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三八章 策划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接下来,叶信要等无问真人那边的消息,每日闲着无事,或者是和景公子聊一聊极上秘龙道的事情,或者去与厉正奇那些神庭修士接触,那些神庭修士对他非常恭敬,他也对那些神庭修士很客气,神庭修士赶到这里的目的是保护他叶信,双方并没有从属关系,叶信清楚自己没资格抖威风。

  叶信很注意自己的言辞,从不去打听那位少主的来历,厉正奇带过来二十多个修士,各个天庭饱满、真气暴烈,应该是那位少主手下的精锐,会让厉正奇带队,代表着厉正奇必定有足够的能力,乱说话不但打听不到内幕,反而白白让人生出反感。

  差不多等了二十多天,无问真人和小胡子还有卫金胎总算是赶回来了,叶信看到无问真人显得神采飞扬,便知道肯定有好消息,急忙迎了出来。

  五个人走到另一边商量事情,那些神庭修士不可过于相信,而只愿赶过来帮助景公子的秘龙潜修,其中也有奸细,现在还没办法排查,所以商量大事的人越少越好。

  “老杂毛,看你笑得这么开心,肯定有好事情吧?”景公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小叶的运气真好……”无问真人摇头晃脑的叹息着。

  “这话怎么说?”叶信问道。

  “你这里想要动血月宫和影月剑宗,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无问真人说道。

  “老杂毛,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景公子叫道。

  “满月剑派前些日子把血月宫和影月剑宗的大批修士都调走了,好像有什么紧急的事情,结果大败而归。”无问真人说道:“影月剑宗还好,宗主赵厚土回来之后立即闭关,据说伤势极重,而血月宫的宫主涂天启压根没回来,肯定是被人干掉了!”

  “这么说……现在是收拾血月宫和影月剑宗最好的时候?”景公子说道。

  “不错!”无问真人用力点着头:“赵厚土走不出来,涂天启已死,暂时没有谁可以驾驭血月宫和影月剑宗的山门法阵,此事必成!”

  “我想起来了……”叶信说道:“满月剑派的修士袭击过我,他们一共有五个大圣,被我杀了一个,剩下那四个逃跑,你们秘龙道的人皇还有另一个与人皇地位相当的大能已经堵在了前面,他们应该逃不掉。”

  “不是吧?”无问真人一愣:“什么样的修士能值得人皇亲自动手?除非……除非满月剑派动用了月界之剑!”

  “说正经事呢,别闹。”景公子叫道:“没听小叶说么?满月剑派的修士袭击小叶在前,如果动用了月界之剑,小叶现在早就变成灰了!”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差劲?”叶信无奈的叹道:“瞧不起人对吧?”

  “我不是瞧不起你,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景公子急忙解释道:“神兵级的法宝,和大圣一样,也是分阶位的,在明界三天之内,我的真仙锤应该算是上位神兵,而满月剑派的月界之剑,属于天位神兵,比上位还要厉害得多。”

  “哦哦哦……”叶信慢条斯理的应着。

  “可别瞧不起满月剑派!”景公子还在解释着:“整个明界,真正的极位神兵只有明佛的十方杖,其次就是天位了。”

  叶信心中有几分窃喜,景公子越是不相信他叶信能挡得住月界之剑,越是证明他已经走到了一种别人无法想象的高度,不过,他懒得和景公子争辩,看向无问真人,随后转移了话题:“真人,还有什么别的消息?”

  “我抓了几个活口,也算是大概问出了血月宫和影月剑宗的地形。”无问真人说道,接着他拿出一本书,轻轻晃了晃,书中逸散出一道道丝绸般的弧光,接着弧光在他身前集中,凝成了一座高楼。

  “这是血月宫,血月宫上下共有十七层,最下面一层就是通往各个灭法丹田的法阵,小叶,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就有些棘手了。“

  “什么地方棘手?”叶信问道。

  无问真人用手在弧光凝成的高楼上点了点,光影在他们面前急速扩大,接着他说道:“最下面一层共有六座传送法阵,每座法阵相隔差不多有一、两千米,上一层则是血月宫山门法阵的阵眼,上下之间有四条走梯,相隔也差不多有一、两千米,小叶,就算你进去了,也没办法保护所有的传送法阵,血月宫的修士会源源不断从走梯冲下来,让你顾此失彼。”

