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四二章 天书神卷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景公子杀起了性子,手中的真仙锤不断释放出剧烈的元力波动,身形所过之处,片片房倒屋塌、山崩石裂,影月剑宗修士虽然多,但修为并不高,而景公子毕竟是中位大圣,手中更有神兵,算得上是虎入羊群了,手下无一合之敌。

  景公子一直在向前冲杀,片刻,前方出现了一座高楼,他想也不想,抬手便把气势已达到巅峰的真仙锤甩了出去。

  真仙锤裹挟着震耳欲聋的呼啸声,砸向了那座高楼,锤光尚未接近,那座高楼的表层已经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痕,当真仙锤撞上高楼的瞬间,整座高楼便轰然坍塌。

  就在这时,一条白色的身影从迸射的烟尘中掠起,一掌拍击在真仙锤的光晕上,真仙锤发出金铁交鸣的轰响,向后倒飞而回。

  那条白色的身影再次掠起,他的右掌接连挥出,一次次击中真仙锤的光晕,真仙锤散发出的光晕在剧烈抖动着,而远方景公子身不由己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张口喷吐出鲜血。

  修士与法宝之间存在着一种不太平等的共生关系,修士被杀,法宝有可能安然无恙,但法宝受损,修士必定会受伤。

  因为修士在淬炼法宝时,总会把自己的部分修为过度给法宝,否则淬炼不可能成功,而法宝受损必将波及修士过度来的元力,然后影响到本体。

  真仙锤承受不住那个修士如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景公子尚来不及看清对方的相貌,便已受了伤。

  景公子大惊失色,立即探手召回真仙锤,接着重新把自己的元力灌入到真仙锤内,在真仙锤散发出的元力波动重返顶峰时,他的身形向着那白衣修士掠去,真仙锤也已全力举起。

  轰轰轰……真仙锤裹挟着万钧之力,卷向了那白衣修士,景公子并没有动用圣诀,对方是个妖修,妖修的圣体乃至根骨天然要比其他族修士坚韧,大范围攻击的圣诀杀伤力总会差强人意,所以他选择了强攻,就欺负对方只有本命妖骨,没有外在的法宝法器。

  那白衣修士露出冷笑,接着毫不犹豫的迎向了真仙锤,接着抬手拍出一掌。

  距离近了,景公子这才发现那白衣修士的掌心中闪烁着极细小的万千道雷光,他的双瞳蓦然张大,劫雷?来人是妖族劫者?!

  轰……在硬碰硬的撞击中,真仙锤释放的光晕竟然被一掌拍散,锤体上出现了十几道裂痕,而景公子再次喷吐出鲜血。

  远方的无问真人感应到景公子这边有些不妙,立即掠起赶过来支援,只是他刚刚掠出百余米,一道青光已从侧翼逼近,接着无问真人听到了轻笑声:“慢来慢来,还有我呢。”

  无问真人想也不想,抬手释放出自己的本命法宝,一道金色的光影化作一本几十米高的巨书,向着那青衣修士卷落,书页合拢之处,正把那青衣修士夹在当中。

  景公子的处境非常危险,无问真人急着赶过去支援,所以必须要立即干掉出现的敌人。

  一击得手,无问真人松了口气,接着他探手想把自己的本命法宝召回来,突然发现那本巨书一动不动,好像已脱离了他的掌控。

  无问真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了,接着那本巨书骤然暴起万丈金光,合拢的书页被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硬生生撑开,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几张书页被震荡的元力波动撕扯成碎片。

  无问真人的本命法宝被弹向了高空,那青衣修士的身影在原地出现,他脸上明显露出了怒容,旋即咆哮道:“混账!”

  接着那青衣修士化作一道流光,闪电般逼近无问真人,无问真人脸色已变得铁青,他手忙脚乱的试图召回自己的本命法宝,但此情此景,应该是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小胡子的身影出现在附近,他扬起手射出一片黑色的芒点,奇准无比的截向那青衣修士的身形。

  跄跄跄……黑色的芒点击中那青衣修士的圣体,发出刺耳的声响,那青衣修士的身形戛然而止,猛地转头看向小胡子。

  那青衣修士的圣体上出现了几十个小黑洞,小黑洞周围更布满了细微的裂痕,那青衣修士的衣袍间还渗出了一点点血迹,显然,小胡子的攻击不但洞穿了他的圣体,还伤害到了他的肉身。

