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二五章 蠢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邹灵心突然发出长啸声,他的元脉运转到了极致,手中的长剑异常艰难的在空中划动,膨胀开的剑幕凝成一轮满月,接着月轮轰然炸开,化作万千道凌厉的剑光。

  这是满月剑派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同归于尽式圣诀,月碎!

  大殿的空间并不大,瞬间便被穿梭的剑光铺满,急掠而来的叶信根本没有闪避的余地,正被剑光笼罩在里面。

  邹灵心还在不停的发出长啸声,如果是在平常时,月碎的攻击范围足以达到数千米,威力无穷,纵使是高大的山岳也会被剑光碾得粉碎,可在这封神之地,他能明显感应到自己的圣诀以极快的速度衰竭下去,为了彻底斩灭叶信,他只能持续不断消耗自己的元力,尽可能抵消圣诀的衰竭。

  就在此刻,一只拳头突然从邹灵心后方的空气中出现,闪电般击中邹灵心的后脑,轰……邹灵心正全神贯注运转元脉,万没想到攻击会出现在他身后,他的脑袋瞬间象刺破的气球一样爆开了,化作一蓬血雨,而穿梭的剑光失去了控制,疯狂的撞击在四周,震得整座大殿摇摇欲塌,无数砂石纷纷扬扬从殿顶洒落,遮蔽了视野。

  单直的身形启动,如鬼魅般在沙尘中游走,他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在叶信把注意力转向他之前,必须要闯入巷道,否则他再也走不了了。

  只是,单直仅仅掠出几十米,便感应到一股狂暴无比的气息从沙尘中卷至,接着他的圣体陡然变得扭曲起来。

  单直知道自己已遭受重击,他发出嘶吼声,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致,接着又感觉到左肩传来一阵剧痛,他的眼角看到自己的左臂已脱离了肩膀,没入到沙尘中。

  单直的嘶吼已变成惨嚎,下一刻,叶信的拳头又从后方轰来,正击中了他的背心,他的速度居然突破了极限,象一颗炮弹般撞入到墙壁中。

  叶信也跟着扑入到墙壁中,随后从墙壁内传来极其沉闷的撞击声,每一次撞击声响起,殿内的石板都会弹动一下,卷起道道烟尘,大殿的墙壁也在跟着摇晃,好像发生了地震一样,这种撞击声足足爆发了十几次,然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片刻,叶信缓缓从墙壁的洞口中走了出来,他已遍体染血,不过,这些鲜血只是覆盖在他的圣体上,叶信震荡圣体,他身上的血污全部被震得出去,化作无数道红色的箭光。

  白秋彤一直坐在那里,她刚才也试图有所动作,但看到叶信从空间裂隙中走出,一拳轰杀了邹灵心,便知道一切动作都是徒劳的。

  白秋彤的双瞳有些恍惚,她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场景,那时候金瞳太岁与同在天梯之列的危危有不共戴天之仇,危危采用游击的办法,到处袭扰,搞得金瞳太岁焦头烂额。

  她有些瞧不起金瞳太岁,觉得金瞳太岁的手段太过笨拙,随后找到了一些朋友,用一个孩子假做危危宗门的遗腹子,设下圈套,引诱危危上钩。

  最后她成功了,危危果真被引入到埋伏圈内,但她也失败了,因为没想到危危的实力那么厉害,手中的铁锏把她的朋友们杀得屁滚尿流,幸好金瞳太岁从别人口中得知她在计划除掉危危,立即赶过来支援,击败了元力将要耗尽的危危,可惜,后来任雪翎出现了,挡住了金瞳太岁,把危危救了出去。

  虽然她幸免于难,但当时的场景给她留下了永生无法磨灭的印象,现在,她的记忆与眼前的场景重合了,叶信的身影也与危危重合了。

  同样是耗费心思布下了圈套,同样是认为自己稳操胜券,敌人又是同样靠着一己之力扭转局面!

  更让她恐惧的地方在于,叶信要比危危可怕得多,危危再厉害,终究是被围住了,不过在做困兽斗而已,可叶信居然掌控着虚空之力!

  被危危击败,是她还有她的朋友们实力有限,没能降服猎物;而叶信却让她幡然醒悟,原来自己是猎物,叶信才是猎人,可笑的是,在猎人亮出利刃之前,她居然一直以为自己能够掌控全局。

  “怪不得她就是不想修炼别的法门,做绿巨人的感觉实在是太畅快了……”叶信喃喃说道,他眼中的血红已逐渐褪去,接着他转过头看向了白秋彤。

  白秋彤虽然是失败者,但她亦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就如同此刻,她并没有被绝望击倒,神色保持平静,双瞳闪烁一缕歉疚,不过这份歉疚与叶信无关,只因她想到了金瞳太岁。

  她一直认为金瞳太岁想事情过于简单,有些笨,可金瞳太岁总是不以为意,还笑眯眯的对她说,反正他们是道侣,有一个人头脑灵活就足够了,他笨一些是应该的。

  所以,她很不满,也对金瞳太岁有些失望,可在这绝境之中,她突然想通了很多。

  知道她在计划除掉危危,立即赶过来支援,金瞳太岁真的笨么?能立即判断出她会遇到危险,这是笨?!

