别离的所作所为完全偏离了狼帅的本意,他是想让我们都变成他的走狗啊!”

  “你那边还需不需要元石?”叶信问道。

  “起步之初当然是多多益善的,现在我已深得姜能信重,暂时是不缺了。”渔道回道。

  “需要的时候和我说。”叶信说道:“不用担心我,这一次我又大赚了一笔,你猜猜看,我做下了什么大事?”

  “大卫国倾巢而出,九鼎城必定空虚,能让大人这般高兴的……应该就是大卫国的天地九鼎了。”渔道笑道:“不知道九鼎城是谁主事?”

  “我把墨衍留在了九鼎城。”叶信说道。

  “墨衍缺乏临机决断之能,如果一切顺利还好,万一出现差池,恐怕……”渔道皱了皱眉。

  “老十三已经给他铺好路了,他只负责动手。”叶信说道。

  “既然有鬼先生主持,那就是我多虑了。”渔道展颜笑道。

  “这一次回去,在无法完全控制大卫国的局势之前,我们是没机会再见面了。”叶信轻声说道:“你多保重。”

  “我知道。”渔道想了想:“大人,你一定要小心宗别离,他已完全控制了名将,我根本不知道名将现在有多少人,等到了必要的时候,他所能召集到的人手,是我们现在无法想象的!”

  “我心中有数。”叶信淡淡说道:“只要我能走出去第一步,他就休想能挡得住我了,比起借力打力的本事,他还差得远呢。”

  叶信和渔道走出树林,渔道急着返回太岁原去整编虎头军,而且还要向上禀报庄不朽遭受伏击的事情,不方便多逗留,只是草草和薛白骑等人打了个招呼,便骑上唯一一匹幸存的胭脂宝驹,匆匆离开了。

  临走时,渔道只留下了一句话:“大人,别忘了给我留一匹无界天狼。”

  对谢恩这种不喜欢动脑的人来说,渔道是垂涎无界天狼的速度和力量,但叶信听出了渔道的画外音,他会回来的,不管他飞得有多高、实力变得如何强大,天罪营是他的家,薛白骑这些人是他的兄弟,他永远放不下。

  叶信也知道,别看渔道说得很轻松,但想整编虎头军是困难重重的,首先庄家的人就不会同意,虎头军中自然会有大批愿意为庄家效忠的武士,只是,他相信渔道的能力。

  渔道和薛白骑,都是天罪营的重将,被列为双骑,地位仅在鬼先生之下,不过他们的性格截然不同,渔道锐意进取,侵略性十足,薛白骑稳练守成,一个是天罪营的剑,一个是天罪营的盾。

  这段日子,薛白骑的修行被远远抛在后面,主要是因叶家的事耗费了大量精力,毕竟叶信把叶家的孤儿寡妇交托给薛白骑,薛白骑只能殚精竭虑的保护叶家,等到叶信返回来,他才敢松口气。

  事实上他们两个人的资质差不多,这是叶信亏负薛白骑的,以后肯定要补回来。

  薛白骑似乎察觉到什么,靠近叶信,低声问道:“大人,你怎么了?”

  “没事。”叶信摇摇头,他的视线紧紧盯在庄不朽的尸体上。

  薛白骑顺着叶信的视线看过去,不由大吃一惊,他刚才没有留意,现在才发现,庄不朽的尸体竟然没有流血,随后他扭身看向拜访在石块上的庄不朽的首级,发现首级也没有流血,庄不朽的面颊上依然残留着因暴怒而产生的红晕,简直和生前没有什么区别。

  “胜败在此一举……拼了!”叶信喃喃的说道。

  在斩杀庄不朽的同时,他用钟馗的神能之力,硬生生封住了庄不朽的杀意,因为庄不朽的杀意太过暴烈了,他本能的感觉到有些危险。

  如果不知道名将的秘密,他或许会选择慎重行事,但已牵扯到了宗门,名将也被宗别离窃夺,他已没办法从容布置了,本来预计在两三个月后寻机发动,现在日期还要提前!

  如此,他已被逼到了有进无退的境地,罢了,以前他知道自己的运道一直不好,不管制定下多么完美的计划,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让他屡屡自嘲,今天他已做到了人力的极致,剩下的只能归于天意了。

  叶信长吸了一口气,庄不朽的尸身和首级同时发出闷响,两道璀璨的光华伴随着血光喷洒出来,在半空中凝成一只栩栩如生的剑齿猛虎。

  下一刻,那只剑齿猛虎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咆哮,随后笔直向叶信射来。

  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薛白骑、郝飞乃至温容等人,都是目瞪口呆。

  叶信任由剑齿猛虎扑来,在双方相撞击的瞬间,剑齿猛虎的身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叶信的长衫同时变得粉碎,化作无数碎片向四下飘去。

  突然发现叶信已变得近乎赤身**,只剩下脚上的一双战靴,还有腰间的一条破碎的缠腰带,温容几个人本能的避开视线,随后又勉强一点点转过头,她们脸上充满了惊骇。

  叶信的身体竟然象气球一般鼓了起来,脑袋和脖颈几乎连成了一片,甚至能听到骨节的破裂声,身体也胀大了数倍,犹如一个圆球,大腿也变得格外粗壮,本来一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转眼间变成了一个蛤蟆一样的怪物。

  完了……叶信的心陡然沉入谷底,他万没想到庄不朽的杀意竟然如此恐怖,以钟馗留下的神能,根本无法消化,继续下去,他只能被活活撑死。

  只是神能已经发动,就没办法半途而废,叶信还在继续膨胀着,周身上下的肌肤已出现了无数道细小的裂口,他的鼻孔、眼角、耳朵同样流出了鲜血。

  薛白骑等人都看出叶信的处境有些不妙,但他们不懂叶信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阻止。(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