  那青衣修士刚才显得怒发冲冠,受了这一击之后,他突然变得镇静了。

  差点被无问真人封印,仅仅是感到丢脸,就像一个彪形大汉准备来制止一群小孩子打架,结果冷不防被一个小孩子吐了一脸唾沫,自然怒火升腾,而小胡子突如其来的一击,让他体会到了死亡的危险,换句话说,他已经不把对方当成小孩子了。

  此刻,小胡子满脸的惊骇,随后悄悄向后退了几步。

  小胡子拥有越阶斩杀大圣级修士的实力,是因为他的本命法宝,不过,真圣境的修为属于他的硬伤。

  说白了,他可以冷不防击杀一位大圣级修士,而大圣级修士全力反击,也可以要了他的命。

  现在他的攻击没有见效,那么就要防备着自己被宰了。

  那青衣修士突然长吸一口气,一根根细小的尖刺从他的衣袍内退了出来,纷纷扬扬掉落下去,接着他转身看向无问真人:“天书神卷、人间至宝,今日天书出世,应该是为了神卷而来的吧?”

  无问真人接住了自己的本命法宝,他面沉似水,没有回答,只是暗自运转元脉。

  无问真人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前番攻打血月宫,进展非常顺利,此刻攻打影月剑宗,就是一脚踢在钉子上了,如果叶信还不来,恐怕他们三个都要死在这里!

  “你来救计星爵?呵呵呵呵……”那青衣修士发出狰狞的笑声:“动作倒是够快的,我昨天才得到消息,你今天就到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无问真人冷冷的回道,他是在拖延时间,以他的实力,无法与一位巅峰状态的劫者抗衡,叶信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影月剑宗山后,一座传送法阵散发出元力的耀光,接着叶信从法阵中出现,影月剑宗一共有三座传送法阵,通往三个灭法丹田,叶信已经分别在各个灭法丹田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大功告成,气清神爽,他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但随后他的微笑就变得凝固了,强大的神念足以支撑他俯览方圆几十里之内的变化,接着他的身形化作一道金光,拔地而起掠向了天际。

  无问真人尚在与那青衣修士说着话,他擅长与人交流,知道怎么样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也明白怎么找话题,景公子就不行了,身为纨绔子弟,他喜欢的是不服就干,已经干上了,又打不过,那最后只能是被虐。

  此刻,景公子的真仙锤刚刚被那白衣修士夺走,接着那白衣修士脸带狞笑,抡起真仙锤,向着景公子砸来。

  那白衣修士的身法极快,快得让景公子来不及从纳戒中取出别的法宝法器,只能全力运转元脉,接着把右臂撑在前方。

  轰……真仙锤砸开了景公子凝聚的气息,砸在了景公子的圣体上,而景公子像一块被投掷出去的石头到飞出百余米远,极其狼狈的扑落在地面上,然后连滚带爬的跳起身。

  景公子的右臂骨头已经被砸得粉碎,虽然有圣体保护,但那白衣修士的力量雄浑无比,连这种具有玩弄意味的招数,景公子都挡不住,毕竟他的神兵已经被夺走了。

  不过,景公子的意志并没有崩溃,他跳起身后探手从纳戒中取出一柄长剑,用狼崽子般的目光死死盯着那白衣修士。

  那白衣修士的狞笑愈盛,接着又腾身而起,扑向了景公子,只是他身在半空,本能中突然感觉到危机,侧转头,正看到百余米外有一个面无表情的老者,那老者已遥遥伸出手掌。

  轰轰轰……一股磅礴无匹的巨力涌至,那白衣修士旋即化作一片被暴风吹走的树叶,他的圣体变得扭曲不定,元力波动也变得凌乱起来,周围的假山、树丛全部被巨力震得粉碎,他的圣体虽然能保持不灭,但光泽明显变得暗淡了。

  那白衣修士被一掌拍出四、五百米远,刚刚怒吼着跳起身,却发现那老者再次逼近,接着伸出指尖向空中划去。

  呲呲……那白衣修士的圣体从左上到右下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隙,他的肉身也出现了长长的血痕,血光迸射。

  叶信这一刀含怒出手,全力以赴,威能无穷,但那白衣修士终究是肉身成圣的妖修,根骨极其强悍,所以伤而不死,如果换成其他族的修士,肉身早就被斩成两段了。

  其实景公子的修为和叶信相比,并不是太过悬殊,关键是一个在临界点之下,一个在临界点之上,就象一根木棍,用一百斤的力量可以折断,一个人只有九十多斤的力气,另一个人有一百多斤的力气,那么对前者来说,木棍如钢铁般坚硬,他无能为力,而对后者来说,没什么了不起的,只看他愿意不愿意出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