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三零章 无尽的空白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然!”那老者点了点头,接着他突然绽放出剧烈的元力波动,接着手中长笛一点,他脚下的鹤形光影尖啸着向着叶信掠来。

  叶信神色如故,只是随意伸出剑指,随着指尖划动,那急掠而来的鹤形光影被无形的杀意斩成了两段,一半光影掠向叶信上空,另一半光影卷过叶信脚下,接着化作万千道光雨,纷纷扬扬洒落。

  “好霸道的法门,怪不得单直为你所害!”那老者缓缓说道,虽然亲眼看到叶信随手便破解了他的攻击,但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如果前辈技止于此,恐怕也要布单直的后尘了。”叶信淡淡说道:“既然前辈带着朋友,不妨一起来。”

  “朋友?什么朋友?”那老者一愣。

  “不是前辈的朋友?”叶信也是愣了愣。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出了低低的笑声,笑声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好像有一个隐形人在到处飞掠,接着无数缕黑色烟气凭空出现,向着一处凝聚,下一刻,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从烟气中显出身形,他出现在那老者后方,视线却跃过那老者,看向叶信。

  那老者神色变得凝重了,手中的长笛发出微微的吟声,他没能发现隐藏的修士,叶信却发现了,证明他的神念要比叶信差了许多,而且那修士显形之后,正与叶信形成了夹攻之势,肯定对他不怀好意。

  “我和你有事情说。”那壮汉朗声说道:“在这之前,我们联手把这个老家伙干掉,如何?”

  邪路修士?要和他联手?叶信被搞得有些摸不清头脑,而且他确认从没与那邪路修士打过交道,不过人家要与他联手,他也没理由拒绝,顿了顿,点头道:“好啊。”

  “时间不多。”那壮汉说道:“我破他的法门,你斩他的元神!”

  “原来尊驾早已与邪路修士狼狈为奸了?!”那老者一字一句的说道。

  还没等叶信说话,那壮汉已然出手,他遥遥向着那老者拍出一掌,掌风落处,那老者的圣体微微震荡了一下,一道如海碗大小的黑色漩涡出现在了那老者的圣体上。

  那老者脸色微变,接着身形突然掠起,他要摆脱被前后夹攻的劣势,接着手中的长笛点向了那壮汉,但是,他的长笛刚刚绽放出一种七彩霞光,霞光却又突然溃灭,那老者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境况,也再无法保持淡定,整个脸孔都变得扭曲了。

  在这同时,那壮汉双手如闪电一般连环拍出,只是眨眼间,那老者极力膨胀的圣体上出现了百余个黑色小漩涡。

  叶信没有出手,既然他的任务是斩灭那老者的元神,那么现在还没到出手的时候,而且那老者展现出的实力与之前的那种淡定有些不符,他可不认为那老者在装腔作势,应该是没有动用真本事,或者是法门暂时被克制住了。

  接着,那老者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他的圣体又在拼力向外膨胀,似乎想把圣体上那些黑色小漩涡震散。

  “不要白费力气了。”那壮汉说道:“我的天诛法印从天诛莲中淬炼而来,一旦融入你的元力,便如跗骨之蛆,再无法摆脱。”

  那老者脸色再次大变,不知道是了解天诛法印的来历,还是为天诛莲这几个字感到震骇,随后他突然扬起长笛,正刺入自己的颅顶。

  血光迸射,一道光影从那老者的颅顶射了出来,在血光的遮掩下卷起长笛,向着高空飞掠而去。

  “这……兵解?”此次轮到那壮汉吃了一惊,他的身形立即跟着掠起,追向如长虹般的血光,双手接连拍出。

  老者逃走的元神有血光庇护,那壮汉挥出的掌风只是能带走一蓬血光,无法象之前一样,把法印打入到光影之内。

  紧接着,光影前方出现了一道光幕,光幕内展现出一片雄壮的山岳,有几十只通体雪白的巨鹤在山巅走动,它们亦能看到光幕,纷纷向着这边看来,随着那些巨鹤展动双翼,一股股强横无比的元力波动从光幕中透出,在这片天地间震荡着,犹如暴风一般。

  “糟糕!”那壮汉露出惊骇之色,身形也停了下来,他知道那些巨鹤都是圣兽级别的存在,一只两只他可以对付,数量这么多,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老者的元神眼看着就要投入到光幕内,只要他进了光幕,再没有谁能伤得到他,而那些飞来的巨鹤,自然会给他报仇雪恨。

