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三四章 灭法丹田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转头看去,见那金胎殿主凑到十余米之外,想再往前走,有些不敢,想退回去,又有些犹豫,显得进退失据。

  “你有事?”叶信说道。

  叶信对那金胎殿主是很给面子了,只因那一句‘我来断后’,否则他不会理睬对方的。

  “老哥哥,刚才那颗宝珠……能不能让在下过一眼?”那金胎殿主陪笑道。

  “为什么?”叶信问道。

  “在下擅能辨别八方宝物,虽然还抵不上金瞳太岁神眼无漏的程度,但与其他修士相比,还是有几分自持之处的。”那金胎殿主说道。

  叶信甩手把那颗深红色的圆珠扔了过去,金胎殿主很恭敬的接住圆珠,仔细观察了片刻,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看出这东西的来历了?”叶信缓缓说道。

  那金胎殿主向前走几步,双手捧着圆珠还给叶信,随后犹豫了一下:“这宝珠内蕴含这混沌之气,虽然看不出来历……但在下能确定应属上古神物,老哥哥以后可要警醒一些,千万不要露白,否则有可能会给老哥哥带来杀身之祸。”

  叶信接过圆珠,心中有些不以为然,那金胎殿主说得都是废话,如果没有感应到混沌之气,他也不会冒着危险悍然出手了,对敌时,仅仅动用无道杀意,那没什么关系,无道者殒落已久,除了天域诸神,寻常修士根本看不出无道杀意的奥妙,可动用寂灭之力就有些危险了,因为寂灭的特征太过明显,何况,他不止动用了寂灭之力,连虚空行走也用上了,只为留下那紫阳尊者,斩获这颗带有混沌之气的宝珠。

  “怪不得……那紫阳尊者的本体过于微弱,却能修炼得道,原来是因为这颗宝珠……”那金胎殿主沉思起来。

  叶信收起宝珠,转身再次要走,那金胎殿主如梦初醒,急忙叫道:“老哥哥请留步!”

  “你还有什么事?”叶信不耐烦的说道。

  “老哥哥修为精深,实力超然,能不能……帮在下一个忙?”那金胎殿主苦笑着说道:“当然,在下绝不会让老哥哥平白耗费精神,不管成与不成,老哥哥都可以去在下的金虹道,看中什么尽管拿走,只要别把我的山门拆了就行。“

  “你自己的事自己想办法吧,我很忙。”叶信说道。

  “老哥哥!”那金胎殿主情急之下,竟然双膝向叶信跪倒,接着哀求道:“俗话说帮人帮到底,老哥哥,在下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只要老哥哥能伸一把援手,在下必衔草结环,报答老哥哥的大恩大德!”

  叶信见那金胎殿主脸上充满愁苦之色,又向自己拜求,不由动了些恻隐之心,他能在修行路上走多远,要看无道杀意和寂灭之力,但能踏入修行路,当初全靠贪狼传承,否则到了今天,他恐怕一直把无道杀意当成大砍刀呢。

  换成平常时,他或许就答应了,可现在诸事缠身,他很难腾出时间,犹豫了片刻,他开口说道:“说说看吧,你有什么难事?”

  见叶信松了口,那金胎殿主欣喜若狂,求到叶信头上,他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此事他扛不起来,曾经试过招募一些散修帮忙,结果却被坑了,反而欠了一屁股债,无法脱身,如果叶信愿意帮他,那就看到曙光了!

  “此事说来话长,半年多前,在下与两位同门去灭法世游历,发现了一处上古遗迹。”那金胎殿主说道。

  叶信听那金胎殿主的什么说来话长,心中又不耐烦了,正想开口打断,却又听到那金胎殿主说到了上古遗迹,陡然生出了好奇心,因为他的大策便是占据灭法世,进可威逼天域,退可结阵自保,所以只要听到有遗迹有关的事情,耳朵便会自然而然的竖起来。

  “那上古遗迹中有无数奇珍异宝,元髓凝结成长河,蜿蜒不绝,在下与两个同门欣喜若狂,以为天意终于眷顾了我十二星殿。”那金胎殿主说道,叶信是他的最后一线希望,所以他不敢有任何隐瞒了:“可是,在下与两个同门暂时离开上古遗迹,出外走动时,突然遇到了大批邪路修士,陷入苦战,支撑了百余息的时间,幸好有满月剑派的修士出现,才算帮我们解了围。”

  “原本我们对满月剑派是很感激的,可后来我们在暗中商议如何返回上古遗迹时,不慎被满月剑派的修士偷听到,结果满月剑派突然对我们下手,在下警醒一些,侥幸逃出生天,而在下那两个同门,都被满月剑派擒住了。”

  “你们也太大意了。”叶信说道。

  “谁能想得到啊?”那金胎殿主的脸孔扭曲起来,对当初发生的事情他是又懊悔又仇恨的:“我们躲到了满月剑派的遗迹之内,那是人家的地盘,根本不知道里面的机关,其实我们已经很小心了,唉……”

  “满月剑派的遗迹?”叶信突然问道:“这么说……你们找到的上古遗迹距离满月剑派的遗迹并不远了?”

