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三三章 老兔子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紫阳尊者脸色已变得铁青,随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尊驾做得有些过了!”

  他本能的不愿与叶信发生冲突,但叶信屡屡触犯紫阳城的规矩,已经断了他的退路,妖族修士生性狂野,本就不容易驾驭,如果今天任由叶信好端端的离开,他将再无威信可言。

  “那又如何?”叶信说道。

  那紫阳尊者缓缓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手中的拐杖轻轻一摆:“请赐教!”

  “你用‘赐教’两个字来暗示我,这只是一场友谊PK,要留有余地,不能赶尽杀绝,是么?”叶信发出叹息声:“你老了,老得已经没有了直面生死的勇气。”

  “何为劈尅?”那紫阳尊者皱了皱眉。

  叶信站起身,他没有说话,只是一拳向着那紫阳尊者砸了出去。

  轰……无道杀意凝聚的拳劲如同天降怒雷,猛然在那紫阳尊者的圣体上炸开,但只是刹那,那紫阳尊者的身形居然从震荡的无道杀意中消失,同时出现在叶信后方,手中的拐杖划出一道锐芒,笔直刺向叶信的后脑。

  那紫阳尊者移形换位的速度极快,叶信在看到紫阳尊者消失的同时,紫阳尊者已经出现在他身后发起攻击,但那绝对不是空间类的法门。

  叶信的元脉急速运转,他的气息恍若炸弹一般爆开,身前的桌椅、然后地上的石板,还有高高的殿顶,开始成片的粉碎,周围那些妖族修士,连同金胎殿主一并被叶信的气息炸飞。

  紫阳尊者也挡不住叶信的气息,身形向后飞去,不过,他的拐杖划出的锐芒并没有受到气息影响,竟然刺入叶信刚刚释放出的领域,在接近叶信圣体的瞬间,锐芒已变成了深红色。

  轰……叶信圣体的后脑处出现了一个小洞,无数裂痕以小洞为中心,向着周围延展开,就在被弹弓击中的玻璃一样。

  叶信心中微惊,那紫阳尊者的攻击居然无视他的领域,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接着他立即转身,无道杀意化作一道无形的刀幕,向着那紫阳尊者斩落。

  紫阳尊者心中更是惊讶,他的成名法门紫阳剑气专破领域、圣体,锐利无匹,没想到他的全力一击只是耗损了叶信的圣体,却没能对叶信构成任何伤害。

  轰轰轰……整座酒馆已被叶信的气息摧毁,无数沙尘还有大大小小的石块如雨点般从空中砸落,那些妖族修士见势不妙,拼力向外窜去,金胎殿主也悬停在高空中,他没有试图逃走,也知道自己走不掉,生死已不由他掌握,只看叶信与那紫阳尊者孰胜孰败。

  紫阳尊者的身形再一次从刀幕下消失,接着突然从叶信侧翼出现,手中的拐杖向着叶信点去,一道锐芒消无声息的穿过洒落的灰尘与滚动的石块,刺向叶信的左肋。

  虽然周围到处都是烟尘,但叶信靠着自己强横无比的神念,第一时间便捕抓到那紫阳尊者的方位,还有紫阳尊者释放出的攻击,他伸出指尖,向着闪电般射至的深红色锐芒点去。

  叶信的无道杀意是一张白纸,如何运转,他可以随心所欲,既然对方的攻击法门是集中全力于一点,他同样能做到,不过是用神念把无道杀意压缩成一线而已。

  轰轰……两道剑气撞击在一起,高下立判,叶信的无道杀意传导到哪里,哪里的深红色锐芒便崩裂、瓦解,化作混乱的元力乱流,接着,叶信的剑气击中了那紫阳尊者,虽然紫阳尊者的身形立即消失,但叶信已看到了紫阳尊者的圣体被剑气击出了一道道裂痕。

  “原来是一只会挖洞的老兔子。”叶信淡淡的说道:“有意思……我见过的妖族修士,本体大都是狮虎狼豹那些凶兽,兔子也会修炼得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了。”

  “达者为先,何必执泥于出身?!”那紫阳尊者已出现在叶信后方,不过,刚才叶信释放出的那道剑气把他吓得不轻,一时间没有勇气再次发起攻击。

  “就凭你,也敢在我面前自称达者?”叶信发出冷笑声:“待我破了你的地遁,看你还能往哪里走?!“

  那紫阳尊者刚想反唇相讥,叶信已两手握拳,一股股死灰色的烟气笼罩住了叶信的身形,接着叶信双拳向着下方击落。

  轰轰……叶信释放出的寂灭气息渗入到地下,并且迅速向着四面八方弥漫开,刚刚砸落在石板上的大大小小的碎石转眼蒙上了一层死灰色,接着以肉眼可以察觉的速度沙化,残破的桌椅、木屑则开始变黑,一点点化作飞灰,烟气继续向外扩张,很快便把方圆数千米的范围全部笼罩在死灰色之中。

