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四章 让他们绝望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营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叶信率领的狼骑鱼贯进入营地,他身后是薛白骑、谢恩和郝飞,再后面是符伤和他几个兄弟,还有杨宣统、林童和周素影,叶玲、温容四个人走在中间,断后的天狼军团的老将,狼骑们个个面带傲色,径直向前走,而营地中的学生和家将们看到比野牛还要庞大的无界天狼走过来,早远远避开了。

  叶信笑得很欢畅,这场战争大卫国和大召国都没有赢,唯有他是最后的胜利者,阵斩庄不朽,为太岁原死难的弟兄们报了血海深仇,又掠走了九鼎城的元石,真正的名利双收,他有资格笑。

  如果有人知道叶信做过些什么,又得到了什么,肯定会感到不寒而栗,那些天之骄子、那些叱咤风云的名将,原来都是叶信可以利用的棋子,论心计、比城府,无人能出叶信其右。

  大召国被叶信算计了,大卫国被叶信算计了,大羽国也一样被叶信算计了,本应该属于他们的成功,都被叶信卷入囊中。

  狼骑的气势逼人,校场中央的秋祥发现了狼骑,他眼中闪现出精光。

  每一员狼骑,都是骄兵悍将,眼高于顶,能让这些骄兵悍将俯首听命,只靠着叶观海的余荫,可能么?不管别人怎么说,他秋祥是绝对不信的!

  自从沈忘机入阁之后,秋祥一直担任龙腾讲武学院的总院,说到知人之能,他自信不再任何人之下,分析种种,他坚定的认为,叶信能统帅狼骑。肯定有一些他所不知道的能力,所以才会让这些骄兵悍将们心折。

  他看得出狼骑们对叶信的尊重,而且这份尊重似乎一直在增长着,这一次,狼骑们似乎变得比以前更骄傲了,应该又一次获取了战绩。到底是什么呢?

  叶信已驰入校场,看到站在那里的铁人豪,他有些吃惊,随后露出笑意。

  “五殿下,真是巧啊……我明白了,你是故意留在这里等着让我踩的吧?没想到你还有这份心意……”叶信说道:“好!我记下你的人情了!”

  “叶信,你什么意思?”铁人豪皱起眉,他的情绪很低落,不想再和叶信起争执。换成以前,他可不会客气。

  温容、沈妙还有邵雪都露出怜悯之色,遥想铁人豪这十几年,也够悲催的,小时候整天被叶信揍,等到大了,能凝聚元力、成为武士了,叶信却又消失了四年。铁人豪根本没有机会报仇。

  上一次叶信来报功,正好在铁人豪之后。这一次又遇上了铁人豪,好像铁人豪生命中的最大意义,就是不断的被叶信蹂躏羞辱。

  “没什么意思。”叶信嘿嘿一笑,四下扫视了一圈:“大家的情绪不高啊,怎么都哭丧着脸?”

  “先不提这个。”秋祥正色道:“叶信,你上一次保全了奋武营。我现在代表龙腾讲武学院所有的学生谢谢你!”

  “怎么?”叶信问道:“出了什么事?”

  “冯启山果然是奸细!”秋祥沉声说道:“你已经及时揭露了他的身份,他居然还敢行险,想把我奋武营的行进方向传给魔军,幸好他的信使被邓大人的家将擒获,主上将计就计。给了萧魔指一个难忘的教训!现在,萧魔指已经全军撤退了!”

  “冯院长竟然是奸细?想不到啊想不到……”叶信叹道:“上一次我只是顺便帮他传个话,可没想太多。”

  秋祥当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他的视线在狼骑中转了一圈,轻声问道:“叶信,这些天你带着狼骑去了什么地方?”

  “反正寒武殿是我们第五营的了,我也不好赚太多贡献点,总得给别的营留一下颜面啊?”叶信笑眯眯的说道:“所以这些天我只是带着他们四处游玩了一圈。”

  “那可不一定!”见叶信如此狂妄,铁人豪到底是忍不住了:“能阵斩魔兵,只是你运气太好罢了,你以为我们第一营的将士都是懦夫不成?”

  “确实不一定。”秋祥点头说道:“第一营可是人才济济的,三殿下、五殿下和七公主不说,宗云锦、魏轻帆、王猛、邓多洁等可都是第一营的学生,叶信,奋武营参加过与魔军的战斗,第一营的将士都立下了不少功劳,虽然你阵斩司马清虹,算是一桩奇功,但他们聚少成多,未必就比你差,你想保住寒武殿,尚需努力啊!”

