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二二章 组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知道自己出糗了,他本以为这种面具就是往脑袋上一扣就完事,却忽略了极上秘龙道做为一个隐藏着的庞大联盟,不知道有多少炼器大师,岂会制作普通的面具?而且场中都是极上秘龙道的护法,用李逝川的话说,各个地位尊贵超然,又怎么会携带普通的面具?

  现在这种面具才符合身份,戴与不戴没什么区别,而外面绝对没办法看到面具者的相貌。

  随后六个护法组成三支小队,向着各个方向掠去,那白衣修士在前,叶信不疾不徐的跟在侧翼。

  “兄弟以前在哪里修行?”那白衣修士漫声说道。

  “五界天。”叶信说道,这种事情他是张口就来,想都不用想。

  “真巧,我也是五界天的。”那白衣修士说道:“兄弟是哪一个宗门的?”

  “阁下又是哪一个宗门的?”叶信反问道。

  “我是千奇楼的。”那白衣修士说道。

  “确实巧,我也是千奇楼的。”叶信说道,他知道这个宗门,苍炎、真云就是千奇楼的修士。

  “……”那白衣修士回头扫了叶信一眼,随后再不说话了,因为他虽然犯了忌讳,主动询问叶信的来历,但他说的是真话,千奇楼有四大主楼,分别为千、奇、隐、藏,他便是奇楼楼主,而叶信明显是在胡扯。

  不是谁都可以成为护法的,至少实力要和他差不多,如果叶信真是从千奇楼走出去的,必定是四大主楼中的其他楼主,那怎么可能?

  也许是对叶信感到恼火,那白衣修士不再说话了,绞尽脑汁编造出的谎言,总归是有些尊重的味道,象叶信那样随随便便的胡扯,完全不担心被拆穿,好像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片刻,那白衣修士突然开始一点点的加快速度,叶信双瞳闪烁了一下,随后他也提升速度,但只维持了十几息的时间。

  莫名提升速度,那白衣修士恐怕是在试探他的修为,而扮猪吃老虎属于叶信的长项,他很清楚应该如何隐藏自己的实力,一点反应都没有,起不到什么效果,他也跟着加速了,但最后实在是力所不能,这就全无破绽了。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一点点拉开,等到了数百米开外之后,那白衣修士好像感应过来,速度又开始放缓,明显在等待叶信,随后又取出一只罗盘。

  叶信掠近时,那白衣修士向着叶信招招手,随后改变了方向。

  “方向错了吧?”叶信说道。

  “兄弟你有所不知。”那白衣修士说道:“玉简标明的范围差不多几十万里之遥,白秋彤此前在江九坡,现在未必还在那里,而我们只有两天的时间找到她,所以我准备先去山宝城的山宝酒铺去转一转,或许能知道她的消息。”

  “这里还有城池?”叶信一愣。

  “有烟火的地方当然就有城池。”那白衣修士说道:“只不过这五圣天都是修士往来行走,那些城池少的有一、二百人,多的也不过五、六百人,与其他天路无法相比。”

  “哦……”叶信明白了。

  “兄弟以前从没来过五圣天么?”那白衣修士说道。

  “没有。”叶信摇头道。

  “这么好的地方怎么不来呢?可惜……”那白衣修士叹了口气:“不过,兄弟你的身法好像有些不足,去山宝城一来一往差不多有一万七、八千里,为了节省时间,我要快去快回,兄弟你还是留下来等我吧。”

  “行啊。”叶信说道。

  “那边有一条大江,为了避免我们走散,你去江边走一走,但不要走太远。”那白衣修士说道,随着他陡然展动身形,向着远方掠去。

  叶信看着那白衣修士走远,嘴里露出一抹微笑,喃喃的说道:“搞邪教就要用点心,组织结构这么松散……到处都是窟窿,看来只有这一次合作了,以后还是避而远之吧,免得被猪队友害死。”

  那白衣修士可能是因为叶信对自己无礼,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也没把叶信当回事,却不知道叶信有着见微知著的能力,只要露出一点点缝隙,他就可以从缝隙中一窥全豹。

  因为组织结构不够严密,必然使得上层对下层缺乏信任,下层对上层也缺乏忠诚。

  极上秘龙道每次有所动作,都是联合行动,景公子那次就不用提了,此次李逝川选下了三个目标,每个目标都派出两名护法,一方面是为了增强战力,确保行动成功,另一方面也是让两名护法相互监督。

