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二三章 喜欢打脸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两个人向着沙漠深处奔行,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坑,无数沙砾向着坑中洒落,居然形成了一道道壮观的瀑布,坑中传出震耳欲聋的轰响声。

  那白衣修士到了坑边,纵身向着坑内跳去,叶信也没多想,跟着跃入大坑,这种封神之地对其他修士而言是充满凶险的,飞不起来,元力又受到压制,心中自然要感到不安,但对叶信来说,所谓封神之地简直如同玩笑,他的虚空之力并没有受到压制,想走随时都能走。

  落在坑底,那白衣修士与叶信先后稳住身形,随后四下扫视,叶信发现从空中洒落的沙砾格外的纯净,每一秒钟都有数十万斤的沙砾落下,居然没有一点灰尘,而且周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由沙砾凝成的海洋,海洋在流动,肉眼亦能看到一道道沉重的波浪。

  “这边走。”那白衣修士说道,随着他穿入一道沙砾瀑布之中,消失不见。

  叶信也跟着穿了过去,发现瀑布后方是一条甬道,沿着甬道走了片刻,眼前豁然开朗,原来他们已走进一座庞大的地宫之中。

  地宫很干净,应该是常年有人居住,一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子正端坐在圆桌后,微笑着看向甬道。

  那白衣修士已让在一边,也把叶信让在了前面,叶信只当什么都不知道,扫视了一圈,视线落在了那女子身上。

  “有贵客光临,小女子这安法宫真是蓬荜生辉啊。”那女子笑眯眯的说道:“请,请上座。”

  叶信好似忘记了那白衣修士的存在,迈步向着女子走去,只是在将要坐下的时候,突然对着那女子说道:“白秋彤?”

  “正是。”那白秋彤点了点头。

  “总算找到你了,真不容易。”叶信长长吁出一口气:“整整跑了大半天啊,都快把我累死了。”

  接着叶信一屁股坐了下去,那女子眉眼间显得有些愣怔,因为叶信的反应太奇怪了,完全不在她预料之中。

  换成别的修士,或者要对着那白衣修士怒骂,再或者运转元脉准备开战,而叶信居然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坐下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面临什么样的处境么?!

  随后叶信突然转头:“几位也都出来吧,躲躲藏藏的有什么意思?”

  气氛骤然变得安静了,片刻,几个修士缓缓从两侧走了出来,算上那女子和白衣修士,一共六人,隐隐把叶信围在当中。

  “这里的压制力要比外面强横得多。”叶信说道。

  “毕竟是以天地为熔炉的封神法阵,自然不可小窥。”那白秋彤说道。

  这时,那白衣修士忍不住了,如果叶信显得很愤怒,开口喝骂,或者是准备开打,他都会感觉到出离的惬意,而叶信对一切变化都安之若素,使得他有一种挫败感。

  “我以为把他带到这里会耗费不小的力气,没想到……”那白衣修士缓缓说道:“几位上皇都瞎了眼,居然让这样的傻瓜升任护法,呵呵呵……极上秘龙道岂能不败?!”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不妨换个角度想一想。”叶信淡淡说道:“或许我就是艺高人胆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哈……”那白衣修士被逗笑了,他感觉叶信就是死鸭子嘴硬,到了这种困境,还谈什么艺高人胆大?很是不要脸!

  “尊驾还是把面具摘掉吧。”那白秋彤依然笑眯眯的:“我们也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面具可以摘,但几位不先报一报自己的宗门么?”叶信说道:“既然是开诚布公,总得让我先看到诚意啊。”

  那白衣修士更恼火了,他刚想说话,白秋彤却摆了摆手,她是主事者,另外几个修士看懂了她的意思,其中一个老者略躬了躬身,很冷淡的说道:“老朽三元隐圣师无忧。”

  “在下三元隐圣顾无忌。”另一个中年修士说道。

  “三元隐圣……我记得是宫无法啊。”叶信顿了顿。

  “既称三元,自然是有三位大能。”那白秋彤笑道。

  “原来如此……”叶信这才明白。

  “尊驾认得无法?”那中年修士急忙追问道。

  “一面之缘罢了。”叶信说道:“不过,两位前辈的运气可要比宫无法差多了。”

  叶信的话中暗藏杀机,上一次那宫无法败给他,仓皇逃生,这算是好运气,至于眼前的顾无忌与师无忧,今日必死!