  叶信没说话,他侧过头,深深的看着铁人豪。

  “你……你看什么?”铁人豪感觉很不舒服。

  “你为什么这样配合我呢?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叶信动情的说道。

  “我……”铁人豪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赖话他是能听出来的,叶信的语气中明明充满浓浓的感激,但,这样太过奇怪了呢。

  叶信伸出手,后面薛白骑趋进两步,把手中的包裹递给了叶信,叶信缓缓来到桌案前,他没有下坐骑,俯身轻轻把包裹放在了桌案上:“既然他们一心想超过第五营……好吧,那我只好让他们感到绝望了。”

  秋祥急忙把包裹打开,里面露出了一颗首级。

  “叶信,你真是痴心妄想,呵呵……你根本不清楚我们第一营的将士做了什么,只靠着一颗首级,就想赢过我们?还想让我们感到绝望?哈哈哈……”宗云锦冷笑道,这些天里,第一营的表现确实很优秀,单单是俘虏就抓了两千多,铁书灯那边也多有斩获,如果比单项战功,确实比不上阵斩司马清虹,但功劳是要变成贡献点的,都加在一起,应该能超过叶信了。

  秋祥的脸色却变得僵硬了,庄不朽虽然已死去多时,又涂满了石灰,但神威犹存,秋祥立即判断出此人生前必定极为不凡。

  “这……这是谁的首级?”秋祥颤声问道。

  “虎头军、庄不朽。”叶信淡淡回道。

  四周的议论声突然变得安静了,铁人豪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几乎可以塞进去几个鸡蛋,宗云锦化作雕像,就连秋祥也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以至于让庄不朽的首级脱落在桌案上,又滚落在地,他的身体有些站不稳,不得不用双手撑住桌案,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其他几位院长同样目瞪口呆,开什么玩笑?叶信到底知不知道庄不朽是谁?

  纵横沙场五十载,庄不朽在大召国是近乎神一样的存在,盛年的魏卷、巅峰时的叶观海,也最多是在战术层面击败过庄不朽的虎头军,仅仅是击败过,同样,他们也败给过庄不朽,想彻底毁掉庄不朽,无异于痴人说梦,如果能这般容易,庄不朽早就死了!

  没有一个人相信,包括秋祥在内,虽然他意识到叶信肯定拥有很强的能力,但这个消息太过耸人听闻了,他难以相信。

  魏卷、叶观海先后付出了几十年的努力,也没能完成的事,叶信只出去几十天,就做到了么?

  良久,宗云锦的尖叫声突然打破了死寂:“笑话!叶信,你随便拿一颗首级,就敢冒充庄不朽?你疯了不成?庄不朽是什么人?是上柱国!就凭你们天狼军团的残兵老将,也敢去挑衅庄不朽?!”

  四周的人群轰然炸开,纷纷谴责着叶信的荒诞,宗云锦的判断有理有据,区区一个叶信?凭什么和掌握虎头军的庄不朽对抗?

  “安静!安静!!”秋祥醒转过来,他已进入癫狂状态,拼命拍击着桌案,几下便把桌案拍得粉碎,心情激荡,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了,四周的学生们见秋祥神色狰狞,非议声逐渐减弱。

  见人群再一次变得安静了,秋祥死死的盯着叶信:“叶信,这真的是庄不朽的首级?”

  “也不知道谁是笑话?”叶信瞥了宗云锦一眼,笑呵呵的说道:“庄不朽被阵斩,大召国肯定要举行国葬,何况魏帅座下多有认得庄不朽的将士,找人过来一问便知,随便找一颗首级来骗人?我能骗得过谁?”

  “我来看看!”随着话音,魏轻帆踉踉跄跄走出来,也不等秋祥首肯,几步抢上前抓起庄不朽的首级。

  片刻,魏轻帆的视线一点点的艰难的转向叶信,就像看着一个魔鬼一般看着叶信。

  看到魏轻帆的表情变化,秋祥已知此事绝对不会假了,但他还是想听到确认:“魏轻帆,这真的是庄不朽的首级吗?”

  “没错……”魏轻帆轻轻把首级递过去,随后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人群。

  秋祥抱着庄不朽的首级,片刻,两行清泪流落,接着他突然仰首发出长笑声,此战之后,大卫国上下已是一片哀鸣,士气低落到谷底,但在叶信身上,他看到了希望,有此等良将,大卫国绝不会亡!

  “给我备马!我要最好的马!快快快快……”秋祥疯狂的嘶吼着:“我马上动身追赶主上,快!”

  人群又一次炸开了,之前他们都在指责叶信荒诞,可现在消息已被确认了,将士们的兴奋已无法用语言形容,甚至可以说,这是大卫国百年来最大的战功!没有什么能与此相比!(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