  极上秘龙道中的绝大多数修士都有另外的身份,连李逝川都不例外,如果行动与自己另外身份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或许极上秘龙道的修士就会出工不出力,甚至会故意诱导行动失败。

  那白衣修士明知道行动开始之后两个人就不能分开,却依然我行我素,把叶信一个人扔到这里,只有两种原因,一种是太过轻视叶信了,另一种就是另有图谋。

  叶信落在江边,看着缓缓流动的河水,他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薛男君身上,天地不仁,其中所蕴藏的深意太可怕了,而那薛男君应该是领悟到了邪路神庭的总策,所以才会把目标转向下界,试图避开这场浩瀚的劫难。

  回去之后,应该想办法与那薛男君成为朋友,如果那薛男君真的拥有预测类法门,是他非常需要的,而薛男君所掌握的与邪路神庭有关的信息,他更需要。

  在沉思中,时间飞快的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远方传来剧烈的元力波动,那白衣修士已经回来了,向着江边掠至。

  “幸好走了这一趟,否则我们就要扑空了。”那白衣修士说道:“那白秋彤已经进了安法宫的封神之地。”

  “封神之地?”叶信顿了顿。

  “兄弟你没来过五圣天,所以不知道,这里的封神之地多达数百处。”那白衣修士说道:“想当年妖皇惊天心怀不轨,为了与天域对抗,他以五圣天的天地为熔炉,缔造出封神大阵,他是想靠封神大阵压制天域神祇的力量,再用蚂蚁食象的勇气,把天域神祇硬生生耗死,可他忘了,天域中不止有神祇,还有数不清的天族修士。”

  “然后呢?”叶信说道。

  “还有什么然后?他的封神大阵自然被天族修士碾得粉碎。”那白衣修士的声音里满是讥讽:“不过,他的封神大阵确实厉害,虽然已过了这么多年,五圣天还残存着不少封神之力。”

  “什么是封神之力?”叶信又问道。

  “就是金木水火风五脉禁绝。”那白衣修士说道:“修为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天族、魔族还有海族修士是不会进入封神之地的,天族怕绝风,魔族怕绝火,海族怕绝水,我们人族修士受到的影响就小了,而唯有妖族,会把封神之地当成乐土。”

  “为什么?”叶信继续虚心求教。

  “妖皇惊天是妖族,他当然不会封印自己的力量。”那白衣修士说道:“而且五圣天原本就是妖族的地盘,天地本有六脉,分为金木水火土风,封神大阵留下土脉,就是为了妖族修士着想,不过,那一战之后,这五圣天的土脉受损也最为惨烈,一路走来你应该看到了。”

  “你知道安法宫在哪里么?”叶信说道。

  “我说过,这里我很熟。”那白衣修士说道:“否则上皇也不会把我叫过来,除了你之后,其他几位护法都是经常在五圣天走动的。”

  “我们一共有多少位护法?”叶信说道。

  “这个……”那白衣修士一愣:“我刚升九品,怎么可能知道,而且我也不敢问啊。”

  叶信不说话了,那白衣修士迟疑片刻:“走吧,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两个人纵起身形,那白衣修士还是飞在前面,叶信跟在后面,差不多飞掠了三、四个小时,远方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沙漠,越过沙漠边缘之后,那白衣修士向着低空落去,叶信的反应慢了一拍,结果突然感觉周围的空气变得异常沉重,他的身体也一样,似乎从地底下伸过来一只看不到的巨手,在抓着他往下拖。

  叶信斜刺里向着地面落下,轰地一声巨响,正砸入一座巨大的沙丘中,荡起了一片片烟尘,虽然很快就从沙坑中跃了出来,但显得有点狼狈。

  “现在知道天族修士为什么不会进来了?”那白衣修士出现在沙坑边:“魔族修士更惨,他们不但飞不起来,连法门都没办法释放,魔族的力量大都来自于血液中蕴生出的魔火,在这里他们的魔火很难凝聚起来。”

  叶信知道对方是故意不提前告诉他,但这种事他压根不放在心上:“如果不能在空中走,我们怎么才能找得到那白秋彤?”

  “白秋彤进入封神之地,不外是为了那两、三件事。”那白衣修士说道:“跟我来就好。”

  叶信缓缓释放出神念,还好,他的神念并没有受到影响,随着神念的不断扩展,方圆几十里内的一切都在他的凝注之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