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三九章 引魔入室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空中飞掠的卫金胎降下身形,落在一片枫叶林中,这片枫叶林有些古怪,如巴掌大小的枫叶大都呈现出一种血红色,而且连树干也是红的,有几棵枫树的树皮裂开了,从里面流淌出的汁液亦有些发红,恍若在流血一样。

  卫金胎刚刚站稳脚跟,便听到两侧传来低喝声:“什么人?胆敢擅闯我血月宫?!”

  “什么人?你们还有脸问?!”卫金胎的双拳蓦然握紧,圆嘟嘟的脸上,肌肉在不停的抽搐,随后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去告诉你们管事的,就说我卫金胎今天来自投罗网了!如果贵宗马上释放卫某的两个同门,卫某愿意把上古遗迹拱手相让。”

  卫金胎嘴里说愿意,眼中却充满了仇恨与无奈,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他只是迫于形势,不得不服软。

  林中陡然亮起两道剑光,有两个修士从左右两侧向着卫金胎掠来,剑光在枫叶林中急掠,在漫天枫叶的映染下,使得剑光昭显出一种绚丽的艳红色。

  接着,那两个修士稳住身形,仔细打量着卫金胎,最后他们相互交换着眼色。

  卫金胎这个名字,他们当然知道,在灭法丹田中的同门找到了一处上古遗迹,但上古遗迹被十二星殿的修士用法印遮蔽起来了,这半年来,他们一直在四处寻找这个卫金胎的下落,还派出不少人手进入下界金虹道,因为卫金胎是金虹道金胎神殿的殿主,找不到人当然要去抄老窝。

  没想到今天卫金胎居然主动送上门?拿下卫金胎必是奇功一件,使得那两个修士心中狂喜交加。

  “你去后面转一转,看看这位贵客是不是带着别人过来的。”左侧的修士低声说道。

  “你去吧,我负责把这位贵客带进山门。”右侧的修士露出冷笑,他的表情很生动,似乎在说,你当我是傻子么?!

  在距离血月宫千余里外的地方,叶信背靠一棵大树,默默等待着,景公子和无问真人都显得很安静,唯有小胡子在那里转来转去。

  “你转个什么劲?眼睛都被你转花了。”景公子叫道。

  “我还从来没走过虚空呢,急啊。”小胡子一边说一边偷瞥了叶信的表情。

  其实纵使叶信没有明说,他们也都心里有数了,叶信必定是一位不在劫宫之列的虚空行走,不过,人性有时候就是这样,虽然知道了,但也需要一个非常明白的确定,在这些天里,小胡子已经不知道试探过叶信多少次了。

  “小叶,那个胖子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无问真人说道。

  “不会,现在他已经忘记我们了。”叶信笑了笑。

  “忘记我们?什么意思?”景公子一愣。

  “从他见到我开始,一直到现在,这段记忆我已经帮他藏起来了。”叶信说道:“所以呢,他现在是抱着百分之百的诚意去卖身的。”

  “你还有这种本事?”景公子大惊失色。

  “小术而已。”叶信说道。

  “我和你说,以后别对我动用这种法门,小心我与你翻脸!”景公子在警告叶信,记忆也能被藏起来?没有记忆的肉身还是自己么?想想都感到心悸。

  “这种法门是很难见效的,那卫金胎有求于我,又生性软弱,一直对我唯唯诺诺,所以才能受我影响。”叶信说道:“而且,失去记忆只是暂时的,就算没有了我,他也会在几个月之内一点点回想起来。”

  “他想不起我们了,还怎么帮我们?”无问真人说道。

  “在他看到阵眼石的时候,自然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叶信说道。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差不多有几个小时,血月宫内,卫金胎在一群修士的簇拥下,沿着走梯缓缓步入了血月宫的底层。

  紧跟在卫金胎左右两侧的是血月宫的两位长老,他们脸色有喜亦有忧,如果换成半年前,卫金胎愿意自投罗网,他们会欢喜到了极点,而现在不止血月宫,连影月剑宗还有满月剑派都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据影月剑宗的修士所说,血月宫的宫主涂天启已经殒落,影月剑宗的宗主赵厚土亦身受重创,更恐怖的是,满月剑派的宗主祖印光连同月界之剑一起失踪,生死不知。

  好像,这些大能一起参与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最后以惨败收尾,影月剑宗的宗主赵厚土是目前所知唯一的幸存者,满月剑派的修士尚还赶到,赵厚土闭关不出,他们无法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所以,收获一处上古遗迹的惊喜,无法冲淡他们心中的忧虑。