  外面的妖族修士们惊慌的向外退去,他们虽然不懂这片死灰色的烟气代表着什么,但能感应到极不好的气息,充斥着枯萎、衰败、腐烂乃至死亡的味道。

  那紫阳尊者脸色大变,他所熟悉的酒馆,就在他眼前一点点化作沙漠,远方的墙垣、楼宇,只要被死灰色烟气笼罩着,便开始成片的崩塌,轰响声持续不绝,就连外面由石板铺成的街道,也在缓缓化作一条沙河。

  如果石块、砖瓦也会死的话,此刻它们无疑是在走向死亡!

  紫阳尊者的胳膊在抖、手腕在抖,手中的拐杖也在抖,他很老了,所以对寂灭的气息非常敏感,现在又被无穷无尽的寂灭包围,心中的恐惧已达到了极点,他想不通,什么样的修士可以驾驭这种世间最可怕的力量?!

  下一刻,一道威压已从上空扑落,紫阳尊者知道叶信又向他发起了攻击,只是他的身法已经被叶信破解,再想释放地遁,必将被蕴藏在每一粒沙砾中的寂灭气息包围,只能拼力向着侧方纵起,同时他的拐杖指向叶信,口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轰轰轰……一道道深红色的锐芒闪电般破空而至,而那紫阳尊者的气息也快速衰竭下去。

  叶信伸手在前方画了一个圈,无道杀意与寂灭之气融为一体,在他身前凝成了一个圆,犹如镜子一般。

  那紫阳尊者释放出的几十道深红色锐芒几乎同时撞击在圆镜上,圆镜被轰得粉碎,而叶信借着刹那间的拖延,已抽身退入到一条凭空出现的黑色裂隙之中,几十道深红色锐芒透过碎裂的圆镜,射到烟尘之外,接着远方便传来惨叫声,应该是有人被紫阳尊者误伤了。

  释放出自己的全力一击,紫阳尊者的气息已变得委顿了,这一击几乎把他的元力抽空,可惜,连叶信的毫毛都没伤到,看着那条逐渐合拢的黑色裂隙,紫阳尊者已显得目眦欲裂,喃喃说道:“虚空……行走……”

  叶信如鬼魅般在那紫阳尊者身后出现,一拳挥向那紫阳尊者的后心,紫阳尊者虽然及时感应到了叶信的气息,但他的元力已然耗尽,只来得及扭动了一下,暗淡的圣体便被叶信轰开,他整个人哀叫着飞向远方。

  附近那些妖族修士根本看不到战况,整座酒馆的彻底坍塌,把战场笼罩在烟尘之中,加上萦绕的死灰色烟气,他们什么都看不清。

  紫阳尊者哀叫着从烟尘之中飞了出来,砸落在沙砾上,口中接连喷吐着鲜血,他想挣扎着爬起身,但脊椎被叶信砸断,五脏六腑几乎被轰成了烂泥,如此简单的动作对他而言是变得难如登天。

  叶信缓步从烟尘中走了出来,从外表上看,他还是一个双眼无神的垂垂老者,但身体挺得笔直,纵使在千余米外观察,都能感应到叶信的身体中蕴藏着极为恐怖的爆炸性力量,无数缕死灰色的烟气在他身后萦绕、翻滚,如影随形,把叶信衬托得恍若神祇一般。

  妖族修士们知道叶信已胜,立即转过身一窝蜂散走,不是他们不讲义气,在紫阳城容身,他们都要交保护费,然后遇到事情,紫阳尊者会出现为他们提供保护,与紫阳尊者并不是从属关系,自然没必要陪着紫阳尊者一起死,

  “我无罪……你不能杀我……”紫阳尊者用最后的力气嘶叫着。

  “虎吃猪,狼吃羊,猪羊又有何罪?”叶信一边走一边淡淡说道:“你纵容属下、忤逆犯上就是罪。”

  “就算我有罪,你也不能杀我!只能由东宫猎和箭台无业出手!”紫阳尊者大叫道:“你是虚空行走,不能违反劫宫的规矩!“

  “能驾驭虚空的,并不都是虚空行走。”叶信抬起手,一掌遥遥拍击在紫阳尊者胸口。

  无道杀意所蕴涵的恐怖力量,瞬间便让紫阳尊者的肉身化作如烟花般绽放的血光,接着一颗紫红色的圆珠从血光中冲出来,掠向高空,但被卷动的无道杀意截获,那颗紫红色的圆珠陡然折转方向,飘落在叶信的掌心中。

  叶信凝视着那颗紫红色的圆珠,良久,把圆珠收了起来,接着转身要走,这时听到一侧传来怯生生的声音:“老哥哥?老哥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