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二一章 三个目标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难道你没听懂老豹子的话?”无问真人皱起眉:“阳赋的死大有蹊跷!害死他的人或许就在他们之中!”

  “你认为最可疑的人是谁?”叶信反问道。

  “我怎么知道?!”无问真人回道。

  “我看最可疑的就是老豹子。”叶信说道:“他害死了阳赋,故意把阳赋的剑放在右手,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揭露疑点,如果他便成了最清白的一个,谁都不可能怀疑到他,贼喊抓贼啊。”

  “这……”无问真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突然感觉叶信的话极有道理。

  “是不是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了?”叶信露出微笑:“这就是猜忌,然后你怎么看他都会疑心重重,哪怕他做的是好事,在你眼里也会变成欲盖弥彰。”

  “他到底是不是……”无问真人吃力的说道。

  “不知道,现在他没有破绽,那就暂时把他当成好人吧。”叶信说道:“虽然他不应该当众说出此事,好像在故意制造相互猜疑的氛围,但这不是罪证,纵使我说他暗藏杀机,真人你恐怕也没办法接受吧?”

  “我的朋友不多。”无问真人苦笑道:“而老豹子和我认识很久很久了,你说我能这样接受么?”

  “所以嘛,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叶信说道:“只要我们有耐心,狐狸尾巴肯定会露出来的。”

  “小叶,我们往哪里走?”景公子说道。

  “往哪里走都行。”叶信说道:“你所在的位置,就是风眼,不管外面的风暴有多么猛烈,风眼周围总会安全得多。”

  “风眼……”景公子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片刻,众人动身向着五圣天的深处进发,一路飞掠,什么都没发生,等到了入夜,众人找了一座山坳休息,叶信暗地里叫来景公子和无问真人,嘱咐了一些话,随后悄悄离开了山坳。

  叶信飞掠了数百息的时间,前方看到了一座大山,而他感应到的波动就是从山巅传过来的,他取出一个面具,戴在了头上。

  山巅上站着几个身影,一共六人,叶信上一次见过的一川仙君就在其中,不过一川仙君也戴着面具,他们的面具包括叶信的面具都各不一样。

  叶信落在山顶,微微点头示意,那几个修士也向他示意,但大家都有面具,连眼睛都被遮蔽起来了,叶信察言观色的本事等于被废掉,使得他略微有些不适。

  “人已经到齐,我们也该有所动作了。”戴着面具的李逝川缓缓说道:“一共有三个目标,第一个是吉祥天班家的班远航,班远航资质奇佳,一直被班家寄予厚望,虽然他名声一直不显,但那是因为他在千年前走火入魔,修为半废,之后常年闭关苦修,轻易不出外走动,如果能斩杀班远航,必然班家遭受重创,也给明界修士一个教训。“

  “我见过他,不过……”一个穿着白衣的修士说道:“他好像没那么重要吧?此番是吾道第一次反击,意义重大,为什么要选择他?”

  “一个是因为班家向来以明佛马首是瞻,班远航的死,肯定会造成深远的影响。”李逝川说道:“另一个是因为长老会接到了请托,目标就是班远航,所以把他算了进来。”

  “请托?班远航好像没什么仇家……莫非是班家人的请托?”那白衣修士说道。

  “哦……又是嫡庶之争么?”另一个穿着黑衣的修士笑了起来。

  “你们虽然都是道中护法,地位尊贵超然,但也要知道,不该问的不要乱问,不该说的不要胡说。”李逝川用不悦的声音说道。

  “既然是长老院的请托,悬赏应该不低吧?”又一个穿着浅色长衫的修士说道。

  “七千金髓,三颗九转灵丹,五百颗九转金丹。”李逝川说道:“而且班远航还有藏空锤,谁手刃班远航,藏空锤自然就归谁。”

  “虽然藏空锤有些显眼,但终归亦算有名的神兵,不错,班远航交给我了。”那穿着浅色长衫的修士立即接道,随后看向那白衣修士:“怎么样?我们两个再搭把手?“

  “算了。”那白衣修士摇了摇头:“我认得班远航,不忍下手,你还是找别人吧。”

  “我去。”那穿着黑衣的修士说道。

  李逝川把一块玉简扔给了那穿着浅色长衫的修士,随后说道:“第二个是怀奇先生,这个人你们要小心了,据我所知,怀奇先生曾经先后辅佐过三位大能,五界天的雷妖,清霄天的魏逍遥,还有银皇天的东皇,古怪的地方在于,只要被他辅佐过的大能,最后都闭死关不见人影了,连东皇也于七百年前再不露面,长老会对此人很感兴趣,我会给你们一件法器,斩杀他之后,务必用法器封印他的元神,然后再把法器带回来。”

  场中一片静寂,良久,那白衣修士缓缓说道:“这个人可要比班远航难对付得多,赏格呢?”

