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三六章 最好的奸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你说我们怎么办?”无问真人说道。

  “去灭法世。”叶信说道:“在天路我们的目标太明显,比我们厉害的大能数不胜数,但只要去了灭法世,谁都拿我们没办法,纵使是天域神祇降临,我也有办法应付。”

  气氛突然变得一片死寂,片刻,无问真人苦笑着对叶信说道:“小叶,你不是说胡话呢吧?”

  “我从不打妄语。”叶信说道:“认识这么久了,你们还不知道我什么性格?”

  “我信你。”景公子突然说道:“不过,我们怎么去灭法世?想去灭法世必须要走法阵,明界修士肯定会把法阵守得严严实实的,我们应该没有机会。”

  “眼下就有一个机会。”叶信说道,随后他便把血月宫和影月剑宗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景公子等人都陷入了沉思,过了良久,景公子一边摸着下巴一边说道:“看起来满月剑派有不臣之心啊?”

  “怎么说?”叶信问道。

  “明界之外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景公子说道:“吉祥天、净垢天和无恨天内的大宗门,都有几处灭法丹田,但他们总会把法阵设在山门之内,满月剑派却在这荒芜的万圣天内建起血月宫和影月剑宗,这不是摆明了随时翻脸走人的架势么?”

  “他们有没有不臣之心,和我们关系不大。”小胡子说道。

  “也对。”景公子点了点头:“行啊,我们干了,小叶,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做吧,听你的。”

  无问真人看向景公子的视线充满了惊讶,景公子皱眉道:“怎么这样看我?”

  “你不是总说自己智计无双,做事情必要谋定而后动么?”无问真人说道:“我们现在对血月宫和影月剑宗完全不了解,你怎么如此急不可耐呢?”

  “反正我这条烂命是小叶救的。”景公子很随意的说道:“当然要听小叶的了。”

  景公子这话虽然有逻辑、也道理,更显得有情义,但多少给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叶信微微吁出一口气,他知道景公子还没能从阴影中走出来,前番他是真武四公子之一,颇有名望,走到哪里都有人捧,连明界各地佛院之主亦要对他客气几分,现在却成了过街老鼠,前程渺茫,走得高,摔得也狠,所以难免意志颓丧。

  不过,世事有时候就是这样玄幻,他第一次遇到景公子时,双方是相互看不顺眼的,更相互提防,后来他们慢慢发现了对方的长处,直到今天可以性命相托,拐了一个好大的弯,当时叶信真没想到会和景公子成为兄弟之交。

  “金胎,你对血月宫和影月剑宗了解多少?”叶信的视线落在金胎殿主身上。

  那金胎殿主的身形抖了一下,随后急忙爬起身,露出笑脸,不过他的笑比哭还难看,如果现在还可以选择的话,他未必会和几天前一样铁了心跟着叶信走,而当下他已无法反悔,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他听到了太多不应该听的秘密,此刻要走,叶信必定会杀了他。

  虽然金胎殿主这半年来一直在想办法救自己的同门,但他只有一个人,能力也不强,所知非常有限,不过景公子和无问真人都属于老江湖,他们不停发问,有的金胎殿主能答得上来,有的金胎殿主完全不知道,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对血月宫和影月剑宗总算有了大概的了解。

  满月剑派并不想在万圣天内开疆拓土,只是为了镇守出入灭法丹田的法阵,所以一方面尽可能不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另一方面也把各种防御措施布置到了极致,可以说,血月宫和影月剑宗的防御犹如铁桶一般、风雨不透,就算变成一只苍蝇,也未必混得进去。

  “这就难办了。”景公子说道:“稍有不慎,我们就要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境地了。”

  “是啊,就算我们能攻破他们的山门,也没什么用啊。”无问真人说道:“他们随手之间就能毁掉法阵,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传送法阵的核心就是阵眼石,阵眼石都是由精心淬炼的特殊天罡石制成,一剖为二,再以这两块阵眼石为中心分别设置法阵,当元力可以充沛运转之后,修士们便可以往来穿梭。

  当初无问真人毁掉龙窟内的传送法阵,连一秒钟都没用,挥挥手就完事了,他们不可能瞬间杀光血月宫和影月剑宗的所有修士,多了不说,只要残余两、三个人,便能把法阵全部摧毁。

  “我刚才倒是想出了一个办法。”叶信说道。

  “什么办法?”无问真人急忙接道。

  “只要我们派出一个奸细,先后混入血月宫和影月剑宗,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就可以完成内部突破。”叶信说道。

  “奸细?你说得轻松!”无问真人显得不以为然:“我倒是认得几个满月剑派的修士,但他们此刻未必在血月宫和影月剑宗,就算凑巧在这里,可我拜访他们应该去满月剑派,跑到这里做什么?恐怕我还没有说出来意,他们就要把我干掉了!”