  “肯定是同在一域之内,但距离有多远,我们就不知道了。”那金胎殿主说道:“我们和邪路修士缠斗了一会,后来满月剑派的修士出来帮我们,且战且走,折腾了很久。”

  叶信沉默片刻:“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老哥哥只需要把我那两个同门救出来就好。”那金胎殿主说道:“经过此番劫难,我算是明白了,没有那个命,就不要痴心妄想……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啊……”

  “你那两个同门被满月剑派所擒,现在应该已经遇害了吧?”叶信说道。

  “还没有。”那金胎殿主说道:“满月剑派要的是上古遗迹,除非他们已经吐露实情,才会遭受满月剑派的毒手,但我留下的封印并没有被触动,证明满月剑派尚没有进入上古遗迹,他们肯定还活着。”

  “都说你们十二星殿同根连枝,相互扶持,传言果然不假。”叶信淡淡说道:“你的同门被擒,上古遗迹正好便宜了你一人,可你却为了救出他们到处奔走、殚精竭虑,呵呵呵……”

  “这个……”那金胎殿主的脸色有些纠结:“我们十二星殿的关系原本还算不错,但时间久了,大家对自己的愿景各有不同,相互间也就越走越远了,现在几乎没什么来往。”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救出他们?”叶信说道。

  “因为全是我的错啊。”那金胎殿主下意识的狠命揪着自己的短发,显得心中煎熬到了极点:“当初满月剑派的修士邀请我们进入他们的遗迹暂避风头时,我那两个同门都是心有犹疑的,是我觉得满月剑派义薄云天,肯定不会有问题,才说服他们进了狼窝。”

  “好吧。”叶信点点头:“现在谈谈怎么救人,他们被困在满月剑派的遗迹之内,我们怎么可能找得到地方?”

  “这个不难!”那金胎殿主精神一振:“我逃走之前曾经和满月剑派的修士聊得很好,逃走时也抓了两个满月剑派的修士,问出了不少东西。”

  “哦?你仔细说说。”叶信说道。

  “满月剑派在明界虽然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宗门,但总要仰人鼻息、受人节制,俗话说狡兔三窟,满月剑派岂能不知这个道理?”那金胎殿主说道:“万圣天内的血月宫与影月剑宗,就是满月剑派给自己预留的后路,满月剑派在灭法世占有十余处遗迹,都要从血月宫和影月剑宗出入!”

  “这万圣天也有宗门?”叶信一愣。

  “老哥哥不知道了吧?”那金胎殿主长吸一口气:“他们只是为了镇守出入遗迹的法阵,并不想向外扩张地盘,所以就算是万圣天内的妖修,也很难知道他们的存在!”

  “十余处遗迹?当真么?”叶信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他折腾了这么久,也不过在灭法世占了三处遗迹,云娘的洞窟,千代无双的宝地,还有地下宫殿,正愁无法迅速展开局面,如果金胎殿主所说是真的,无异于给他叶信雪中送炭了。

  “老哥哥,这还有真假么?”那金胎殿主说道:“看来老哥哥虽然修为精深,但很少在天路宗门间走动,天路所有宗门,在实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都会面临一个无法突破的瓶颈。”

  “那是什么?”叶信说道。

  “他们本身占有的资源,都已利用到了极点,再想向外扩张,那就要抢别人的。”那金胎殿主说道:“就算实力强,能抢得下来,上面还有劫宫呢,谁敢妄动?所以最后只能向灭法世谋求发展。满月剑派那些遗迹,大都是历经数千年、甚至是上万年,自己一点点经营出来的,成了气候,据我所知,满月剑派之前正策划再建起两座遗迹,后来发现大批邪路修士不停闯入灭法世,担心出问题,才暂时搁置下来。”

  “这么说……天路中的大宗门,在灭法世都有遗迹么?”叶信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遗迹是我们的叫法,因为我们不太可能在灭法世中建起宗门,只能捡现成的便宜,纯粹靠运气。”那金胎殿主说道:“那些宗门把遗迹叫做宝地,或者叫灭法丹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