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四零章 认可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差不多有四、五息的时间,叶信张开了双眼,他已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而印记等于虚空中的一座灯塔,如果他想回来,随时都可以,永不会在虚空中迷失方向。

  那几个修士见叶信睁开了眼睛,干咳一声:“敢问尊驾是……”

  他们都以为叶信是血月宫的客人,只奇怪为什么没有别的修士陪着叶信一起过来,谁知话音刚落,等来的却是叶信充满毁灭力量的拳风。

  轰……几个修士被叶信一拳震飞,他们的圣体如同纸壳一般被撕扯得粉碎,接着他们的肉身也被轰得千疮百孔,后方炸开的墙壁化作涌动的沙尘暴,卷向远处。

  叶信隐隐听到了呼喝声、怒吼声,有很多修士向着这边聚来,他不想浪费时间,转身开启了传送法阵,随后消失在白色的光华中。

  下一刻,叶信回到了血月宫,他很随意的点出一指,把阵眼石击得粉碎,接着纵身向着下一座传送法阵掠去。

  景公子和无问真人已冲到了上一层,其实无问真人说得没错,眼下正是血月宫最虚弱的时候,血月宫的格局分为一宫四老,共五位大圣级修士,其中宫主涂天启被李逝川击杀,叶信瞬斩一位长老,另一位长老被无问真人强行封印,剩下两位长老无力扭转颓势。

  根本不需要对战,远远看到疯狂卷动的真仙锤,还有被砸得一片狼藉的山门阵眼,便知道大事去矣,而剩下的寻常修士,只能被景公子和无问真人单方面屠杀。

  血月宫之外,那厉正奇站在山巅上,静静的看着远方另一座高山,在那座高山上,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那就是血月宫,从外面看,血月宫只有两层,而满月剑派的修士早就把整座高山都挖空了,那两层小楼只是用来掩人耳目而已。

  “大哥,有人逃出来了。”一个神庭修士低声说道。

  “看到了。”厉正奇点了点头。

  现在的血月宫看起来就被捣毁的蜂窝,成片的黑点四下飞散,血月宫的山门阵眼被景公子用真仙锤砸烂了,仅剩的两位长老也没有出来主持大局,不知道躲到了哪里,血月宫士气自然全线崩乱。

  “好像用不着我们了。”那神庭修士说道。

  以老豹子和花补真君为首的秘龙潜修已经出动,拼力截杀逃窜的血月宫修士,叶信这边的人除了小胡子以外,全都是大圣级的修士,拥有碾压性的战力,而血月宫的修士属于无组织的彻底溃散,只能靠自己的肉身强行往外冲,那怎么可能冲得出去?!

  “是啊,大哥,法阵就不用动了吧?我们带出来的东西不多,能省一些是一些。”另一个神庭修士说道。

  “我们可是第一次出手,万一出了漏子,给少主丢了脸,你们知道是什么后果么?”厉正奇淡淡说道:“等你们被押上戮仙台的时候,可不要后悔哦。”

  “那……还是把法阵开启了吧。”那神庭修士干笑着说道。

  血月宫内,叶信用最短的时间接连进入六座传送法阵,分别在灭法丹田内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接着他向着上层掠去,而随着叶信的加入,清场的速度大幅提升。

  比起杀戮的效率,没有任何法门能和无道杀意相提并论,尤其是在面对大片真圣修士乃至寻常圣境修士的情况下,叶信都不需要动手,他只要让自己的无道杀意膨胀到极致,然后一路飞掠而过,沿途所有的生灵便都会被他的领域碾得粉碎。

  只是半个多小时,叶信与景公子等人便已经杀到了血月宫的第一层,这种级别的战斗,败就是死,根本没有幸存的可能,藏起来也不行,叶信和景公子等人的感应能力非常敏锐,如果有哪个修士藏在角落里,他的呼吸、乃至心跳、乃至自然散发出的热量,必定会引来神念的凝注,然后叶信等人只需要挥一挥手,那修士连同藏身的角落都将被碾得粉碎。

  “天怎么黑了?”景公子从小楼的窗户望出去,发现外面一片漆黑,诧异的说道。

  “是厉正奇他们的法阵。”叶信说道,接着他转身看向卫金胎:“金胎兄,跟我来。”