  不过,那顾无忌和师无忧完全听不懂叶信的用意,见叶信不是宫无法的朋友,他们闭口不言了。

  “在下满月剑派邹灵心。”一个中年修士缓缓说道。

  “在下千鹤会单直。”另外一个身材削瘦的壮年修士说道。

  叶信的视线转向那白衣修士,那白衣修士顿了顿,缓缓说道:“奇楼,方凉。”

  “你确实要凉了。”叶信一笑,随后抬手把面具摘掉,扔到一边。

  看到叶信的相貌,那白秋彤显得有些吃惊,修士的寿命都远远超过常人,尤其是到了大圣境,活个几千年都很寻常,所以只从外貌是无法判断修士真实年龄的,但气息做不得假,可以大概分为青、壮、衰、老四种阶段,譬如那班家的班远航,看起来年纪只在二十左右,可他的气息非常沉稳、雄壮,昭示着他正处于修士的黄金阶段。

  而叶信却给人一种万物勃发、生机无限的感觉,那白秋彤很清楚,叶信的真实年龄非常年轻,修炼的时光绝对不会超过三、五百年,甚至更少。

  “尊驾年纪轻轻,便能勘破铁壁,步入大圣之列,可算是人中龙凤了。”那白秋彤充满了感叹:“而极上秘龙道纯属乌合之众,尊驾又何必为极上秘龙道卖命呢?这岂不是明珠暗投?!“

  “到底是管事的,说话就是比别人好听。”叶信笑嘻嘻的说道。

  “你……”那白秋彤有些愣怔,她发现叶信这个人很是古怪,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单独拿出来,她全能明白,可摆成句子,她就摸不透了,连好意恶意都分不清楚,沉吟了一会,她只得不作回应,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往下说:“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如果尊驾愿意弃恶归善,自应投到我家少主门下,过去的一切,我家少主都可以既往不咎。”

  “你家少主是什么人?”叶信说道。

  “我家少主来自劫宫,是行走四方的劫者。”那白秋彤说道。

  “劫者?劫者不是不可以拉帮结派的么?”叶信一愣。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那白秋彤说道:“情势变了,我们自然也要跟着改变。”

  “劫者啊……”叶信咧了咧嘴,如果所谓的少主大有来头,他或许还会虚与委蛇一会,多探听些内幕,劫者?老子前些天刚刚干掉了四个,还是一起干掉的,有什么资格称一个‘主’字?!

  那白秋彤看出了叶信的轻视,她显得有些不悦了:“我家少主虽然刚刚执掌劫雷,名声不显,但身份是改不了的,吉祥天、净垢天、无恨天有无数修士,可几位佛主的嫡传弟子却不多,尊驾莫要轻狂,跟着我家少主,以后有数不清的好处!”

  “成啊,我同意。”叶信说道:“然后呢,没事了吧?没事我可就走了。”

  “自然不行!”那白秋彤说道:“我们还要陪尊驾到劫宫走一趟。”

  “去劫宫做什么?”叶信问道。

  “尊驾要去拜会劫宫九霄镜,以镜为证。”那白秋彤说道。

  “拿我当白痴么?”叶信摇了摇头:“我到了劫宫,你们突然翻脸,要对我不利,我又该何去何从?”

  “如果我们要斩灭你,在这里就可以动手,又何必大老远跑到劫宫去?”那白衣修士冷笑着说道。

  “是这个道理。”那白秋彤微笑道:“封神之地,五脉禁绝,尊驾的法门也会受到压制,如果我们没有诚意,还能找到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么?”

  叶信连同椅子一起转了半圈,看向那白衣修士,他的表情似笑非笑,好像觉得那白衣修士很有趣。

  “你看什么?!”那白衣修士喝道。

  “当时在场的有好几个护法,我想不通你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因为我是新人?因为我很容易对付?”叶信轻叹一声:“一双狗眼啊……说实话,绝不打妄语,很快,你就会恨不得把自己的狗眼挖出来!”

  “尊驾可要想清楚了。”那白秋彤皱起眉,她感觉到叶信在挑衅了:“在这五脉禁绝之地,你什么都做不了!”

  “五脉禁绝……刚才有条狗还说过,这里是妖族修士的乐土。”叶信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们说……如果我突然变成妖族大能,你们会怎么样?”

  场中其他修士都显得忍俊不禁,天、魔、人、海、妖五族修士元脉不一样,根骨不一样,或者可以说属于完全不同的生命,你以为自己能随意脱胎换骨呢?

  “不相信啊?”叶信也笑了:“我这人……最喜欢打脸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