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二零章 诛心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道金光从天际掠来,那正是叶信,接着这片废弃的大殿时,他的身形急停,随后像一缕清风飘落下来。

  “叶先生,你终于来了!”无问真人向着叶信深施一礼,另一侧的小胡子也跟着想叶信躬身,叶信开始时还有些错愕,旋即想起临行前嘱托无问真人的事情,知道这两个开始入戏了。

  另一侧的老豹子、花补真君、乐图和方英感觉有些古怪,无问真人和小胡子突然变得对叶信出奇的恭敬,和之前不太一样,不过他们也不好多问什么,而且已经和叶信认识过了,都凑上前给叶信施礼。

  叶信略做回礼,随后对无问真人问道:“老景呢?”

  “他已经清醒过来了。”无问真人顿了顿:“不过心情不是很好,所以不愿意见人。”

  “那……”叶信有些迟疑:“如果是我要见他呢?”

  “先生自然没问题,小景之前说过,只要先生回来,就马上请先生过去。”无问真人说道。

  “好,现在就带我过去吧。”叶信说道。

  无问真人带着叶信走进废弃的殿群,叶信见距离那些修士已经很远了,低声说道:“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还好。”无问真人同样低声回道。

  “老景的伤势怎么样了?”叶信又问道。

  “这个……”无问真人突然叹了口气:“你问他吧,这一次……他变化很大,和我都不说话了,也不知道自己闷闷的想什么东西。”

  片刻,无问真人停在了一座门洞前,向内颌首,示意景公子就在里面,叶信迈步走了进来,正看到景公子缩坐在墙角,听到脚步声,景公子抬起头,而叶信大吃了一惊。

  无问真人没说错,景公子的相貌还是很以前差不多,但神态已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以前的景公子谈笑时,从鼻孔中喷出的都是一种跋扈的气息,充满自信,好像没什么问题能难得住他,而现在的景公子显得格外无助、虚弱,还有深深的倦意。

  看到叶信,景公子勉强一笑:“叶老弟,老杂毛说你救了我好几次……可惜,今生今世恐怕是没机会报答你了。”

  叶信皱了皱眉,随后缓步走过去,也贴着墙根一点点坐下,随后说道:“你是怎么回事?”

  “你是问我的伤么?还要养几个月吧。”景公子说道。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叶信又皱起眉。

  景公子沉默片刻:“我和老杂毛吵过,他就不应该等你回来的……”

  “你的意思……这里的事情不用我管了?你说的是人话?!”叶信火了:“我为了你的事东奔西走,干掉了几个劫者,算是与劫宫成了死仇,又差一点死在那一川仙君剑下,现在你告诉我不管?!”

  “老弟,我知道欠你很多……”景公子露出惨笑:“可你不懂的啊……”

  “我有什么不懂的,你说!”叶信说道。

  景公子的脸颊不停的抽搐着,随后猛一咬牙:“你知道现在谁最希望我死么?”

  “看在什么时候。”叶信说道:“以前自然是你们极上秘龙的同道。”

  景公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你……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啊。”叶信说道:“倒是你,居然靠着自己领悟到了这一点,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一些。”

  “你知道了还敢回来?”景公子喃喃的说道。

  “我辛辛苦苦为你破了局,为什么不回来?”叶信说道:“而且你尽管放宽心,现在没有人希望你死的。”

  “什么意思……”景公子呆了呆。

  “局势变了。”叶信说道:“明界的修士希望你多活几天,极上秘龙道也下决心要保住你。”

  “老弟,我知道你想让我振作起来,但也不能这么戏弄我啊……当我是傻瓜?”景公子的笑容充满了苦涩,因为在他看来这是死局,极上秘龙道不可能为了他一个人,悍然与明界开战,如此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

  “真是榆木脑袋不开窍,你能活到今天,也算个奇迹了。”叶信说道。

  接下来叶信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当然,他只说可以说的,李逝川的事情也没有瞒着,因为他存了私心。

