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二七章 头号通缉犯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色昏暗,叶信缓缓落在一座旧城中,这五圣天自从妖皇惊天被镇压之后,元气一直没能恢复过来,偌大的城市,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走动。

  其实不管在什么样的天地中,生命才是第一资源,生命多了,自然一切都显得蓬勃、旺盛,生命少了,肯定会充满凋零、荒凉的气息。

  叶信缓步向前走去,虽然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天路头号通缉犯,也知道自己的盟友正在通过种种渠道,向劫宫透露他叶信的行踪,但他心里没有任何紧张,反而充满了兴奋。

  自从他得知钟馗的来历之后,就开始为今天做准备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大展拳脚,那种期待感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走了片刻,看到稀疏的灯火,叶信改变方向,向着灯火处走去。

  那里是一座大殿,殿前的柱子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几个字:定天酒馆。

  记得听奇楼楼主方凉说起过,五圣天内的城市虽然都很荒芜,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每一座城市都会有一间酒馆,供来往的修士闲坐,或者交流信息。

  叶信走进酒馆,酒馆中的人不多,而且桌子与桌子之间的距离很远,这间酒馆的面积非常大,长与宽都超过百米,但只摆放着三十多张桌子,应该是照顾修士们的感受,因为修士的气息很强,一旦被陌生人走进周围十几米之内,便会感到非常不适,为了避免发生无谓的冲突,只能摆出这样的格局。

  发现有人走进来,酒馆中的人都看向了叶信,这五圣天与其他天路最大的区别,就是这里没有凡尘的气息,每一个都是修行者。

  叶信脸上的面具很显眼,那些修士有的露出错愕之色,有的显得有些紧张,一个年轻女子应该是酒馆的主人,她本来一脸喜色,看到面具之后,转眼变得愁眉苦脸。

  消息传得还真快……叶信心里明白是因为什么,他默默的走到一张方桌前,坐了下去。

  那年轻女子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向着叶信这边走来。

  “客官要点什么?”那年轻女子陪笑说道。

  “嗯……”叶信的视线落在年轻女子身侧,那里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摇来晃去。

  “客官?!”那年轻女子提高了声音。

  “你这里的酒水怎么卖?”叶信转过视线,又落在那年轻女子手中的木牌上。

  “不卖,只送。”那年轻女子说道:“不过客官想要知道五圣天各处名山大川的事情,那就要用九转丹换取了。”说完,那年轻女子向着后面指了指。

  叶信顺着那年轻女子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墙壁前摆放着一排排的柜子,每一个小柜子前都挂着木牌,上面写着地名。

  “算了。”叶信摇头道:“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也就不浪费你的酒水了。”

  “那客官就先在这里歇息一会吧。”那年轻女子转过身向回走去。

  叶信的视线又一次落在那年轻女子的尾巴上,这时才发现那年轻女子圆滚滚的屁股大半露在外面,走起路扭得很骚气,再加上摇晃不停的尾巴,让叶信突然想起了花皓月的那个小侍女,叫什么来着?好像是空相氏,她们可能是同一族的,因为给他的感觉非常相似。

  片刻,一道隐隐约约的元力波动从极远处掠来,不知道落在这旧城中的哪个地方,接着元气波动此起彼伏,似乎有无数惊涛骇浪正从四面八方围来,酒馆中的修士都变了脸色,一个老者匆匆站起身:“累了,我得先回去歇一歇,几位稍坐。”

  “我也有事,得出去走一趟。”另一个修士也站了起来。

  只是几息的时间,酒馆中的修士都借故离开了,只剩下了叶信,还有那年轻女子,叶信安之若素,像在打坐调息一样,而那年轻女子却是坐立不安。

  又过了良久,那年轻女子忍不住再一次走向叶信,陪笑道:“客官还不走么?”

  “他们来的人太少了,再等等,还会多一些。”叶信说道:“你是空相一族的?”

  “客官怎么知道?”那年轻女子一愣。

  “因为我见过你们族的修士。”叶信说道:“对了,你是这酒馆的主人吧?他们想要跑到你这里捣乱,你不出面管一管么?”