  卫金胎一脸木然的走向叶信,其实在十二星殿崛起的过程中,也经常与其他宗门发生冲突,他们所占据的地盘,也是靠自己的拳头硬生生打下来的,不过,以前的冲突分出胜败就完事了,而他在叶信、景公子等人身上,看到了超乎寻常的凶悍,不动则已,动则必斩草除根、灭杀满门,对他来说,那些逃散的寻常修士都属于小角色,没必要的,放过了也就放过了,但他不止一次看到景公子咆哮着追赶几个逃散的修士,然后还全力出手,搞得如天崩地裂一般,然后才心满意足的返回来。

  卫金胎很清楚,自己与叶信他们不是一路的,叶信他们是无法无天肆无忌惮的凶徒,而他属于斯文人,但身在局中,无法脱困,只能默默等待。

  叶信抬手在空中划出一条黑色的裂隙,随后带着卫金胎进入虚空,紧接着,他与卫金胎出现在另一片天地中。

  卫金胎茫然扫视着四周,这时,叶信探手抓住卫金胎的胳膊,用指尖在卫金胎的胳膊上划动,叶信的指尖如刀一般锋利,而卫金胎不敢释放圣体,眼睁睁的看着,一动不动。

  这一天的时间里,卫金胎的胳膊反复受伤,不过他毕竟是大圣级的修士,自愈能力非常强,现在肌肉已经复原了,这一次又被叶信划开,他隐隐感觉不久之前好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但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叶信放下了卫金胎的胳膊,伤口两边的肌肉在以肉眼可以察觉的速度愈合,因为伤口并不深,只是在伤口内,好像有一条黑色的丝线,但很快便被愈合的肌肉遮盖住了。

  “老哥哥,你这是……”卫金胎怯怯的问道。

  叶信笑了笑,伸手在卫金胎面前打了个响指,而卫金胎的表情立即变得僵硬了。

  “卫兄,可是想起了什么?”叶信柔声说道。

  “我……”卫金胎身形一震,随后把手举起在胸前,好似在端着什么东西,接着又把手慢慢垂下:“叶兄,这酒我们什么时候喝都行,现在我要去影月剑宗了。”

  “卫兄去影月剑宗做什么?”叶信的声音依旧很柔和。

  “我的两个同门被满月剑派扣下了,我得去把他们救出来。”卫金胎长吸一口气,脸上显露出悲愤之色:“叶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卫兄高义,叶某佩服。”叶信轻叹道。

  卫金胎惨笑一声,接着转身掠起,向着影月剑宗的方向飞去,差不多飞出了数千米之后,他突然愣了愣,喃喃说道:“我喝酒了么……”

  在他的记忆里,刚才一直在和叶信举杯畅饮,但嘴里怎么一点酒味都没有?正思索间,他猛然醒悟,随后反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恨声道:“卫金胎!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想着救出自己的兄弟,只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接着,卫金胎脸上重新出现悲愤之色,他加快速度向着前方掠去。

  叶信看着卫金胎远走之后,退入虚空,接着出现在血月宫内,景公子和无问真人正在低声说话,看到叶信从虚空走出来,立即闭上了嘴,接着他脸色显得犹疑不定,片刻,到底是开了口:“小叶,我知道我不应该问,可……实在是忍不住,你的虚空法印是从哪里来的?”

  “不能说。”叶信摇了摇头。

  “好吧好吧。”景公子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叹道:“我就知道什么都问不出来。”

  “知道了还问?”叶信一笑:“你只需要明白一件事,跟着我混以后肯定会越来越风光就行了。”

  “吗的……换别人这么对我说话,我肯定一锤拍死他!”景公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是小叶你……你是虚空行走,你牛,我承认!跟你混就跟你混了!”

  叶信侧头看向小胡子,他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能力,需要得到一个明确的表态。

  “别看我。”小胡子摸着自己的鼻唇间的胡须:“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现在不让我跟着混,那就是始乱终弃懂不懂?要被天打雷劈的!”

  “你们俩还乱过?”景公子瞪大眼睛:“什么时候的事?”

  “你……什么意思?”小胡子不解的说道。

  “没学问就别乱说话。”无问真人笑眯眯的说道,随后他认真思索了片刻:“我发现跟着小叶走是很安逸的,他的运气极好,做事情好像有天意在替他铺路,就说这一次,如果那涂天启还活着,只凭我们几个,很难冲开山门法阵的压制,可他这边刚想动血月宫,那边涂天启就倒了,啧啧……”说到最后,无问真人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叹息,眼神显得异常复杂。

  “只是巧合好不好?而且涂天启好像是先一步被小叶干掉的,那时候小叶还不知道血月宫呢。”景公子说道。

  “只是巧合么……不尽然啊……”无问真人愈发显得高深莫测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