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三章 来年的危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一个无法承受、彻底炸开的将是他的元府,那种头痛欲裂的感受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只不过,叶信从来不会放弃自己,他在最后一刻,依然在拼命运转元脉。

  元府中的精神海已掀起了狂涛骇浪,镶嵌在黑暗中的无数点星光也被搅得异常凌乱,突然,有一点星光释放出明亮的光泽,体积也在逐渐膨胀,这种现象迅速向四方传散开,亮起的星光越多,叶信所感受到的压力就越小,只是眨眼之间,精神海的狂涛骇浪便开始平息了。

  在薛白骑等人眼中,叶信的身形逐渐恢复了正常,但看起来还是惨不忍睹,周身上下布满了鲜血,就像一个血人。

  下一刻,精神海进入了一种死寂,每一点亮起的星光中出现了一条模模糊糊的身影。

  身影在不停的动,准确的说,每一条身影都重复着同样的一套动作。

  叶信慢慢坐了下去,双膝盘坐,把所有的心神都投入到元府中,他隐隐知道,钟馗的神能吸收了双架山上的那个元魂之后,拥有了一种独特的传承,只是以前他的元力太过低微,没办法把那种传承激活,吸收了庄不朽的杀意之后,终于达到了激活传承的底线。

  叶信以前从来没见过那套动作,但他了解每一式动作的名称,就像是隐藏在他灵魂深处的本能突然间恢复了。

  叶信甚至知道那条人影是谁,他的前世,星皇贪狼,可问题在于,他的明明是从另一个空间的现代化世界走出来的,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真正的前世。让叶信有些搞不清,因为两种判知同样真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慢慢张开双眼,薛白骑一直焦急在等待着,看到叶信恢复了,急声问道:“大人。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差点被撑死。”叶信咧了咧嘴,随后站起身,从薛白骑手中接过了杀神刀。

  虽然已完全吸收了庄不朽的杀意,但现在他的体力非常虚弱,不过,他实在是等不及了,整套贪狼战诀都已融刻在他的脑海中,只是他还不清楚这套战诀的威力。

  叶信的视线落在那块大石头上。身形一闪,已化作电光向前激射,手中的杀神刀同时向前刺出。

  那块大石头象豆腐一般被刺穿了,这种威力连叶信都没料到,他的身形透过迸射的碎石雨,又向前掠出十余米远,前方出现了一棵大树。

  叶信没有犹豫,刀光又向上掠起。贪狼战诀中起手式是奔雷击,第二式就是倒卷山河。

  刀光由下而上。卷过整棵树干,竟然树干整齐的剖开,下一刻,被分裂开的树干慢慢向左右两侧栽倒,重重撞击在地面上。

  叶信本来还想发出第三式,却发现自己的元力已然耗尽。心中悚然。

  其实本命技就是一种把自己的元力以最快、最强大的方式释放出去的技巧,消耗的元力越多,威力自然也就越大。

  从毒寡妇身上汲取到了封魂刺,他已经可以连续释放七、八次了,蝎甲也可以保持相当一段时间。而贪狼战诀消耗的元力远远超过封魂刺和蝎甲,也超过天狼劲。

  或许,贪狼战诀才是真正的修行法门,九大公国中,每一个武士都想法设法从元晶中领悟本命技,只是因资源极度匮乏,而不得不做出的低级选择。

  “老大,我发现你刀式比以前厉害多了。”谢恩咂舌道。

  谢恩的眼光很毒,其实劈开一块大石头并不算什么,以前叶信也可以轻松做到,关键的地方在于,刀式落处,叶信保留了太多的余力,也就是说,就算那块大石头再大十倍、再坚韧十倍,也会轻易被叶信的刀光斩成碎片。

  “还好吧。”叶信缓缓说道:“这几天我要安静的想一想,暂时在这里休息,正好我们也等他做好布置,现在返回太岁原,或许要和虎头军打上一场了。”

  * * * *

  渔道返回太岁原,需要一段时间做布置,叶信等人索性在原地等了三天,随后才开始向南走。

  果然,渔道的军队和虎头军已全线收缩,一些关卡都废弃了,狼骑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从小道赶往老龙口,老龙口已经出现了城防军的游骑,看得出来,韩三昧太过稳妥了,明知道庄不朽已经撤退,还不敢挥军压上,可能是魏卷的大败,让他心有余悸,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念头,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他真的老了。