  卫金胎的衣服都换过了,换成了血月宫的道袍,手指上的纳戒也被人摘走,就安放在其中一位长老手中的匣子内,这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

  卫金胎周身上上下下都被血月宫的女修仔细检查过了,没有异常,纳戒又被暂时封印,纵使卫金胎心藏不轨,他们亦不担心。

  前方已经看到了法阵,走在第一位的卫金胎泰然自若,不过眼中依然充斥着悲愤之色。

  这是很正常的,如果一点都不仇恨血月宫,那才是不正常。

  不得不低头,愿意让出自己的上古遗迹,甘为鱼肉,人为刀俎,换成谁,心情都不会好。

  距离法阵还有百余米时,卫金胎身形突然一震,死死的盯着法阵中央的阵眼石。

  “卫兄,怎么了?”左侧的长老急忙问道。

  “那是……”卫金胎突然用手捂住自己的脑袋,显得非常痛苦:“那是什么……”

  左侧的长老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狐疑的说道:“那是传送法阵啊,我们马上就要进入月樱之地了。”他口中的月樱之地,就是一处灭法丹田的名字。

  “不是不是……”卫金胎伸出一根手指,指尖颤抖不停,遥遥指向法阵中心那块高达数米的阵眼石:“我说的是那块……那块石头……”

  卫金胎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裂成了一片片,有无数影像要涌出来,而每一道影像的出现,都会让他感受到无法承受的撕裂感。

  “那是阵眼石。”左侧的长老皱起眉,他感觉卫金胎有些不对头:“卫兄,你不会连阵眼石都不认得吧?”

  听到‘阵眼石’三个人,卫金胎突然变得安静了,随后举起右臂,撸起袖子,他的小臂上隐隐浮现出一条黑色的裂痕,接着,裂痕透出了他的肌肉,在他的小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创口。

  “这是什么气息……”血月宫的修士们都感应到一种无比深邃而又沉重的元力波动向着四面八方震荡开。

  下一刻,一个面无表情的老者极其突兀的从黑色裂隙中穿了出来,抬手点出一指,而处在卫金胎左侧的长老应声向后飞跌出去,刚刚出现的圣体被无形无质的指劲划灭,胸膛上爆起一蓬血光。

  那右侧的长老在卫金胎表现出异常时,已经提高了警惕,见状立即向后急退,紧接着,那面无表情的老者抬手一指,又点向了他,不过,他已经得到了喘息的时间,圣体被运转到极致。

  轰……那长老的圣体上出现了无数道细小的裂痕,他的脸孔骤然扭曲起来,虽然仅仅是一指,但也让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手,刚才还在试图发动反击,现在只能借势继续向后急退。

  紧接着,一道光影从黑色裂隙中飞掠而起,化作一本足有十余米高的巨书,向着那长老卷落。

  如果说那长老象一只飞窜的老鼠,那本巨书就象一只可以自由追击的捕鼠夹,轰地一声便把那长老夹在中央,随后那长老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轰轰……第三个冲出来的是景公子,他全力展动自己的真仙锤,锤风落处,直接把几十米长的走梯砸成齑粉,又把走梯后方的墙壁轰出了一个大洞,在走梯上目瞪口呆的十几个血月宫修士,也已被砸烂了,化做片片血污把大洞内外染得通红。

  “哈!”景公子发出一声怒吼,手中的真仙锤卷向空中,正撞击在高高的天花板上。

  轰轰轰……承载血月宫山门法阵的地层厚达数米,由坚不可摧的玄石筑成,但景公子压抑已久,此刻是无所顾忌的绽放,一锤便把数米厚的玄石砸出了一个大洞,随后他的身形穿过迸射的碎石烟尘,闯入了上层。

  这个时候,小胡子的身影才从裂隙中跃出来,扫视着凌乱的战场,他喃喃说道:“这么快?我还什么都没看到呢……”

  小胡子对虚空怀有敬畏之心,本想大开眼界,结果只是看到前方黑了一下,随后便落在了这片战场上。

  此刻,叶信已开启了一座传送法阵,随着元力出现剧烈波动,他的身形已消失在法阵中。

  法阵的另一端,有几个修士正在来回走动,看到叶信的身影,他们愣了愣,随后其中一个修士陪笑道:“尊驾是……”

  叶信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随后开始闭眼凝神淬炼自己的贪狼星魂,对面几个修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呆呆的看着叶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