  “你当奸细肯定是不行。”叶信说道。

  “老杂毛可是这一行的鼻祖,他都不行,你说谁行?”小胡子说道。

  叶信视线一转,落在了金胎殿主身上。

  那金胎殿主大惊失色,话音都开始发颤了:“老哥哥,你可不要寻我开心!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现在回去,岂不是成了自投罗网?!”

  “满月剑派并不想要你的命,他们想要的,是你们的上古遗迹。”叶信说道:“担心什么?!你去找他们,然后和他们说,你已经想通了,愿意把上古遗迹交给他们,只要求他们释放你的同门,他们怎么可能伤害你?“

  “这个办法好!”景公子大喜过望,随后脸色陡然一僵:“满月剑派确实不会怀疑他,但对我们有什么用?难道他还能带着我们混进去不成?”

  “只要他能进去,一切都好说。”叶信说道:“我自有办法。”

  景公子和无问真人、小胡子相互交换着眼色,他们都知道叶信拥有一种很厉害的法门,别的修士走过灭法世,大概都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叶信却只需要几天,便能出现在他们面前。

  叶信离开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在背地里谈论过叶信,但从没有人提及过‘虚空’二字,他们各自倒是想到了,只因关系太大,都不敢说出口。

  现在情况不一样,他们已经成了逃犯,上次出现了四位劫者,证明劫宫也参与追捕他们,忌讳已没有以前那么深了。

  “现在唯一让我担心的,是血月宫与影月剑宗相互传递消息。”叶信说道:“我们只能派出一个奸细,行动必须有先后,如果我们在攻击一处的时候,他们派出修士去另一处求援,那我们损失就大了。”

  “损失?”景公子不由笑了:“看来小叶你是先把所有的灭法丹田都纳入囊中啊,野心够大的,我喜欢!不过……只有你一个混进去,能保得住那些法阵么?”

  “看情况吧,尽力而为。”叶信说道:“老景,你们的任务是布下一条封锁线,切断血月宫和影月剑宗的联系,只要有修士经过,不管是哪一族的,格杀勿论。”

  “我看行!”无问真人转向金胎殿主:“这位朋友贵姓高名?”

  金胎殿主顿了顿,他本想撒谎换个名字,免得事情泄露之后劫宫顺藤摸爪找到他,但又回想起叶信知道他的来历,苦笑着说道:“在下卫金胎。”

  “你带着我去血月宫和影月剑宗附近转一转,我得看清楚那边的地形地貌,而且我还要看看有没有潜藏在暗处的山门。”无问真人说道:“最好是抓一个两个活口,唉……金胎兄你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

  “小胡子,你也跟着走一趟。”叶信说道。

  小胡子愣了一下,但他也是聪明人,立即知道了叶信的用意,他的职责是盯死那个卫金胎,免得遇到事情时无问真人分身乏术。

  “好啊,我正无聊呢。”小胡子说道。

  “真人,你这一趟可要小心一些。”叶信说道:“千万不要惊动了他们。”

  “小叶,你把我当什么了?”无问真人叹道:“这事情还用得着你教?放心吧,我肯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小叶,你认识老杂毛的时间还不长。”景公子笑道:“老杂毛别的本事不大,想擒人问事,只在挥手之间,从没走空过。”

  叶信突然想起了计星爵的画卷,又想起了无问真人的那本书,而且无问真人心思缜密,绝不比萧魔指、鬼十三他们差,做事情还是可以放心的。

  “金胎,去血月宫和影月剑宗跑一趟大概需要多久?”叶信看向卫金胎。

  “如果只是跑一趟,差不多十二、三天就够了,如果要做些事情……那我不知道。”金胎殿主说道。

  “看来时间还够。”叶信说道:“我先回去一趟,有些话要交代,最多七、八天,肯定能返回来。”

  景公子等人再次交换着眼色,此刻他们已经有了七、八分把握,叶信的法门应该与虚空行走有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