  看到是狼骑,城防军的武士们凑上前,打探战事,叶信简单的说了几句,问清楚奋武营的大概位置,又顺着小道一路南下,越过万岖山,进入平原地带。

  和叶信之前预料得一样,大召国分三路入侵,只是想试一试能否多占一些便宜,并没想着可以一战彻底毁掉大卫国,见势不妙便立即缩了回去,事实上,他们已经是大胜了,因为大卫国和大羽国的盟友关系被破坏,今后将不得不陷于两面作战的困境。

  最无辜的应该是大羽国了,潘远山本以为奔袭九鼎城,可以大捞一笔,就算没办法攻占王城,能把八座子鼎中的元石全部掳走,也算是大胜了,但只得到了一座子鼎的元石。

  更倒霉的是,太阁沈忘机和太令王芳,得知九鼎城被血山军团游骑袭击的消息,象疯了一般追着血山军团不放,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爆发战斗,潘远山一边打一边逃,直到逃过国境,太阁沈忘机依然不放过血山军团,越过国境,连续攻破了大羽国数座城池,并且把城池毁为废墟。

  混战中潘远山倒是知道了让沈忘机发疯的原因,九鼎城的八座子鼎都被洗劫一空,他明白中了某个奸人的诡计,接连派出使者,试图与沈忘机说合,指证九鼎城内别有奸徒,是他们抢走了大部分元石。

  只是,沈忘机根本不见使者,来一个杀一个,有几个使者在被斩首前,拼命把内幕喊出来,不过,谁会信呢?

  血山军团的游骑确实进攻过九鼎城的子鼎,那些幸存的将士就是证明,你说只抢了一座,可为什么八座子鼎上都有大羽国血山军团遗落的战衣和刀剑?

  而且,太令府的朱总捕在事发后仔细调查了所有的子鼎,每一座子鼎上都存留着激烈战斗的痕迹,至于九鼎城的人为什么只察觉到了一场战斗,是因为血山军团布置周密,他们故意展开强攻,吸引九鼎城留守武士的注意,接着从其他方向进行暗袭,以至于那些将士来不及发出警报就遇害了,不过战斗痕迹是无法掩盖的,血山军团遗落的战衣和刀剑也做不得假。

  这个消息传到新军,促使沈忘机和王芳彻底发了疯,而且大羽国与大卫国一直是盟友,边境根本没有防御设施,被沈忘机和王芳一路突破,直到大羽国从前线调回大军,沈忘机和王芳才撤回本国境内。

  安定下来,潘远山第一件事就是给萧魔指发了一封信,痛斥萧魔指的背信弃义,萧魔指的回信倒是很平和,详细问过了抢劫九鼎城的经过,随后大召国的国主姜能亲自给潘远山写了一封信,姜能在信中坦言,不管是谁抢走了那些元石,大卫国经过这场损耗,来年已无战力是事实,并约定来年同时进攻大卫国,把大卫国的国土一分为二,九鼎城则归大羽国所有。

  随后萧魔指又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就是为自己解释了,毕竟分处两国,他不可能完全掌握大卫国的潜藏力量,铁心圣倾巢而出,九鼎城应该只剩下太阁沈忘机和太令王芳,谁知九鼎城突然多出了两位不明来历的上柱国级强者,这一点他也没办法控制。

  潘远山也就息了声,一方面他拿萧魔指没办法,另一方面,大召国国主姜能毕竟做出了承诺,要把九鼎城让给大羽国,虽然有画饼充饥之嫌,但有总比没有好,而且他明白姜能说得是事实,大卫国已没有再战之力了,明年将是开疆拓土的好机会。

  大卫国虽然完成了驱逐强虏的目标,但国内上下是一片惨淡,九鼎城遭受洗劫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其实这也是韩三昧和魏卷缓进的原因,他们要为来年考虑,不希望再和大召国发生激烈的对抗,以保留最后的一点资源,局势已恶劣到了极点,大召国能承受得起消耗,他们却不行。

  奋武营内,各营前来报功,本应是喜气洋洋的,但上至各位院长,下至各营的学生,面色都很沉重,这点战绩远远无法弥补他们所失去的,别的不说,来年寒武殿、百花殿能不能正常开启都是个未知数,龙腾讲武学院的元石断了来源,或许,他们只能自给自足了。

  秋祥的脸色如黑锅底一般,自从知道九鼎城被洗劫之后,这些天他始终没笑过,也笑不出来,情绪也很萎靡,在他前面报功的铁人豪也一样,他是王族,铁家遭受损失也就是他遭受了损失。(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