  “一万金髓,十颗九转灵丹,一千颗九转金丹。”李逝川说道。

  “那怀奇先生与明界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对付他?”穿着浅色长衫的修士说道。

  “此人每次出行,都会掀起种种事端,是一大祸害。”李逝川说道:“而且,此人现在已进入了五圣天,应该是冲着景公子而来,我们自然要先下手为强,何况雷妖、魏逍遥与东皇先后闭关不见踪迹,应该有什么秘密,所以长老会希望把他的元神带回去。”

  “我和怀奇先生打过交道。”那白衣修士笑道:“说起嘴皮子的本事,我是望尘莫及,但要比起修为,他还差得远,一万金髓、十颗九转灵丹啊啊,那我……”

  “交给我。”一个戴着红色面具的修士突然抢道。

  “算上我一个。”最后一个始终没说话的修士也站了出来。

  “哎……你们还带这样抢的?!”那白衣修士叫道。

  “抱歉。”戴着红色面具的人说道,他略微躬了躬身。

  “谁让你说话啰里啰嗦个没完。”那最后一个修士却一点面子都不给。

  “你们行事要小心。”李逝川拿出一只布袋递了过去:“能战则战,不能战立即退走,保全己身。”

  “我知道。”戴着红色面具的修士点头道。

  “第三个修士叫白秋彤。”李逝川说道:“此人修为不高,但地位至关重要,她是金瞳太岁的双修道侣,尽可能把她击伤,然后抓活的,因为长老会正在与金瞳太岁谈一件事情,有人质在手,会顺利得多,如果不能抓活的,杀了也就杀了,至少能把金瞳太岁引出来,虽然这是下策,但我们选择的余地并不多。”

  那白衣修士扫视了一圈,视线落在叶信身上:“兄弟,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了,怎么样?一起走一趟?”

  “好。”叶信点了点头。

  “赏格有多少?”那白衣修士说道。

  “五千金髓,两颗九转灵丹,一百颗九转金丹。”李逝川说道。

  “少了点……“那白衣修士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因为对付白秋彤的难度最低。”李逝川说道,随后他把一块玉简扔给了那白衣修士。

  那白衣修士接着玉简,运转神念探入到玉简中,片刻,他收回神念把玉简扔给了叶信。

  叶信接过玉简,用神念探查着,虽然这里的修士都戴着面具,让他没办法观察别人的情绪变化,但不代表着他失去了分析判断的能力。

  那白衣修士有些古怪,李逝川提到怀奇先生时,那白衣修士先说怀奇先生比班远航难对付得多,好像是要吓阻其他人接这个任务,片刻之后,他话锋一转,说怀奇先生就是嘴皮子厉害,修为差得很,显得信心满满,还提醒大家赏格有多高,自己又故意慢了一拍,让别人抢走这个任务。

  事出反常必有妖!那白衣修士到底是什么意思?叶信想来想去,只有一条逻辑线可以解释。

  那白衣修士认为他叶信有可能接这个任务,所以试图阻拦别人,然后可以与他叶信组成一队。

  见叶信无动于衷,便立即改口,引导别人马上把这个任务抢走,如此只剩下两个人,只剩下一个任务,自然还是与他叶信组成一队。

  叶信尚不清楚对方处心积虑的目的是什么,但没关系,走着瞧吧,想与他结交,他不会介意多一个朋友,心怀不轨,那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都去吧,以三天为限,不管成与不成,全部退回到雾岭,我亲自接应你们。”李逝川说道,接着他看向那白衣修士:“他是新晋护法,你多多照应一些。”

  “我知道他是新晋护法。”那白衣修士回道。

  “哦?”李逝川一愣。

  “他连面具的阵图都没有开启。”那白衣修士笑道:“我说兄弟,你这样不感觉到憋闷么?”

  “是我疏忽了。”李逝川说道,接着他走前几步,伸出指尖向着叶信的面具一弹,一缕劲风急掠而至。

  叶信没有闪避,接着感觉到面具一凉,眼前出现了光亮,光亮在一点点扩散,之前他一直在用神念观察四周,以为别人也和他一样,现在面具好像已不复存在,或者是与他的肌肤融为一体,可以直接用眼睛去看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