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三二章 紫阳尊者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些妖族修士缓步向着叶信这边走来,很多修士都不愿与其他人走得太近,本能的要保持一段安全距离,唯有妖族修士是例外,因为他们属于肉身成圣,筋骨强悍,擅长肉搏,距离越近对他们越有利,而且还可以造成一种威迫之势。

  那胖子数出了五十颗九转丹,装在一个布袋里,接着转身递给妖族修士,有了金丹,他显得很放松了:“五十颗九转丹在这里了,我们也算两清了吧?”

  其中一个长着阴阳脸的妖族修士探手接过布袋,视线在那胖子手中的匣子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叶信身上,开口说道:“老家伙,既然你这么大方,利息也替他交了吧。”

  “什么利息?”那胖子一愣。

  “你拖延了三天,让我们兄弟陪你在这里耗着,总要拿出些好处对不对?”那长着阴阳脸的妖族修士说道。

  “你这太欺负人了吧?!”那胖子有些恼了,他毕竟是大圣,念由心生,元力自然随着运转,一股强横的元力波动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传荡开来。

  “卫金胎,这里可是紫阳城,怎么?你还敢在紫阳城作乱?”那长着阴阳脸的妖族修士冷笑道。

  那胖子的脸色阴晴不定,他想拼了,可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手,想忍着,但又感觉这是无法承受的羞辱。

  “多少利息?“叶信淡淡说道。

  “还是你这老家伙识趣。”那长着阴阳脸的妖族修士看向叶信:“我也不难为你们,拖延一天,算一百颗九转丹,他一共拖延了三天,你再拿出三百颗九转金丹,此事就算了结了。”

  叶信脸上戴着的面具,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如果他没有戴面具,那些妖族修士应该不敢过来无理取闹,就算硬着头皮一定要讹诈叶信,也要保持高度警惕,不可能象现在这样完全不在意叶信。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元府越广、元力越强,眼神自然越锐利、越明亮,据说降临的神祇分身,单单靠着眼神便可以诛灭修士,也是同样的道理,而叶信的面具把整张脸都盖住了,在那些妖族修士看来,叶信只是一个双眼无神的糟老头子,便把叶信当成了可以随意欺压的目标。

  “三百颗九转丹?”叶信叹了口气,随后抬手伸出剑指,轻描淡写的向着那长着阴阳脸的妖族修士划去。

  无道杀意凝成的刀幕如闪电般斩破那妖族修士的圣体,并把那妖族修士的肉身也一并斩成两半,刀幕继续向前,在石板上留下了长长的裂痕,一直斩到了墙壁上,最后把墙壁轰开。

  轰……整座酒馆都开始剧烈震荡起来,无数灰尘扑簌簌从上空掉落,这里并没有法阵守护,幸亏叶信凝聚的是刀幕,如果把无道杀意凝成拳劲,恐怕大殿都要被他轰塌。

  那胖子还有剩下的妖族修士们都在呆呆看着迸射的血光,他们见过凶狠的,但叶信这样一言不合、便肆无忌惮当场下杀手,完全不考虑自己身在何处的,绝对算得上是凤毛麟角了。

  刚才那些妖族修士人多势众,又瞧不起胖子的来历,却始终在五十颗九转丹上做纠缠,从没想过干掉那胖子,夺下纳戒,因为他们都有所顾忌。

  片刻,那些妖族修士缓过神来,眼中都充满了仇恨,只是他们没有向叶信出手,反而一点点向后退去,因为那长着阴阳脸的妖族修士是他们中最强大的,却被叶信一击致命,他们自知不大可能是叶信的对手。

  几息的时间,那些妖族修士已退出了酒馆,接着外面传来元力波动,他们在急速向着远方掠去。

  “老哥哥,你疯了啊?!”那胖子跳起身,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叶信。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叶信淡淡说道。

  “老哥哥,这可不是你家,这里是紫阳城啊!”那胖子连连叫苦:“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应该是去找帮手了,老哥哥,你走啊,我来替你断后!”