  “我怎么管?”那年轻女子翻起白眼,脸颊不停抽搐,几乎要哭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城里根本没有法阵,真的闹起来,你的酒馆也要跟着毁于一旦。”叶信说道。

  “你还有脸说?谁让你跑到这里来了?!”那年轻女子终于忍不住了。

  “你很害怕?证明你没有靠山啊。”叶信笑道:“你们空相一族的小姑娘都很会侍候人,以后跟着我吧,我来保护你。”

  “你先活过今天再说吧!”那年轻女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个简单。”叶信站起身,抖了抖长袍,随后缓步向外走去。

  酒馆外已是一片漆黑,叶信在长街中信步前行,虽然眼睛看不到异象,耳朵也听不到声音,但他能感应得到,无数缕气息在黑暗中悄悄的流动着,尤其一只只潜行的老鼠,从各个方向聚来。

  叶信每踏出一步,随着身体的微微震动,从他的身上都会逸散出灰色烟气,走出差不多百余米远,他的双瞳已变成了死灰色。

  在叶信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很多名言诗句,譬如虽千万人吾往矣,譬如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叶信绝对不是什么充满浪漫的诗人,他仅仅是为了自我催眠,所以调动情绪,当战斗爆发时,他会彻底进入杀戮状态。

  又走出了百余米远,天地间突然荡起了一片骚动,紧接着,一轮轮圆月从城市中的各个角度,如烟花般升向了高空,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被一扫而空,世界变得一片银白。

  叶信停下了脚步,他那双死灰色的双瞳也被无数轮圆月映照得闪亮起来,随后他喃喃的说道:“满月剑派……”

  轰轰轰……一轮轮圆月向着叶信的方位卷落,而每一轮圆月后方,都隐隐有一条人影在掠动,不过,第一轮攻击尚没有接近叶信,天地间再次荡起了剧烈的骚动,又是一轮轮圆月从各个方位升向高空,比第一轮攻击更密集、更耀眼,天地间已被映照得一片通亮、纤毫毕现,犹如白昼。

  叶信笑了笑,这天地间所有的变化,他都可以一览无余!

  毕竟叶信斩杀过四位劫者,更挡住了一川仙君,满月剑派当然不敢轻忽,第一次攻击只是炮灰,那一轮轮圆月在距离叶信几十米开外时,已化作迸射的剑光,那是满月剑派伤人亦伤己的圣诀,月碎!

  所以叶信看到的表情是不一样的,有的修士显得视死如归,有的修士带有悲愤之色,而有的修士眼睛在不停乱转,他所推动的圆月剑气始终没有分裂的迹象,应该是想尝试着混过去,毕竟一旦引发月碎,他的修为会遭受重创。

  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就算是最训练有素的军队,在冒着箭雨焉或是炮火展开死亡冲锋时,也会有人退缩。

  叶信长吸一口气,由无道杀意凝聚的领域以他身体为中心急剧坍缩,当坍缩到了极点时,周围的空间似乎变得凝固了,以至于席卷而下的无数剑光在距离他十余米远的地方出现了定格。

  轰……被压缩到极点的无道杀意,突然化作摧枯拉朽的暴风,卷向四面八方。

  叶信动用的是叶家的法门,天狼诀,天狼诀虽然是浮尘世的法门、简单无比,但叶信凝聚的是无道杀意,使得天狼诀的威能达成了惊天变化。

  轰轰轰……叶信周围方圆数百米之内的破败房屋楼阁,瞬间便被夷为平地,街道的石板不是被硬生生掀开来,随着暴风卷动,就是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卷向叶信的剑光全部被震散,化作迸射的乱流,而藏在剑光后的人影也被暴风撕扯得支离破碎。

  浮尘世的天狼诀,在叶信手中释放出的威能,绝不亚于那些超级圣诀!

  此刻,满月剑派的第二波攻势已然逼近,叶信清楚,第二波攻势也是佯攻,成百上千的满月剑派修士在用自己的生命去掩护真正的杀招。

  有五个大圣级的修士正从各个角度向着叶信逼近,而叶信的神念早已锁定了他们。

  叶信伸出剑指,向着空中划去,他的指尖仅仅划过了四、五尺的距离,而在半空中,蓦然出现了一道长达千余米的血线,不管是卷来的圆月剑光,还是那些修士运转到极限的圣体,都挡不住叶信凝聚的杀意。

  轰轰轰……无形的刀幕继续斩向远方,高空中出现了一道死灰色裂隙,叶信这一刀恍若把夜空斩成了两段。

  叶信侧转身体,再次划出剑指,他举手抬足间释放出的威能足以与天路中最恐怖的圣诀相媲美,指尖指向哪里,哪里就会成片的灰飞烟灭,这是真正把无道杀意演绎到了极致,至少是当前境界的极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