  突然,光幕中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电光,转眼间电光又化作一道逐渐张开的黑色裂隙,那老者的元神根本没想到自己的鹤领结界会出现这种变化,更来不及改变方向,一头砸入到黑色裂隙之中,消失不见。

  而在鹤领结界的另一端,展动双翼掠来的巨鹤突然看到光幕开始扭曲,张开的黑色裂隙完全替代了光幕,裂隙内是另一种恐怖的空间,它们好像知道危险,惊慌的擦着裂隙掠过,没有哪只巨鹤敢冒然闯进去。

  “咦……”那壮汉的表情出现了定格,随后一点点转头看向叶信。

  叶信招了招手,一只长笛还有一团金光从黑色裂隙中飞了出来,落到了叶信手中。

  说起对虚空的驾驭能力,纵使是在现在劫宫中的诸位虚空行走,也无法与叶信相比,毕竟叶信得到了钟馗的元神,现在他斗不过虚空行走,只是因为硬实力不行,境界修为都有不小的差距,可如果有哪个修士敢在他面前动用空间类的法阵、领域,无疑是把刀把子递给叶信,叶信想怎么搞就可以怎么搞。

  “你找我有事?”叶信说道。

  “不错。”那壮汉总算缓过神来。

  “你知道我是谁?”叶信又问道。

  “当然是知道的。”那壮汉说道。

  “说说看。”叶信说道。

  “我的分身持续不了多久了,长话短说吧。”那壮汉说道:“男君告诉我,你应该听懂了他的预断。”

  “男君?”叶信一愣:“薛男君?”

  “是他。”那壮汉说道:“所以我想找你聊一聊,你……真的懂了么?”

  “我懂不懂,对你很重要?”叶信反问道。

  “很重要。”那壮汉说道:“这么问你,你未必会说实话,那就……先谈一谈我吧。”

  “洗耳恭听。”叶信说道。

  “其实我本是可以避开这一劫的,但,富贵险中求么,危险越大,际遇也越大,所以我一定要走一趟。”那壮汉顿了顿:“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明白。”叶信点头道。

  “看来你真的听懂了男君的预断。”那壮汉露出唏嘘之色:“不过,我还是想再问一次,何为天地不仁?”

  叶信沉默片刻,视线落在手中那老者的元神上,随着他的神念卷动,一缕缕金光从那老者的元神中剥离出来,接着叶信拿出一颗黑色圆珠,又从圆珠上剥离出一丝丝的黑色烟气。

  叶信用神念操纵着金光与黑色烟气融在一起,凝成了一颗滚动不停的气团,气团时暗时明,并且绽放出万千道细小的电弧。

  “好强的神念……”那壮汉喃喃说道。

  足足过了几十息的时间,气团变得透明了,悬停在叶信手掌上空,用肉眼已经很难看到,只有运转神念,触动气团时才会感应到剧烈的波动。

  “上古时代,混沌之气降解成真元,而真元又分裂成真气与元气,养育万物。”叶信缓缓说道:“但这个过程并不是无法逆转的,如果天域中出现海量的真气,或者神庭中出现海量的元气,可能会融生出真元,就像太极阴阳鱼一样。“

  “太极阴阳鱼是什么?算了,不说这个,我已经支撑不住了,下一次你再仔细告诉我。”那壮汉说道:“你果然厉害,怪不得男举那么怕你。”

  “还好。”叶信说道:“既然你的分身已经支撑不住了,还是说些正经事吧,没必要捧我。”

  “你只知其一,但不知其二。”那壮汉说道:“你所知道的最久远的事,是什么?”

  “好像是天族诸位大能步入天域的事情。”叶信说道。

  “太笼统了,我问的是具体哪一个大能做过什么事。”那壮汉说道。

  “那就应该是……无道者的事情了。”叶信说道。

  “那位无道者距离现在有多少年了?”那壮汉说道。

  “有万余年吧?或者更久远,我说不清楚。”叶信说道。

  “你知道真元分界距离现在有多少年么?你知道灭法化界塔的由来么?为什么你只听说过万余年前的事情?从真元分界一直到那位无道者出现,不知道有多少个万余年,为什么全是一片空白,难道什么都没发生过么?”那壮汉一口气说了很多。

  叶信愣怔了良久,随后说道:“你知道?”

  “如果我不知道,就不会找你了。”那壮汉说道:“我会让几个大能过来帮你,因为我现在走不开,还有,那老家伙的元神,一定要毁掉,今天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你没办法保守秘密,等到大祸临头时,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8)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