  “哦?你来断后?”叶信顿了顿,他之前帮那胖子拿出五十颗九转丹,仅仅因为那胖子也是一任星皇,多少有点同宗之谊,不忍看到那胖子被逼得像条狗一样乞怜,帮了也就帮了,然后两不相干,他瞧不上那些星皇,也不想有什么瓜葛,现在见那胖子居然如此仗义,要为他断后,这让他有些惊讶。

  “快!再晚就来不及了!”那胖子探手要来抓叶信的胳膊。

  就在这时,一道强横的元力波动从天际卷来,重重落在了酒馆外,与街道发生的沉闷撞击,使得这座大殿又一次摇晃起来。

  “糟了……”那胖子面如死灰,身形也变得僵硬了。

  下一刻,一个矮小的身影缓缓从外走了进来,那是一个老者,他穿着红袍,手中持着一根拐杖,因为他的脊背有些佝偻,所以显得有些矮小,脸颊有些胖,下巴没有胡子,而鼻子和嘴唇间的胡子都是横着长的,看起来有些怪异,更怪异的是他居然有兔唇,露出了一对大板牙,而妖族修士淬骨化形是可以改变这种缺陷的。

  那老者停在那里盯着叶信,叶信浑若不知,只是静静的坐着,象在修炼一样调整自己的吐息。

  无数缕元力波动接连在酒馆外出现,差不多有数百个修士,似乎这座紫阳城的修士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良久,老者终于迈步脚步,缓缓向着叶信走去,那胖子的指尖在微微发抖,看样子他知道老者的来历和身份,也知道老者的实力,所以心中充满绝望。

  老者走到桌子的另一边,面对着叶信一点点座下,接着把手中的拐杖放在了桌子上。

  叶信瞄了拐杖一眼,那根拐杖通体雪白,如白玉一般,但绝对不是白玉,而是一种骨头,经受过无数年千锤百炼的骨头。

  “紫阳尊者,这里发生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与这位老哥哥无关!尊者要打要杀,我都认了!”那胖子长吸一口气:“老哥哥,你走!“

  叶信在看着老者,那老者也在看着叶信,他们好像都没听到胖子的话,那胖子心中大急,不停的向叶信挤眉弄眼做暗示,可一点效果都没有。

  “从没有谁敢在我的紫阳城杀生。”那老者一字一句的说道:“尊驾是第一个。”

  “清倌终有**日,凡事总会有第一次,没关系,慢慢你就习惯了。”叶信说道。

  这时,差不多有几十个妖族修士从外走进来,慢慢形成了一个大包围圈,把叶信这一桌团团围住,刚才逃走的那些妖族修士也在里面。

  “尊驾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吧?”那老者缓缓说道:“如果让尊驾这么走了,以后紫阳城谁还会听我的?”

  “如果连紫阳城都不复存在了,还有多少人听你的很重要么?”叶信淡淡反问道。

  那老者身形一震,双瞳陡然射出刀锋一般的锐芒,事实上因为捉摸不透叶信的修为和境界,他已经很留余地了,表明只需要一个下台阶,麻烦是你叶信制造的,那就应该由你叶信找一个理由,双方都可以体面的收场。

  谁知叶信根本没给他面子,甚至明明白白告诉他,再啰嗦下去,连整个紫阳城都一窝端了,虽然用词不一样,但意思是相同的。

  “且慢!”酒馆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接连一个穿着青衫的中年修士大步走了进来,他满脸堆笑,一边走一边向着叶信这边躬身施礼:“晚辈腾龙苑单俊毅见过赵师,赵师可能不记得晚辈,晚辈与单直是堂兄弟……”

  话音未落,那中年修士突然停下脚步,眼中充满了狐疑之色:“你……不是赵师?你是什么人?!”

  叶信的面具虽然可以在神念的控制下千变万化,但伪装成其他人后,没办法展现出特有的神韵,而修士的六识都要比普通人敏锐得多,何况那中年修士多次面见过千鹤会的老者,所以马上看出了破绽。

  叶信也知道自己露馅了,他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遥遥向着那中年修士拍去。

  叶信抬手时并没有引发元力波动,在那紫阳尊者和其他妖族修士看来,叶信好像是在打招呼,而那中年修士却感受到恐怖的威压,他本能的全力运转元脉,圣体随之膨胀开。

  轰……猛然爆发的无道杀意就像一柄看不到的重锤,瞬间便把那中年修士膨胀开的圣体斩灭,接着那中年修士的肉身也被轰得支离破碎。

  当叶信的手重新落在桌上时,那中年修士已经消失了,从他原来的位置到酒馆的大门,再到外面的街道,还有对面的旧楼,留下一道长达几十米的喷溅形血痕,这是他的生命留给世界的所有印记。

  周围的妖族修士都大惊失色,随后盯住了那紫阳尊者,之前叶信杀害了他们的同伴,随后紫阳尊者亲自出面,准备向叶信讨还公道,结果叶信又在紫阳尊者面前又杀了一个修士,而且还是紫阳城的客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恐怕紫阳尊者要发飙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