  天路中那些多强者,在金瞳太岁面前都要规规矩矩的,如果金瞳太岁真的象她以为的那样蠢,岂有拥有如此声望?!

  她以前一直喜欢说,智慧,才是最强的力量,现在她的领悟又深了一层,力量,是不是最高的智慧?

  她可以率性而为,她可以到处指手画脚,上至明界几位佛主,下至天路中各个大小宗门,总会给她几分面子,但她是靠着自己的能力赢得广泛尊重的么?现在她懂了,不是的,只因为金瞳太岁站在她身后。

  这一刻,白秋彤的双瞳中充满了感伤,如果她能活着出去,一定会立即回到金瞳太岁身边,把今后所有的岁月都给他,以前她总是耍小性子,太不懂事,尤其是这一次,只因一件小小的事情,金瞳太岁没能准确揣摩她的心思,做得让她不满意,便悄悄出走到吉祥天,甚至自降身份,成为一位劫者的仆从,如果让金瞳太岁知道,应该是很生气吧……

  那样一个在外面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到了她身边,居然成了她的受气包,被她颐指气使,但她还一直感觉不满,真正笨的是她自己啊!

  叶信已走到身前,打断了白秋彤的思绪,白秋彤长吸一口气,缓缓抬起头,她知道叶信当着她的面释放出虚空行走,昭示着她活着离开此地的希望非常渺茫,但,只要她还活着,总要试一试的。

  “我输了。”白秋彤轻声说道。

  “我知道。”叶信笑了笑。

  “如果你给我一条活路,我会保守所有的秘密,然后回家,外面的事情,我再不会管了。”白秋彤缓缓说道:“如果你一定要杀了我,我夫君是不会放过你的,他将穷尽毕生之力,上天入地也要找到你,然后杀了你!坦白说吧,我和夫君之间有同心脉,你杀了我,我夫君就会知道你,你跑不了!”

  “哦?”叶信沉吟一下:“你夫君是什么人?”

  “金瞳太岁。”白秋彤看着叶信,她希望能从叶信的眼底中找到震骇、惊恐,只可惜,她什么都没找到,叶信的双瞳如夜空一般安静、深邃。

  “你很蠢。”叶信坐在了圆桌上,微笑着说道。

  “我蠢在哪里?”白秋彤说道,如果叶信评价她的修为太差,她无话可说,反正她在修行上从来都不是拔尖的,但如果叶信说她蠢,她就没办法接受了,聪明才智一直是她颇为自持的优势。

  “如果你真的希望你夫君为你报仇雪恨,你应该保持沉默,坦然受死,这样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夫君自然能把握主动,成功率也大了很多。“叶信说道:”现在你说了,我有了警觉,你以为你夫君还可能威胁到我么?“

  白秋彤的神色出现了定格,她完全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

  “其实,你不过是想保全自己,选择了出卖你夫君的信息。”叶信眼中露出戏谑之色:“还有,你凭什么认为是你夫君上天入地追杀我呢?为什么不是我为了斩草除根,追杀你夫君?嗯……我知道了你夫君的来历,而你夫君对我完全没有了解,你以为是谁的优势更大?”

  白秋彤的脸色已变得惨白,其实她有一种习惯性思维,不管对金瞳太岁有多么不满、失望,但在心底里,她一直认为金瞳太岁是她永远的依靠,否则两个人也不会走近,成为双修道侣,现在听到叶信如此发问,她猛然意识到,金瞳太岁真的能斗得过眼前这个掌控着虚空之力的修士么?!

  “把我引到封神之地,是你的主意吧?”叶信扫视着四周。

  “是……”白秋彤艰难的回答道。

  “我真要谢谢你。”叶信又笑了:“如果在外面,他们的圣体不会这么容易被摧毁,想全部斩杀他们,几乎没可能。”

  白秋彤已经说不出话了,身体在微微发抖。

  “你刚才那些话,等于在宣告你夫君的死期,唉……金瞳太岁有你这样一个双修道侣,是他的一大不幸。”叶信叹道:“方凉他们认识你,同样是他们的不幸,白姑娘,安心受死吧,可别再出去祸害别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