  叶信与真真交谈时,曾经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李逝川,阶级固化。

  李逝川代表着极上秘龙道核心层那批人,他们掌控着极上秘龙道的主权,而主权这种东西,通常都是拒绝与外人分享的,叶信想占有一点点好处,只有一个选择,跪下。

  不管他表现得多么优秀、多么重要,都不会得到接纳,在李逝川眼中,那一批极上秘龙道的缔造者们才属于主宰,谁都别想混进来。

  当初简单的交流,叶信已看出了李逝川的秉性,现在是要对付明界,或许可以做到联手,等明界乱了套,天路中出现真空,那时候是敌是友就不好说了。

  所以,叶信要在极上秘龙道中埋下一颗地雷,就是景公子。

  几个小时过去了,当两个人并肩走出去时,景公子的精神已不再那么萎靡了,不过,他身上已再找不到那种天家贵胄的纨绔气息,虽然显得有些虚弱,但神态比以往沉稳得多,经此一难,他的性情已然大变。

  到了外面,极上秘龙道的修士们纷纷上前见礼,看得出来,景公子的地位很高,而且人脉极广。

  “既然景少已经恢复了,大家可要快些拿定主意,我们到底往哪里走?”一个修士说道:“阳赋刚刚遭了毒手,下一个是谁?不能再在此地逗留了。”

  “阳赋的事情并不简单。”老豹子淡淡说道:“他的剑并不是自己拔出来的,而是别人拔出来塞到了他手里,摆明是被熟识所害。”

  “你怎么知道?”众人惊讶的看向老豹子。

  “阳赋真正的圣诀是左手剑,我们找到阳赋的时候,剑在他的右手,这不应该。“老豹子说道:“害了他的人虽然是他的熟识,能让他放松警惕,但并不了解他的法门。”

  众人相互低声议论起来,尽管老豹子没有明说,可大家又不是傻瓜,当然明白老豹子的意思,害死阳赋的修士或许就在他们之中。

  “以后过去的事情就不要纠结了,还是想想以后吧。”叶信说道。

  听到叶信说话,连无问真人和小胡子都露出诧异之色,现在是避嫌的时候,叶信居然要岔开话题?幸亏在叶信赶到之前,阳赋早已遇害了,否则叶信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其他修士看向叶信的视线都有些狐疑,甚至是不善,他们肯定不会象无问真人那样信任叶信,阳赋是他们的朋友,前几天遇害了,叶信居然让他们不要纠结?岂有是理?此人是不是心中有鬼?!

  无问真人见气氛有些不对,急忙干咳一声:“诸位,俗话说鸟无头不飞、蛇无头不行,我们此番要躲避明界的追杀,无论如何也要选出一个当家说话的。”

  “是这个道理。”小胡子叫道:“有些兄弟是主动过来帮忙,有些兄弟是接了命牌赶到这里助战,大家来自诸路诸界,相互各不统属,有的是朋友,有的却从来没见过,这样很容易各行其是、杂乱无章,选出一个带头的,对大家都有好处。”

  众人纷纷点头应是,认为无问真人和小胡子说得有道理,而视线则落在了景公子身上,虽然景公子有重创在身,但这些人中属景公子的地位最高,自然是唯一的人选。

  “叶先生的才能远超我等,所以我推举叶先生,还望先生不要推辞。”无问真人向着叶信施礼,随后视线转向景公子:“小景,你的意思呢?”

  “我愿意听叶先生的。”景公子说道。

  那些修士又开始议论起来,随后其中一个修士突然大声说道:“这位叶先生应该不是极上秘龙的道友吧?”

  “不是。”叶信摇了摇头。

  “这有些不妥吧?”那修士皱眉道:“我等岂能听从外人的号令?”

  “别废话了。”景公子突然说道:“没有叶先生,我们几个谁都活不到今天!愿意拿景某当朋友的,就要给景某几分薄面,不愿意拿景某当朋友的,散了吧,景某不怪你们!”

  那些修士见景公子口气这么冲,都不说话了。

  “好了,大家去准备准备。”无问真人观察着天际:“百息之后,我们就要动身了。”

  随后无问真人向景公子和叶信使了个眼色,走到一边,小胡子也跟了过来,无问真人上下打量着景公子,叹道:“小景,总算想通了?”

  “想通了。”景公子笑了笑:“既然都想让我死,我就偏偏不死。”

  景公子此话指的是极上秘龙道的核心层,知道了一川仙君是极上秘龙道的人,也知道一川仙君想除掉他,他的心情非常复杂。

  无问真人却是不懂的,他点头道:“想通了就好,叶老弟,你刚才为什么把话题岔开?”

  “因为老豹子在诛心。”叶信缓缓说道:“你知道世间最可怕的是什么吗?是猜忌,只要生出猜忌之心,这些人就散了,再不可能合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