  叶信看着血月宫的地图,眉头一点点皱起,不过因为面具的遮掩,别人看不到他的情绪波动。

  之前他没想到血月宫的建筑面积这么大,如果血月宫的修士洞察到他的目的,拼了命要损坏法阵,他确实挡不住。

  “血月宫的南北、东西纵向都接近万米了啊,看起来满月剑派在这里付诸了很多心血。”景公子说道。

  “这是满月剑派的万年基业,当然要用心了。”无问真人说道。

  “影月剑宗那边怎么样?”景公子又问道。

  “还是先把血月宫占住再说。”无问真人说道:“因为血月宫的涂天启肯定死了,而影月剑宗赵厚土的身负重创只是据说,袭击影月剑宗相对要难一些。”

  景公子明白了,他见叶信始终不说话,知道叶信应该是感到为难,他的眼神显得有些纠结,犹豫了片刻,终于忍不住了:“小叶,要不然你把我们也带进去,让我们帮你,能行么?”

  无问真人一愣,急忙向着景公子使了个眼色,随后说道:“我们跟着小叶进去了,外面的事情怎么办?万一有血月宫的修士逃出来,逃向影月剑宗,让影月剑宗有了防备,那最后只能放弃了。”

  “没事,我们进去了,外面还有那些邪……神庭修士啊。”景公子说道。

  邪路修士属于一种敌视、侮辱性的称谓,这段时间景公子经常与厉正奇那些神庭修士聊天,已经把称谓改过来了,现在只是一时不小心。

  “对了,你怎么和他们搅和到一起去了?”无问真人再次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别看我,他们是小叶的朋友。”景公子耸了耸肩。

  “朋友?可靠么?”无问真人说道。

  “还好吧……”景公子愣怔了一下:“如果是以前遇到他们,估计见面就要拼个你死我活,天路邪路,本该水火不容,可现在和他们认识了,发现小叶以前说过的话极有道理。”

  “小叶以前说过什么?”无问真人说道。

  “你我他的心,总归都是肉长的。”景公子说道:“其实他们和我们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他们修炼的是真气,而我们修炼的是元气。”

  “我可以带你们进去,但是,你们就再没有退路了,要想想清楚。”叶信突然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以后再发生些别的事,可能会辜负我们现在共赴患难的情义了。”

  景公子等人突然不说话了,相互交换着眼色,无问真人知道叶信必定拥有一种极其神妙的法门,才能无视灭法世的隔阂,但他不想多问,因为那可能属于叶信最大的秘密,所以认为景公子的提议很不好,想方设法要转移话题。

  “退路?这个……小叶你是在寻我开心么?”景公子笑呵呵的说道:“用不了多久,极上秘龙道或许就要放弃我了,劫宫与明界,肯定是想要我的命,来,小叶你告诉告诉我,我的退路在哪?!”

  “一点不夸口,我应该算是相识满天下了,但能成知己的却不多,只有那么几个。”无问真人缓缓说道:“小叶,只要你愿意信任我们就好,至于退路……哈哈哈,这修行只有进、哪有退?!”

  “我想得最简单。”小胡子说道:“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亦是一刀。”

  “好,这样就简单了。”叶信说道:“只要你们能帮着我挡住十息的时间,血月宫的灭法丹田就都是我们的了。”

  “然后我们再上去破了血月宫的山门法阵,一了百了。”无问真人说道,随后他突然看向那卫金胎:“不过,金胎兄的心境有些不稳定,容易慌张失神,最大的问题有可能出在金胎兄身上。”

  “无妨,这个交给我。”叶信说道,他迟疑了一下,随后招了招手,示意那卫金胎跟着他走。

  片刻,叶信已带着卫金胎走到寂静的山坳中,他停下脚步,卫金胎也跟着停下了,紧接着,一股死灰色的烟气突然绽放,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四周弥漫开。

  “老哥哥、老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卫金胎有些慌了。

  “我是为了帮你。”叶信柔声说道。

  现在最大的破绽是卫金胎,谁都不敢保证卫金胎能不能成功骗过血月宫的修士,所以叶信准备给卫金胎催眠。

  达到了大圣境的修士,意志大都异常坚韧,而卫金胎的意志也要比寻常人强大的多,但情境明摆着,现在卫金胎所有的言行举止,都以服从为第一宗旨,而服从的目标就是叶信,所以叶信认为大有机会控制卫金胎的意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